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起根儿就是坏人(高新)

2014-09-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中)。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中)。 (法新社资料图片)

近日,中国大陆的《廉政瞭望》杂志因为刊登了一篇题为《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李永忠:建议10年后不用“两规”》的专访受到外界关注,纷纷以“李永忠谈周永康被立案审查:他一开始不是坏人”为题转载。

被中共党媒夸赞为“党内反腐专家”的李永忠对该刊记者说:周永康案涉及面极大,牵涉利益极多,这是由他一度地位极高,权力极重决定的,查处他,对党和国家治理有五大意义:决心意义,向全世界、全党、全国人民彰显中央坚决反腐败的决心。震慑意义,震慑问题官员和贪腐官员赶快收敛收手;教育意义,教育公职人员和党员手莫乱伸,权莫乱用;反思意义,周案会促使大家思考,他是怎么一步步升迁的,后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五是改革意义,要通过查处,发现现行权力结构、用人体制中的问题。

李永忠说:从现有调查的情况看,周永康一开始不是坏人,他从一个普通人成长为政治局常委的过程中,有一定的成绩,包括在四川。因此,用制度反腐角度来看周案,他自身素质不高、抵御能力不强是主观原因,权力结构和用人体制方面的问题,是重要的客观原因。

李永忠所谓“权力结构和用人体制方面的问题” 思路方向是对的,而恰恰就是因为“权力结构和用人体制方面的问题”导致了周永康这样的人更容易有被党内“伯乐”们发现和培养的机会,所以从“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角度分析,如果把中共现存制度和体制比喻成“坏蛋”的话,那么周永康就和薄熙来等人一样,都是聚拢在这只坏蛋周围的苍蝇们。而这些苍蝇们在成为苍蝇之前是什么,就不用再说了。

关于共产党政权组织人事机制的“负筛选”之说,据说是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先生首创,的确是十分形象。早在薄熙来刚刚倒台的时候,中国大陆知名政治异见人士牟传珩先生即撰文说:完全失去权力监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已经成为中共干部用人机制不断推出薄熙来们负筛选的遮丑布。如今,一个薄熙来倒下,会有千千万万个薄熙来站起来,而且还都站到主席台上,中国的所有党官,没被权斗淘汰的都是“伟、光、正”,一旦出事就都是“黑、贪、淫”。如今,有哪个中共高官可以拍着自己的胸膛说,自己从下到上从来没有吃请收礼,行贿受贿?正是从这一意义上理解,“每个党官都是薄熙来”已经成为了全民共识。

当时的人民网上还刊登过一篇题为《从“潜伏高手”薄熙来“反腐语录”看贪官的两面性》,文中说:大凡贪官(党官),都是“两面人”。他们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明里一套,暗里一套;说的一套,做的一套,“台上反腐败,台下搞腐败”,“软硬刁憨精,一路鬼吹灯”,其中不乏潜伏高手,官场“巨蠹”薄熙来就是其中佼佼者。

众所周知,薄熙来在台上时,特别在主政重庆期间,被称“政坛善舞者”,曾有许多“反腐语录”,颇为“动人”。诸如:“做清官是大智慧”;“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贪污腐败是党的致命伤,作风蜕化是慢性病”;“领导干部要算好‘人生大账’”,“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不要像那些腐败分子,不识文化瑰宝,只认金银财宝”;“无论对‘大贪’还是‘小腐’,我们都要坚决查处,绝不容情”;“既然作领导干部,就要决心‘生活在玻璃房子里’”,凡此种种,薄熙来说的这些话曾被称为“世说新语”,现在看来似乎也不过时。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他“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竟是贪污受贿两千多万的“巨贪”。

该网评中还说:其实,在贪官中像薄熙来这样的“潜伏高手”大有人在。比如,江苏盐城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祁崇岳“善于装穷”,平时穿的是旧夹克,吃饭总是稀饭加馒头,亲戚看不过去,还总接济他;大贪官成克杰“善于装廉”,最爱作反腐报告,常常教育部属,要“用好人民给予我们的权力,权力是双刃剑,用得好是工作利器,用不好就会反伤自身”;卢氏县委书记杜保乾“善于贴金”,有时会拉着一双双干裂且布满老茧农民的手,动情地说:“我是卢氏人民的儿子,也是你们的儿子”;福建省连江县原县委书记的黄金高“擅长大忽悠”,称自己因多次查处腐败大案受到人身威胁,不得不穿防弹衣,诸如此类,枚不胜举,贪官的隐身术可谓五花八门,让人眼花缭乱。

该网评中只敢说象薄熙来那样的贪官“大有人在”,如果说得再透彻一点,再露骨一点,——象牟珩先生说得那样,人民网就不敢登了。

如今,习近平上台之后,果真就应验了那句“一个薄熙来倒下去,无数个薄熙来跟着来”,已经有数十名副省部级在位或退休高官,“小”至“央企”副总、省级政协副主席,“大”在位全国政协副主席、退役中央军委副主席直至“从(正国级)党和国家领导人岗位上退下来的”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书记……逐个被习近平和王歧山下令先“双规”再下狱,其中的“姣姣者”未来步成克杰的后尘,将享受一次党赐与他们的注射死刑的“终极恩典”不是没有可能。

而如上人等,肯定都是和周永康一样,起根儿就是坏种,而只有这一类的坏种,才最有可能成为中共政权的“官坯子”。

李永忠还在《廉政瞭望》杂志的专访文章中就记者所问的“中央纪委强力反腐一年多后,将可能出现哪些新动向?”的问题回答说:我认为,下一步中央的反腐将有四个要点。一是时间上的聚焦”,以十八大之后仍然不收敛不收手的为查处重点,像谭力还在打高尔夫,万庆良还在会所里大吃大喝。二是空间上的聚焦——现处在重要岗位,可能还会被提拔的。三是问题上的聚焦——线索集中的,如李春城等。四是影响上的聚焦——群众反映强烈的。下一步反腐败斗争突出“四要点”,将为一些问题官员留下“金盆洗手”的时间和机会。

李永忠的最主要职务是中国纪检监察学院的副院长,这个学院本来就是李永忠在王岐山之前的上届中纪委主要领导人支持下一手创办起来的,李永忠本人是第一副院长,正院长是中纪委副书记陈文清。陈文清调中央之前的最后一任职务是福建省委副书记同时还兼任了当年习近平兼任过的福建省预备役高炮师第一政委,因而被外界认定是习近平“大力提拔和重用福建省委旧部”的“又一例证”,但事实上这个陈文清本来是出身于四川的干部,到福建前已经是副省部级待遇的四川省高检的检察长,到福建时习近平已经担任浙江省委书记快四年时间了。

无论是到底被谁“看好”,反正是这位陈文清调中纪委工作当天即被“明确为正部长级”,所以其第一副手李永忠毫无疑问应该是副部长级,所以他陈永忠口中透露出来的关于中共政权反腐运动的信息应该是很权威的。按照他的上述说法,中共政权在习近平畅想的“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的所谓“制度创新”完成之前,对大大小小的被揭发和调查出来有腐败劣产的官员们还是要以“挽救”为主,所谓“时间上聚集”的意思就是凡是十八大之前也就是习近平登基之前犯有“腐败错误”但在习近平登基之后立刻以“金盆洗手”的实际行动表明自己把新总书记的话“很当一回事”,就会被“既往不究”。

正如本文一开头所说,李永忠接受《廉政瞭望》杂志专访的文章一出炉,外界即把关注焦点聚齐在周永康“一开始不是坏人”的说法上,而李永忠在此次专访中透露出来的中共政权明知不合法却仍然坚持要继续为之的所谓“‘两规’的奥秘何在”却没有被外界关注,详细的分析内容,留待下篇文章再议。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