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对国开行下手 意在杀鸡儆猴还是丢卒保车?

2021-09-27
Share
专栏 | 夜话中南海:对国开行下手   意在杀鸡儆猴还是丢卒保车? 原 国家开发银行资深经理钟道华。
(Public Domain)

我们在本专栏上篇文章介绍的内容之一,就是陈元担任国开行一把手的整整15年时间里,陆续担任过他“大内总管”的6个(一说是7个)人里,至少有3个已经相继落马,包括前中央军委副秘书长杨白冰秘书出身的章茂龙。

这个章茂龙“接受审查和调查”的消息,是今年4月中旬刊登在中纪委和国家监察委网站上的。而就在上个月,中国内地的财经媒体上又透露了“国开行又一名军转干部被查”的消息。国开行这个截止目前最新被查的“军转干部”叫钟道华,1964年4月出生,17岁入伍;30岁转业后,被直接分配到当时刚刚成立的国家开发银行,任职机关服务局。

在中国内地报道这个钟道华“被查”的众多媒体中,有的把关注点放在了他与章茂龙相同的“军转干部”背景上;有的则强调,他曾经担任过前副行长、现正在秦城监狱服刑的姚中民司机的说法。

其实,这个钟道华当年是从副营职的军队岗位上转业的,所以在国开行的第一份工作肯定不是专职司机。只不过,他在国开行的任职部门是机关服务局,服务对象首先就是总行的领导们。不要说兼职给领导们开个车,端茶倒水都是他们的“本职工作”。

在中国大陆,长期以来一直都是贯彻执行着一项军队转业干部“计划分配安排”的政策。按照中共当局大外宣的说法,“计划分配安置”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军转安置制度优越性的集中体现。纵观世界各国,绝大多数以货币化保障方式安置退役军人,军人退役后都要到市场上找工作。而“我国”计划分配军转干部全部由国家“包”下来,统一按政策规定,安置到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或根据本人意愿安置在企业单位。这种“直通车”式的军转安置制度“有利于人才资源合理配置,有利于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也有利于促进国防和军队建设”。

问题是,大部分,或者说绝大部分被中共政权以“计划分配”之政策,强行“安置”到各级各类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的军转干部因为确实不具备一技之长,特别是进入国家金融机构这样的业务性很强的单位里,最可能被安排的工作岗位就是机关里的服务性工作岗位。我们上一篇文章中所介绍的章茂龙之所以转业到国开行总行之后,被委任了人事和组织部门的重要职务,完全是因为他此前在军队系统里就是“政治工作干部”,不但是“管人”,而且应该还是粗通文墨。这也是为什么,日后的章茂龙能够一直熬成陈元的“大内总管”。

而当年军队里基层指挥员出身的钟道华,在国开行机关服务局伺候总行领导们的“职业”生涯持续了整整10年,熬成副处长后才被外放,平级调任宁夏分行办公室副主任。但在这个位置上任职时间长达7年后,即因为家里人始终都不愿意陪他去“外地”,即又被安排回到总行,只是没有回到机关服务局继续伺候领导,而是被分配到行政事务管理局的一个实权岗位 -- 基建项目协调办公室项目管理二处,担任副处长。

“基建项目协调”!从单位的名称里就能够听得出来,这种单位的负责人绝对是个肥缺!

在钟道华担任这个基建项目协调办公室项目管理二处副处长之前,这个处还被称之为“组”,其副组长之一龙延军虽然比钟道华年轻,但因为是研究生学历,所以比钟道华更受重用。

“组”改处之后,钟道华接替龙延军,出任副处长;龙延军升任刚刚增设的管理三处处长。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行政事务管理局基建项目管理办公室原主任龙延军。(Public Domain)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行政事务管理局基建项目管理办公室原主任龙延军。(Public Domain)


2015年下半年,钟道华从基建项目协调办公室的项目管理二处副处长升至项目管理一处处长。龙延军升至他的顶头上司,被任命为国家开发银行行政事务管理局基建项目管理办公室主任,享受副局级待遇。再到后来,因为国开行被上级强制缩小总行机关的行政编制,钟道华被调出分管基建的油水岗位 。

在我们过去播出的相关文章里已经介绍过,自陈元接掌国开行之始,该行即成为中共国务院下属的所有银行机构里唯二的正部级机构,另外一个是央行。

从那以后,陈元在他这个一手把持的“金融独立王国”里为所欲为,包括总行下属的行政机关,都要比其他国家金融机构或者国家机关部委内的行政机关庞杂和臃肿许多。

从这个钟道华和我们上篇文章中介绍过的章茂龙当年在总行的任职经历即可以看得出来,该国开行的总行办公厅兼党委办公室的机构设置无疑是一个常规设置。但是,当年这个国开行与其他国务院部级机构所不同的是,除了这个办公厅兼党委办公室,陈元还另外设置了两个与办公厅同级别的行政机构,那就是正厅局级的机关服务局和行政事务管理局。

日后,国开行毫无节制地扩编其机关行政事务机构的行为终于招致中编办的关注,陈元这才同意把机关服务局和行政事务管理局合并成为一个部门,取名为国开行总务部,负责全行的后勤事务以及基建等。其中具体负责基建的基建项目协调办公室仍然保留,只是下面再不设处。龙延军继续担任这个办公室的主任,直到2019年5月被纪委和监察委宣布“采取留置措施”。

去年3月,龙延军因为受贿超过1900万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当时的中央政法委“长安剑”专门为他的入狱发布题为《近2千万受贿款,藏于地下室不敢动》的报道文章。但文章中,居然不敢直接点出国开行的名字,只是说龙延军是“某国有银行”的“基建项目管理办公室原主任”。

文章中说,龙延军在“某国有银行”历年考核中多次得到“任事勤勉,不避繁难”的评价。这样一个口碑颇佳、工作勤勉的干部,却被法院以受贿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120万元。

文章中还介绍说,龙延军落马之前,其在郊区的别墅曾两次失窃,虽然小偷并未发现其中存放的巨额现金,但龙延军丝毫不敢大意,又买了一套小产权房,将收受的现金转移到该房屋的地下室里藏匿。案发后,办案人员起赃时发现,这些被藏在地下室的现金码放得整整齐齐,甚至连外面的热缩膜也未被揭开……。

龙延军正式入狱服刑整整一年后,钟道华落马。有中国内地的财经媒体报道说:钟道华和龙延军同为部门行政事务管理局基建项目协调办公室的同事。国开行人士透露,钟道华可能也是因为基建项目出的问题,“钟道华比较高调,在富人区买的房子,以他的工资是根本买不起的。”

前面已经介绍过,这位钟道华当年从军队转业进入国开行的第一个工作岗位就是伺候行领导的,所以机关服务局和行政事务管理局合并成国开行总务部后,他即辗转于保卫处处长和行政事务管理处处长两个职务之间,直到去年离开一线职务,被委以“资深经理”虚职。

按照行内人士的说法, 1964年出生的钟道华去年才56岁,即被安排一个虚职,证明当时可能已经是被内部调查了。

现如今,纪监系统的通报中已经使用了“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预示着他钟道华未来不但肯定会被“移交司法”,而且刑期肯定也不会短了。

回过头来再说今年4月也是因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审查和调查”、曾经担任 过陈元之大内总管的章茂龙。

这位章茂龙当年在担任过几年时间的陈元大内总管之后,显然是陈元有意为他创造晋升条件,所以于2015年初把他推荐给中组部。中组部即安排他到地方挂职省政府副秘书长两年,并特别注明是享受正厅局级待遇。

不过完成两年时间挂职之后,章茂龙并未进入中组部法眼,无奈回到国开行总行,被陈元委以“运行总监” 职务,直到退休。2013年,就在陈元被宣布晋升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当月,年近61岁的章茂龙被办理了退休手续。

正如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的最后一段所说,章茂龙落马的消息被中纪委网站证实后,中国境内媒体纷纷以“人走查不凉”来揶揄退休八年后仍然被查的这位前国开行“大内总管”。

国家开发银行原评审二局资深专家张林武。(Public Domain)
国家开发银行原评审二局资深专家张林武。(Public Domain)


当时有中国内地的财新网发表“独家消息”说:章茂龙是自去年下半年以来被查的国开行第四个厅局级官员。其现年69岁,为转业军人,曾任军队系统某领导的秘书,涉嫌在国开行某分行的工程项目中收受民企贿赂数百万元。此次章茂龙被查,是由张林武案牵出的。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和前一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这个张林武是在章茂龙之后担任陈元的大内总管的。不过,章茂龙从来没有在地方分行里担任过职务,而张林武担任地方分行行长的时间分别是:2010年10月,由国开行总行董事会办公室副主任位置上,调任国开行河北省分行党委书记、行长,任期1年零5个月;2014年12月,由国开行总行办公厅(党委办公室)主任位置上外放国开行重庆市分行党委书记、行长,任期1年零1个月。

如果说,章茂龙退休8年后仍然被查是被张林武案牵出,而且是国开行某分行的工程项目中出了问题,那么最可能的是张林武担任河北分行行长期间。因为当时的章茂龙仍然在位,具体职务是总行的运行总监。

至于张林武担任重庆分行的行长期间,章茂龙已经退休,而且当时的总行负责人已经不是他们当年的主子陈元,而是胡怀邦。

张林武和章茂龙接连被查后,多家境外中文媒体刊登了时评人李燕铭的分析文章,认为赶在中共二十大前夕,习近平再度拿下国开行前高管、陈元的两任大管家张林武、章茂龙,剑指太子党陈元的意味明显;这预示习近平金融反腐触及深水区,震慑太子党权贵集团;习近平此举,不仅凸显钱袋子争夺战白热化,也与二十大高层人事大战息息相关。

李燕铭的分析文章中进一步分析道:习近平反腐态势不断升级,抓捕各路权贵、太子党、元老的心腹,形同人质在手,敲山振虎,警告各路权贵、太子党、元老等反习势力不要轻举妄动,不要在习近平二十大连任及高层人事布局上设障。随着二十大临近,预期将有更多身份敏感的权贵白手套以及江泽民集团前台政治人物落马;一旦局势激化,习近平甚至随时有可能拿下国级高官祭旗。

最新的消息是,继整肃阿里巴巴等民企之后,习近平又将整肃目标锁定国、民营金融机构及监管单位,昨天,也就是本月26日,突然发令要“巡视”包括国开行以及人行、外汇局、银保监会、证监会、上交所等在内的共25家银行及监管机构。外界也对习近平所释出的政治讯号相当关注,媒体以“习断政敌金脉 ”形容之。

那么,如今这一次又一次地对陈元的“自留地”国开行下手,习近平是意在杀鸡儆猴子还是丢卒保车,是我们本专栏下篇文章的主要内容。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