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陳元的“上鋪兄弟”差點當了中組部長

2021-10-01
Share
專欄 | 夜話中南海:陳元的“上鋪兄弟”差點當了中組部長 陳元的把兄弟劉澤彭
(Public Domain)

我們在本專欄自9月10日開始,陸續播出和刊登了《陳元的“自留地” 腐敗重災區 國開行的貪官知多少?》、《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的國開行高管吳德禮》、《失蹤的吳德禮和陳元之間的瓜葛到底有多深?》、《國開行落馬高管中 居然有三個都是從陳元祕書位置上提拔上去的》、《陸軍學院政委當了陳元的“大內總管”》,以及《對國開行下手意在殺雞儆猴還是丟卒保車?》等系列文章。

原計劃的系列未完,即見到關於李銳先生日記的“所有權之爭”又被炒起。其實,我們自由亞洲電臺網站早在2019年6月21日,即已經刊出了一篇《李銳日記風波:胡佛研究所提出反訴》,對此進行了詳細報道。

幾乎所有關於李銳先生的相關報道及評論文章中,無一不是重點強調他是“毛澤東前祕書”。而很少有人關注到,他也曾經是陳元的父親陳雲的前祕書。其實,中國大陸境內網站上有關介紹李銳生平的內容,都提到了他1948年至1949年任中共中央東北局高崗政治祕書、陳雲同志政治祕書。

李銳生前曾對一家內地傳媒記者說過:“我對黨有兩個重要貢獻,一是寫了一本《廬山會議實錄》,如實地反映當時全貌;二是給鄧小平寫了一封信,阻止了鄧力羣可能被推舉爲總書記。”

其實,李銳先生還曾經一手破壞了陳元的把兄弟劉澤彭接班中組部長的美夢。而當年上書鄧小平揭發鄧力羣想當總書記一事,早已經不是新聞。筆者有幸在美國劍橋晉見李銳先生時,曾當面聆聽了李銳先生對這個事件的詳細介紹。

話說一九八七年,鄧力羣協助王震、薄一波等政治老人在鄧小平的支持下,將胡耀邦整下臺後囂張一時。王震等人更是主張,讓鄧力羣出任中共總書記一職。爲此,王震曾專門找到趙紫陽說: 我看你還是當(繼續當你的)總理合適。非常識時務的趙紫陽也幾次在公開場合講,自己還是志在國務院, 而不是黨務部門。

一九八七年十至十一月召開的中共十三大之前,王震利令智昏,四下串聯,企圖拉攏一批中共老幹部正式推鄧力羣出任總書記,並把遊說工作做到李銳家裏。於是,李銳當即上書鄧小平, 反映有人在下面搞小動作,違反黨的組織原則。鄧小平接信後大怒,當即批示:今後不準鄧力羣亂講話;同時要求十三大上,只給鄧力羣安排政治局候補委員虛職,不再進書記處。

此時的鄧力羣七十二歲,自認爲自己還可以在政壇上活躍一屆, 但卻因爲鄧小平的批示斷送了最後一次機會。從此,鄧力羣開始不惜公開反對鄧小平的改革觀點。

至於鄧力羣在一九八七年召開的中共十三大上,連中央委員都沒有選上,李銳表示同他自己沒有關係。鄧力羣的中央委員落選後,連李銳都感到意外。但後來鄧小平指示讓鄧力羣進中顧委後,因爲中顧委委員是十三大主席團提名,由全體黨代表等額選舉,所以鄧力羣因爲得票還是過了半數所以“當選”。

接下來,在所有當屆中顧委委員等額選舉中顧委常委時,李銳等一批也是十三屆中顧委委員的黨內“右的代表”們私下串聯,包括于光遠、任仲夷、杜潤生、李昌、項南、陸定一等,堅決不投鄧力羣的票。最後,因爲鄧力羣得票不夠半數,所以楞是沒有當上中顧委常委。

鄧力羣(資料圖/Public Domain)
鄧力羣(資料圖/Public Domain)


八九年學運時,在七個老將軍發表《給戒嚴部隊的一信封》的前後, 李銳、霍士廉、李昌等等一批中顧委的老幹部也醞釀搞了一份呼籲軟性解決學運的建議書。但後來因爲形勢發展太快,沒有正式遞上去。

“六四”鎮壓以後,此事敗露。因此成了中顧委中一批左派老人整肅李銳,攻擊他“支持動亂”的重要證據。當時,鄧力羣等左派人物堅決要求將李銳、李昌、于光遠、 杜潤生四個中顧委內的“自由化分子”開除黨籍。後來確實如外界所傳的那樣,是陳雲反對開除他們的黨籍。

至於陳雲反對開除李銳等人黨籍的原因很複雜,李銳先生認爲,首先是因爲陳雲本人就對“六四”開槍一事抱有很複雜的態度:一方面,他支持李鵬和姚依林等人堅決不能向"動亂"學生讓步的強硬態度;另一方面,又認爲軍隊進城開槍毀了共產黨的形象;其次,他認爲黨內對待不同意見者不應再學毛澤東那一套,搞無情打擊。

李銳認爲: 陳雲其人從來都是在關鍵時刻扮演"公正"角色的,正因爲如此,他確實在中共一大批老幹部及江澤民這一代幹部中有相當的威望。新一代幹部在鄧小平面前有伴君如伴虎的感覺,但在陳雲面前卻更覺得親切。

一九八九年的"六四"鎮壓之後,李銳雖然一直接受審查,但仍然堅持自己的正確意見。外界較少有人知道的是,李銳除了利用鄧小平阻止了鄧力羣當總書記,還利用鄧小平及時斷了陳雲“義子”的中組部長夢。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中期,李銳在當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時期,同時兼任中組部青年幹部局局長。一九八三年二月,陳野萍以中顧委委員身份接任宋任窮(任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分管組織工作)中央組織部部長職務,實際上爲“過渡”式人物;李銳任中組部第一副部長,是中組部唯一的中央委員。

本來,他進入中組部是陳雲等人的意見, 希望他能夠協助陳雲、李先念等反改革派掌好組織大權,尤其是希望他在提拔高級幹部子女的問題上多多留心。後來,因爲看到李銳對幹部子女要求太嚴,甚至卡住不讓提拔,令一批中共元老十分失望。這才把他撤換下來。

中國大陸百度百科對李銳的生平介紹說,他是一九八二年任中央組織部青年幹部局局長;一九八二年至一九八四年,任中組部常務副部長;後任中共組織史資料編纂領導小組組長……。

按照李銳先生本人的說法,他進中組部的一開始,確實是只被任命爲新成立的青年幹部局局長;但時隔兩個多月,即被宣佈爲中組部常務副部長兼青年幹部局局長。李銳先生當時對筆者回憶說,陳雲找他談話說讓他到中組部工作時,李銳表示爲難,竟被陳雲反將了一句“你是不是嫌官小?”,堵得李銳再也沒有辦法拒絕。

中共元老李銳。(Public Domain)
中共元老李銳。(Public Domain)


因爲本人資格甚老,又在一九八二年召開的中共十二大上當選中央委員,所以李銳先生一九八三年到中組部上任時,就已經被明確爲享受正部長級待遇。

在兼任中組部青年幹部局局長期間,陳雲給李銳推薦了一個叫劉澤彭的青年人當副局長。

說起來,這個劉澤彭進中組部的時間比李銳還要早。筆者在二十多年前的《中共“太子黨”》修訂版裏即介紹過,當時中共高幹子女“圈子裏”的人大都知道,鄧小平大公子鄧樸方和陳雲大公子陳元各有一個視爲“人生第一知己”的大學同班同學:前者是何維凌,後者是劉澤彭。

話說陳雲的親家宋任窮一九七七年復出工作後,先是擔任了一年時間的第七機械工業部部長。復出工作後第一次到陳雲家裏請安,陳雲即給他推薦了當時還在吉林省一家機械加工廠任技術員的劉澤彭。此人雖然本人不是出身高幹,但同陳元是大學同宿舍同學,是睡在陳元上鋪的好兄弟;文革期間與陳元關係十分密切,自稱他同陳元“文革”中是清華園裏著名的兩個“逍遙派”。

親家推薦的“人才”哪有不接受的道理。於是,由中組部爲調一個工廠的技術員直接發文給吉林省,通知當地,劉澤彭已經被任命爲第七機械工業部部長祕書。

這個宋任窮文革前即已經是第八屆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所以復出工作後,第七機械工業部當部長只不過是一個“工作過渡”,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即被安排接替了胡耀邦的中組部長職務。劉澤彭也就搖身一變,成爲中組部部長祕書。自此,陳雲和陳元父子開始對他寄予厚望。

當年的陳元曾經向他的父親推薦另外一位有能力、有志向的“紅二代”閻淮。陳元說:“青幹局是我們‘布爾什維克四人幫’實現理想、大展手腳的絕好舞臺和重要基地。我父親主管組織人事,宋克荒父親是中組部長,劉澤彭是宋部長祕書,青幹局這塊前沿陣地只能你去佔領。”

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原董事長兼黨委書記陳元。(Public Domain)
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原董事長兼黨委書記陳元。(Public Domain)


不過,日後被任命爲青幹局副局長的還是劉澤彭。以這個位置爲基礎,劉澤彭又很快被提拔爲中組部的副祕書長。

一九八七年胡耀邦倒臺後,中組部亦被改組,部長換成了陳雲最爲信任的幹部之一、當年從東北局隨陳雲進京的宋平。同時任命的兩個新副部長,一是時年四十一歲的劉澤彭,另一個是比劉澤彭年長二十一歲的孟連昆。而此時被留任的副部長呂楓與孟連昆同齡,劉澤彭的接班態勢至此已經十分明顯。

但是,這個劉澤彭在組織工作上大搞結黨營私,且工作作風專橫跋扈,在中組部和中央機關裏搞得怨聲載道。他還仗着有陳雲作後臺,不但不把過去的趙紫陽放在眼裏,江澤民上臺後,也從來不把江澤民放在眼裏。

因爲當時的中組部內還有一些當年李銳的老部下,所以他們都找李銳反映情況。他們都擔心,如果再不解決劉澤彭的問題,陳雲等人很可能會建議讓劉澤彭在十四大上出任中央委員,然後接任中組部長職務。

於是,李銳找到江澤民辦公室,要求安排時間見面。當時的江澤民對李銳一直保持着幾分敬重,很快安排了約見。李銳反映了劉澤彭的問題後,正中江澤民下懷。但江澤民礙於陳雲的面子,也不敢自己親自下手把劉澤彭打下去。於是他問李銳,你爲什麼不直接給小平同志寫封信?

李銳照此辦理後,由政治局將信轉到鄧小平手裏。鄧小平讀後當即下令: 此人必須調離中組部。

當時的中組部長呂楓接到鄧辦指示後,立刻陪同宋平向陳雲討主意,無奈劉澤彭被反應的種種問題都是有根有據、有證人的事實,特別是他在中組部不但從不避諱他與陳雲家族的特殊關係,反而故意造勢,打着陳雲親信的旗號爲非作歹,這一切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表現也使陳雲感覺惱火。

但就這樣,呂楓還想最後再拉劉澤彭一把,準備安排他離開北京擔任一個省委的副書記以避北京的鋒頭。沒想到,劉澤彭表示堅決不離開北京,並私下裏給自己找了接收單位,國務院僑務辦公室。

當時,據說是陳元親自找了時任僑辦主任廖暉,說了一大堆好話,劉澤彭纔到廖氏手下當了個副主任,而且在所有副主任中排名最後。 事後,陳元曾對自己的小兄弟哀嘆,“關鍵時刻,關鍵崗位上看錯了人”。

當時即有有中共高層人士分析說:礙於國內外、黨內外對高幹子女接班問題的反感,陳雲安排自己兒子的朋友接掌中組部大權不失爲高招。劉澤彭如果言行謹慎,他同陳雲家族的特殊關係也不會被外界所知。誰想到,劉澤彭竟是“狗肉包子上不得檯面”,壞了陳雲家族的全盤計劃。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