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用断粮绝炊威胁不听话的中共党员(高新)

2018-09-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习近平(AFP)
习近平(AFP)

本专栏的前一篇文章《习近平用纪律处分条例强迫九千万党员“去势“》被多家海外华文网媒以“报道”形式摘要刊出,取标题为《习近平用一纸条例强迫九千万人顺从》。而且在笔者原文的最后一段之后增加一段内容为:“如今,习近平想用千年前‘治乱世用重典’的专制社会统治理念去恐吓党员,已经不可能了。民智已开的社会是不可能再回到愚昧时代的。习近平身边有一个巨大的天敌集团,那就是他的新极权主义的掘墓人:9000万中共党员”。

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某位在笔者原文基础上加上这一段的小编自有他(她)的想法,但笔者的观点却是和万维读者网上的一位叫goldenfalls 的网友的跟帖内容相近:“很少有党员对这个禁令不害怕的,因为这可能与个人利益(比如工作、福利)挂钩。”

半个月前,自由亚洲电台和网站曾播发和刊登一则报道《批评“公款养党” 学者杨绍政被贵州大学开除》,说的是去年被停课的贵州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杨绍政周三(8月15日)遭校方开除,意味他的高校执教生涯很可能会结束。外界认为,杨绍政受到校方严厉处分与他曾撰文批评中国大陆“公款养党”有关。

该报道中说:贵州大学校长办公室周三发出文件,批评杨绍政经常在课堂上讲与课程无关内容,长期在网络上发表和传播政治性错误言论,编撰大量政治性有害文稿,在学校和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声明指杨绍政持续旷工,严重违反学校纪律,而且以往曾擅离职守。决定给予他开除处分。明年才50岁的杨绍政周五表示,遭贵州大学开除,意味自己的大学教学生涯很有可能画上句号。

杨绍政:解聘跟开除有什么不一样呢?解聘的话就是不会进行处分,不一定进入档案。开除的话意味着我今后要到其他高校就不可能了,也就是说它通过开除的方式剥夺我吃饭的权利。

对于杨绍政被开除的真正原因,外界众说纷纭。最新说法是,惹祸的是杨绍政一篇批评中国大陆全民公款养党的文章。

杨绍政在文中批评现政权利用税款和国资收益,供养政党专职党务人员和一些非政党社团工作人员,给社会带来约20万亿的耗损。文章又指,如果情况不改变,社会终究会崩溃。杨绍政接受采访时表示:作为一个学者我有权利去研究它。你们耗费了我们的财富,这是全民的公款,我们为什么不能研究估算呢,这是正当的。学校没有明确给我提供,我哪些言论是政治错误的。

有海外文华文网站刊登出《杨绍政教授对政党的部分沉思集》以示对杨先生的强烈声援。本文先摘引其中关于“公款养党”的部分内容。

杨绍政先生批判说:中国共产党作为全国总人口比例极少数人的政党,不到全国总人口比例的7%,为什么就这么厉害呢?可以控制人们的饭碗、管制13亿人的思想,把政府财政的资金和国有资产的收益挪作己用,而国民为饭碗和前途也非常惧怕它,还要因为饭碗是它给的去顺从它。请问国民的工作权究竟是不是党给的?从表象看,个人要想保住现有利益和平安,不被党整,只有乖乖地就范——听党的话。我要请问的是谁给了党这样的权力?谁授权的?

有人讲难道一定要帮共产党做事吗?不帮共产党就会死人吗?我要说,所有的政府部门、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军队、武警、公检法司、人大政协、社会团体 、各个党派、各级学校的职工和学生,加起来2-3亿人,难道他们在这些行业都是在为共产党工作,和学习?这些几亿人工作或学习的行业都是共产党的?在这些行业工作或学习的几亿人真的都可以离开这些行业?

杨绍政先生在他的文章中质问道:党务机关的各级党务干部所使用办公场所的土地和高楼大厦全部都是国有资产吗?国有资产是全体国民所有的吗?党务机关使用的国有资产每年交租金了吗?党务机关凭什么免费使用国有资产,而不用交租金?它问过全体国民的意见吗?全体国民同意了吗?

所有政党既然使用的是全体国民所有的资产,那它们的中央、省、地、县、镇的各个党务机关和政府、事业单位、企业、军队系统内部的各个党务机关免费占用的国有资产(办公场所的土地及建筑物)实物究竟有多少?总估价是多少?每年如果出租,年总租金是多少?它们告诉全体国民或者全体国民的代表了吗?一党之私利与全体国民的公共利益是一回事情吗?要全体国民供养一个政党的所有开支(养几千万专职党务人员,无数个党务机构的办公经费、差旅费和办公场所土地和高楼大厦的租金)。这个政党和全体国民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用巨额公款和国资收益去满足政党的私欲?法律依据在哪里?道义在哪里?

每年几万亿的公款和国资收益就被这几千万非生产人员耗费了,这还不包括财政和国资收益供养的除政党外社会团体各级机构的人员薪金、工作经费等,也不包括所有政府、企事业单位、军队系统的冗员及其浪费,更不包括所有党政机关、社会团体、事业单位、国有企业不作为、拉帮结伙、内斗、贪污腐化等造成损失的经济价值。这是赤裸裸公开抢劫和犯罪。这是公然地欺负和强奸全体国民。这也是整个国家处于贫穷和落后、无数国民穷困潦倒的总根源。

这些钱要是返还给全体国民,或者为全体国民提供公共福利,那我国国民的经济福利不知道要增加多少倍?

笔者早在习近平接班的十八大召开的次月,即在本专栏发表文章《上千万的专职党务工作者是政治体制改革的最大阻力》。文中分析说:长期生活在中共政权统治下的中国大陆的人士都知道,自邓小平时代开始实行所谓“党政分开”之后,对改革开放政策持保留态度,甚至对改革开放的政策实行起阻碍作用者,往往都是各级工矿企业、科研机构、大专院校中的党务工作者,以及各级政权中机构庞杂的党委机关干部:对于体制改革和对外开放政策势必削弱党的领导,以至令中国的政治体制最终会步前苏联及前东欧“社会主义阵营”之后尘的担忧,主要是来自各级各类政权机关和各级各类企业事业、学研机构的专职党务工作者。

当年的邓小平经过对八九“风波”的反思之后,之所以将政治体制改革叫停,就是因为不愿意“削弱党的领导”,而这正是迎合了中共体制内大批职业党棍的意愿。截止目前,中共治下的中国大陆,无论是工矿企业还是科研院所,无论是高等院校还是各类业务机构,其行政或业务领导绝大部分都是中共党员,至于各级政府及下属机关,其一把手则必须是中共党员,其中少数副职才可由“民主党派”成员充当点缀。总体上讲,这批人当然也是现有政治体制的受益者……

中共政权经历了“六四”冲击之后,不但没有垮台,反而至今未见衰亡迹象,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各级党政机关,各类企事业单位及连私营企业甚至合资企业都已经渗透进去的总数以千万计的专职党务工作者基于对自己身家性命和生活出路的考量,也要与中共的现存体制共存亡。在已经有八千多万在册党员被江泽民的“三块表”理论扩编增额至全社会各个阶层、各个角落的今天,再用“唇亡齿寒”形容所有中共党员与现有体制的相互依附关系似有以偏概全之嫌,但用这句成语形容绝大部分党务工作者与现有体制的荣辱与共,绝对符合实情。

杨绍政先生在他的文章中介绍说:一位朋友讲,她70多岁的老父亲很担心地对她讲:你的工资是党给你发,工作是党给你的。党也可以不给你发工资,也可以把你的工作收回去。因此老父亲希望她听党的话,党叫干啥就干啥,党禁止干的,千万不要干,要为自己的前途着想。朋友的老父亲讲的应该是真话,大家不要以为他老糊涂了。如果你在政府部门、军队、武警、公检法司、人大、政协、社会团体、党务部门、事业单位、国有企业等机构工作,就应该知道每年都会由所在单位中国共产党党委主持来对每一个员工进行工作考核。考核的第一条就是思想合不合格——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吗?拥护党的现行方针政策吗?如果有谁胆敢明文在考核表上填写否定意见,考核就肯定不合格。对不合格的职工要么给于处分,降级、降职、降薪,调离原工作岗位,或者开除。对于在校的各级学生,如果被所在单位党委认定为不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党、反社会主义,升到高一级学校就基本无望了,很多甚至连毕业证都拿不到了,甚至会被中途开出。所以朋友老父亲的担心是正常的,党的确把几亿人的饭碗、个人利益、前途牢牢地攥在手中了。

杨绍这位朋友的老父亲的担心就是习近平制定并进一步严苛其中“违反政治纪律”内容的所谓“党纪处分条例”的最直接目的。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1)
Share

无名

我多次写评論 要人民起来反对共產党用全体纳税人的钱养党, 而现在党干都家有数百万至千亿美金 还要人民來养。可以肯定如果全体党员來养党 則党员人数將减少大半 习核心你这核心是全民公费养的 却不为人民福利着想 说明你的初心是贪心

2018-09-03 17:14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