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七上八下”的年齡規則在二十大上是否會有變數?

2022.09.2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七上八下”的年齡規則在二十大上是否會有變數? 2017年也就是當時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一中全會閉幕的次日,新華社奉命播發了《領航新時代的堅強領導集體——黨的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產生紀實》一文。
網絡截圖

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換屆的年齡限制,即所謂“七上八下”,是江澤民向胡錦濤交班時的“既定方針”,曾經在十六、十七和十八大產生新一屆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委會過程中被嚴格執行。但從五年前習近平主導的十九大開始,已經有了變數。比如,王歧山十九大後換條“跑道”繼續留在前臺,以及十九大召開時尚未滿67歲的李源潮被迫退休。

離中共二十大召開的預定時間已經不足二十天了。而將在這次大會閉幕當天召開的二十屆一中全會上,“選舉產生”的新一屆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委會,以及新一屆中央書記、中央紀檢委和中央軍委的組成人員名單,再加上明年三月召開的新一屆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一次會議上“選舉產生”的新一屆國家機構組成人員名單,都將會在今明兩天,或者是已經在近一兩日內剛剛開過的十九屆七中全會之前的最後一次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最終敲定。這一切,都應該是沿襲5年前籌備十九大人事換屆過程的套路。

五年前的20171026日,也就是當時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一中全會閉幕的次日,新華社奉命播發了《領航新時代的堅強領導集體——黨的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產生紀實》一文。文中披露說,2017年從年初開始,習近平總書記就如何醞釀產生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人選問題,認真聽取中央政治局常委同志的意見。大家一致贊成,在總結黨的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有關做法的基礎上,借鑑十九屆兩委人選和省級黨委換屆考察工作的做法和經驗,採取談話調研的方式,就新一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書記處組成人選,中央軍委組成人選以及需要統籌考慮的國務院領導成員人選和全國人大、全國政協黨內新提拔人選等,在一定範圍內面對面聽取推薦意見和建議。

也就是說,所謂“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的組成人員名單的醞釀和討論,是從產生這“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的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召開的當年初,開始進行的。

如上新華社報道文章中還透露:2017年4月24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進行專門研究,討論通過了《關於十九屆中央領導機構人選醞釀工作談話調研安排方案》。談話調研和人選醞釀工作,在習近平總書記直接領導下進行。

新華社這篇報道中還披露了如下幾個細節:2017年5月下旬,一位省部級領導幹部接到通知,來京參加組織談話,談話地點安排在中南海。一到候談室,3份材料已經擺在桌上——《談話調研有關安排》、《現任黨和國家領導人黨員同志名冊》、《正省部級黨員領導幹部名冊》。按照談話調研工作程序,給參加談話幹部安排充分時間閱讀材料,獨立認真思考準備。

在此基礎上,中央領導同志以面對面談話的方式,聽取了這位幹部關於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人選的推薦意見。從2017年4月下旬至6月,習近平總書記專門安排時間,分別與現任黨和國家領導同志、中央軍委委員、黨內老同志談話,充分聽取意見,前後談了57人。

根據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的安排,中央相關領導同志分別聽取了正省部級、軍隊正戰區職黨員主要負責同志和其他十八屆中央委員共258人的意見。中央軍委負責同志分別聽取了現任正戰區職領導同志和軍委機關戰區級部門主要負責同志共32人的意見。

如此說來,直到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召開前4個月左右,也就是是次大會召開的當年年中,“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的產生過程還只才進行到“聽取意見”階段。

5年前的中共十九大召開後的5個月,2018319日,隨着“兩會”的結束,新華社又刊登了《奮力開啓新時代偉大征程——新一屆國家機構和全國政協領導人員產生紀實》一文。文中披露:“黨中央早在研究黨的十九大人事安排時,就對做好今年全國兩會換屆人事安排工作做了通盤考慮……20174月下旬至6月,他和中央有關領導同志分別聽取了共315人的意見建議。20179月,十八屆中央政治局在提出十九屆中央領導機構組成人選方案時,一併對國家主席、副主席,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國務院總理、副總理、國務委員,國家軍委主席、副主席、委員,全國政協主席等人選,進行了統籌研究並提出了安排建議。”

新華社的《領航新時代的堅強領導集體——黨的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產生紀實》一文中還具體披露說:2017年9月25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提出了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的組成人選方案。新一屆中央紀委領導成員人選建議方案,由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有關方面經過醞釀討論,向中央提出。新一屆中央軍委組成人選建議方案,由中央軍委經過集體討論,向中央提出。(2017年)9月29日,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通過了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人選建議名單,決定提請黨的十九屆一中全會和中央紀委一次全會分別進行選舉、通過、決定。

這裏需要說明的是,5年前的中共十八屆最後一次中央全會,也就是十八屆七中全會召開的時間是20171011日,而此前的當年929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是這個十八屆七中全會召開前的最後一次中央政治局會議。

那麼依此類推,如上介紹的於20171011日召開的十八屆七中全會的五年後的十九屆七中全會的召開時間是109日。那麼,如今的這個十九屆七中全會之前的最後一次中央政治局會議,也許就在本文刊登和播發的今明兩天召開,也許是近幾天內剛剛開過。總之是將於202210月中旬於二十大閉幕當天立刻召開的中共二十屆一中全會閉幕後,纔會對外公佈的新一屆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委會,還有中央書記、中紀委和中央軍委的組成人員名單,以及明年3月纔會在新一屆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上見光的新一屆國家領導人名單 -- 包括國家主席、國務院總理及副總理再加國務委員,全國人大委員長及全國政協主席及他們兩人手下的黨內副職,最高法院院長及最高檢察長等等具體職務的人選名單,都已經最終定盤了。而且這份名單中,包括習近平在內的所有人日後會在二十屆一中全會和十四屆全國人大,及十四屆全國政協一次會議上全部“當選”,幾乎是可以肯定的。歷史上曾經有過的該名單中的某一個或者某幾個,在中央委員選舉過程中即被淘汰的“黨內民主事故”,在如今的習近平統治下幾乎沒有可能再次發生。

本文如上引述的新華社5年前的文章中也還特別強調了,“參照往屆做法,根據黨和國家事業發展需要和中央領導機構建設的實際,中央還對推薦人選的範圍、年齡和結構提出明確要求”。在談話推薦工作中,中央明確了推薦人選的條件,堅持以馬克思主義政治家集團標準選人,注重知行合一;堅持事業爲上、任人唯賢,注重工作能力與實踐經驗;堅持嚴把人選廉潔關和作風關,注重形象口碑。

報道中還特別強調說:“黨和國家領導職務也不是‘鐵椅子’‘鐵帽子,符合年齡的也不一定當然繼續提名,主要根據人選政治表現、廉潔情況和事業需要,能留能轉、能上能下。

這兩段描述說明,5年前圍繞十九大人事換屆的“明確要求”中,肯定是有年齡上限的。所謂“符合年齡的也不一定當然繼續提名”,反過來證明了“不符合年齡的”就不能被提名了。 

這裏雖然說的是5年前的事情,但有理由相信,5年後的今年應該會是大體上遵循既有的年齡“規範”,但也不排除因爲“事業需要”而令“上”者“破八”,令“下”或“轉”者“破七”,而不是回到江澤民向胡錦濤交班時的“一刀切”和“齊步走”方式。

這裏所說的“破八”和“破七”,就是指所謂“七上八下”潛規則中的“七”和“八”,即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召開的當年,是年滿或者年輕於67歲,還是年滿或者年過68歲。意思是,每次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召開的當年,年滿67歲者仍可繼任或新任;年滿68歲者即告老還鄉。而外界較少提及的,其實還有一個始於“七上八下”之前的所謂“70歲封頂”。

話說江澤民於20年前的2002年召開黨的十六大之前,在自己下決心向胡錦濤交班的同時,也希望把整個中共領導層的“集體交接班”程序化、制度化、規範化:主要內容就是五年一屆,十年一代。十年一代的意思就是,包括黨的最高領導人在內的所有黨內職務都只能連任兩屆;以及最高任職年齡限制等。

而在此之前的1997年籌備中共十五大高層人事時,江澤民提出副國級以上職務的新任和連任年齡限制是70歲封頂,但他江澤民本人例外。所以,出生於1926年的江澤民本人在1997年召開的中共十五大上,連任總書記時已經七十有一;同時連任政治局常委的李鵬和朱鎔基,以及同時連任政治局委員的錢其琛則都是69歲。而當時已經擔任了一屆國務委員的陳俊生則因爲出生於1927年,召開十五大時剛好年滿70歲,而被排除了連任的可能。

而從70歲封頂進一步年輕化到了“七上八下”的潛規則出臺之後,出生於1932年的李嵐清在2002年的十六大召開的當年已滿70歲,於是江澤民只有忍痛割愛,讓李嵐清和時年74歲的朱鎔基一同退位。

關於江澤民時代制定的正、副國級領導人“七上八下”,以及正省、部級領導人“三上四下”的全國黨代會的人事換屆年齡限制潛規則(內部稱“原則上執行”)的對外披露,最早見於筆者1998年出版的《江澤民的權力之路》。有興趣驗證是否真有其事的讀者和聽衆可以覈對一下,從2002年召開的中共十六大至今,確實沒有一個政治局委員和政治局常委被安排新任或者連任的那一年是年滿68歲的。

比如,2002年胡錦濤在十六大上接班的同時,退位的上屆政治局常委中,最年輕者爲時年68歲、出生於1934年的李瑞環;而新任政治局常委中最年長者、被胡錦濤特別介紹爲“老大哥”的羅幹,生於1935年,時年67歲。

再比如,2007年召開的十七大上產生的新一屆中央政治局中,最年長者爲連任政治局常委的賈慶林,出生於1940年,時年67歲;而出生於1939年的曾慶紅因爲時年68歲而“到點下車”,未能連任政治局常委。

而從習近平登基開始,2012年召開的中共十八大上,新任政治局委員和新任政治局常委中,最年長者是劉延東和俞正聲,都是出生於1945年,時年67歲;而與胡錦濤等一同退位的十六屆政治局常委中的最年輕者,爲出生於1944年的李長春,時年68歲。

2017年召開的中共十九大上,1948年出生的王歧山因爲年已六十有九而未能連任政治局常委;新任政治局常委中,年齡最長者爲1950年出生的慄戰書,時年67歲。

但是,十九大召開時的王歧山雖然因爲已經“年齡原因”而未能被提名留任政治局常委,但日後被安排爲國家副主席,仍然還是以正國級領導人身份留在前臺,是爲“破八”。而在十九大上,時年67歲的慄戰書被從政治局委員晉升政治局常委的同時,比他慄戰書還要年輕幾個月的李源潮卻被迫告老還鄉,是爲“破七”。 嚴格算起來,十九大召開時的李源潮尚還未滿67歲。

那麼如今已經制定出來的二十大“新一屆中央領導機構”成員名單中,是否會有人因“事業需要”而與習近平一同“破八”(即所謂不搞“一刀切”),以及“符合年齡者”中,也就是今年才67或者不到67歲的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委員和它的常委會委員中,有哪幾位可能會被“下”或者被“轉”,都是我們下篇文章所要介紹和分析的內容。

(本期節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講)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