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對國開行下手 意在殺雞儆猴還是丟卒保車?

2021-09-27
Share
專欄 | 夜話中南海:對國開行下手   意在殺雞儆猴還是丟卒保車? 原 國家開發銀行資深經理鍾道華。
(Public Domain)

我們在本專欄上篇文章介紹的內容之一,就是陳元擔任國開行一把手的整整15年時間裏,陸續擔任過他“大內總管”的6個(一說是7個)人裏,至少有3個已經相繼落馬,包括前中央軍委副祕書長楊白冰祕書出身的章茂龍。

這個章茂龍“接受審查和調查”的消息,是今年4月中旬刊登在中紀委和國家監察委網站上的。而就在上個月,中國內地的財經媒體上又透露了“國開行又一名軍轉幹部被查”的消息。國開行這個截止目前最新被查的“軍轉幹部”叫鍾道華,1964年4月出生,17歲入伍;30歲轉業後,被直接分配到當時剛剛成立的國家開發銀行,任職機關服務局。

在中國內地報道這個鍾道華“被查”的衆多媒體中,有的把關注點放在了他與章茂龍相同的“軍轉幹部”背景上;有的則強調,他曾經擔任過前副行長、現正在秦城監獄服刑的姚中民司機的說法。

其實,這個鍾道華當年是從副營職的軍隊崗位上轉業的,所以在國開行的第一份工作肯定不是專職司機。只不過,他在國開行的任職部門是機關服務局,服務對象首先就是總行的領導們。不要說兼職給領導們開個車,端茶倒水都是他們的“本職工作”。

在中國大陸,長期以來一直都是貫徹執行着一項軍隊轉業幹部“計劃分配安排”的政策。按照中共當局大外宣的說法,“計劃分配安置”是具有中國特色的軍轉安置制度優越性的集中體現。縱觀世界各國,絕大多數以貨幣化保障方式安置退役軍人,軍人退役後都要到市場上找工作。而“我國”計劃分配軍轉幹部全部由國家“包”下來,統一按政策規定,安置到黨政機關和事業單位,或根據本人意願安置在企業單位。這種“直通車”式的軍轉安置制度“有利於人才資源合理配置,有利於維護社會和諧穩定,也有利於促進國防和軍隊建設”。

問題是,大部分,或者說絕大部分被中共政權以“計劃分配”之政策,強行“安置”到各級各類黨政機關和企事業單位的軍轉幹部因爲確實不具備一技之長,特別是進入國家金融機構這樣的業務性很強的單位裏,最可能被安排的工作崗位就是機關裏的服務性工作崗位。我們上一篇文章中所介紹的章茂龍之所以轉業到國開行總行之後,被委任了人事和組織部門的重要職務,完全是因爲他此前在軍隊系統裏就是“政治工作幹部”,不但是“管人”,而且應該還是粗通文墨。這也是爲什麼,日後的章茂龍能夠一直熬成陳元的“大內總管”。

而當年軍隊裏基層指揮員出身的鐘道華,在國開行機關服務局伺候總行領導們的“職業”生涯持續了整整10年,熬成副處長後才被外放,平級調任寧夏分行辦公室副主任。但在這個位置上任職時間長達7年後,即因爲家裏人始終都不願意陪他去“外地”,即又被安排回到總行,只是沒有回到機關服務局繼續伺候領導,而是被分配到行政事務管理局的一個實權崗位 -- 基建項目協調辦公室項目管理二處,擔任副處長。

“基建項目協調”!從單位的名稱裏就能夠聽得出來,這種單位的負責人絕對是個肥缺!

在鍾道華擔任這個基建項目協調辦公室項目管理二處副處長之前,這個處還被稱之爲“組”,其副組長之一龍延軍雖然比鍾道華年輕,但因爲是研究生學歷,所以比鍾道華更受重用。

“組”改處之後,鍾道華接替龍延軍,出任副處長;龍延軍升任剛剛增設的管理三處處長。

中國國家開發銀行行政事務管理局基建項目管理辦公室原主任龍延軍。(Public Domain)
中國國家開發銀行行政事務管理局基建項目管理辦公室原主任龍延軍。(Public Domain)


2015年下半年,鍾道華從基建項目協調辦公室的項目管理二處副處長升至項目管理一處處長。龍延軍升至他的頂頭上司,被任命爲國家開發銀行行政事務管理局基建項目管理辦公室主任,享受副局級待遇。再到後來,因爲國開行被上級強制縮小總行機關的行政編制,鍾道華被調出分管基建的油水崗位 。

在我們過去播出的相關文章裏已經介紹過,自陳元接掌國開行之始,該行即成爲中共國務院下屬的所有銀行機構裏唯二的正部級機構,另外一個是央行。

從那以後,陳元在他這個一手把持的“金融獨立王國”裏爲所欲爲,包括總行下屬的行政機關,都要比其他國家金融機構或者國家機關部委內的行政機關龐雜和臃腫許多。

從這個鍾道華和我們上篇文章中介紹過的章茂龍當年在總行的任職經歷即可以看得出來,該國開行的總行辦公廳兼黨委辦公室的機構設置無疑是一個常規設置。但是,當年這個國開行與其他國務院部級機構所不同的是,除了這個辦公廳兼黨委辦公室,陳元還另外設置了兩個與辦公廳同級別的行政機構,那就是正廳局級的機關服務局和行政事務管理局。

日後,國開行毫無節制地擴編其機關行政事務機構的行爲終於招致中編辦的關注,陳元這才同意把機關服務局和行政事務管理局合併成爲一個部門,取名爲國開行總務部,負責全行的後勤事務以及基建等。其中具體負責基建的基建項目協調辦公室仍然保留,只是下面再不設處。龍延軍繼續擔任這個辦公室的主任,直到2019年5月被紀委和監察委宣佈“採取留置措施”。

去年3月,龍延軍因爲受賄超過1900萬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當時的中央政法委“長安劍”專門爲他的入獄發佈題爲《近2千萬受賄款,藏於地下室不敢動》的報道文章。但文章中,居然不敢直接點出國開行的名字,只是說龍延軍是“某國有銀行”的“基建項目管理辦公室原主任”。

文章中說,龍延軍在“某國有銀行”歷年考覈中多次得到“任事勤勉,不避繁難”的評價。這樣一個口碑頗佳、工作勤勉的幹部,卻被法院以受賄罪依法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並處罰金120萬元。

文章中還介紹說,龍延軍落馬之前,其在郊區的別墅曾兩次失竊,雖然小偷並未發現其中存放的鉅額現金,但龍延軍絲毫不敢大意,又買了一套小產權房,將收受的現金轉移到該房屋的地下室裏藏匿。案發後,辦案人員起贓時發現,這些被藏在地下室的現金碼放得整整齊齊,甚至連外面的熱縮膜也未被揭開……。

龍延軍正式入獄服刑整整一年後,鍾道華落馬。有中國內地的財經媒體報道說:鍾道華和龍延軍同爲部門行政事務管理局基建項目協調辦公室的同事。國開行人士透露,鍾道華可能也是因爲基建項目出的問題,“鍾道華比較高調,在富人區買的房子,以他的工資是根本買不起的。”

前面已經介紹過,這位鍾道華當年從軍隊轉業進入國開行的第一個工作崗位就是伺候行領導的,所以機關服務局和行政事務管理局合併成國開行總務部後,他即輾轉於保衛處處長和行政事務管理處處長兩個職務之間,直到去年離開一線職務,被委以“資深經理”虛職。

按照行內人士的說法, 1964年出生的鐘道華去年才56歲,即被安排一個虛職,證明當時可能已經是被內部調查了。

現如今,紀監繫統的通報中已經使用了“涉嫌嚴重違紀違法”,預示着他鐘道華未來不但肯定會被“移交司法”,而且刑期肯定也不會短了。

回過頭來再說今年4月也是因爲“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審查和調查”、曾經擔任 過陳元之大內總管的章茂龍。

這位章茂龍當年在擔任過幾年時間的陳元大內總管之後,顯然是陳元有意爲他創造晉升條件,所以於2015年初把他推薦給中組部。中組部即安排他到地方掛職省政府副祕書長兩年,並特別註明是享受正廳局級待遇。

不過完成兩年時間掛職之後,章茂龍並未進入中組部法眼,無奈回到國開行總行,被陳元委以“運行總監” 職務,直到退休。2013年,就在陳元被宣佈晉升爲黨和國家領導人的當月,年近61歲的章茂龍被辦理了退休手續。

正如我們本專欄上篇文章的最後一段所說,章茂龍落馬的消息被中紀委網站證實後,中國境內媒體紛紛以“人走查不涼”來揶揄退休八年後仍然被查的這位前國開行“大內總管”。

國家開發銀行原評審二局資深專家張林武。(Public Domain)
國家開發銀行原評審二局資深專家張林武。(Public Domain)


當時有中國內地的財新網發表“獨家消息”說:章茂龍是自去年下半年以來被查的國開行第四個廳局級官員。其現年69歲,爲轉業軍人,曾任軍隊系統某領導的祕書,涉嫌在國開行某分行的工程項目中收受民企賄賂數百萬元。此次章茂龍被查,是由張林武案牽出的。

我們本專欄的上篇和前一篇文章中已經介紹過,這個張林武是在章茂龍之後擔任陳元的大內總管的。不過,章茂龍從來沒有在地方分行裏擔任過職務,而張林武擔任地方分行行長的時間分別是:2010年10月,由國開行總行董事會辦公室副主任位置上,調任國開行河北省分行黨委書記、行長,任期1年零5個月;2014年12月,由國開行總行辦公廳(黨委辦公室)主任位置上外放國開行重慶市分行黨委書記、行長,任期1年零1個月。

如果說,章茂龍退休8年後仍然被查是被張林武案牽出,而且是國開行某分行的工程項目中出了問題,那麼最可能的是張林武擔任河北分行行長期間。因爲當時的章茂龍仍然在位,具體職務是總行的運行總監。

至於張林武擔任重慶分行的行長期間,章茂龍已經退休,而且當時的總行負責人已經不是他們當年的主子陳元,而是胡懷邦。

張林武和章茂龍接連被查後,多家境外中文媒體刊登了時評人李燕銘的分析文章,認爲趕在中共二十大前夕,習近平再度拿下國開行前高管、陳元的兩任大管家張林武、章茂龍,劍指太子黨陳元的意味明顯;這預示習近平金融反腐觸及深水區,震懾太子黨權貴集團;習近平此舉,不僅凸顯錢袋子爭奪戰白熱化,也與二十大高層人事大戰息息相關。

李燕銘的分析文章中進一步分析道:習近平反腐態勢不斷升級,抓捕各路權貴、太子黨、元老的心腹,形同人質在手,敲山振虎,警告各路權貴、太子黨、元老等反習勢力不要輕舉妄動,不要在習近平二十大連任及高層人事佈局上設障。隨着二十大臨近,預期將有更多身份敏感的權貴白手套以及江澤民集團前臺政治人物落馬;一旦局勢激化,習近平甚至隨時有可能拿下國級高官祭旗。

最新的消息是,繼整肅阿里巴巴等民企之後,習近平又將整肅目標鎖定國、民營金融機構及監管單位,昨天,也就是本月26日,突然發令要“巡視”包括國開行以及人行、外匯局、銀保監會、證監會、上交所等在內的共25家銀行及監管機構。外界也對習近平所釋出的政治訊號相當關注,媒體以“習斷政敵金脈 ”形容之。

那麼,如今這一次又一次地對陳元的“自留地”國開行下手,習近平是意在殺雞儆猴子還是丟卒保車,是我們本專欄下篇文章的主要內容。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