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统治模式脱胎于毛泽东的文革遗产(高新)

2018-10-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一个纪念品商店出售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前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头像的磁盘。(AP)
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一个纪念品商店出售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前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头像的磁盘。(AP)

各位听众好!欢迎收听自由亚洲电台的“夜话中南海”节目,我是节目撰稿人和播讲人高新。今天播讲的文章题目是《习近平的统治模式脱胎于毛泽东的文革遗产》。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为何对“文革情有独钟?》介绍了《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前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员、周恩来生平研究小组组长高文谦先生的论点:毛“人民情结”的背后是要做“千古一帝”。毛在发动文革时政治手段上的翻云覆雨,原因在于他刻意表现的“人民情结”和内心深处的“帝王情结”这两个角色的内在冲突:一方面,他故作代表底层民众的姿态,号召他们起来造体制的反;另一方面毛本人就是一党体制的缔造者和官僚集团“最大的官”,享有至高无上的特权。

高文谦先生两年多前曾为参加纪念文革发动五十周年的学术研讨会而撰写了《毛的文革遗产与习近平治国模式》长文,笔者读罢的第一感受就是该文的第四部分“毛魅影下的习近平治国困局”也许应该改为“毛的文革遗产就是习近平的治国模式”或者是“习近平的统治模式正是毛泽东的文革遗产”。

正如高文谦先生文中所说:毛泽东是中国人的宿命和孽债,生前曾深刻地影响了中国几代人的命运,改变了近代中国原有的历史走向,把整个国家推入一场共产主义乌托邦试验场。尽管他已经死去多年,但幽灵仍在缠绕着中国,牵制着未来中国社会的走向。而文革则是毛留给中国最大的政治遗产,一直蛰伏在朝野人心之中,时隐时现,挥之不去,左右着当今中共最高执政者的思维方式、执政模式、话语风格和路径选择……。尽管(以习近平为代表)的红二代们后来各自的命运经历大不相同,但他们成长的环境是相同的,是喝党文化的狼奶长大的,毛泽东是他们共同的精神教父。红二代成长的年代,正是中共官方所说的毛的左倾思想急剧发展即向文革一路狂奔的年代,他们青春期躁动的思想也正是定型于文革期间。文革可以说是他们的青春情结。毛的敌对思维、斗争哲学,崇拜暴力,挑动仇恨等思想,深入红二代的骨髓,成为他们的红色基因。文革中大行其道的毛语录“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我们这一代青年人,将亲手把我们一穷二白的祖国建设成为伟大的社会主义强国,将亲手参加埋葬帝国主义的战斗,任重而道远……”等等,都已经融化在他们的血液里,成为集体潜意识和思维定势。

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不妨上网查找一下习近平五年前的“八一九讲话”,重点阅读一下该文的第四部分“关于正面宣传和舆论斗争”,就能够体会出高文谦先生的分析十分到位。习近平真真是完全彻底彻头彻尾地继承和发扬了毛泽东当年发动文革的“理论基础”----阶级斗争“学说”。

习近平说:要深入开展网上舆论斗争,严密防范和抑制网上攻击渗透行为,我们的同志一定要增强阵地意识。宣传思想阵地,我们不去占领,人家就会去占领。。敌对势力在那里极力宣扬所谓的“普世价值”。这些人是真的要说什么“普世价值”吗?根本不是,他们是挂羊头卖狗肉,目的就是要同我们争夺阵地、争夺人心、争夺群众,最终推翻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如果听任这些言论大行其道,指鹿为马,三人成虎,势必搞乱党心民心,危及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安全。在事关坚持还是否定四项基本原则的大是大非和政治原则问题上,我们必须增强主动性、掌握主动权、打好主动仗。在互联网这个战场上,我们能否顶得住、打得赢,直接关系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

五年前习近平的这篇“八一九讲话”出笼不久,即有内地的记者朋友建议笔者写一篇文章逐条逐句地对比一下当年毛泽东亲自签发的“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进军号”《五.一六通知》和《关于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决定》。

习近平在他的“八一九讲话”中,效法着当年毛泽东把党内党外甚至普天之下都划分成所谓的“左、中、右”,习近平如今也把互联网划分成三个地带,即所谓“红色地带、灰色地带和黑色地带”。对不同地带,要采取不同策略。对红色地带,要巩固和拓展,不断扩大其社会影响。对黑色地带,要勇于进入,钻进铁扇公主肚子里斗,逐步推动其改变颜色。对灰色地带,要大规模开展工作,加快使其转化为红色地带,防止其向黑色地带蜕变。网上斗争,是一种新的舆论斗争形态,必须讲究战略战术。人家打运动战、游击战,我们也不能只打正规战、阵地战,要机动灵活,人家怎么打我们就怎么打,针锋相对,出奇制胜,不能被人家牵着鼻子走,不能因为战术刻板而耽误战略大局。这就是:“是虽常是,有时而不用;非虽常非,有时而必行。”

人民网上刊登过一篇习近平“八一九讲话”后重温毛泽东阶级斗争理论的学习体会文章,说的是:毛泽东正确地指出,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就要形成某种舆论,造成某种声势,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实际上就我在强国论坛上的体会,这种在意识形态领域的阶级斗争,确实是存在的,可以认为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美帝国主义为了颠覆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能放弃强国论坛这个阵地?我就不相信。美帝国主义完全可以在大陆雇用一些见钱眼看的人,每月付给他们工资,让他保证每隔多少天在强国论坛上发表一个灌输资产阶级思想的较为隐蔽的文章。就我的体会,帝国主义决不会放弃任何能够颠覆中国国家制度的文化阵地。

笔者五年前即已经撰文分析过:习近平的“八一九讲话”中透露说目前的中共党员数量是八千五百万中共党员,这八千五百万中不说是绝大部分至少也应该是大部分人都会背诵他们的伟大前领袖毛主席关于“斗争哲学”的语录:“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其中的“与人奋斗”包括“内斗”和“外斗”,外斗当然是与自己组织之外的“国内外反动派”(现在的党内统一说法是“境内外敌对势力”)相斗,内斗则是以“党内路线斗争”为标榜的党内权力倾轧和内部自相残杀。

习近平在他的这份通篇都是毛泽东式阶级斗争语言的“八一九讲话”中还号令说:要深入分析网上斗争的特点和规律,精心组织网上斗争力量。总之,我们上上下下有那么多党和政府组织,有那么多国有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有8500多万名党员,有8900多万名团员,只要组织好,就一定能取得优势。要建设一支强大网军,做到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要敢抓敢管,敢于亮剑,对那些恶意攻击党的领导、攻击社会主义制度、歪曲党史国史、造谣生事的言论,一切报刊杂志、讲台论坛、会议会场、电影电视、广播电台、舞台剧场等都不能为之提供空间,一切数字报刊、移动电视、手机媒体、手机短信、微信、博客、播客、微博客、论坛等新兴媒体都不能为之提供方便。对造谣生事的,必须依法查处,不能像《三岔口》里那样摸着黑打来打去,也决不能让这些人在那里舒舒服服造谣生事、浑水摸鱼、煽风点火、信口雌黄。牵涉到大是大非问题,牵涉到政治原则问题,也决不能含糊其辞,更不能退避三舍。战场上没有开明绅士,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也没有开明绅士,就得斗争。作为党的干部,不要去想博得社会各种人的喝彩、赢得海外各种舆论的好评。我们共产党人连流血牺牲都不怕,还怕损失一点蜗角虚名吗?在事关党和国家命运的政治斗争中,所有领导干部都不能作旁观者。今后,谁再围攻我们的同志,我们宣传思想部门要发声,党委要发声,各个方面都要发声!要发出统一的明确信号,形成一呼百应的态势,不要怕被污名化。

笔者五年前即已经在《习近平为何不准拿党史和国史说事?》等系列文章中分析过,习近平在2013年8月19日出席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时所作的讲话中的一段内容:“对待问题必须持正确态度,不能遇到一些问题就全盘否定自己的道路、理论、制度,就全盘否定自己的历史和奋斗。”

习近平这里所说的“问题”,就包括了对“文革”的评价问题。习近平在这篇讲话中开列出的“我们在意识形态领域面临的斗争和较量”的内容之一是“宣扬西方价值观”;之二就是“专拿党史国史说事”....,并警告全党上下如再不采取果断措施给以回击,政权将会因此瓦解。

两年前恰逢《五.一六通知》和《关于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决定》发布四十周年“纪念”之际,有传闻说习近平事先已经亲自下令,声色俱厉地强调严防敌对势力借机再拿党史国史说事,“不准借否定文革否定共产党”。在此之前,笔者也曾听说习近平在未正式接班之前即已经对接受他召见的“理论班子”成员说过“绝不允许用文革等的一时一事否定我们党的全部历史”之类的话。

为什么要如此意志坚定地维护文革,原因之一,或者说最重要原因就是高文谦先生所说的“江山意识”和一党专政、个人独裁的传承意识。正如高文谦先生文章中所分析的那样:由于习近平这类红二代们的成长环境先天不足,完全被极权政治所主宰,他们的政治狂热到了一种违悖人性的程度,更形象地说,他们是疯狂时代产下的畸形儿。一方面,他们在上学的年龄,被剥夺了读书的机会,而且被灌输了一整套毛思想中的歪理邪说,知识结构残缺不全,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另一方面,他们自视根红苗正,血统高贵,有强烈的“红色江山意识”,热衷参与政治,内心有强烈的愿望和激情去捍卫父辈开创的革命事业,保卫最高领袖,保卫党,保卫红色江山。从整体而言,这种以保党天下为己任的人生底色始终保留下来,经过岁月的沉淀,转变为现实政治中强烈的掌权意识。毛仍然是中共神坛上供奉的偶像,毛思想仍是中共执政的指导思想,不容任何挑战,是维护一党天下的镇国之器。在这种情况下,中共执政者为了获得“合法性”,就必须举毛旗,即使政治强人邓小平也只能是偷梁换柱,打着毛旗搞改革开放。

高文谦先生还认为:而习近平举毛旗,除了拉大旗做虎皮的政治考虑外,凸显他缺少治国安邦的政治智慧和能力的尴尬,只能拾毛牙慧,向老祖宗乞灵。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习的执政思路和手段不可避免地带有毛时代的印记,散发着文革的气息,不久前提出“党内存在野心家、阴谋家”就是最新的例子。

一位在北京大学任教的友人来美国访问时告诉笔者,习近平上台以后,“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这一句中共政权自己喊出来的口号已经成了对习近平现政权的反动,官方媒体已经被明令“不再使用”。虽然这句口号是出自邓小平主持制度的“历史决议”,但如今谁再使用就是不与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一致。

更多的分析内容,留待下篇文章继续。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