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計劃反黨集團”裏都包括誰?(高新)


2015-08-25
Share
lingjihua.jpg 圖片:令計劃(資料圖片/Public Domain)

筆者的上篇文章已經向讀者和聽衆們介紹了早在中共十八大召開後不久的2013年初,習近平即在黨內會議上不點名地敲打了令計劃、李源潮等人,強調在黨內團結方面,不守規矩的主要體現,是“團團夥夥”、小山頭、小圈子、宗派主義。習近平表示:黨的幹部來自五湖四海,不能借着老鄉會、同學會、戰友會等場合,搞小圈子、拉幫結派、稱兄道弟,“宗派主義必須處理,山頭主義必須剷除”。

所以說,如今已經在等待司法審判的令計劃無論從法官那裏最終領受的是哪幾宗刑事罪,他在黨內被清算的組織“三會”的“分裂黨”的政治罪,勢必會牽連出一大串“會員”。

所謂的“三會”就是習近平所說的“老鄉會、同學會、戰友會”。其中“老鄉會”就是令計劃的“西山會”,“同學會”則可以理解爲以令計劃和李源潮爲首的,以中央團校歷屆學員和領導人爲基礎的“共青團幫”。“戰友會”其實就是一羣在一個單位較長時間一起共過事的“同志會”,具體到令計劃周圍,就是那些在中共中央辦公廳及其直屬機構裏曾夢想着追隨令計劃青雲直上的小兄弟們。已經被公開處理的以霍克最爲典型,正在接受調查的則以隨着令計劃被“移送司法”而被趕出國務院研究室的田學斌爲代表。

幾天前,中共黨媒報道了一則“人事變動”消息,說的是水利部網站“領導簡介”欄目近日更新,田學斌任水利部副部長、黨組成員。

該消息的引文裏特別強調了一句“據瞭解,田學斌此前任國務院研究室副主任、黨組成員”。

這個叫田學斌的是1963年12月出生,甘肅省人。其官方簡歷中說他在甘肅工業大學畢業後即先在工廠任職繼而被選調到甘肅省委組織部任職。

1986年9月此人考入中共中央黨校培訓部研究生班,三年後結業正好趕上八九學潮爆發,因爲“在大事大非面前立場堅定,旗幟鮮明地支持黨中央的平爆決策”而被中央機關留用,先後在國家教委人事司、全國婦聯辦公廳和中共中央辦公廳調研室任職,官至副處。

1992年底開始他先後在中辦和國辦任正處級祕書,期間巴結上了被認爲“前途無量”的令計劃。

中共十八大召開之後,隨着李源潮被習近平安排“體面”地離開中央書記處書記兼中組部長的重要崗位,令計劃被逐出中央書記處,從胡錦濤時代的“大內總管”貶到政協副主席,所謂“李家天下令家黨”的說法在北京政界不脛而走。當時已經是國務院研究室副主任的田學斌就已經被中辦和國辦系統的幹部們議論是令計劃曾幫他向李源潮要官,李源潮便給了他一個副部級,安排他到國務院研究室任副主任。

如今隨着令計劃徹底垮臺,他當年在中辦系統的馬仔們都被要求“說清楚”,田學斌也被調出國辦系統,到水利部當副部長。

不過筆者在北京的記者朋友也通報了國務院系統對令計劃舊部田學斌的未來政治走向的另外一種說法:“因禍得福”。說的是田學斌在令計劃徹底垮臺之後立刻主動要求向中央“說清楚”,向中紀委提供了一些令計劃向他本人及其他一些曾被令計劃看好的中辦幹部封官許願的私下談話內容,於是便很快被“調查過關”,所以調往水利部不排除是爲將來晉升正部級熱身。

曾經在中辦鞍前馬後,唯令計劃馬首是瞻的田學斌從國辦系統調到水利部到底是福是禍,日後不久會見分曉。這裏要繼續分析的是被外界認爲是令計劃和李源潮“團派四大金剛”之一的強衛將會何去何從。

早在周永康被黨內處理之後,司法處理之前,海外即有報道說:到目前爲止,令計劃手下的「四大金剛」袁純清、秦光榮、羅志軍和強衛,他們都是(或曾是)封疆大吏,前兩人已因轄下的領地官場“嚴重貪腐”而去官奉調回京,後兩者也要奉調回京,習近平用這種“先削權,調回京,等發落”的辦法,完成對令計劃集團的處理。
該報道中還說,另一位胡錦濤時代的紅人、中央政治局委員兼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其仕途亦將到此爲止,他已基本上被排斥在習近平下一屆領導集體的名單之外。胡春華是前任總書記胡錦濤的愛將,也是胡錦濤退位時安排的未來接班人。但消息人士對記者指出,習近平對中共十六大以來老人干政、前任領導人指定或干涉下任領導班子人選的做法,已無法容忍。
該報道中援引“知情者”的話說:在那份2012年初令計劃親自擬定的十八大“封官”大名單中(這份名單被北京官場內部稱爲“令計劃名單”),時任山西省委書記袁純清、時任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時任雲南省委書記秦光榮、時任青海省委書記強衛赫然上榜,由於四人當時都是封疆大吏,故被譽爲令計劃手下的“四大金剛”。其中,羅志軍被預先安排十八大後出任公安部長,強衛則是中央政法委書記的人選。
在令計劃被抓之前,時任山西省委書記袁純清和時任雲南省委書記秦光榮均被調回北京,前者被授以一個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的虛位,後者則被打發到全國人大等待退休。

因爲此二人被調離省委書記崗位之前,其所在省份都發生了所謂“塌方式的腐敗”,所以他們被在黨內究責是順理成章,即使他們本人及其家庭成員都沒有被抓到經濟犯罪把柄。

按照北京政界人士的說法,按照令計劃和李源潮的“組閣”計劃,袁純清本是十八大上的中央書記處書記人選,具體職務是兼任中紀委第一副書記。而此“組閣”名單中強衛也不是政法委書記人選,而是政治局委員兼政法委副書記和公安部長人選。

北京的記者朋友分析說,如果不是薄熙來老婆殺人,令計劃兒子車禍,對他們兩人的“涉嫌違紀違法”行爲的調查就沒有由頭,所以日後的十八大人事安排基本按照令計劃和李源潮的“組閣”名單進行的可能性不是沒有。在此前提下,政法委書記還要是九名常委之一,而當時的強衛只是正省級,不太可能被越級提拔。而他在十八大後會接替公安部長的說法,十八大前在公安部大院裏已經至少被傳聞了兩年多時間了。當時的公安部裏許多投機鑽營者都喜歡被安排到青海省出差,以便借“公務”的機會巴結一下未來的部長接班人。

前面援引的那篇外界報道中也認爲:要不是法拉利車禍讓令計劃在十八大前被踢出中南海,北京政局的故事可能完全是另外一個寫法。外界不會想到的是,這個胡錦濤最信任的前大內總管,其實是中南海最大的野心家,故北京政壇有“胡家天下令家黨”的說法。在令計劃主持中央辦公廳工作後,他實際上就變成了團派出身的地方大員與胡錦濤之間的聯繫人,2007年胡錦濤對十七大的人事佈局,特別是對團派高官的卡位和調整,基本上都是由令計劃進行操作。

而筆者在北京的記者朋友則透露說,其實中南海里外傳聞的不是什麼“胡家天下令家黨”,而是“李家天下令家黨”。李當然指的是李源潮。無論令計劃當時有多狂妄,多囂張,政治野心有多麼的“嚴重膨脹”,當時的組織大權畢竟是掌握在李源潮手上的。

早在郭伯雄被正式宣佈處理之前,徐才厚被宣佈處理之後,中共軍方“太子黨”成員即對外公開了胡錦濤被時任兩個軍委副主席“架空”的事實。而當時的胡錦濤在軍委裏被“架空”實屬被迫,而在中直和黨務系統則是主動被“架空”,放任李源潮和令計劃爲所欲爲。

所以,在已經徹底清查了令計劃的前提下,對李源潮的祕密調查肯定也在進行。問題在於李源潮在十八大前的“組閣”行爲是以中組部長和十八大籌備小組副組長兼人事小組組長的名義進行的,不能說人家是“違反政治規矩”,所以只要他李源潮不被查出嚴重的個人及家庭成員的經濟犯罪事實,在十九大上“到點下車”、“平安降落”也屬正常。但是,如果查出他有類似郭伯雄的賣官鬻爵行爲,那罪過可就大了去了。

 

(文章只代表作者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