王珉是政治犯“罪”为主,贪污腐败为辅!(高新)

2016-08-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王珉(资料图/Public Domain)
王珉(资料图/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原本有望在习近平登基的中共十八大上晋升政治局委员并候任国务院副总理的王珉美梦破灭之后便开始“违反政治规矩”,特别是习近平把自己的政治心腹李希派到辽宁之后,王珉显然是在“破罐子破摔”,政治牢骚越发越大胆,越来越无所顾忌,当有人提醒他“小心被当了腐败典型”时,他脱口说出了那句如今已经成为中共官场名言绝句的“说你腐败你就腐败,不腐也败,说你不腐败你就是不腐败,腐也不败”。

按照北京记者朋友的估计,只要最高检察院和中纪委“联合办案”的过程能够給王珉的受贿一项择拼凑出个五六百万人民币,习近平百分之百会赐給他一个“无期徒刑”外加“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让他永远再没有机会“妄议中央”!

不过,笔者从曾经与王珉“相当接近”的人士口中得到的信息是,自李希到达辽宁之后,其实就已经开始了对王珉的秘密调查,就是因为从“贪污受贿”和“生活作风”角度一直都抓不到王珉“涉嫌腐败和经济犯罪”的有点份量的证据,这才把决定他先安排进全国人大担任一个工作委员会的副主任,以利继续对他的秘密调查。

我们不妨把王珉与其他先后被习近平问罪的中共前高官在被开除党籍时被宣布的罪状内容与王珉的相比,就不难发现王珉的累累罪状中,政治内容为主,经济内容为辅,其他人则正好相反。

先看薄熙来当年被宣布开除党籍时所背负的罪状内容:经查,薄熙来在担任大连市、辽宁省、商务部领导职务和中央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期间,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在王立军事件和薄谷开来故意杀人案件中滥用职权,犯有严重错误、负有重大责任;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利,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他人巨额贿赂;利用职权、薄谷开来利用薄熙来的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利,其家人收受他人巨额财物;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违反组织人事纪律,用人失察失误,造成严重后果......

虽然月球人都知道薄熙来是中共党内政治斗争或者说“路线斗争”的败北者,但中共政权为他开列的累累罪状中,从政治角度其实只有“违反组织人事纪律”一项。

说到薄熙来,就不能不提王珉与薄熙来一家的关系。薄熙来倒台之前,王珉一到辽宁省担任书记后,即亲赴大连把薄熙来在当地的“政绩”一顿猛夸。薄煕来夫人薄谷开来到沈阳时,王珉还亲自宴请。

王立军在担任重庆市公安局长期间,经常回辽宁老家,期间王珉还专门召见过王立军,由自己亲自提拔起来的省政法委书记苏宏章陪同。

据苏宏章揭发,薄熙来倒台后,王珉曾经对他苏宏章等几个说过,当初看王立军说起薄谷开来时的那付眼神,我就笃信这个薄熙来最信任的家伙已经給自己的主子戴上绿帽子了。

对比完薄熙来,再看与王珉经历和背景十分相似的白恩培的罪状。此人与王珉一样,都是在省委书记位置上年满六十五岁后“转任二线职务”,也是进入全国人大常委会出任一届工作委员会的副主任,而后在这个副主任的位置上落马。

中共开除白恩培党籍的通报内容较其他所有贪官被开除党籍时的通报内容都短,了了数语,罪状单一。通报的具体内容是:经查,白恩培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

由此可以见出,白恩培是除了“受贿”,其他“坏事”一样未做,仍然还属于“政治上强”的干部。

再看日前刚刚被起诉的苏荣被开除党籍时的通报内容:经查,苏荣......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滥用职权,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未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对江西省出现的严重腐败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大肆卖官鬻爵......自身严重腐败,并支持、纵容亲属利用其特殊身份擅权干政,谋取巨额非法利益.....

而对王珉的开除党籍的通报内容则是:经查,王珉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身为省委书记没有履行管党治党政治责任,未按照中央要求履行换届工作第一责任人的职责,对辽宁省有关选举发生拉票贿选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和直接责任;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公开妄议并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公款大吃大喝、顶风违纪,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并收受财物;违反廉洁纪律,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其亲属从利益输送中获得经济利益;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相比苏荣的所谓“大肆卖官鬻爵”,王珉不过是“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并收受财物”,而且按照知情人士的说法,这里含糊地使用了“财物”两个字,意思就是王珉并没有从被“帮助”者手中拿过钱,不过是些礼品而已。当然,王珉为官多年来陆续喝掉的几千瓶茅台酒,大部分都是部下和企业赠送的“礼品”。按照王珉司机的揭发内容,王珉无论在吉林还是在辽宁为官,其“酒逢知己千杯少,没有茅台话不多”的“格言”无人不知,所以每当出席宴请的过程中,宴请方就会捎捎給照理是没资格上桌的的司机塞一个信封,内装“误餐费”若干,然后请司机打开后省委书记专车背箱,把整箱的茅台酒装进去。

而开除党籍的通报中所说的所谓“对辽宁省有关选举发生拉票贿选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和直接责任”,以及“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并收受财物”这两大“罪状”,其“作案对象”都是一个人,那就是前辽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苏宏章。

辽宁方面的知情者透露说,苏宏章是个非常没有担当的人,王珉下台前在被中纪委问话时,对提拔苏宏章收取财物的举报内容坚辞否认,并在事后安慰苏宏章“用不着担心”,没成想苏宏章在被中纪委第一次谈话时即把王珉彻底出卖,王珉“罪行”之一“对抗组织审查”就是凭的苏宏章的交待内容才成立的。

辽宁方面的知情人士还透露说:与习近平、王歧山同为知青出身的王珉,也和此二人一样,都是当年未经高考的“工农兵大学生”,1975年至1978年在安徽省淮南煤炭学院机电系矿机专业学习。

但是,王珉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学历却是百分之百正规,货真价实的,不但是凭考试成绩被录取,而且是正常的在校全日制学习的, 1979年9月至1981年在北京航空学院机械系机械制造工程专业读硕士,1983春至1986年春在南京航空学院机械工程系机械制造专业攻读博士研究生,毕业后即留校任教,晋升高级职称之前还在香港理工学院担任了两年时间的访问学者。

王珉成了中共反腐箭靶的消息传到南京航空学院和北京航空学院后,当年熟悉他的人士大都为他惋惜,若不是因为“学而优则仕”,凭他在自己学术方面的造诣,百分之百分是中国工程院的院士。

也正因为自己是真正的,“货真价实的学而优则仕”,所以王珉打心底里非常鄙视中共官场上的那些“在职硕士”和“在职博士”。

2007年习近平在中共十七大上晋升政治局常委候任总书记后,王珉曾讥讽说:清华大学居然还有“马列博士”?而且还是“在职”的?而这番深深刺痛习近平的“妄议中央”和“严重违反党的政治规矩和政治纪律”的政治牢骚,也是被苏宏章揭发出来的。

辽宁方面的知情人士还透露说,其实当初王珉在讥讽习近平的“在职博士学历”的同时,对王歧山还是赞赏有加的,大意是共产党的官场上不在“学历”问题上“弄虚作假”的为数不过,王歧山是其中典型,简历上就说是“大学普通班学历”,老老实实。

不过,王珉在夸赞王歧山的同时,仍然不忘再多挖苦两句习近平,说是越没有真才实学,越没有底气的干部,越是要弄上个“在职硕士”,“在职博士”头衔为自己充门面。

如此之类的“揭发”内容都被中纪委专案组一一记录呈送上去之后,惹不毛习近平才怪!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