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从金人庆之死看中共退休高官的“合法腐败”

2021-09-03
Share
专栏 | 夜话中南海:从金人庆之死看中共退休高官的“合法腐败” 前中国财政部长金人庆。
(Public Domain)

我们在本专栏上期节目播出的《“引火烧身”的中共前财长金人庆其人其事》一文中,引述了一篇被众多海外中文媒体纷纷转载、分析中共前财长金人庆死因的质疑文章。疑点之一是,火烧几个小时后过火面积仅2平方米?疑点之二是,这么高级别的官员身边不可能一个人没有,任火烧几个小时?疑点之三是,起火诱因不明。他老婆十天前过世,十天后在家烧纸是哪里的传统?不是头七,也不是三七啊。

如上质疑内容,很快招来一个自称人现在国外的金部长“老友”的辩解文章,说是当时的起火原因并非“烧纸”,而是金人庆在自家阳台上给自己十天前去世的妻子摆放了一个灵台,台上点着蜡烛,“由于烛火不慎而失火”。

笔者十分理解金人庆的这位,自称与金部长“没有利益关系”的老友对死后的金人庆的怀念和惋惜之情。确实,一个享受优渥医疗待遇的中共政权的退休部长,77岁的金人庆走得实在是有点早了。要知道,他在中共财政部长位置上的前任,比他年长五岁的项怀诚;前前任,比他年长十岁的刘仲藜;甚至前前前任,比他年长19岁的王丙乾,都还健康地活着呢。

但是,这位金人庆老友“由于烛火不慎而失火” 的说法,毕竟也只是“听说”。而“烧纸”导致“引火烧身”的说法,可是中国大陆的公开、合法网站上披露出来的。

笔者要在这里指出的是,为祭奠逝去亲友烧纸的行为在中国大陆的第一次“文革”中,是被当成所谓“四旧”完全灭绝的。第一次“文革”结束后,包括烧纸在内的中国汉族传统的祭祀形式和内容“死灰复燃”,到目前为止仍然盛行。但是,烧纸的行为毕竟属于一种“封建迷信”活动,虽然法律不禁止 ,但党纪是不允许“讲迷信、拜鬼神”的。有关心这一话题的听众和读者朋友可以上网一查,中纪委网站上就有标题为《党员干部搞迷信活动是违反政治纪律》的专题文章。

所以,无论金人庆之死是否是因为“烧纸”导致,其亲友为了维护死者“作为一个党员干部”必须坚信的“反封建迷信的唯物辩证思想”而否认“烧纸致死”的说法,从情理上是可以理解的。当然,是否真是因为“烧纸”引发火灾,到场的消防部门事后的事故报告中会写得清清楚楚。只是中共官方权威机构不会正式对外公布罢了。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引述了中国内地微博账号“维情解读”的质疑内容:“我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一个财政部长不可能没有安保,不可能没有防火系统,不可能没有家人,没有保姆,这种安全措施都做不到位,安保人员可以直接下岗了。”该网友感慨道:“当然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也不乱猜测,坐等公布。只是一个警卫森严的部长家里,我是不相信这么点火就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置人于死地的。普通老百姓家里都难!何况这么高级别的领导,打死我都不信。还是主管政商关系的领导。你信吗?”

“维情解读”特别强调:“这就是合理的质疑,不是造谣,坐等官方公布。”

但是,这位“维情解读”已经“坐等”了一个多星期了,关于金人庆的真正死因官方仍然没有对外正式公布。更不合常理的是,一个退休的国务院前正部长死后,官方的新华社至今“秘不发丧”。

按照中共内部规定,正省部级干部,包括地方上的省委书记、省长,以及国务院和党中央的正部长,无论是死在任上还是死于退休之后,新华社统一发消息是内部规定的、相关“政治待遇”的重要一项。而且消息中,均会出现中央有关领导的关心和慰问之类的套话。

笔者在本专栏上篇文章的最后一部分,已经介绍了金人庆和与他同时因为同一个女人而受到党内处分的前国安部长许永跃,在年满六十五岁后都没有被依照惯例安排一届全国人大或全国政协常委,而是直接一退到底,就足以说明他们都是“晚节不保”了。正常情况下,假如当年的金人庆和许永跃没有受到内部处分,那么他们年满六十五岁前后即使没有被安排晋升至副国级,在国务院重要岗位的正部长位置上退居二线后,都应该会被安排出任一届全国人大或者全国政协常委,而且还会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或者全国政协的对应专门委员会出任一届主任或者副主任委员才是。

前中国财政部长金人庆。(Public Domain)
前中国财政部长金人庆。(Public Domain)

而现在看来,金人庆不但是因为一个被中共自己的媒体定性为“高官公共情妇”的李薇,而活活断送了本已是板上钉钉的晋升副国级的大好前程,以及退而求其次,到全国人大或者 全国政协再发挥五年余热的常规待遇,甚至连被新华社正式发布死讯的党的正省部级干部生平中,最后一次的“政治待遇”都被忽视了。

前面介绍的那位自称金人庆老友的人士,在其为金人庆洗地的文章中说:“网上有关金人庆的传言甚多,首先是关于他2009年辞职下台的原因,我们知道他本人没有经济问题,问题是出在他的大儿子,收受了他一位云南朋友李薇赠送的住宅,金额大约是100多万人民币。他以对子女管教不严为由,辞职下台,并且立马退回了这笔钱。”

这位在海外经商的金部长老友还说:“老金在任上给我们介绍了很多高官朋友,但是我们没有利用这些关系,而李薇却充分利用了他的关系网,把几位高官拉下了水。”“他和李薇没有暧昧关系,但承认自己‘交友不慎’。”但是他又加了一句:“你们不也是朋友吗?我没有不慎呀。”

但是,中共官方媒体可不是这样说的。当年人民网上刊登的《盘点近年“公共情妇”:均与多名贪官有染》一文披露说:“1995年,李薇33岁时认识并成为云南省长李嘉廷的情妇。李嘉廷案发后,李薇择良木而栖,搭上了在云南工作过的金人庆;通过金的介绍,攻上了时任中石化董事长陈同海等一个又一个高官的床笫;后经陈同海介绍,转让给山东省委原副书记兼青岛市委原书记杜世成,同杜之间亦建立亲密关系并由此渗入青岛地产界。无论是大炼油项目、生活基地还是奥运帆船赛事基地的商业开发,李薇均有染指。原中石化集团总经理陈同海、原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与妇人李薇结成了腐败同盟。”

金人庆“引火烧身”的消息被中国内地的财新网等证实之后,总部在北京的多维新闻网也发表了《解码中共官场桃色秘闻 从前财政部长金人庆意外身亡说起》一文。说是,“金人庆的意外身亡,也让很多人开始想起中共政坛的一段隐秘的桃色往事”:“与李薇有染的中共官员,包括上述山东省委原副书记杜世成、中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北京市原副市长刘志华、最高法院原副院长黄松有、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王益、公安部原部长助理郑少东(副部长级)等,上述高官均在中共反腐运动中落马,其中李嘉廷、陈同海、王益、刘志华被判死缓;杜世成、黄松有、郑少东被判无期徒刑。”“据称,李薇有记日记的习惯。在‘李薇日记’中记录的省部级以上高官就有十几位,有多名省部级官员泥足深陷,因‘交友不慎’、‘严重违纪’等卸甲身退,金人庆被指就是其中之一,他因此毁了大好仕途。”

不过,无论金人庆当年所谓“交友不慎”是“不慎”到了何种程度,仅从逻辑上判断,金人庆本人没有严重的“经济问题”,或者说他本人没有大笔捞钱的判断应该是准确的,不然早就会被司法处理了。至于党纪和政纪处理的具体内容,笔者怀疑他当时不但是被降职 -- 从国务院财政部长的重要岗位上降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挂名副主任,而且最终还是被降级处理,只享受副部长级退休待遇了。

笔者曾与一位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以正局级待遇退休的专职研究员交谈过,此人说,他当年也是从官方报道中得知金部长被降级到该中心当副主任的。但是该中心自始至终都没有在干部大会上宣布过这一任命,直到中心网站上不再出现这位“金副主任”的名字为止,该中心办公厅的工作人员都从来没见过此人。

现有公开信息已经证实的内容之一就是,金人庆是死在北京市海淀区玉渊潭南路9号院19号楼1单元101室。这个玉渊潭南路9号院原本是国务院财政部的家属宿舍区,其中应该不会有国家规定的正部长级的“标配住宅”。

事实上,不能说全部,但多数中央机构的正部长级干部都不会住在自己所在单位的家属宿舍区里,而是会被安排住在所谓的“部长楼”里。这种所谓“部长楼”楼群在北京有多处,建筑有新有旧,但居住面积都会是220平米以上。

前山东省副书记兼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和情妇李薇以及陈同海。(Public Domain)
前山东省副书记兼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和情妇李薇以及陈同海。(Public Domain)

网上可以查到,中国内地公开网站上的相关报道《退、离休正省部级 “特权福利”》:

(一)配备专职司机兼警卫、专职工作人员,身体差(七十五岁以上)增配医护人员;

(二)一年享有四次国内旅游、休养,每次三周,带家属、子女人数不限。乘坐交通:飞机头等舱或商务舱二位至四位,火车则软卧房一间。地方交通:配备三辆轿车或两辆小型旅游车。住宿:四星级或五星级酒店(宾馆),租住二间高级套房,住宿期间的餐饮实报实销。

除以上的福利之外,正省部级每人平均一年的福利、津贴等(不包括退休金、级别待遇开支)一百一十二万三千多元……。

其实,离、退休官员们这些是公开的福利,还有看不见的福利就更惊人。单是看这些公开的福利,细算起来,每个离退休省部级官员每年就要花掉纳税人的钱达上千万元。

这里说的上千万元,不知道是不是把医疗开支也计算进去了。前卫生部副部长殷大奎2009年曾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健康产业论坛上,公开了上千亿医疗卫生支出的去向,说中国每年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都是花在了党政干部身上。2006年,全国卫生总费用约为7000亿元,占GDP的5.6%。其中,政府投入占卫生总费用的17%,约1190亿元。这里面的80% -- 也就是952亿元,用在了850万党政干部身上;其他13亿人只分到20% -- 区区的238亿!

这位前卫生部副部长当年还透露说,全国有40万名干部长期占据干部病房、到处设置的干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开支也高达500亿元人民币。

限于篇幅,笔者在这里没有详细列出中共副部长级干部的退休待遇。虽然也是开销惊人,但相比于正部长级的退休待遇,也还是可以用“小巫见大巫”来形容了。从以上中共退休正部长级高官的综合待遇分析,退休后已经动过心脏手术,即使是在七十七岁高龄而且是在刚刚丧妻的无比悲痛之中,仍然还只能是一人独处在财政部家属宿舍区里的金人庆,生前所享受的退休待遇充其量是副部长级。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新华社没有奉命为他的去世对外正式发布消息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