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陈敏尔顺利进中委习近平煞费苦心(高新)

2015-09-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为习近平在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为习近平在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 (法新社资料图片)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曾经在浙江省委常委兼省委宣传部长位置上为时任省委书记习近平捧砚润笔的陈敏尔一经升为贵州省委书记,立刻就被人民日报旗下的“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刻意强调为中共十八大之后的仅有的三名“60后省委书记”之一。

与此同时,虽然外界华文媒体均都注意到了陈敏尔这位贵州新贵是来自浙江,曾经是习近平手下的省委常委兼宣传部长,但似乎都没有注意到此公在习近平登基的中共十八大上居然是以省委副职身份“当选”中央委员。

新华网上的陈敏尔官方简历中介绍说,1960年9月出生的陈敏尔,1981年8月从绍兴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中文专业毕业后被留校任宣传干事,一年后才入党。7月31日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的那入篇以醒目标题提醒世人注意陈敏尔已经与胡春华和孙政才事实上“平起平坐”的报道说他虽然是一个师范专科的毕业生,但却也有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曾经在浙江工作31年,有丰富的地方基层工作经验,历任浙江省绍兴县委宣传部部长,绍兴市委宣传部部长,绍兴县委副书记、县长,县委书记,绍兴市委常委,宁波市委常委,宁波市委副书记,浙江日报报业集团党委书记,浙江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浙江省委常委、副省长(分管常务工作)。2012年1月离开浙江,任贵州省委副书记。2013年1月当选贵州省省长。

官方报道中没有细说的是,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的2012年7月,时任贵州省委书记栗占书奉调中央接替令计划的中央办公厅主任职务,时任贵州省长赵克志接替省委书记职务并继续兼任省长。

2012年11月上旬中共十八大召开,习近平顺利登基,陈敏尔顺利当选中央委员。当时所有参加十八大的全国党代表都知道陈敏尔虽然仍被介绍为贵州省委副书记,但当时的十八届中央委员“建议名单”中,因为栗占书已经离开贵州四月有余,不再占贵州名额,而时任贵州领导人中,只有赵克志和陈敏尔入选“中央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所以明摆着陈敏尔是贵州省长的唯一内定人选,这便是党代表们没有把此公划进“差额名单”的原因。如此说来,当时的习近平赶在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几个月即提前把栗占书调进中央,真的是一箭双雕之举。

第一“雕”自不待说,赶在自己登基之前即把前朝“大内总管”早早替换。而第二“雕”就是为自己迫不及待想要提拔的陈敏尔腾出一个十八届中央委员的被“建议”名额。

自从中共政权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施行了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的差额选举之后,差不多每届都会出现党内高层所不乐见的“民主事故”,就是说本来就是被安排进“建议名单”中陪选的人往往没有被差额掉,而高层非常希望当选的反而落选。

中共党内选举制改革是从一九八七年党的十三大开始实行的,即把中央委员的选举由毛泽东时代的等额选举、投票通过,改为无记名投票、差额选举。在那次选举过程中,落选者有本来内定进入政治局并继任书记处书记的邓力群,内定由中宣部长改任全国总工会书记处第一书记的朱厚泽,以及北京市长候选人李其炎等。

五年以后,党的十四大的继续实行差额选举,落选者有已经被内定以四川省委书记身份进入中央政治局的萧秧和已经被邓小平钦定进入中央书记处的俞正声,以及邓小平的公子邓朴方等。

基于两次直接差额选举的经验教训,邓小平去世之后召开的中共十五大上,首次实行间接差额选举,即先把有一定差额比例的候选人名单交给各代表团讨论,将意见集中到大会主席团后,再将争议最多的十几个人放进候补委员序列。

十六大基本是沿续十五大的选举方式,先在各代表团就包含了差额比例的候选人名单进行差额选举,差额比例为百分之五,然后再把各代表团的选举结果由大会主席团汇总,将累积票数最少的百分之五拿掉,拿出一份等额候选人名单交大会进行正式选举。一旦进入了这份等额候选人名单,只要在正式选举过程中得票过半数即可当选。

笔者手中没有这次党代会的包含了差额比例的原始候选人名单,但从大会主席团成员的名单上,即可以分析出中共元老子女中,至少有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和陈云的儿子陈元原来是进入那份包含了差额比例的原始候选人名单的。按照惯例,被列入大会主席团成员者,除了一批过去已经退位的党内元老和在本次大会上即将退位者,其他的大会主席团成员均是与中委候选人名单重叠的。这批与中委候选人名单重叠的大会主席团成员,包括地方党委书记、中央部门和国务院主要部门正职领导人,军队各总部、各军兵种及大军区正职等等。当然也有一些中央和国务院各部门的副职领导人名列其中,但他们一定是已经被内定提升为正职领导或在副职领导岗位上享受正职待遇者,比如十六大刚刚开完就被宣布为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的王沪宁。

而无论是邓朴方还是陈元,这次都是以正部级负责人身份进入大会主席团,如此安排的目的代有强烈的暗示性。但邓朴方和陈元还是在代表团预选的过程中便名落孙山。接下来,此二人虽然当选了中央候补委员,但得票率仍然相当低,在当选的一百五十八位中央候补委员中,邓朴方名列倒数第六,陈元名列倒数第七。

其实,邓朴方这已经是第二次落选,五年前的十五大上,他已经被安排为大会主席团成员,但在预选过程中因为争议太大而进入候补委员序列,结果又在当选的一百五十一位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中,位列倒数第二。

十六大上党内高层希望当选中央委员但事实上落选不得不进入中央候补委员序列的还有:已经内定为西藏自治区委书记接班人选的时任西藏自治区委常务副书记杨传堂;已经内定为河南省长的时任河南省常务副省长李成玉;已经内定接任江苏省委书记的时江苏省委副书记兼南京市委书记李源潮;已经内定晋升南京军区司令员的时任军区参谋长朱文泉;已经内定出任中联部长和全国政协副主席的时任中联部副部长王家瑞;已经定内升任海军司令员的时任海军副司令员张定发,以及时任副总参谋长 熊光楷和时任中央警卫局局长 由喜贵。

上述人等因为是被从中央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中差额掉之后,“自动进入”中央候补委员选举序列的,所以虽然都“当选”为当届中央候补委员,但大都在中央候补委员的选举过程中大量跑票。

而上述人等中央委员的落选原因大都是因为在被安排进“十六届中央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时暂时还都是副省部级或者副大军区级干部。此其一。其二,虽然他们都是属于“待提升”者,但当时的中央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中他们所在的省份或者军区中包括他们本人都占了三个名额。

为了叙述简单,我们这里只分析中央委员里的地方代表。按常规,历届党代会上都只是给每个省市自治区两个中委名额,一个是在任省委书记,另一个是在任省长。而如果在党代会召开之时,某省的时任省委书记和省长已经各占一个中委候选人名额,再安排进去一个时任省委副职,那么这个时任省委副职就有落选的风险。

以当时的江苏省为例。时任省委书记是回良玉,已经内定要在十六大上晋升政治局委员以待次年三月召开的国代会上出任国务院副总理。但政治局委员的“选举”是在中央委员“选举”之后,因为是要“选举”,所以大会主席团就不能向党代表们直接说明回良玉成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之后就会把江苏省委书记职务交棒李源潮。于是党代表们或者是已经知道内情但故意装傻充楞,或者是真得不服气为什么江苏省委要在中央委员中占三个份额?于是李源潮就被党代表们无情地差额掉了。

而到习近平实际主持党的十八大人事安排时,显然是汲取了历届党代会上“民主事故”的经验教训,具体到贵州省委的人事安排上,就是把反正是要进入中央工作的栗占书提前调出贵州,令他在十八届中央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中不再占贵州省的份额,而贵州省的十八届中央委员候选人只安排两个,一个是时任省委书记兼省长赵克志,另一个则是时任省委副书记陈敏尔。于是便有了陈敏尔虽然暂时还只是个副省部级,但并没有被因此被十八大的党代表们把他从中央委员候选人建议名单中差额掉的结果。

(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