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习近平“中国梦”之源与他和毛祖的《红楼梦》之缘

2019-10-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为上海一家单位门内挂有习近平与毛泽东像的墙壁宣传画。(Reuters)
图为上海一家单位门内挂有习近平与毛泽东像的墙壁宣传画。(Reuters)

有自由亚洲网站的读者为我们本专栏上周刊发的文章《习近平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党内不听话!》留言说:人类社会动力学的基本变量是人类财富。人类社会的形态取决于人类财富的所有性质和分布。共产党通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拿下天下,实际上是取得并拥有了天下所有人类财富。共产党成了红色家族经营的一统天下的生意。只要人类财富在手,共产党就是不倒翁。不仅如此,共产党的生意通过全球化,将会征服全球,一统天下,所谓人类共同体其实是共产党共同体。

其实共产党完蛋是早晚的事情,糌粑捏的再紧也会掉渣,共产党越来越严酷的高压政治,对官员几乎苛刻的政治防范,只会适得其反,高压的政治气氛,思想上的僵化和混乱,只会使得中共内部自乱阵脚,但中共即使倒台了,民众一时半会儿不会迎来好的民主生活。

也还有网友在转发如上文章的网站上留言道:庆丰帝毕竟不是开国皇帝,所以尚有一“怕”。而毛始皇却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我们知道,“和尚打伞——无发无天”是一句中国民间的歇后语,因为“发”字和“法”字音同,也被称为“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众所周知,习近平上台以来效法他们中共政权 的“始皇”毛泽东的典型表现之一就是喜欢用“典”,区别只是毛泽东一般是张口就来,而习近平则是让御笔们为他在讲话稿中“尽量多引”,所以才会在“发表重要讲话”过程中常常弄错读音。“秀才识字读半边”也是中国“典故”之一,所以习近平也是堪称“秀才”。

声称是为专门落实习近平关于传承 红色基因教育而开办的井冈山红色文化教育学院官网曾刊登《习近平谈<红楼梦>》一文,说是1983年,习近平在正定工作时力排众议,说服有关部门和县里投入大笔资金建设《红楼梦》拍摄基地“荣国府”,并建设荣国府旅游景区,开创了旅游业“正定模式”。在2014年文艺工作座谈会和2013年访问印尼、2014年访问法国、2015年访问美国期间,习近平都提到了《红楼梦》。

2013年10月,在印度尼西亚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习近平在印尼国会发表重要演讲中提到《红楼梦》,他说几百年来,遥远浩瀚的大海没有成为两国人民交往的阻碍,反而成为连接两国人民的友好纽带。满载着两国商品和旅客的船队往来其间,互通有无,传递情谊。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对来自爪哇的奇珍异宝有着形象描述。


《红楼梦》是中国经典名著之一。(Public Domain)
《红楼梦》是中国经典名著之一。(Public Domain)

2014年3月,习近平访问法国期间特意看望了《红楼梦》法文版翻译者李治华。李治华和夫人雅歌历时27年翻译了120回《红楼梦》法文本,是向法国介绍《红楼梦》第一人。2015年10月,在访美期间,习近平刚一到林肯高中,就送了两款“国货”,乒乓球桌和球具以及《红楼梦》等中文古典图书。

中国古典名著之一《红楼梦》习近平读过几遍未见有过报道,但毛泽东生前确实是读过无数遍。毛泽东一生嗜书如命,而其中最令他倾心的无疑就是《红楼梦》了。中共建政之初他即已经对内侍们说他至少已经读过五遍《红楼梦》。为毛泽东管理过图书的徐中远作过统计,从1958 年7 月1 日到1973 年5 月26 日, 15 年间,毛泽东共15 次索要《红楼梦》, 有时一次就索要好几种版本。他逝世时,在中南海丰泽园和游泳池两处故居放置的图书中,还有线装木刻本、石刻本、影印本及各种平装本的《红楼梦》达20 种。放在游泳池卧室和会客厅的好几种版本,如影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木刻本《增评补图石头记》等,都用铅笔作了圈画,有的打开放着, 有的折叠起一个角,有的还夹着一些纸条。看来,毛泽东晚年不仅多次阅读,还很可能把不同版本对照起来读。

毛泽东晚年还曾自谦道:“《红楼梦》我都读过十几遍了,有的地方也还是没看懂,这个不稀奇嘛!”

而据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的专家考证,毛泽东在“文革”中接见美国记者斯诺谈话过程中首次说出“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应该是对《红楼梦》的“引经据典”。

1942年5月毛泽东曾经发表中共党史上著名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62年之后,习近平东施效颦,发表了《在北京举行的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

面对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等人,习近平说道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曹雪芹如果没对当时的社会生活做过全景式的观察和显微镜式的剖析,就不可能完成《红楼梦》这种百科全书式巨著的写作。”

《红楼梦》第五回中出现过一副对联“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其大意应该是:明白世事,掌握其规律,这些都是学问;恰当地处理事情,懂得道理,总结出来的经验就是文章。

2015年2月13日习近平带着妻女到其青年时代插队过的陕西延安地区梁家河村光宗耀祖,期间坐在已经被翻修一新的自己当年睡过的土炕上说了一句“我人生第一步所学到的都是在梁家河。不要小看梁家河,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于是,整个中国上下掀起了一股“深入学习‘梁家河的大学问’”热潮。


1992年,习近平和姐姐、弟弟回梁家河村时的留影。(美联社)
1992年,习近平和姐姐、弟弟回梁家河村时的留影。(美联社)

有中共党刊上吹捧习近平“梁家河的大学问”的文章特别提醒了习近平这是和毛泽东一样从《红楼梦》中得出感悟。

想当初习近平登基之始,马上率领与他一起上台的一票新任众常委出京直奔河北西柏坡,以示“不忘初心”。期间向随行人员回顾了毛泽东在西柏坡筹备新中国之建的百忙之中还以再读《红楼梦》为消遣,对身边人士说了一句“人的一生,能写出一部《红楼梦》,已经很不错了”。

其实毛泽东一生中对《红楼梦》还有更极端的评价,1953年他首次巡幸杭州,过程中对身边的随侍说: “我说过,中国对世界有三大贡献,第一是中医,第二是曹雪芹的《红楼梦》,第三是打麻将牌。”此后毛泽东还曾表示:《红楼梦》是中国的“第五大发明”。

为了在全中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为习近平塑造出“才高八斗半,学富五车多”的形象,中国内地诸多媒体上都转载过《王德岩:跟着习主席学国学之<红楼梦>》一文,文章从“习近平与《红楼梦》之缘”谈到习近平 的“中国梦”之源。说是2014年有一个法兰克福书展。在这次书展上,欧洲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中、英、德三个版本的“跨超本《红楼梦》法兰克福书展特刊”,在这个特刊的头版头条上发了一篇文章,叫《习近平与红楼梦、中国梦》。这篇文章就追溯了习近平同志与《红楼梦》的机缘以及《红楼梦》与中国梦的内在关联。

李锐先生生前专门撰文分析过:毛泽东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毛泽东历来强调‘斗争哲学’……既是宇宙观,也是人生观。”他认为,世界上无处不存在矛盾、对立,办任何事情都要经过斗争,去克服其中的矛盾。“这样就把矛盾等同于对立,对立又等同于斗争,只有靠斗争才能最后解决问题。这样把斗争绝对化之后,就完全忽视和排斥了矛盾的同一性,以至最后实际否认同一性,只有斗争性了。”

李锐先生生前还回忆说,毛泽东家的床边甚至卫生间的凳子上都放着《红楼梦》。笔者多年前有幸在美国剑桥见到李锐先生,当面聆听他对毛泽东评价时,他也曾经说过一句,一生不离《红楼梦》,中“毒”太深,歪解太多(大意)。

毛泽东生前曾不止一次地称赞“中国小说,艺术性、思想性最高的,还是《红楼梦》”。“艺术性”是否为“最高”另论,但毛泽东既然夸赞了其“思想性”的“最高”,相信习近平还是读过不止一遍的,最迟也应该是因上台之后又读过,因为毛泽东是把它“当作写阶级斗争的作品来读”。如今张口闭口“斗争性”和“斗争精神”不离口的习近平在内部讲话中一提中美关系,一提中美贸易战就会情不自禁引用一句“伟大领袖毛主席生前教导我们说”,“不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是东风压倒西风……”。而这“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也是出自《红楼梦》中黛玉的一句:“但凡家庭之事,不是东风压倒了西风,便是西风压倒东风!”

然后,他习近平也还会不由自主地哼哼一段“文革”期间人人会唱,人人都必须唱的“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

这首文革战歌的全部内容中还有“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历史规律不可抗拒……”一句,习近平在关于中美贸易战的内部讲话中除了引述毛泽东《论持久战》中“最后的胜利是中国的”,也还引用这句“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来形容“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在美国统治集团内部日渐孤立,在世界范围内四面受敌”。

关注中美国贸易战的读者和听众应该都知道香港《南华早报》曾经“披露”的习近平曾经面对内部妥协派的压力说过的“我会对所有可能的结果负责”,一度被广为报道,但事实上当时的习近平对“中美贸易僵局”的内部评判原话是“时间在我们这边,只要我们保证做到临阵不慌,谈判拖得越长,和一盘散沙似的美国统治集团相比,我们的制度优势就越明显”。就是在说完这段话后, 习近平又一次用“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来鼓舞内部士气。据说他还把文革战歌《全世界人民一定胜利》中的那句“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改成了“不是我们怕美国,而是美国怕我们”。

不过,毛泽东1956年发表的《论十大关系》中也有过这样一段:“我国过去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不是帝国主义,历来受人欺负。工农业不发达,科学水平低,除了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历史悠久,以及在文学上有部《红楼梦》等等以外,很多地方不如人家,骄傲不起来。”

我们如上引述 的《跟着习主席学国学之<红楼梦>》一文还才声称“通过对《红楼梦》的学习……,也可以对中国梦有更深的理解”,并在此基础上梳理了中国传统文化中“梦的谱系” ,分析列举出了“周公梦”,孔夫子的“寻根梦”,“华胥梦”,“蝴蝶梦”,“黄粱梦”,南柯梦,还有“游园惊梦”与“草桥惊梦”等等。

无论作者的初始目的是什么,给笔者的一个强烈感觉就是要让读者相信,习近平的“中国梦”已经和“黄粱梦”,“南柯梦”,也还有“蝴蝶梦”,“草桥惊梦”什么的并列齐名,都是中国文化的“梦的谱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