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和的認罪服法和李源潮的“認錯服輸”(高新)


2016-08-25
Share
d009b3de9c82d15839b3c3e7840a19d8bc3e42b7.jpg 仇和(百度百科)

筆者在本專欄的上篇文章中已經介紹過現如今的五十年代出生的中共高官中,具備“工農兵大學生”“和“黑四類”學歷,也就是“五大郎”和“五大娘”們所佔的比例,遠高過象李克強那樣憑高考成績進大學,畢業後具備正規大學學歷,即使未再深造,也已經獲取了學士學位者。而王珉因爲自己雖然也是“工農兵學員”出身,但因爲自己的碩士和博士學歷都是貨真價實,所以才笑話那些越沒有底氣的幹部,越是要弄上個“在職碩士”,“在職博士”頭銜爲自己充門面。

與王珉一樣看不起掛上個“在職碩士”,“在職博士”頭銜掩蓋自己底氣不足的“清高型”黨內高官也還是能夠數得出幾個,比如昨天剛剛被宣佈開庭審判的前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當年就堅決拒絕自己的本科母校南京農學院主動送上的“在職攻讀博士學位”的盛情邀請。

或許有讀者和聽衆還能記得,習近平上臺之初,曾要求中央部委及各省、市、區一把手都組織觀看《蘇聯亡黨亡國20年祭──俄羅斯人在訴說》,將蘇聯放棄社會主義發展道路,改行西方的多黨制、議會制和自由市場經濟模式,導致亡黨亡國定性爲“世紀大悲劇”。習近平本人則針對此片內容在深圳招見當地和整個廣東省及廣州軍區的文武百官時發表感嘆說:蘇聯爲什麼會解體?蘇共爲什麼會垮臺?……最後戈爾巴喬夫輕輕一句話,宣佈蘇聯共產黨解散,偌大一個黨沒了。按照黨員比例,蘇共超過我們,但竟無一人是男兒,沒有人出來抗爭。

“竟無一人是男兒”,出自五代後蜀花蕊夫人《口占答宋太祖述亡國詩》,“君王城上豎降旗,妾在深宮哪得知;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

據統計,習近平上臺之後中共政權以貪污腐敗之罪名清除出黨的各級黨員幹部也已達十四萬之衆,而他們中間則只有一人爲“真男兒”,這個人就是薄熙來。

習近平上臺之後的2013年8月間,薄熙來在一審法庭上義正嚴辭地抗辯說:起訴書對我貪腐的指控,是嚴重失實的。這是黑白顛倒,主次不分!有辱中國司法!是中國法治的倒退!”

在二審也就是終審法庭上,薄熙來無懼御使法官的狐假虎威,令法警不得不連番對他動粗,在被狼狽不堪的法官草草宣佈“終審結果”後,薄熙來仍高聲大喊:“我無罪!辦案人員想充當打虎英雄,實際上是在辦冤案,假案,錯案!”“這是中國法治的倒退!”

薄熙來有罪還是無罪,不是本文討論的主題,筆者要在這裏強調的是,與薄熙來的法庭表現截然相反的是,其他所有夠得上被外界關注之級別的中共貪官,無論是周永康還是令計劃,無論是李東生還是蔣潔敏........,也包括我們本文正在討論的仇和,被中共官方媒體所描述的法庭表現都是百分之百的一樣“當庭表示認罪悔罪”,其法庭陳述詞更是千篇一律:今天,在審判長依法公正的主持下,庭審過程莊重、嚴謹、理性、文明,體現了依法庭審和人文關懷。我完全接受檢察機關對我的指控,絕對服從審判機關的最終判決。做到真心知罪,真情認罪,真誠悔罪,真切贖罪,負罪服法。

外界都知道無論是仇和還是我們前面幾篇文章接連介紹的王珉,都從所謂“組織路線”上與李源潮緊密相聯。筆者對照了一下,發現去年仇和被開除黨籍的通報內容與王珉的十分相象:經查,仇和嚴重違反廉潔自律規定,收受禮金、禮品,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親屬的經營活動謀取利益;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幹部選拔任用、企業經營等方面爲他人謀取利益,收受鉅額賄賂。其中,受賄問題涉嫌犯罪。仇和身爲黨的高級領導幹部,無視黨的政治規矩和組織紀律,嚴重違紀違法,且黨的十八大後仍不收斂、不收手,性質惡劣、情節嚴重。

有所不同的是,仇和的通報內容中使用了“鉅額”兩個字,而王珉的沒有。

仇和被宣佈“正在接受調查”是去年三月份的事情,海外一家中文媒體以《

仇和倒下 仕途恩公李源潮遭殃 謠言滾滾來》爲題,借李源潮“昔日同窗”之口爲李源潮開脫。文中說:政壇從來不缺謠言。隨着昔日的政壇明星、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中紀委調查,對仇和有知遇之恩的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再次躺槍,謠言滾滾而來。有中國境外的中文媒體稱,“仇和被調查涉及周永康、令計劃和李源潮,尤其是李源潮更是仇和的仕途恩公……”。然而,多維新聞獲得的信息證實,不僅仇和落馬根本與李源潮無關,很多中國境外媒體發出的關於李源潮的傳言都缺乏事實支持,甚至直接被證僞。

比如,2014年底令計劃落馬時,有傳言稱李源潮家人在東京有豪華別墅,一時震驚海內外,結果經中紀委派人實地核查後,發現純屬子虛烏有的謠言,十八大前夕,因爲李源潮是常委的熱門人選,也曾受到各方關注乃至負面消息滿天飛。而十八大之前,無論是大陸媒體,還是坊間,抑或中國境外媒體,都很少有關於李源潮的貪腐說辭,可是臨到十八大的時候各種謠言突然競相冒出,其中含義熟知中國政情的媒體和觀察人士都不言自明。

該文中引述李源潮昔日的大學同學的話說:“源潮從不謀私循私,恰恰相反,他骨子裏充溢的對黨的無比忠誠和馴服聽話”,而瞭解李源潮的人認爲這是他能夠從中共龐大的官僚隊伍中脫穎而出,並贏得胡錦濤和當時中共其他領導人信任,能先後出任江蘇省委書記和中組部部長的重要原因,畢竟根據江澤民時期定下的政治規矩,組織部長只對總書記一人負責。換言之,身爲中組部部長的李源潮必須對胡錦濤負責,並貫徹胡錦濤在人事方面的安排。

該文此段的意思似乎是要說明李源潮在擔任中央組織部長期間,並不對自己的中央書記處的頂頭上司,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書記處書記習近平負責,而是越過習近平對總書記胡錦濤“單線聯繫”。

依筆者之見,如果說如今的習近平在組織路線上遷怒於李源潮的話,那應該是因爲在李源潮擔任中組部長的五年時間,也就是習近平以中央政治局常委身份分管 黨務工作以及主持中央書記處日常工作的五年時間裏,他習近平被李源潮“矇蔽”了,輕易相信了他李源潮舉薦的從江蘇政壇上培養出來的,包括王珉,仇和等一批幹部真的是“又紅又專”。

前述文章中還評論說:不管是剛剛落馬的仇和,還是之前落馬的南京市長季建業,都引來外界對李源潮用人不察的批評,甚至將他們的落馬視爲反腐指向李源潮的信號,真相果真如此嗎?

正如大陸媒體普遍報道的那樣,仇和落馬主要在於他在雲南的大拆大建過程中與浙江商人劉衛高相勾結。在江蘇省任職期間,仇和是當時中國政壇的明星,以他的鐵腕、雷厲風行的個性爲世人熟知,政績突出,因此獲得當時主政江蘇的李源潮的賞識和重用,實屬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至於後來他去了雲南犯事以至於淪爲階下囚,已與李源潮無關。

文章中說:熟悉中共政治的人都知道,李源潮(擔任中組部長期間)雖然掌握着中共的人事大權,但有些事情不是他個人能夠決定的。令計劃落馬後,爆出他曾通過“西山會”賣官,足見中共內部官員升遷是存在很多暗箱操作。問題是,由於胡錦濤不喜言不善言、性格內斂以及體質平平無法連夜工作,使得他關於黨和國家的指示、想法多由有工作狂之稱的原中辦主任令計劃負責傳達和執行。而令計劃很有可能假傳胡錦濤對於人事問題的指示,而在複雜的官場中,負責人事的李源潮又可不能直接向胡本人覈實,只能執行令的說法。胡錦濤時期,坊間有“胡家天下令家黨”的說法,令計劃在胡錦濤一人之下的同時,黨羽衆多,李源潮在人事任免問題上難免受制於令計劃。

也許從結果導向來看,曾任中組部部長的李源潮確實有“用人不察”的地方,但是客觀而言,我們也得承認李源潮身處其中有諸多無奈。就如今日中共官場屢禁不止的腐敗現象,歸根結底在於制度不健全,想要作爲體制內的中組部超越體制獨善其身顯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讀過上述文章內容的北京記者朋友透露:國內政界已有傳聞說隨着所謂“江蘇幫”中一大票貪官污吏們紛紛在法庭上“真誠認罪服法”,李源潮也已經向習近平“認錯服輸”。詳細的內容,留待下篇文章繼續介紹。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