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甘愿为党叼飞盘”的胡锡进迟早会是鲁炜的下场

2019-09-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央网信办主任鲁炜。(Public Domain)
中央网信办主任鲁炜。(Public Domain)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胡锡进被警告“做人不能太《环球》(混球)”!》被转发后,有众多网友留言。名为“苍松翠柏”的网友挖苦道:“做人不能太中共就可以了!”

网友“百姓人家”引述了中共前中宣部长陆定一发表于1946年的文章内容:”“……一种是新专制主义者的报纸,告诉人民以谣言,闭塞人民的思想,使人民变得愚蠢。……它对于社会,对于人类,对于国家民族,是一种毒药,是杀人不见血的钢刀。……(其)记者,是专为专制主义者服务的,其任务就是造谣、造谣、再造谣。”

这位“百姓人家”也还在他的评论区引述了中共《解放日报》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在延安沦陷区发表的社论内容:“纪念'九一'记者节,全国记者们和同胞们,一致奋起,挽救新闻界的危机,挽救全民族的危机,反对'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报纸'的法西斯化新闻统制政策……”网友“国境之南”的评论是:“一个法西斯点赞另一个法西斯,这有什么奇怪的?”

网友Usapurewater的留言是:“混球就是乱中(混乱的港岛)的最大根源。难道泱泱14亿人就没人能管得住这超级无耻的混球屎报集团吗?”

网友qdknight发表评论说:“混球时报的主编只能是混球。”网友“黄桷树”则感慨“胡锡进这种人渣让我深深感到汉字被玷污,就像赵忠祥评论中国古诗词一样令人作呕。”

网友“如今11发表评论”说:“对胡锡进的职业操守严重不信任,进而怀疑他的人品!怎么样也是知识份子,何以这么LOW!”网友“弟兄”回应道:“这条(甘愿为党叼飞盘的)狗离鲁炜不远了。”

回想近两年前的2017年11月21日,中共中央纪委网站宣布“中共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鲁炜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鲁炜由此成为中共十九大以来首位落马的正部级官员。此后,中共几大央媒里都还传闻了一阵胡锡进将会接替鲁炜升任中宣部副部长的说法。


资料图片:2015年12月18日,原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中宣部副部长鲁炜在乌镇举行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讲话。(路透社图片)
资料图片:2015年12月18日,原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中宣部副部长鲁炜在乌镇举行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讲话。(路透社图片)

接下来的2018年春节晚会上,最精彩的节目莫过于CCTV李梓萌的《报罪名》(又名《学成语》):阳奉阴违,欺骗中央,目无规矩,肆意妄为,妄议中央,干扰巡视,野心膨胀,公器私用,不择手段,品行恶劣,匿名诬告,拉帮结派,大搞特权,作风粗暴、专横跋扈,违反纪律,以权谋私,收钱敛财,以权谋色,毫无廉耻,谋取利益,收受财物,受贿犯罪,理想缺失,毫无党性,对党不忠,个个皆无,项项违反,性质恶劣,情节严重。

人在德国的知名政评人长平在他《鲁炜把皇上气得快昏过去了》一文中挖苦说:“网络沙皇”鲁炜获得“最狠判词”。时评人长平认为,判词本身就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成果,是未来中国舆论宣传的风向标。网民有句讽刺春晚的话说:春晚是最好看的新闻联播。现在这句话不适用了,新闻联播主持人李梓萌提前抢戏,而且表演相当精彩,社交媒体瞬间刷屏。跟新闻联播其他节目不同,这个节目并非凭空编造,而是来自生活,低于生活。它讲的是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中央网信办原主任鲁炜严重违纪,被立案审查。

“吃瓜群众”没有让组织失望,李梓萌的报罪名节目获得热烈反响。有人朴实地留言说:“我今天听了好几遍……”,有人情不自禁地配乐道:“铛里个铛铛里个铛,铛里个铛里个铛里个铛。”有人认为这是承接习近平《报书名》的系列节目。更多的人愤怒不已,纷纷质疑这样公德私德如此龌龊的干部,是怎么提拔到这个位置上的?也有人不以为然,比如一位律师说:“我一开始竟然错误的认为,‘身为党的高级干部,理想信念缺失,毫无党性原则,对党中央极端不忠诚,四个意识个个皆无,六大纪律项项违反,是典型的两面人',这要是真的与某个人事实上相符,该是多么崇高的评价啊。哎,我必须检讨反思!”

按照长平的说法:精通时事的人说,这鲁炜,一个重要的罪行就是“不择手段为个人造势”。这一点,胡锡与鲁炜尤其近似。

“我(甘)愿为党叼飞盘”这句话是不是胡锡进本人的原创,笔者还真是没有考证过。而讽刺他胡锡进像训练有素的忠实家犬一样,让叼球就叼球----正所谓“党叫干啥就干啥”,则是胡锡进开通其微博的第一天就开始了的。

2011年2月25日,胡锡进在新浪开通微博。他在微博上这样自我介绍:“我是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当过11年兵,作为记者,在前线报道过波黑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热爱祖国,懂得这个国家的艰难。作为总编辑,我希望《环球时报》说真话,不回避敏感问题,用我们所有报道的总和,展现复杂的世界和一个真实、复杂的中国。”署名“紫薇在南”立刻回怼道:“这个‘中国’是中华文明多么可耻的一次延伸。”


Photo: RFA

开博半天时间他胡锡进就收获了五千多位关注者,但留言中多数都是讽刺挖苦他本人和他的“混球报”。有网友称他为“义和团总教练”,还有网友断言,“(开微博)将是你今生最后悔的事情”。

网友“灵犀青眼看世界”留言说:“终于听到《环球时报》老大的声音了,展现了一个无比强大的中国是真,但说展现了一个真实的中国,说来你自己也难相信。”“党每次扔一个球,胡锡进都能给叼回来。”

网友王焕桐向胡锡进感慨道:“国内传媒都烂成这样了为什么大家看见环球时报就人人喊打?因为你们是烂报里的战斗机!其它报纸撒谎还有底线,就你们和日人——民报撒谎还撒出理论来了!”

网友“见鬼的人”告诉胡锡进说:“每当我心情郁闷的时候,多谢您的报纸,让我重新恢复了信心。看了您办的报纸,我深深的体会了,智障儿童欢乐多的意思。”

网友“我是劣等民族”为胡锡进留下的评论是:“环球时报中文版,粉饰太平,煽动民族主义,制造内部和谐外部危机的假象愚弄国民。环球时报英文版,揭露社会阴暗面,针砭时弊,制造独立舆论监督的假象来愚弄外国人。”

网文《当胡锡进遇见网友,悲剧了!》为如上胡锡进的“粉丝”们总结说:正所谓“嘻笑怒骂皆成文章”,如上好文的作者和文中引述的胡锡进“粉丝”们皆为上了好几个“段位”的幽默段子手。最让人喷饭的莫过去那句“党每次扔一个球,胡锡进都能给叼回来”,最应该被称赞的网名当属“我是劣等民族”,最到位的分析莫过去那句“制造独立舆论监督的假象来愚弄外国人”,准确道出了人民日报会豢养环球时报,中宣部为什么会“容忍”胡锡进的“满纸荒唐言”。

这篇几年前在中国内地的公开网站上还能够搜索出来的网文的作者是“斗窃国大盗”,文中把毛新宇和胡锡进掺和到一堆儿调侃,很有笑果。

文中说:人贵有自知之明。有些人就缺这个,别人把他从头到脚看不上,他还以为自己是高大上。比如毛新宇将军。别人把他当娱乐,他把自己当明星。时不时题个字、讲个话什么的,那开口必是“我爷爷如何如何”,有网友称他为“职业孙子”……。有毛将军这样的娱乐明星在,再加上张召忠将军,部队文工团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不过最近传出消息说,这次军改仍然要保留文工团。这就让人很怀疑部队领导的动机,到底是要娱乐基层,还是要娱乐高层,并且怀疑他们有性别歧视之嫌。但是你们重女轻男也没用,正经人家已经不送女孩去考文工团了。

不过呢,虽说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但毛新宇将军和胡锡进主编真的不是一类,拿毛新宇去比胡锡进,有辱于毛将军的纯真,拿胡锡进去比毛新宇,又蔑视了胡主编的天分。虽然毛新宇和胡锡进的一言一行都是在给人添恶心,但区别在于毛新宇完全不知道,完全不明白他是在给世人添恶心,他的所言所行,所做所为既不是为了给自己打知名度,更不是为了给自己赚“点击率”。而胡锡进正好相反,明知自己会被“拍砖”却更要迎“砖”而上,目的很明确,就是要用那些给世人添恶心的文字和“观点”为给自己招揽看客,赚取“点击率”,网友们点进他的坛子里,骂也好,讽也好,正是他所期待的。如果环球时报的看官们相信胡锡进的那些“观点”是代表了他的信仰,传达他的“理念”,那就真是被胡锡进骗到了。

总之,如果环球时报的看官们想明白了胡锡进成天故作惊人之语的目的并不是要传达“信仰”而仅仅就是为了引来世人的关注,就不会再把他那么当回事了。当今中国的“名人界”里,胡锡进也好,芙蓉姐姐也好,张召忠也好,干露露也好,本质上都是同类“名人”,胡锡进出名是因为被骂得越狠,“观点”就越极端;干露露出名是因为被骂得越多,脱得就越彻底......,都是靠给世人添恶心打响知名度的。

一年前的2018年11月14日,鲁炜的忏悔书手稿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的“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中首次公开展示。他在忏悔书中写道:“我在政治上、经济上、工作上、生活上,都犯下了严重的不可饶恕的错误……给党的形象抹了黑,辜负了组织30年的教育培养……”

2019年3月26日,宁波中级法院公开宣判中宣部原副部长鲁炜受贿一案,对被告人鲁炜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对鲁炜受贿所得财物及其孳息予以追缴,上缴国库,不足部分继续追缴。鲁炜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鲁炜出庭受审(图片来源:@宁波法院)
鲁炜出庭受审(图片来源:@宁波法院)

联想到鲁炜的如此必然下场,网友“西雅图市委书记”在转载本专栏上篇文章《胡锡进被警告“做人不能太《环球》(混球)”!》的网坛里留言说:“胡锡进,秦城已经为你安排了一居室”。网友“兔比兰伯王”回复道:“那个时候,他已经跑来美国了,改名字:胡西进!”

网友“斗窃国大盗”在其《当胡锡进遇见网友,悲剧了!》中对比道:欲说明毛将军和胡主编的本质区别,不妨打个比方,一胖一瘦两个犯下同一恶行的罪人上了法庭之后,一个犯呆,一个犯傻,分别送进精神病院经专家们集体会诊后,胖的那个是因为家族遗传和其他后天因素导致认知障碍,瘦的那个被专家确诊为装疯卖傻,结果法官宣布胖的那个可以不受刑责,瘦的那个被罪加一等,新加上的一款罪名是“戏弄法官”,因为他颇具表演天分,法庭上装疯卖傻十分到位,一度蒙蔽了判官的法眼。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