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主席竟要如此政治犒赏铁主席(高新)

2018-09-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作协现任主席铁凝(Public Domain)
中国作协现任主席铁凝(Public Domain)

我们本专栏的上次节目播讲的文章《中共治下的“群团组织”都是些什么东西?》中已经介绍了的所谓“群团组织” 是习近平登基之后才由他钦定的“专属名词”,在此之前,所谓“人民团体”、“社会团体”、“社会组织”、“群众团体”、“群众性组织”等叫法的概念比较混乱,习近平登基之后,由他钦定用“群众性团体组织”----简称“群团组织“来特指由中共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管理其机构编制,由中共中央书记处直接领导的“社会组织”,一共有22个,包括总工会、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以及中国文联、中国作协和中国科协、黄埔同学会等。所谓由“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管理其机构编制”的意思就是它们都是和党、政机关一样都是由国家财政包干供养的。

如上机构中的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及妇联等的机构是多么庞大,由国家财政供养它们的耗资是多么巨大,生活在中国大陆上的人应该都能想象得出肯定是个挺吓人的天文数字。而中国大陆人对此早已经见怪不怪的原因是这三个机构已经被老百姓认可为“党的外围组织”,所以既然所谓的“民主党派”都要由“国家”----也就是中共政权用民脂民膏供养,所以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及它们的从省到镇的各级单位都已经被老百姓们“自觉”地并列为“党和政府的领导机关”了。但所谓“群团组织”的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作家协作”不但也一样是“党的外围组织”,而且其全部开销都和各级党政机关一样从国家财政和地方财政中支出,应该还不是每个中国老百姓都清楚的事情。

中共政权的体制内作家,原《诗刊》编辑部副主任闫延文曾撰文强烈批判“群团组织”之一中国作协对民脂民膏的巨大浪费。

闫先生的文章中说:我们的人民还不富裕,百姓节衣缩食为国家纳税,却在养活中国作协式的“零绩效公务员”,这才是人民不满意的根本原因。人民不是不愿养公务员,而是不愿养“零绩效、高消费”的无效公务员。

最近一段时期以来,人民养活了多少公务员成为社会舆论焦点。有报道提出人民养活了1000万公务员。但这并不包括由国家财政拨款养活的事业单位和群团组织。

“官民比”,简单说来就是一个国家财政供养人数和人口总量的比值。笔者认为,只要是国家财政养活,不管其称谓如何,都应纳入官民比的计算范畴。

就以自称是“软柿子”、“穷衙门”的中国作协为例。中国作协的其组织方式、机构设置及党组负责的权力结构,处处参照“前苏联经验”。但在改革开放的历次机构改革中却从未改制,至今仍是正部级单位。

笔者这里先要提醒的是,类似闫先生这样的大胆揭露文章在当今的习近平时代是不可能再有机会在中国内地发表的----那怕是非官方直接经营的网站上。笔者这里援引的是闫先生过去的文章,其中提供的所有惊人数字也还都是2012年以前的。

闫先生的文章中透露说:当时的中国作协享受公务员待遇的机关人员100余人。2011年国家审计署公布,中国作协的国家年度财政拨款为2.38亿元,其中作协机关支出1.05亿。(见审计署报告)。根据官方公布的《中国作协2010年度重点审计单位和资金预算执行情况表》,中国作协本级单位(作协机关)100余人年支出10508.77万元,即1.05亿元,计算可知中国作协每个公务员年度财政支出高达100万元。有人要问:公务员工资不过数千元,全年数万元,为何中国作协的每个公务员,每年要消耗国家财政100万元呢?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由于中国特色的干部供养制度,人民养一个官员,并非只支出其工资和必要的办公用品,还包括昂贵的三公消费和灰色收入,而对作协这样的行业协会而言,更包括文学市场的财政垄断。具体而言,国家财政埋单的项目包括如下几项:

一,作协官员的福利待遇:作为群团组织,中国作协主席、副主席享受部级、副部级待遇,一任命即配备奥迪等高档专车、司机、秘书、天价福利房,还有保姆费……同比国家部委领导,其待遇水准甚至更高。中国作协只要没有去行政化,这种高额待遇就会一直享受下去。而中国作协主席之下,是一系列享受财政拨款的各级别官员,厅局级、处级、副处级……全国各省市作协、文联养活的公务员,保守估计在万人以上,国家每年花费的财政拨款高达数十亿元。

二.中国作协公务员除法定收入外,还有政府公务员不具备的大量名目繁多的豪华消费待遇:比如世界文学交流、豪华文学采风、文学评奖等,其中不少消费是由地方财政或企业资助,已远远超过2.38亿国家财政拨款的数额。

闫先生的文章中还列出一些实例以证明中国作协的内部腐朽、腐烂和腐败。

例据之一:.世界文化交流、国内外豪华采风和作协奢华会议:作协官员每年不仅都有多次国内外豪华采风待遇,而且还要参加世界文化交流。2009年的法兰克福图书展,中国作协组成150人的豪华作家代表团,在德国举办了数十场论坛和文学活动,图书展结束后还分成若干小组分赴德国各地旅游。但其文学交流的绩效如何呢?除了代表团反复上演“退出门”,引起国际媒体舆论大哗;据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介绍,这次图书展只征服了一个德国保安小伙子马克斯。值得注意的是,这笔文学走向世界的豪华消费,全由中国纳税人的10万亿税款埋单,花的是国家财政的外汇储备。

而作协系统的国内豪华采风更是花样繁多,基本是地方财政资助:一次诗歌节花费3000万元;50人沿海城市采风数日狂砸500万,人均日花费高达2万元……

至于国内的五星级奢华会议,在中国作协的三公消费中,更成了司空见惯的“平日标准”。据报道,中国作协2007年以来的十余次主席团年会,几乎都在各大城市的五星级酒店召开。其中2010年4月的250人豪华年会,在旱区入住西南最奢华酒店重庆申基索菲特大酒店,其豪华消费曾引发社会强烈质疑,而最终没有任何作协官员被问责,只以解聘记者、删除博文告终。

之二,作协官员的高额版税和文学奖巨额奖金:由于作协官僚化体制,形成对文化资源的全面垄断。享有部级、副部级的主席作家不管作品发行量如何,都能得到20万册的印数稿酬,一本书就可得到八、九十万元版税。而国家财政支持的各大文学奖,更成为作协主席的私家盛宴和“内部分配大会”。2010年的羊羔体丑闻和鲁迅文学奖“评委获奖”,涉及多位作协高官,却没有任何追责措施。2011年8月,奖金高达50万元的茅盾文学奖引起社会全面质疑,其五部作品至少有2—3部涉嫌违纪获奖;而5个获奖者中更有3名是享受公务员待遇的作协主席。不仅茅奖、鲁奖如此,这种现象还包括全国100多项文学奖。

闫先生的文章中还重点揭露了中国作协现任主席铁凝的滥权和腐败。铁凝的一篇描写俄罗斯女人飞机上出轨的婚外情小说《伊琳娜的礼帽》,尽管篇幅不足万字且主题为偷情和手淫,却能一年内数次获文学大奖,包括郁达夫小说奖、人民文学奖等奖金高达5万元的豪华文学奖。对社会质疑,作协官员公然宣称“主席获奖”天经地义,郁达夫奖主办人袁敏甚至表示:铁主席不获奖才不正常。

铁主席的更大问题在于:作为群团组织的中国作协,还掌握着金额巨大的文学公募基金——中华文学基金会。在红十字会等基金屡受质疑的情况下,中华文学基金会却依然是监督死角。这家国家支持的公募基金由铁凝亲任会长。只要登录该基金网站和民政部信息,就会发现,该基金至少存在三个问题:

其一,文学基金搞房地产。中华文学基金会下属单位之一,是安徽文采大厦。这座靠近省政府、位于合肥黄金地段的写字楼,每年收取高额出租费,却并未在中华文学基金会网站和民政部网站公布的基金会年度财政收入中有任何显示。这笔钱哪里去了?

其二,文学基金搞公司。中华文学基金会下属的文采“实业公司”,只在基金会网站列入机构名录,却未见任何财务报账。

其三,文学基金并未用于文学。据报道,中国烟草公司每年资助中华文学基金会1000万元,几年来已高达数千万元,全部用于教育类的金叶图书室,购买图书赠送各地中学。每年1000万元究竟买了谁的作品?是否包括作协主席本人作品和作协下属出版社图书?是否存在公款购书攫取版税稿酬的利益链条?

据笔者所知当年的中国作协虽然也是由国家包养,但无论是巴金还是茅盾长年担任该协会主席期间,因为也是“国家干部”所以全部作协成员都是由“国家”发工资,但仅此而已。从体制腐朽到机构腐烂再到内部成员争相腐败,都是在铁凝上任之后。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位铁主席曾经公开阿谀习主席阅读过的中外文学名著比她这位国家作协主席还多。而这位铁主席早已经获得了习主席的高度欣赏,已经是连续两届中央候补委员再加连续两届中央委员,而且被内定为下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