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曾痛批李源潮“主動迎合西方對我思想文化滲透” (高新)


2016-10-18
Share
xi-li-afp.jpg 左圖:習近平; 右圖:李源潮。(AFP)

筆者在本專欄的上篇文章《習近平最反感李源潮最熱心的“哈佛共幹訓練營”》中介紹到了一篇據說被推薦給習近平閱讀的文章《哈佛大學肯尼迪政治學院培養了多少中國官員?》中說: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是美國重要的公職人員培訓基地和政府問題研究機構,爲美國培養了一大批優秀的公職領導人員,並承擔了大量的政府研究課題,對美國社會發展和政府決策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該學院對外開放的主要目的就是美國價值的文化輸出,事實是文化殖民。通過培養他國政府官員精英從而影響該國的政治經濟文化版圖。哈佛商學院的培養模式自改革開放30年來一直風靡中國,而哈佛肯尼迪政府學院的人才培養模式中國百姓並不知曉,該學院通過案例教學、活動會議、畢業走向......,對中國官員的培訓等目的明確,就是培養有利於美國戰略利益,對中國培養回國的所謂精英分子實施政治洗腦從而爲美國利益服務。

如上觀點事實上得到了宋平和習近平的高度認同。習近平上臺之後至少兩次在內部會議上轉達宋平在指責李源潮領導的中組部“主動迎合西方對我和平演變”的時候說過的話:小平同志生多次警告,帝國主義把和平演的希望寄託在中國黨的第三代、第四代......身上,這話現在也沒有過時。

2007年中共十七大召開後,習近平以新任政治局常委身份分管書記處和中央常務工作之後,另外一篇曾經被新華社轉載的“記者述評”也被擺上習近平的案頭,文章的標題是《“既費錢又不討好”:審視中國官員出國培訓熱》。

該一開篇即以挖苦的筆調回顧說:100年前,五位清政府大臣到14個歐美國家考察憲政;100年後,五位四川官員赴美“頂崗培訓”。歷史以形式的相似重演,官員出國也走過了100年的歷史......

質疑的聲音不是從現在開始的。自改革開放起始,各級黨政領導幹部出國考察、出境學習就是借鑑西方發達國家“先進經驗”的一種途徑,官員出國深造“蔚然成風”,質疑和詬病也一直沒有停止過。

“出國考察就是出國旅遊,是浪費納稅人的錢!”

“去哈佛不如去延安!”

最不能讓公衆平息心中疑慮的是一組數字。據2000年《中國統計年鑑》顯示,1999年國家財政支出中,僅幹部公費出國一項消耗的財政費用就達3000億元,2000年以後,公費出國有增無減。後來財政部有關負責人闢謠說該數據不實,根據《2004年度行政事業單位決算》,2004年全國行政事業單位出國費用約爲29億元(其中出國用匯19億元),其中中央11億元,地方18億元。但這並沒有扭轉公衆心目中對官員出國浪費錢財的印象。

“官員出國成本過高,造成巨大浪費,是個嚴重的問題。”中國人民大學行政管理系主任毛壽龍教授對《民主與法制時報》記者說,“我國公共財政體制缺乏內在的硬約束,目前還是一種軟約束,使領導幹部可以在財政上做很多臨時性的調整,使得某些開支遠遠超過了所需要的水平,同時也損害了其他部門的利益。”

這位教授直言:“這是一個巨大的財政漏洞。據我個人的瞭解,我國很多出國都是和腐敗聯繫在一起的。出國就是遊玩,或者用大筆現金買東西。許多留學生回來告訴我,我國官員在國外的國際形象非常糟糕,花錢非常厲害,我們有的留學生甚至開了旅遊公司,專門做出國培訓官員的生意,掙他們的錢。所以,對出國行程的控制,就非常關鍵。”

有報道說,出境經費年年控制,但年年超標。1998年指標爲50~52億美元,實際開支達280億美元;2000年指標爲65~70億美元,實際達320億美元;2002年則達350億美元;2003年幹部出境達427萬多人次,耗資仍在300億美元以上。各地超規限外匯的來源,主要爲挪用稅收、土地開發收入、動用留存外匯、動用人民幣買入外匯作經費、侵吞行政和其他公共項目經費等。

該文的小標題之一是“美國成了中國官員培訓基地?”

文中說:事實上,近幾年,國內黨政幹部出國考察、培訓,無論是在考察團的規模上、還是出國的頻次上,確實有上升的趨勢。

這是因爲2003年中央人才工作會議作出了大規模開展幹部培訓的決定,要求5年內全國縣處級以上黨政領導幹部普遍培訓一遍。

於是,黨政幹部大規模赴境外學習培訓就似乎成爲貫徹落實中央精神的最好選擇;各地黨政部門的官員們一時間彷彿口承了天憲,終於能夠大張旗鼓、積極地把自己往境外送。

“赴美”兩個字格外顯眼,當然去英國、瑞士、德國等歐洲國家,新加坡、韓國、日本亞洲國家的也有,還有去澳大利亞的。但從公開報道的事實看,以美國爲目的地的官員培訓團最多。美國儼然成了“中國的官員培訓基地”。

其中,最爲著名的就是中國官員培訓“哈佛計劃”。根據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清華大學和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簽訂的三方協議,在從2002年起的5年內,政府學院將爲中國培訓300名廳局級以上中高級官員。有報道稱,這是歷來最大規模的中國官員海外培訓計劃,將對中國公務員隊伍素質的提高產生積極作用。

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祕書長盧邁先生在一次接受中央電視臺採訪時說:“每人學費20萬元人民幣”,引發了廣泛的質疑:花20萬哈佛學三週值嗎?

後經調查,這項計劃的資金將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下設的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支付國內培訓費用150萬元人民幣,而在哈佛的學習費則由美國安利公司贊助,金額爲100萬美元。但學員們培訓所需的車旅費等仍由其原單位支付。

成說就因爲收到如上信息之後,習近平以分管中共黨務和幹部工作的政治局常委的名義爲幹部出國培訓的管理原則“以我爲主、爲我所用、更有實效”這排筆 之後添加了四個字:“趨利避害”,遂成此項工作最高指示。

內部人士透露,“趨利避害”四字對內指的是壓控越來越多的打着培訓幌子公款出國旅遊,對外指的是防止國外思潮的滲透引發中共幹部思想混亂。

據傳習近平在一次政治局會議上提及官員出國培訓潮有必要遏制的問題,與會者之一,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王岐山壞笑着又講了一遍他過去已經講過N次的故事。他說:以前,聽說南斯拉夫的奶牛養得好,中國人就經常去學習參觀。當地的官員就對我們講,“中國人就是愛學習,連我們的奶牛都認識中國人了!”

有心人也許會記得習近平的“8.19講話”,其中一段內容是:世界範圍內各種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鋒更加頻繁,國際思想文化領域鬥爭深刻複雜,西方國家把我國發展壯大視爲對其價值觀和制度模式的挑戰,加緊對我國進行思想文化滲透,我們在意識形態領域面臨的鬥爭和較量是長期的、複雜的。二是,國內一些錯誤觀點時有出現,有的宣揚西方價值觀,有的專拿黨史國史說事,有的以“反思改革”爲名否定改革開放,有的否定四項基本原則。三是,在我國社會深刻變革和對外開放不斷擴大的條件下,各種社會矛盾和問題相互疊加、集中呈現,人們思想活動的獨立性、選擇性、多變性、差異性明顯增強,思想道德領域出現了一些不容忽視的現象,一些人理想信念不堅定,一些腐朽落後思想文化沉渣泛起,拜金主義、享樂主義、極端個人主義有所滋長,等等。

有消息說,習近平在對全黨宣傳部長講這段內容之前,在中組部和中央黨校的內部工作會議上也講過相關內容,大意就是人家要對我們進行思想文化滲透,我們迎頭反擊還怕來不及,怎麼可以把我們的幹部主動送上門去接受他們的思想文化滲透?

習近平講過這段話之後,已經接替李源潮中組部長職務的趙樂際“奉旨”行動,對李源潮經營的官員國外培訓計劃逐個進行審查,之後便是找出各種理由通知合作對方中止合作。自此,中組部官員對美國相關人士新的說法是:根據習近平總書記的指示,你們美國哈佛佛肯尼迪政府學院已經不再是我們的“第二黨校”了。

(文章僅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