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引火燒身”的中共前財長金人慶其人其事

2021-08-30
Share
專欄 | 夜話中南海:“引火燒身”的中共前財長金人慶其人其事 前中國財政部長金人慶。
(Public Domain)

網上一則標題爲《中共前財政部長離奇死亡 網友提出三大疑點》的分析報道文章說:中共前財政部長金人慶日前在家中意外身亡,死因蹊蹺。有媒體稱,他因焚燒紙錢祭奠亡妻,導致“引火燒身”。因他本人行動不便坐着輪椅,着火時無法自救,被燒成重傷身亡。官方 報道稱:起火點是陽臺堆放的書籍,燃燒面積只有2平方米。

身名正部級高官的金人慶在家中獨自被燒死,引起輿論諸多猜測,迅速登上微博熱搜。有網友稱:“半夜12點,一樓陽臺,書籍着火,兩平米……,所有細節透着詭異。”網友因此對金人慶的死因提出三大疑點:

疑點1:燒幾個小時過火面積僅2平方米?疑點2:這麼高級別的官員,身邊不可能一個人沒有,任火燒幾個小時?網傳:中共省部級以上退休待遇配備專職司機兼警衛、專職工作人員,身體差(七十五歲以上)增配醫療人員。疑點3:起火誘因不明。“他老婆十天前過世,十天後在家燒紙是哪裏的傳統?不是頭七,也不是三七啊。”

微博賬號“維情解讀”表示:“我覺得這事沒這麼簡單!一個財政部長,不可能沒有安保,不可能沒有防火系統,不可能沒有家人,沒有保姆,這種安全措施都做不到位,安保人員可以直接下崗了。”

該網友感慨道:“當然具體是什麼原因我也不知道,也不亂猜測,坐等公佈。只是一個警衛森嚴的部長家裏,我是不相信,這麼點火就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置人於死地的。普通老百姓家裏都難!何況這麼高級別的領導,打死我都不信。還是主管政商關係的領導,你信嗎?”

“維情解讀”特別強調:“這就是合理的質疑,不是造謠,坐等官方公佈。”

這裏需要解釋的是,如上分析文章中所說的“官方報道“,分別是央視報道的內容中沒有提及死者姓名和任何 個人信息的火災事故消息,和中國國務院財政部官網發佈的財政 部原部長金人慶逝世的消息。後者的具體消息內容中,只把金人慶逝世的原因說成是“因搶救無效”,到底因病搶救無效,還是因事故或者其他原因至傷後搶救無效,讀者只能自己猜。

而繼筆者完成本文,中共官方的權威媒體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社仍然沒有爲金人慶之死,發表任何正式消息。

被稱爲中共高官公共情婦的李薇。(Public Domain)
被稱爲中共高官公共情婦的李薇。(Public Domain)


說起來,這個金人慶可真不是一般的正部長級退休幹部。他的死訊傳出後,連中共在海外的大外宣媒體都耐不住寂寞,把他金人慶當年和一個叫李薇的中共高官公共情婦之間的那點事情,重新扯了出來。

有興趣的聽衆和讀者可以進入百度百科搜索李薇詞條,介紹的內容是:李薇,女,雲南省昆明市人(法裔越南人),是(目前正在秦城監獄等着把牢底坐穿的)原山東省委副書記兼青島市委書記杜世成,和原中國石化集團總經理兼中石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同海的共用情婦。

但正如我們本專欄過去節目中已經介紹過的,雖然這個前中共天津市委第一書記和中共中央政法委第一副書記陳偉達同志的長子、正部長級幹部陳同海的一生中,只有李薇一個情婦,但那些年與他 陳同海“共用”這個法裔越南美女的中共副省部級以上官員情夫,可遠不止杜世成一人。其中之一,就是金人慶。至於陳同海等李薇的中共副部長級以上的高官情婦中,至少有三個都是金一慶拉的皮條。

衆所周知,在中共統治下的當代中國,如果說下級對上級貢獻情婦早已經是官場潛規則的話,那麼同級之間,或相互介紹,或相互交換,乃至共同享用同一情婦已經蔚然成風,堪稱官場時尚。

曾有一位文學城網友對比說:儘管大家對湯燦的“情婦故事”耳熟能詳,但是在中共官場最具傳奇色彩的公共情婦則是另一個名字,她叫李薇。坊間認爲,她纔是公共情婦的大姐大。

1963年出生的李薇,是一名在越南出生的法越混血,少時隨父母以難民身份進入中國雲南。她身高1.65米,擁有法國女人的風情、越南女人的堅韌,與當地一菸草官員結婚。1995年年中,已經三十有二的李薇成了當時剛剛從副省長升任省委副書記兼任省長的李嘉廷的兩名主要情婦之一,中間的牽線人居然是李薇的丈夫……。而此前,已經早從雲南省副省長位置上被朱鎔基要到身邊、出任了財政部副部長的金人慶,就是在回雲南公幹期間的酒桌上,通過李嘉廷的引薦與李薇結識。

從那以後,這個被中共自己的官方媒體稱之爲“高官公共情婦”的李薇,在十年多時間裏借憑出衆的美麗風姿和曲意逢迎手段,從雲南到廣州,從深圳到北京,所向披靡,一路平趟中國官場,成功色誘中共高官無數,先後有五名正省部級和副省部級官員因爲與她的“權色交易”而被他們自己的政權判處死緩,分別是:時任雲南省省長李嘉廷,時任中石化董事長陳同海,時任北京市副市長劉志華,時任國家開發銀行副行長王益,以及時任公安部部長助理鄭少東。兩名被判處無期徒刑,分別是:時任山東省委副書記兼青島市委書記杜世成,時任最高法院副院長黃松有。更有時任國務院財政部長金人慶和國家安全部長許永躍,因與她李薇“交友不慎”而受到黨內處分,從此斷送了晉升國家領導人的大好前程。

其中的金人慶,被中紀委內部通報“所犯錯誤的主要內容”除了“婚外情”,還有就是把李薇先後介紹給了日後全都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的時任中石化董事長陳同海,時任北京市副市長劉志華,和時任國家開發銀行副行長王益。這裏只着重介紹金人慶的故事。

前山東省副書記兼青島市委書記杜世成和情婦李薇以及陳同海。(Public Domain)
前山東省副書記兼青島市委書記杜世成和情婦李薇以及陳同海。(Public Domain)


2008年3月的中共十一屆全國人大開過之後,筆者在爲撰寫介紹新任國務院副總理王歧山和新任國務院國務委員兼國務院祕書長馬凱的文章蒐集資料的過程中,分別從北京的記者朋友,以及從北京出來參加子女畢業典禮的北京市委內部人士的口中得知:陳同海因鉅額貪污受賄罪被中紀委“雙規”後,立即供出自己和杜世成共享的情婦李薇原本是時任國務院財政部長金人慶介紹給自己的。爲之震怒的中共高層立刻要求將金人慶“先免職,再進一步調查處理”。

2007年8月30日下午,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在人民大會堂舉行新聞發佈會。會上介紹,金人慶同志因其本人的原因提出辭去財政部部長職務,中央同意其請求。

新華社次日發佈消息稱:“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九次會議經表決決定,免去金人慶的財政部部長職務,任命謝旭人爲財政部部長。國家主席胡錦濤簽署主席令,公佈了這一決定。”在這一段敘述之後,新華社的通稿中又特別加了一句說明:“ 金人慶本人提出辭去財政部部長職務。”此時的金人慶,剛剛過完他的63歲生日。

而在此之前,當年10月召開的中共十七大人事安排,自然也包括爲次年三月召開的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上“新一屆國家領導人”的安排事項已經完成,其中之一就是已身爲十五屆中央候補委員和十六屆中央委員的金人慶升任十七屆中央政治局委員,同時接替劉淇已經以政治局委員身份兼任了五年、一個整屆的北京市委書記職務。而此時的北京市委副書記兼北京市長王歧山,則是被內定爲日後已經落實的政治局委員兼國務院副總理。

筆者當時還聽說的“方案之二”是,時任北京市長王歧山進政治局,就地晉升北京市委書記;金人慶進政治局,出任財經副總理。

而如上兩個方案都繞不開的劉淇,當時則是被內定連任政治局委員,由北京市委書記改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同時兼任全國總工會主席。金人慶出事之後,如上計劃就改成了劉淇留任政治局委員,繼續兼任新一屆的北京市委書記。自中共政權鄧小平時代開始至今的四十多年時間裏,以政治局委員身份兼任地方黨委書記連續兩屆的,這個劉淇是唯一的一例。而在劉淇又被臨時決定繼任北京市委書記之後,當時已經即將任滿一屆的全國總工會主席王兆國,即也被臨時決定繼續以政治局委員身份再兼任一屆全國總工會主席……。

如此說來,金人慶被陳同海供出之後 ,最終只受了一個黨內警告處分,隨之還是被安排到國務院的發展研究中心掛名副主任,當時還被宣佈了保留正部級待遇。除了中紀委的調查結果證明他本人只不過是“交友不慎”,經濟上沒有太大問題。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不予兌現原來內定將他晉升副國級的計劃,對他來說就已經是一個最嚴重的政治懲罰了。

就在金人慶被免職的同時,被全國人大常委會宣佈免去職務的,還有時任國家安全部長許永躍。當時的衆多海外中文媒體都援引了總部在北京的多維網的相關報道,說的是“國安部長爲‘高官公共情人’開方便之門”。

區別於前面介紹中共官方新華社奉命播發的專題報道中,特別強調了金人慶是本人提出的辭職;對許永躍的免職,則沒有這樣的特別說明。相關人士當時還告訴筆者,就是因爲許永躍正趕上十七大快要召開的時候就被公共情婦李薇向中紀委供述出來了,這才導致中共高層臨時決定,安排時任最高法院副院長曹建明升任最高檢察長。

事實上,除非嚴重到開除黨籍或者撤消黨內外所有職務的地步,中共當局對高級官員的一般黨內處分,諸如黨內警告,甚至留黨察看,都是不會對外公佈的。但是金人慶和許永躍在年滿六十五歲後,都沒有被依照慣例安排一屆全國人大常委而是直接一退到底,就足以說明他們都是“晚節不保”了。正常情況下,假如當年的金人慶和許永躍沒有受到 內部處分,那麼他們年滿六十五歲前後即使沒有被安排晉升至副國級,在國務院重要崗位的正部長位置上退居二線後,都 應該會被安排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專門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纔是。

如此說來,當年栽倒在公共情婦李薇石榴裙下的那一大票中共高官裏,除了五個被判了死緩,兩個被判了無期,還有兩個,即時任財政部長金人慶和時任國家安全部長許永躍,都 是不但被活活斷送了本已是板上釘釘的晉升副國級的大好前程,而且退居二線,再發揮五年餘熱的正常待遇都被剝奪了。

至於金人慶的死因之謎,我們將在本專欄的下篇文章裏,繼續和讀者、聽衆們一起探討。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mike
mike 說:
2021-08-30 20:42

以前曾對高先生的評論發過一個留言,不知是否還記得?
據說,金人慶與時任北京市委書記賈慶林關係很不好,對江澤民的手下黃菊也是常有冒犯。最終,沒能坐上北京市委書記的椅子,被朱鎔基弄去了中央。不知高先生是否有這方面的消息,可以點評下?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