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香港之乱与习近平的国庆阅兵

2019-08-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8月23日,香港民众继续走上街头,并组成了人链。(美联社)
2019年8月23日,香港民众继续走上街头,并组成了人链。(美联社)

本月22日有香港媒体报道说:实政圆桌立法会议员田北辰参加港台“千禧年代”节目时表示,香港的示威浪潮不可能一直延续,10月1日庆祝国庆70周年是中央“死线”,届时事件必须平息。他引述消息说,中共已定下9月初为死线,并指如果香港有3周至4周时间没有再出现催泪弹,局势在“相当时间平静下来”,中共就会感到安心。否则中共会对特首林郑月娥施压,方案包括按《基本法》要求驻港部队出动、由人大常委宣布香港政府无法维持治安,派武警或驻港部队进驻香港。

这位田议员是否真有“内部消息”来源渠道,或者原本就是受命“放话”?外人难以判断。但据情据理,习近平绝对不希望眼看自己上台之后赶上的第一个“十年一大庆”的形式和规模,因香港“动乱”而被迫收缩;更不愿意看到建国七十周年的“举国欢庆”,被动荡不安、周末必有游行示威的香港局势蒙上阴影。所以,“死线”的说法的确合乎情理。如果原来一直有计划要在三十几天后的“建国七十周年庆典”上演“史无前例的盛大阅兵式“的话,是否会因为“香港之危”在九月份里仍然持续,而不得不作出改变呢?

今年六月三十日的人民日报曾以《军队参加国庆70周年有关庆祝活动正筹备》为题,及时报道了国防部发言人的答记者问内容。说的是,在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庆的日子不到100天,能否介绍国庆大阅兵的筹备情况?是否会有新型武器装备亮相?发言人任国强的回答是如此简短:“关于军队参加国庆有关庆祝活动,将适时发布信息。”

那么,如今距“十一国庆”只有三十多天了,中共国防部发言人所说的“适时”还要“适”到哪一天呢?这是笔者的疑问之一。

疑问其二,任国强当时在回应记者问题时,虽然没有顾左右而言他,回答内容也并不是答非所问,但在潜词用句上却是回避了“大阅兵”三个字,带之以“军队参加国庆有关庆祝活动”,是有意还是无意?

当然,在国庆阅兵天安门广场预演之前,其规模和参演装备特别是最新亮相的装备,一直都是所谓“军事秘密”,这是沿用中共政权的惯常作法。但对比十年前胡锦涛的国庆六十周年的大阅兵,正式进行之前的八、九个月里,一直都是对外高调展示筹备过程。如今,还从未被世人怀疑过的国庆七十周年的大阅兵,准备活动居然至今还被保密到了一点迹象都没有的程度,就不能不令人好奇中共国防部发言所谓“军队参加国庆有关庆祝活动”的说法是否“话中有话”?

中共在中国大陆建立政权之后 ,在其国庆庆典上已经举行过14次阅兵。分别是1949年至1959年间的11次和1984年国庆35周年、1999年国庆50周年、2009年国庆60周年的三次。

从1949年开国大典至1959年建国10周年,中共政权每年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一次大规模的国庆阅兵,前后共举行了11次。1960年9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号称“本着厉行节约、勤俭建国的方针”,改变了国庆典礼制度,实行“五年一小庆、十年一大庆,逢大庆举行阅兵。”

1964年中共国防部颁布的军队相关条令中,首次出现阅兵条款。之后,由于“文化大革命”的缘故,中共连续24年没有举行国庆阅兵。直到1981年根据邓小平的提议,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决定恢复阅兵……,而1984年的国庆35周年阅兵,是因为时任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已经等不及到1989年的国庆四十周年了。接下来的故事是,1989年的“六四”镇压令国庆四十周年大庆的计划泡汤,当然也谈不上什么阅兵式了。

1999年,已经因为邓小平和陈云等党内元老均去世,自己终于不再是儿皇帝的江泽民志得意满,终于实现了中共建国“十年一大庆”的大阅兵宏愿。2009年,时任中央总书记兼中央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胡锦涛如法泡制。在这个胡锦涛检阅的国庆六十周年阅兵仪式上,已经是国家副主席和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的习近平面露喜色,挺胸突肚地站在天安门城楼中央。当受阅部队向胡锦涛高呼“首长辛苦了”时,习近平应该是已经联想起了再过十年自己出面阅兵时应该是个什么样的场面。

如今十年时间眼看已经过去,虽然十年前胡锦涛委任的阅兵总指挥房峰辉已经被习近平打放死牢,但包括房峰辉在内的所有大军区以上级别一批上将贪官们先后落马,似乎没有影响到习近平对军权的牢牢掌控。所以直到如今,似乎所有人都还相信习近平肯定是要利用这次国庆七十周年的时刻,向世界显示党国的国力和军备,向国人展现他本人的绝对权威。

2009年1月20日,也就是中共六十周年国庆日的前八个多月的时间,在《2008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新闻发布会上,时任总参作战部战略规训局副局长蔡怀烈正式对外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之际,将举行国庆阅兵。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中共官方媒体和军方发言人不断向外界输送关于此次阅兵准备工作的相关信息。包括,原计划在天安门广场进行五次预演,后担心过份忧民,缩改为三次的消息。到九月上旬,三次天安门广场上的阅兵预演即已经全部完成。

而今年以来,虽然中国内地民间网站上断断续续地出现过一些“2019年国庆阅兵将史无前例”的非官方报道内容,说是“10月1日是国庆节,按国内惯例,5年一小庆,10年一大庆,倘若国内外不发生重大事件,2019年10月1日的国庆节必将向世人展现隆重的阅兵盛典…….。2019年10月1日,是共和国70周年华诞,值得可喜可贺,所以对于在首都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大阅兵,国内民众完全有充分的理由期待”,云云。但官方权威媒体关于迎接国家七十周年的相关报道中,至今仍然都还没有正式出现过“阅兵”二字。

位于北京的一家民间网站开通了《2019国庆70周年大阅兵最新消息(不断更新中)》栏目,具体到其中“2019国庆阅兵筹备情况怎样?”的分栏目,内容是:

2019年国庆节是大庆吗 ?

是的。2019年的是建国70周年,所以是大庆。每逢五、十周年会有不同规模的庆典和阅兵,历史上影响较大且最具代表意义的是开国大典、建国5周年、10周年、35周年和50周年、60周年的六次大阅兵。

2019新中国成立70周年有阅兵式吗?

(除了本篇文章前面介绍的国防部发言人六月底的答记者问,“关于军队参加国庆有关庆祝活动,将适时发布信息”)暂未公布最新消息。

2019建国70周年大阅兵在哪里举行?

2019年阅兵地点官方暂未公布,以往国庆大阅兵的地点都是在北京市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整个阅兵分为五个步骤组织实施,就是机动进入、现场准备、阅兵式、分列式、疏散回撤这样五个步骤。那么,供大家观看的是其中两个步骤,就是阅兵式和分列式,这两个步骤总时间约66分钟……。而且预计2019年的阅兵仪式从整个阅兵规模来讲的话,应该更大,而且会强调实战化能力的建设,应该是新中国成立70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阅兵。

该网站上截止目前的“最新信息”,是来自央视网的新闻:《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活动新闻中心9月23日运行》,新闻中也没任何涉及“阅兵”的信息。

今年七月香港《明报》倒是有报道说,中共建政70周年阅兵暨巡游活动将于10月1日在北京举行。这次阅兵将远超以往国庆日阅兵的规模,展现军改后解放军所形成的战力,以回应国际和区域因地缘政治出现的冲突,并宣示中国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的“能战方能止战”思想。本次阅兵不仅会出现新组建的战略支援部队受阅方队,亦会出现隐形战机、改进型预警机、新型运输机; 而作为战略核打击力量一直未以真面目示人的东风-31A改进型洲际弹道导弹,以及航母飞鲨中队亦有机会出现在阅兵式上……。不过,中国大陆境内的非官方媒体们好像也都没有转载这则消息。

大概是今年年中前后,与一位前中共驻港官员聊起他与中共港澳部队的几任司令员和政委都有私交。说是,他们中过去混得最好的是刘镇武,从香港回归大陆后,官职最高升到副总参谋长……;如今混的最好的则是1999年调任驻澳门部队首任司令员的刘粤军,已经是习近平亲自委任的五大战区中,战力最强的东部战区的司令员。

聊到这里,这位前中共驻港官员说,听到过关于驻香港和驻澳门部队有可能进京参加国庆七十周年活动,接受习近平阅兵的说法。如果确有此计划,今年十一的国庆阅兵阵仗里,应该专门有一个“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澳部队方队”。

日前读到知名政评论人士林保华先生的文章《在大军压港的背后,中共玩啥诡计?》,说的是香港反送中运动困扰中共高层。根据内部消息披露,中共高层对反送中运动有一个共同的结论,那就是“颜色革命”。这个结论非常老套,雨伞革命也是这个结论,为免中共太过紧张而失去自制力,后来把雨伞革命弱化为“雨伞运动”。这次照样来这一套,唯一的积极结果就是面对“革命”,中共各个派系可以暂时“团结对敌”。

如何对敌,中共一向有其“革命两手”,也就是威胁利诱。最基本的当然是暴力威胁,所以不但几十辆军车开进香港,还在深圳边境举行有一两万人的武警演习。其实已经有香港驻军早已“兵入城中”,现在再来“兵临城下”,岂非狗尾续貂、画蛇添足?这其实正是暴露出中共的无奈。

笔者倒是认为,如今的香港早已经“兵临城下”是毫无疑问的,不过既然港人都已经注意到了前不久,突然出现在香港街头的那二十多辆军车都是“右舵”和“港牌”,那么是驻港部队自己的车辆的可能性更大。完全可以想见,一旦需要驻港部队“应邀”进入香港城区“配合当地警察执行维护社会治安任务”,一次性补给二十辆卡车装载量的弹药,不足为怪。

如此即使过去有过计划,但如今的香港局势,已经导致在国庆七十周年确实会再次出现“十年一大庆”阅兵式前提下,驻港部队届时踏着正步,在天安门广场高呼”习主席辛苦“的可能性,应该是一点也没有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