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的國開行高管吳德禮

2021-09-13
Share
專欄 | 夜話中南海: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的國開行高管吳德禮 國開行廣東分行原行長吳德禮
(Public Domain)

在我們本專欄的上篇文章《陳元的“自留地” 腐敗重災區 國開行的貪官知多少?》中,已經點出了中共元老陳雲之子陳元的“自留地”國開行裏,被陸續清查出來的分行行長以上級別的重量級貪官名單。包括:

黨委委員兼副行長王益
黨委副書記兼副行長和監事長姚中民
黨委書記兼董事長鬍懷邦
黨委委員兼副行長何興祥
北京總行運行總監章茂龍
山西省分行黨委書記兼行長王雪峯
湖北省分行黨委書記兼行長林放
海南省分行黨委書記兼行長徐偉華
天津分行黨委書記兼行長郭林

至於本專欄上篇文章中還沒有列出的,陸續被清查出來的國開行總行和分行的金融高管們至少還包括:

廣東分行行長兼黨委書記吳德禮
大連分行黨委書記兼行長李葆育
山東分行黨委書記兼行長鍾小龍
湖北分行黨委副書記兼第一副行長(正廳級退休待遇)楊德高
北京總行總務部資深經理鍾道華
北京總行市場與投資局局長陳曉波
北京總行基建項目管理辦公室主任龍延軍
評審二局資深專家(原重慶市分行黨委書記兼行長)張林武

以上 是不完全統計,其中肯定已經不再人世的,是在山東分行行長位置上自殺身亡的鐘小龍。按照當時中共官方媒體的說法:2019年7月17日,國家開發銀行山東分行黨委書記兼行長鍾小龍在國開行宿舍椿樹園的家中割腕自盡。據知情者透露,除了割腕,鍾小龍還給自己胸口補了一刀,“情狀相當慘烈,不知有何隱情”。家人發現後送往醫院,當晚不治身亡。據指,此案牽涉多名在任及離任官員。

原國家開發銀行山東分行黨委書記兼行長鍾小龍。(Public Domain)
原國家開發銀行山東分行黨委書記兼行長鍾小龍。(Public Domain)

接下來,中宣部下令要求所有媒體不得轉載已經被原發網站刪除的《國開行山東行長鍾小龍自殺 疑捲入數十億違規擔保案》一文 。不過,財新網的另外一篇相關報道至今還可以查到,內容是:經財新記者獲得多方印證,這一消息屬實,且背景複雜,牽涉好幾位在任或不在任官員,可謂是案中案。總體而言,這是多部門、多個專案組分頭獨立調查後的結果,也和國開行2018年下半年換班子後,主動自我篩查、排查過往風險,積極追責的金融反腐行動有關。

在鍾小龍自殺16天后(2019年7月31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發佈公告稱,胡懷邦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中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此時的胡懷邦已經卸任國開行黨委書記兼董事長一年時間了。

另外,如上名單中的廣東分行行長吳德禮案的整個辦案過程都非常奇怪,他的兒子吳昊和妻子冷慶雲均已經分別領刑,主要罪名就是與身爲國家開發銀行廣東分行行長的吳德禮“共同受賄”。但這個吳德禮,居然至今還沒有被紀檢部門宣佈“移交司法”。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中國內地多家媒體相互轉載過的《遊走在官商邊界的行長之子》一文中記述說:2016年5月10日,經指定管轄,河北省阜平縣人民檢察院對吳昊涉嫌受賄一案立案偵查。同年6月3日,保定市人民檢察院決定對其逮捕。同年9月29日,批捕在逃的吳昊從老撾人民民主共和國經西雙版納投案途中,被雲南磨憨邊防檢查站抓獲,並羈押於雲南勐臘縣看守所。2016年10月11日,吳昊被阜平縣公安局執行逮捕。

另外一篇標題爲《國開行一女幹部獲刑4年 利用丈夫影響力收受賄賂逾500萬元 》的報道文章中介紹說:因涉國開行廣東分行原行長吳德禮受賄案,2016年6月,檢察機關對吳昊和冷慶雲母子批准逮捕。同年9月29日,二人自老撾入境西雙版納準備回國投案時,在邊防檢查站被查獲。冷慶雲與其丈夫一樣,都在國開行系統工作,此時60歲的冷慶雲已是國家開發銀行北京分行退休幹部。

如上文章詳細介紹說:吳昊算是一個含着金鑰匙出生的“80後”,其父親吳德禮長期在國家開發銀行工作,並先後在國家開發銀行重慶市分行、廣東省分行擔任行長職務,其母親冷慶雲也在銀行工作。雖然自己年輕,但因爲其父親掌握着貸款發放的審批權,吳昊的周圍經常會出現一些企業商人,他們都想通過吳昊拉近與吳德禮的關係,而吳德禮也想通過兒子之手向商家收取好處費。

原國開行黨委書記兼董事長鬍懷邦。(Public Domain)
原國開行黨委書記兼董事長鬍懷邦。(Public Domain)


因爲家庭條件優越,吳昊在大學期間學習態度並不好,成績很一般。看着兒子的學習狀態,吳德禮很是着急。這時候,有朋友建議可以考慮將吳昊送到國外去留學幾年,拿個文憑後再回國,這樣可能便於就業。2008年,華某集團公司總裁成某應時任國家開發銀行重慶分行行長吳德禮相求,通過一在美國的黃姓友人幫吳昊辦妥了在美國“留學”的一切手續,並支付了吳昊在美國“學習”的費用。

混到一張美國的“大學文憑”後,這個成某又應吳德禮的要求爲吳昊辦“投資移民”,共計花出400萬元。2013年,吳昊手持美國綠卡歸國,華某的公司又出資一千三百多萬元在深圳給吳德禮買了4套房,其中兩套房產登記在吳昊名下,另外兩套房產登記在華某公司職工周某名下。但是這4套房產的不動產權證都由其妻子冷慶雲保管。

吳昊向法庭交待,其父親吳德禮交了40萬元定金和100萬元購房款,他本人交了13萬多元的契稅,其餘的購房款和契稅都是成某送給父親吳德禮的,大概一千兩百多萬元。後來吳德禮爲了掩蓋購房款的資金來源,應付國開行總行巡視組的調查,讓兒子吳昊和妻子冷慶雲與向某多次僞造了借款協議、還款協議、抵押合同、借款合同,同時還辦理了房產抵押登記等手續,並且這些手續和房產證都由冷慶雲保管。

因爲父親掌握了一些企業貸款審批的大權,吳昊也頻繁成了父親收取賄款的“二傳手”。財新網曾有報道說:2010年和2011年兩年間,龍光集團有限公司從國家開發銀行廣東分行獲得兩筆大額貸款,其中廣西貴梧高速項目貸款84億元,成都繞城高速項目貸款68億元。這兩個項目均爲銀團貸款,國開行廣東分行是牽頭行。中國裁判文書網近期公佈兩份裁定書,顯示出龍光集團和國開行廣東分行的特殊關係。

而在這150多億貸款的背後,則是吳德禮直接開口要求該集團的紀某爲自己兒子在深圳買房提供支持。於是紀某直接交給吳昊和其母親冷慶雲500萬元現金。2015年3月,吳德禮利用擔任國開行廣東分行行長的職務便利,爲廣東佛岡某生物科技投資有限公司在公司成立過程中提供幫助,收受該公司10%的股權,價值200萬元。因吳德禮是國家公職人員,上述股權以吳昊接收轉讓的形式無償授讓給吳德禮,並將股權登記在吳昊名下。

以上無疑只是吳德禮的部分受賄案內容 ,而且全都是在吳昊和冷慶雲被庭審過程中公開 宣佈出來的。

2018年10月15日,河北省阜平縣人民法院對吳昊受賄罪案作出一審判決。法院認定吳昊犯受賄罪,3次受賄數額摺合人民幣共計2357.880266萬元,其行爲構成受賄罪,應認定爲與吳德禮構成共同受賄,對其應當按受賄罪的共犯定罪處罰。法院同時認爲,在共同受賄犯罪中,吳昊僅參與收受財物,系和其父及其母的整個犯罪過程中起次要作用的從犯。案發後,吳昊主動投案,到案後如實供述犯罪事實,應認定爲自首,且贓款已被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予以追繳,依法可以對吳昊減輕處罰,故判處其有期徒刑8年,並處罰金人民幣130萬元。

在此之前的2018年4月,吳德禮的夫人、吳昊的母親冷慶雲已經被河北省淶水縣法院以共同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

吳德禮夫人冷慶雲和獨生兒子吳昊分別獲刑的一年多以後,冷慶雲在國開行北京總行的密友、吳德禮的前上司、胡懷邦的夫人薛迎娟,被從中紀委的“雙規”地點釋放。

說起來,胡懷邦在位時的幾乎所有受賄物款,都是他夫人和兒子以他的名義收受的。被中紀委指斥“家風不正,家教不嚴” 的胡懷邦不但是中共副部級以上貪官中,少有的從不“亂搞男女關係” 者,而且在自己入獄後所存之唯一生存信念就是極力保全夫人和孩子。也正是因爲胡懷邦在中紀委調查階段,即把原來是夫人薛迎娟主謀的所有受賄行爲全都攬到自己頭上,這才換得中紀委調查組對薛迎娟做了“不予移交司法” 的建議。

薛迎娟獲釋回家後,一聯想到吳德禮夫人和兒子的下場就對自己丈夫儘可能保全家人,把罪責全部攬到自己頭上的“義舉” 更感內疚。當胡懷邦被“移送司法” 的消息傳出後,看到網絡上的官方報道都是在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胡懷邦的夫人薛迎娟曾在美容院自誇‘我家的錢,幾輩子都用不完了’”,當然也可能還想到了日後丈夫被判刑時肯定附加沒收個人全部資產,日後自己雖然不會入獄,但後半生肯定是生活無着。萬般自責、萬念俱灰的薛迎娟於2020年5月8日,在北京康樂裏小區從十層樓的窗口一躍而下。

回過頭來再說吳德禮的夫人冷慶雲。2018年被判刑4年的冷慶雲因爲是2016年9月即被抓捕,所以“押期抵刑期”,另還有三個月的減刑,所以去年6月即已經獲釋回到廣州市番禺區的家中。

當初法院對外公開的對冷慶雲的判決書中有一句是說“被告人冷慶雲的丈夫吳德禮(另案處理)”;對吳昊的駁回上訴判決書中也寫明,“涉案的龍光集團董事長紀海鵬、華陽集團總裁成清濤,以及吳德禮夫婦亦將被另案處理” 。但是,去年即已經刑滿出獄,出獄後也已經被允許到監獄裏探望了獨生兒子的冷慶雲,至今仍然打探不出其丈夫吳德禮的半點音訊。

毫無疑問,2016年5月中共司法機關宣佈對吳昊立案偵查之前的一段時間裏,中共紀檢和監察機關即早已經開始了對吳德禮的調查。就算是從2016年5月開始 ,至今也已經是5年零4個月時間了。而這5年零4個月的時間裏,對於吳德禮所犯罪行的所有公開披露內容,都是來自法院對其子吳昊和其妻冷慶雲的判決書。而對於吳德禮本人,不但還沒有被公開宣佈“移送司法“,甚至還沒有被宣佈開除黨籍和公職。

也因爲有她此前的闊太密友、胡懷邦夫人薛迎娟已經“尋了短見”,所以在北京總行任職期間人緣很好的冷慶雲出獄後,北京總行的故友們紛紛致電勸她“一定要想開點兒”。但一說到自己的丈夫這麼多年了還是音訊全無,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總行的朋友們就全都三緘其口。箇中原委,留待本專欄的下篇文章繼續向聽衆和讀者們分析介紹。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