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失踪的吴德礼和陈元之间的瓜葛到底有多深?

2021-09-17
Share
专栏 | 夜话中南海:失踪的吴德礼和陈元之间的瓜葛到底有多深? 原国家开发银行广东分行党委书记吴德礼。
(Public Domain)

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的标题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国开行高管吴德礼》,文中开列了一长串近来陆续被查的国开行高管,包括已经割腕自杀、抢在“组织上”下手之前自我了断的时任山东分行行长钟小龙,和已经失踪至少五年之久、被他同案早已经刑满出狱的妻子冷庆云称之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时任广东分行行长吴德礼。

在对吴德礼的儿子吴昊的庭审过程中,检察院为他开列出来的“共同受贿”案情内容之一就是:由不法商人支付吴昊赴美“留学”的费用,以及日后办理“投资移民”的费用。

这就不能不令人联想起吴德礼当年的顶头上司,先任国开行行长继而转任国开行董事长兼党委书记的陈元,其一子一女是如何留学美国的故事。

习近平登基的次年初,在美国的明镜网曾经刊登一篇报道文章《别人做不了的他能做:他是陈云的宝贝孙子!》文章说:随着子女陆续成年,陈元自1998年以来就掌管的国家开发银行快速扩张,资产积累超过1万亿美元。陈元的儿子陈小欣,又叫Charles,在麻省康科德中学(Concord Academy)毕业后,进入康乃尔大学,随后进入斯坦福大学获得MBA学位。他在香港花旗工作,然后进入私募股权公司“盘实基金”(ABAX)工作。

明镜的文章中引述港媒报导说:“美国方面查出,1996年,大陆银行曾通过各种渠道,将9千多万美元汇入洛杉矶远东国家银行。时任该华资银行资深副总裁的徐南南,同中国开发银行行长陈元关系密切,在她经手的千万美元当中,美方查出有20多万美元用在了陈元的儿子身上。陈元的儿子就读康乃尔大学时,徐南南一次就拿出4万6 千美元帮他交学费。”

这个徐南南也是陈元那一代的“太子党”成员,其父徐运北是中共五十年代的老部长,先后担任卫生部党组书记和副部长(当时的部长是“民主人士”),以及第二轻工业部部长等职。徐南南的弟弟徐念沙则是在王震及邓小平的子女们陆续退隐后风头尽出,先后担任中国保利集团董事长等官商要职。

笔者在多年前播讲的文章中,曾经介绍过陈云和另外一位中共元老宋任穷两家是亲家。陈云一生中有五个子女,他们日后在婚姻选择上可谓各有所求,而从政治角度称得上“门当户对”的只有陈方一个。陈方的妻子是宋任穷的女儿宋珍珍。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原董事长兼党委书记陈元。(Public Domain)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原董事长兼党委书记陈元。(Public Domain)


中共党史界曾有传闻说,宋任穷的妻子钟月林是陈云的前妻。事实上,此二人在上世纪的三十年代初期只是有过一段恋人关系,并未结婚。当时,因为陈云奉派苏联,与参加了中共长征的钟月林失去了联系,钟氏才嫁给了时任红一军团政委宋任穷。这和当年李维汉娶了邓小平的前妻金维映的故事,性质上不太一样。

宋任穷在“文革”中曾惨遭极左路线迫害,复出后即被陈云竭力举荐,先是出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长,后在陈云手下担任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当时还是海军军官的陈方与宋任穷女儿宋珍珍结婚后不久,宋氏即到美国留学,毕业后长期滞留美国加州安居乐业。一九八零年左右,宋氏曾为丈夫陈方联系了美国某大学的奖学金,但陈方却放弃了这一机会。有传说是陈云不准他前往,也有传说是陈方自己不愿到美国受“洋插队”之苦……。但陈云家的第三代里,至少有陈元的两个子女当年都是在宋珍珍的影响下,小小年纪就留美的。

这个宋珍珍当年在加州,与徐南南的关系“不是姐妹胜似姐妹”。陈云孙辈赴美当“小留”的费用问题由徐南南解决,学校选择和入学安排的问题则是宋珍珍的姐姐宋彬彬,也就是“文革”初被毛泽东改名的那个红卫兵头目宋要武负责。

此时的宋要武则已经改名宋岩,在美国学有所成后嫁人生子并获得了一份待遇丰厚的研究员职务,定居美国麻州。她利用在当地的人脉,分别为陈元的一子一女安排了麻州和临近之康州的私立高中。此二人当时都是住宿生。

说起来,这兄妹两人的年龄相差11岁,哥哥陈小欣生于1974年,妹妹陈晓丹生于1985年。陈小欣的生母是陈元于一九七二年第一次结婚娶的妻子孙玉黎。孙氏和陈元当年是清华大学的同届毕业生,据说是因才貌双全而在学校里被包括陈元在内的许多男同学相中。

当年与陈元在清华大学同窗的大陆海外学人回忆说: 孙氏本人出身普通知识分子家庭,在清华读书期间本无意与陈元要好,而看中了班里另一位平民子弟。但因为此人“家庭出身”有问题,毕业后被迫“西出阳关”。孙氏可能是由于惧怕到那“古来白骨无人收”的不毛之地埋葬青春,而终于改变了自己的婚姻选择。

不幸的是,一九八零年左右,陈元的夫人孙玉黎患了癌症,不久即去世。有道是:中年丧妻,是陈元人生道路上的第一个坎坷。陈元的续玄是一位年轻貌美的上海女子,大学毕业后从事医生工作。一九八五年,四十岁的陈元得了一个宝贝女儿,取名陈晓丹。陈晓丹出生一年多后,即被生母托付给了奶奶于若木,生母则只身前往美国某大学作了两年多时间的访问学者。据说,她的赴美也是宋岩一手促成的。

陈晓丹进入麻省泰伯高中(Tabor Academy)念书,其寄宿学生的学费每年大约6万美元。笔者曾在中国内地一家留学网站上,读到陈晓丹被介绍成“美国麻省顶尖高中Tabor Academy 泰伯学院知名校友”的内容。但在撰写本文时再进入查看,这一内容已经找不到了。

前面说的明镜网的文章中介绍说:陈晓丹高中毕业后进入的是美国北卡的杜克大学,后又在哈佛拿到MBA学位。根据学校纪录,她于2012年初毕业;随后在纽约的摩根斯坦利(Morgan Stanley)工作。2012年,来自伦敦的私募基金公司帕米拉咨询公司(Permira Advisers LLP)聘请她在香港就职。“巧合”的是,Permira公司2011年与由陈元掌管的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签订合作协议。两家公司同意寻求在中国的投资机会,并协助中国企业在欧洲扩张……。

陈元的孙子陈小欣。(Public Domain)
陈元的孙子陈小欣。(Public Domain)


上述明镜网的相关文章还讲述了一个十年多前的故事,说是当时纽约Wallachbeth资本有限责任公司董事总经理叶米·奥薛迪(Yemi Oshodi)告诉客户,他可以赌2011年哈尔滨电机公司收购案不会成功。该收购由国开行提供4亿美元贷款的财务支持。奥薛迪当时说,他不相信银行会提供这笔资金,因为对这家美国上市的中国电机马达公司的收购价太高。该哈尔滨电机的股价在2011年6月份曾在1天内下跌50%以上,当时它受到短线操盘手阻击,后者质疑其财务声明的准确性。   

“我只是不相信银行能够提供不安全贷款,”奥薛迪说。“我自己想啊想,明显有什么东西我不知道。没理由银行会提供这笔贷款。”

但是,这笔交易成交了!此前的奥薛迪之所以敢于信誓旦旦地打赌,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收购案的买者之一便是“盘实基金”,而陈元的儿子陈小欣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我们前面的内容中已经介绍过,这个陈小欣凭其斯坦福大学获得的MBA学位,先是在香港花旗工作,然后进入私募股权公司“盘实基金”(ABAX)工作。

前不久,笔者曾与一位退休后往返于美中之间的中共退休干部交谈,此人退休前的最后一任职务是国开行广东分行下属的一个“分量很重的”支行行长。该“老同志”对过去在位时的吴德礼颇有好感 。他对笔者解释说,司局一级的贪官被纪检部门移交司法后,基本都会被安排 “异地办案”,因为每一个上点级别的贪官都会在自己所任职的本地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网,尤其是与当地公检法的关系网。这就也是为什么,做为受贿共犯的吴德礼的妻子和儿子都被异地安排到河北省的小县城里“接受司法处理”。

这位国开行前支行行长说,吴德礼不是从基层一步步爬上去的,而是从总行派下来的,下地方担任分行行长之前能够在总行官至资产重组保全局局长,足以证明陈元对他的信任和重视程度。

原国家开发银行广东分行党委书记吴德礼。(Public Domain)
原国家开发银行广东分行党委书记吴德礼。(Public Domain)


确实,这位吴德礼从总行外放后,第一站就是直辖市重庆市的分行行长,第二站更是全国年经济总量第一的广东省的分行行长。

笔者此前也从其他渠道听说,虽然国开行除了广东分行还另外设有一个深圳分行,但不知是否因为陈云生前不愿意去深圳的原因,陈元虽然因为公干原因必然要去深圳的情况下,也从来在不深圳下榻。广东和香港的分行都在广州,珠海和香港三地购有豪华住宅,平时就空置在那里,随时准备接待的除陈元本人或其家人,还有陈元亲自指示“食宿招待”的贵宾。

有知情人士也曾告诉笔者,就是在陈元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并被宣布辞去国开行职务后,他本人以及他的子女们无论是到广州、珠海、香港还是到海南的三亚,以及福建的厦门等地公干或度假时,都不会住当地宾馆,还都是由国开行当地的分行负责接待。而多年来最令陈元感觉满意的,属当年由吴德礼在广东分行行长任上,以国资购置,实际上仅仅为他陈元本人及家属们随时使用的广州“天颐华府”和珠海“翠湖香山国际花园”内,不但极限豪华而且极具隐秘性的全西式别墅。

按照前述退休支行行长的分析,国开行也好,其他全国和地方金融机构也好,历年来不幸撞到反腐败枪口上的大小贪官们,基本上都是被按所谓犯罪金额来量刑的。已经从吴德礼儿子和妻女案情公布内容里计算出的吴德礼的受贿金额也就两三千万,但因为几乎全部都是主动索贿,所以可能会量刑从重,仅两三千万就判无期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但直到现在,已经五年多时间过去了,既然还没有被宣布“移交司法”,那么只要人还活着,就肯定是被一直关押在广东或者某地的纪检和监察部门的“留置所”里。如果案情牵扯总行副职以上领导人或者“国字头”领导人,那么就肯定会是被中纪委接手,人也会被关押在北京地区了。

这位国开行的前支行行长读过笔者过去发表过的所有与国开行有关、与陈元有关的文章。他说,过去他也十分认同笔者对习近平没可能对陈元下手的分析评论,但国开行烂到如今这个份上,被抓的人越多,被这些人咬到陈元头上的可能性就越大。具体到吴德礼一案,很可能就是因为他自己对办案人员所供出的内容中,或多或少地牵涉到了陈元,即令办案过程进入了胶着状态。更进一步的分析内容,留待本专栏的下篇文章继续向听众和读者们介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