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计划反党集团”里都包括谁?(高新)

2015-08-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令计划(资料图片/Public Domain)
图片:令计划(资料图片/Public Domain)

笔者的上篇文章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早在中共十八大召开后不久的2013年初,习近平即在党内会议上不点名地敲打了令计划、李源潮等人,强调在党内团结方面,不守规矩的主要体现,是“团团伙伙”、小山头、小圈子、宗派主义。习近平表示:党的干部来自五湖四海,不能借着老乡会、同学会、战友会等场合,搞小圈子、拉帮结派、称兄道弟,“宗派主义必须处理,山头主义必须铲除”。

所以说,如今已经在等待司法审判的令计划无论从法官那里最终领受的是哪几宗刑事罪,他在党内被清算的组织“三会”的“分裂党”的政治罪,势必会牵连出一大串“会员”。

所谓的“三会”就是习近平所说的“老乡会、同学会、战友会”。其中“老乡会”就是令计划的“西山会”,“同学会”则可以理解为以令计划和李源潮为首的,以中央团校历届学员和领导人为基础的“共青团帮”。“战友会”其实就是一群在一个单位较长时间一起共过事的“同志会”,具体到令计划周围,就是那些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及其直属机构里曾梦想着追随令计划青云直上的小兄弟们。已经被公开处理的以霍克最为典型,正在接受调查的则以随着令计划被“移送司法”而被赶出国务院研究室的田学斌为代表。

几天前,中共党媒报道了一则“人事变动”消息,说的是水利部网站“领导简介”栏目近日更新,田学斌任水利部副部长、党组成员。

该消息的引文里特别强调了一句“据了解,田学斌此前任国务院研究室副主任、党组成员”。

这个叫田学斌的是1963年12月出生,甘肃省人。其官方简历中说他在甘肃工业大学毕业后即先在工厂任职继而被选调到甘肃省委组织部任职。

1986年9月此人考入中共中央党校培训部研究生班,三年后结业正好赶上八九学潮爆发,因为“在大事大非面前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地支持党中央的平爆决策”而被中央机关留用,先后在国家教委人事司、全国妇联办公厅和中共中央办公厅调研室任职,官至副处。

1992年底开始他先后在中办和国办任正处级秘书,期间巴结上了被认为“前途无量”的令计划。

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后,随着李源潮被习近平安排“体面”地离开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组部长的重要岗位,令计划被逐出中央书记处,从胡锦涛时代的“大内总管”贬到政协副主席,所谓“李家天下令家党”的说法在北京政界不胫而走。当时已经是国务院研究室副主任的田学斌就已经被中办和国办系统的干部们议论是令计划曾帮他向李源潮要官,李源潮便给了他一个副部级,安排他到国务院研究室任副主任。

如今随着令计划彻底垮台,他当年在中办系统的马仔们都被要求“说清楚”,田学斌也被调出国办系统,到水利部当副部长。

不过笔者在北京的记者朋友也通报了国务院系统对令计划旧部田学斌的未来政治走向的另外一种说法:“因祸得福”。说的是田学斌在令计划彻底垮台之后立刻主动要求向中央“说清楚”,向中纪委提供了一些令计划向他本人及其他一些曾被令计划看好的中办干部封官许愿的私下谈话内容,于是便很快被“调查过关”,所以调往水利部不排除是为将来晋升正部级热身。

曾经在中办鞍前马后,唯令计划马首是瞻的田学斌从国办系统调到水利部到底是福是祸,日后不久会见分晓。这里要继续分析的是被外界认为是令计划和李源潮“团派四大金刚”之一的强卫将会何去何从。

早在周永康被党内处理之后,司法处理之前,海外即有报道说:到目前为止,令计划手下的「四大金刚」袁纯清、秦光荣、罗志军和强卫,他们都是(或曾是)封疆大吏,前两人已因辖下的领地官场“严重贪腐”而去官奉调回京,后两者也要奉调回京,习近平用这种“先削权,调回京,等发落”的办法,完成对令计划集团的处理。
该报道中还说,另一位胡锦涛时代的红人、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其仕途亦将到此为止,他已基本上被排斥在习近平下一届领导集体的名单之外。胡春华是前任总书记胡锦涛的爱将,也是胡锦涛退位时安排的未来接班人。但消息人士对记者指出,习近平对中共十六大以来老人干政、前任领导人指定或干涉下任领导班子人选的做法,已无法容忍。
该报道中援引“知情者”的话说:在那份2012年初令计划亲自拟定的十八大“封官”大名单中(这份名单被北京官场内部称为“令计划名单”),时任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时任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时任青海省委书记强卫赫然上榜,由于四人当时都是封疆大吏,故被誉为令计划手下的“四大金刚”。其中,罗志军被预先安排十八大后出任公安部长,强卫则是中央政法委书记的人选。
在令计划被抓之前,时任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和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均被调回北京,前者被授以一个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的虚位,后者则被打发到全国人大等待退休。

因为此二人被调离省委书记岗位之前,其所在省份都发生了所谓“塌方式的腐败”,所以他们被在党内究责是顺理成章,即使他们本人及其家庭成员都没有被抓到经济犯罪把柄。

按照北京政界人士的说法,按照令计划和李源潮的“组阁”计划,袁纯清本是十八大上的中央书记处书记人选,具体职务是兼任中纪委第一副书记。而此“组阁”名单中强卫也不是政法委书记人选,而是政治局委员兼政法委副书记和公安部长人选。

北京的记者朋友分析说,如果不是薄熙来老婆杀人,令计划儿子车祸,对他们两人的“涉嫌违纪违法”行为的调查就没有由头,所以日后的十八大人事安排基本按照令计划和李源潮的“组阁”名单进行的可能性不是没有。在此前提下,政法委书记还要是九名常委之一,而当时的强卫只是正省级,不太可能被越级提拔。而他在十八大后会接替公安部长的说法,十八大前在公安部大院里已经至少被传闻了两年多时间了。当时的公安部里许多投机钻营者都喜欢被安排到青海省出差,以便借“公务”的机会巴结一下未来的部长接班人。

前面援引的那篇外界报道中也认为:要不是法拉利车祸让令计划在十八大前被踢出中南海,北京政局的故事可能完全是另外一个写法。外界不会想到的是,这个胡锦涛最信任的前大内总管,其实是中南海最大的野心家,故北京政坛有“胡家天下令家党”的说法。在令计划主持中央办公厅工作后,他实际上就变成了团派出身的地方大员与胡锦涛之间的联系人,2007年胡锦涛对十七大的人事布局,特别是对团派高官的卡位和调整,基本上都是由令计划进行操作。

而笔者在北京的记者朋友则透露说,其实中南海里外传闻的不是什么“胡家天下令家党”,而是“李家天下令家党”。李当然指的是李源潮。无论令计划当时有多狂妄,多嚣张,政治野心有多么的“严重膨胀”,当时的组织大权毕竟是掌握在李源潮手上的。

早在郭伯雄被正式宣布处理之前,徐才厚被宣布处理之后,中共军方“太子党”成员即对外公开了胡锦涛被时任两个军委副主席“架空”的事实。而当时的胡锦涛在军委里被“架空”实属被迫,而在中直和党务系统则是主动被“架空”,放任李源潮和令计划为所欲为。

所以,在已经彻底清查了令计划的前提下,对李源潮的秘密调查肯定也在进行。问题在于李源潮在十八大前的“组阁”行为是以中组部长和十八大筹备小组副组长兼人事小组组长的名义进行的,不能说人家是“违反政治规矩”,所以只要他李源潮不被查出严重的个人及家庭成员的经济犯罪事实,在十九大上“到点下车”、“平安降落”也属正常。但是,如果查出他有类似郭伯雄的卖官鬻爵行为,那罪过可就大了去了。

 

(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5)
Share

匿名游客

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yehuazhongnanhai/gx-08262015103258.html
到底是谁最先提拔了令计划?(高新)
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yehuazhongnanhai/gx-08252015095413.html
“令计划反党集团”里都包括谁?(高新)

请查看是否两篇文章是一样?

另外,《夜话中南海》好像一周二次,大概是周二和周四。而近期好像都缺了一些,如 《令计划和周永康,习近平更恨谁?》(高新)2015-08-18 就缺了08-20的,而根据内文“笔者的上篇文章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一篇题目为《令计划政治窃贼》的新浪博客文章中说:曾经的“大内总管”令计划一案终于到水落石出之时”可知应该有一篇的;《令计划果真打过总书记的主意?》(高新)2015-08-11 好像缺了0813的。请检查一下。

2015-08-26 13:10

匿名游客

根据正文,【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令计划反党集团”里都包括谁?》……】,而这篇文章实际是漏了在贵台网站刊登,希望能补上。

2015-08-26 09:39

匿名游客

刘奇葆“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令计划反党集团”里都包括谁?》中引述在北京的记者朋友的话说:其实中南海里外传闻的不是什么“胡家天下令家党”,而是“李家天下令家党”。”

请问,上一篇在哪找到?另外,这环节是否一周里周2周四有?但经常只有一篇,为什么?

2015-08-26 00:14

wangc

beijing

《“令计划反党集团”里都包括谁?》在哪儿啊

2015-08-25 23:26

匿名游客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令计划反党集团”里都包括谁?》中引述在北京的记者朋友的话说:其实中南海里外传闻的不是什么“胡家天下令家党”

怎么看不到这篇?另外,不是每周二篇的?有时一周只有一篇?

2015-08-25 23:23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