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正在複製十年前的自己?(高新)


2017.09.1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xjp-afp.jpg 習近平(AFP)

筆者在本專欄的上篇文章《陳敏爾憑掌管基層政權經歷力壓胡春華》中已經介紹了非常巧合的事情是,就在筆者在本專欄的刊登和播出《六十後進常委,陳敏爾可能性最高?》一文的當天,紐約時報發表《習近平老部下陳敏爾有望在十九大晉升高層》一文。該文開頭便說貴州向來是共產黨內部冉冉升起的政治明星接受考驗的地方。意思是前有胡錦濤,今有陳敏爾。

該文章說,現在,共產黨又要把另一位貴州省領導人拔擢到高層,使其成爲日後接替習近平的潛在人選。他叫陳敏爾,現年56歲,是一名讀中文專業出身的前政宣工作者,幾乎肯定會在共產黨今秋召開的大會上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這使得他很有機會在未來成爲掌握更大權力的角色。其他幾名五十多歲的中國領導人也有晉升的機會,分析人士正密切關注是否有誰能在共產黨最高權力機關政治局常委會謀得一個席位。這會是符合近來的黨內慣例的情形,但一些內部人士認爲,習近平或許會推遲指定繼任者,開啓一場領導權爭奪戰,然後由他選定勝利者。

陳敏爾“顯然身處快速晉升的通道,我認爲有朝一日他會成爲政治局常委,”華盛頓國際戰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國權貴政治問題專家克里斯托弗·K·約翰遜(Christopher K. Johnson說:  “我不認爲此事眼下就會發生,但習近平可以通過強行拔擢他來昭告自己至高無上的領導地位。

從字面上理解,該文章的作者以及該文章引用其觀點的那位“中國權威政治問題專家”都認爲習近平正在提拔自己的親信陳敏爾,但只是“有朝一日”,而不是在即將召開的中共十九大上就提拔他進政治局常委。

如此一來,這篇文章在內行人看來就了無新意了,因爲預測一個趕在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召開之前被提前安排成直轄市委書記的人會在隨後召開的黨的某大上進入中央政治局,和“預測”新提拔起來的省委書記和省長會被安排進入中央委員會一樣,都是在“預測“一件本來就是必然、必定要發生的事情。

自三十年前的中共十三大開始實行黨內差額選舉以來,當屆黨內高層不希望發生的“民主事故“屆屆都有,正如筆者在過去了的相關文章中已經介紹過的那樣,當年李源潮之所以在十六大上落選中央委員,是因爲中共高層當時沒有的趕在黨代會召開之前先行任命他爲江蘇省長或者直接任命爲江蘇省委書記。但是,在中共黨內差額選舉歷史上,不但已經被安置在正部級崗位上的中央委員建議候選人有被黨代表們無情差額下去的,已經是上屆中央委員,本屆被差額進候補中委序列的例子也可以被舉出好幾個,最典型,最知名的當然是當年的那個已經擔任正部級職務數年之久的女排教練袁偉民。此人在連任了十三和十四兩屆中央委員的前提下,居然在十五大上屈居了一屆中央候補委員,十六大上又回任中央委員。

更典型的例子當然是十三大上落選的鄧立羣,他本來不但已經是十二屆中央委員,而且還是中央書記處書記,十三大上黨代表們照樣沒有因爲他的資格老而讓他得到足夠票數。

如此說來,幾個月後就要召開的中共十九大上,黨代表們是否有可能把自己的“民主權利”使用到蔡奇身上真是個值得討論的問題,因爲在中共十八大上連個中央候補委員都沒當上的蔡奇被習近平趕在十九大召開之前由副省部級一路提拔至應該由政治局委員兼任的北京市委書記,一月後的十九大上他由一個“普通黨員”躍升政治局委員,豈不是和當初的李源潮假如能夠從中央候補委員躍升至政治局常委的跨度一樣大。

十三大的黨代表們敢於不買黨內保守派集團的帳讓鄧力羣落選,十四大的黨代表們敢於不買鄧小平的帳,讓俞正聲和蕭秧落選,十五大和十六大的黨代表敢於不買江澤民和胡錦濤的帳,讓由喜貴、李源潮等多人落選,那麼十九大上是否會有黨代表們敢於不買習近平的帳的故事發生,肯定是眼下的習近平十分擔心的事情。

不過,從十三大至十八大的三十年之間, 到是從未發生過已經是上屆中央委員的在位省級黨委一把手被安排繼任中央委員但卻落選的”事故”。而只要新當選連任了中央委員,在緊接着召開的該屆一中全會上,依慣例是“等額選舉”中央政治局和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也就是說,任何一個在黨的某大召開之前即已經搶先安排在直轄市委書記位置上等待進入下屆政治局委員者,只要平安度過中央委員的差額選舉關,正式進入中央政治局就是板上釘釘了。

也就是說,如果說蔡奇在十九大中央委員差額選舉過程中會承擔一定程度的“民主風險”的話,陳敏爾和現任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基本上不會,因爲他們畢竟都已經是上屆中央委員了。

所以接下來要分析的問題是陳敏爾在進入十九屆中央政治局的同時還會再進入它的常委會,同時也會進入它領導下的中央書記處。

近日讀到某華文媒體介紹十三大召開前後曾在中南海里供過職的吳光國先生認爲,由於郭文貴今年以來對於王岐山的爆料,因此與習近平利益不同的中共內部派系很可能抓住王岐山的去留來對習近平進行攻擊;而習近平爲了在“打包談判”中贏得最大利益,或將王岐山犧牲掉,讓他按照“七上八下”的規矩退休。接替王岐山位置的最大可能人選是慄戰書。

筆者完全不認爲王歧山的去留和郭文貴的所謂“爆料”的直接關係,而筆者在江澤民時代最早先對外介紹“七上八上”和“三上四下”原則時即已經解釋得很清楚,那就是非黨和國家領導人選進中委或連任中委是“三上四下”,黨和國家領導人是“七上八下”,但“總書記不受此年齡限制”。所以當時的喬石下了,但江澤民留任。

照此慣例,無論習近平是否已經打定主意到二十大上繼續連任,都不需要安排一個王歧山或者其他什麼人爲自己“打破七上八下的慣例”,所以王歧山十九大上不再連任的話,實屬“黨內正常新老交替”。

至於王歧山的中央紀委檢查委員會書記繼任者,慄戰書是可能人選,趙樂際也是可能人選。吳國光先生判斷會是慄戰書,但並未在此前提下進一步透露劉雲山的接班人選,也就是十九大之後誰來扮演副總書記的角色。

假如現在的習近平現在已經鐵了心要讓自己永久坐樁或者說至少也要連任三屆以上,那麼十九大上的劉雲山接班人是慄戰書的可能性最大。假如習近平目前仍然還沒有打算要打破十年換代的前朝舊制,那麼在自己五年任滿的時候,就應該安排一個自己的黨總書記接班人培養對象出任分管黨務,具體主持中央書記處工作的政治局常委,就象十年前他自己進入政治局常委會熱身五年再正式接班的程序一樣。

有道是,當年的胡錦濤就是把一個時任政治局委員兼直轄市委書記關進秦城,同時安排已經內定的總書記接班人選接掌直轄市委書記職務,短暫過度之後即使直升政治局常委。

如今到了習近平在總書記位置上坐了將近五年,正在籌備召開下屆黨代會的時候,似乎也也是如法炮製,把一個政治局委員兼直轄市委書記關進秦城,同時安排自己已經內定的總書記接班人選接掌該直轄市委,短暫過度之後直升政治局常委?,後續的分析內容,下篇文章裏繼續道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