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活该吴小晖娶了邓卓芮就敢怠慢邓家贵

2023.10.20
专栏 | 夜话中南海:活该吴小晖娶了邓卓芮就敢怠慢邓家贵 如果习近平登基后吴小晖能幡然悔悟,隐姓埋名,低调做人,专心陪养他和邓家长孙公主的爱情结晶,应该就不会落得如今这样一个悲惨下场。
网络截图

曾经坐拥近两万亿人民币资产的吴小晖最终落得个人下狱,钱充公的下场,祸起于他当年自认为娶了邓家长孙公主邓卓芮,就可以怠慢家乡省委书记的姐夫邓家贵。更因为他在习近平登基之后不但没有及时检讨自己当初的狗眼看人低,反而还变本加厉地以先皇孙驸马名义横行于中国商界……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为什么单单要对吴小晖下狠手?》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一位自称目前“在国外暂避风头”的知情者当年在读过笔者介绍和分析吴小晖案情的文章后主动向笔者爆料的内容,说的是当初的吴小晖在被陈小鲁引荐给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之后,在北京等地开有房地产公司的习家姐夫邓家贵欲与吴小晖的众多产业之一浙江国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展“强强合作”,没成想吴小晖根本没拿正眼瞟一下邓家贵,因为人家已经攀上了邓卓芮。

当然,从逻辑上判断,当年的习近平以浙江省委书记之尊会见本省知名民营企业主吴小晖时,应该不会非常直白地向吴小晖提出“你应该和我们习家开展商业合作”的要求,但日后邓家贵眼见自己这位浙江省委书记的姐夫居然不被浙商吴小晖放在眼里,就算自己没亲口向小舅子报怨,他的夫人,也就是习近平的姐姐齐桥桥应该也咽不下这口气。

这个齐桥桥是习仲勋与齐心所生孩子里的老大,比习近平年长四岁,出生在延安桥儿沟的中央医院。自称属于“马背摇篮的一代”。

在当年的习家,除了齐桥桥大姐大的辈分,还因为她是在习仲勋复出之后, 家族成员中唯一一个被“组织上”安排在习仲勋身边充当秘书角色的一位,所以在习家地位最高,习近平对她从来都是敬让三分。

话说11年前,当时的习近平已经担任政治局常委快满五年,准备在十八大上接替胡锦涛权位的前几个月,彭博社曾发表一个长篇追踪报道。报道中引述了纽约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夏伟(Orville Schell)的话说:在任何国家都可能发现金权勾结,可是以中国为最,只要属于这些(权贵)家族成员,就占很大的便宜。由于缺乏透明,更加助长在中国要发财得靠"关系"的想法。这种情况说明了没有正式职务的太子党何以势力这么大,或者像中国俗语说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而习近平及其手足是已故的革命家习仲勋的孩子,习的出身让他成为"太子党"中的一员,他们都是高层党领导的孩子,在政治和商业上获得了很大的影响力。

据彭博社当年的调查研究结果,习近平上台之前的习家大部分资产,都可以追踪到习的姐姐以及她的丈夫和女儿。齐桥桥在接受公开采访时曾以“不堪回首”形容自己“文革”中的苦难遭遇。说自己被发配到内蒙古种田的那些年里,有5元钱就感觉像是发财了。

齐桥桥对当年离京赴内蒙古乌拉特前旗时的最深印象就是母亲齐心特别给她带上了一尊一尺多高塑料制的毛主席整身塑像。

在内蒙古插队期间,齐桥桥与一个叫张鄂生的北京知青结识,此人也是一个“老红军”的后代,“文革”结束时已经被就地“提干”,日后担任过内蒙古卓资县县长。

此二人在内蒙古结婚后生下一女,取名张燕南。

中共官媒当年的采访报道说: 1978 年2 月22 日,作为全国政协特邀委员,习仲勋出席了五届全国政协会议,恢复党籍。当年4 月初,在邓小平、叶帅和华国锋同习仲勋谈话之后,中央决定派他去广东工作,把守南大门。由于受命仓促,中央领导决定让齐桥桥以秘书身份陪同父亲一同前往。

从此,齐桥桥与首任丈夫过上了聚少离多的生活,为日后婚变埋下伏笔。

习仲勋调中央工作后,齐桥桥随父回京,被安排穿上军装,任职当时的基建工程兵部队。工程兵部队整体转制后,齐桥桥调任刚恢复建制的武警总部工作,担任过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兼外事办主任等职,曾挂大校武警衔,是当年“全武警最年轻的副师级干部”。就在这段时间里,齐桥桥与首任丈夫完成了离婚手续。

1990年10月30日,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习仲勋在委员长会议上大谈了一通设立“不同意见保护法”的必要性时,回忆起当年在西北地区闹革命的历史,以当时的“内斗”情况证明把不同意见者打成"反动派"的恶果……。结果第二天就被通知“到南方休养”。

此后的习仲勋一直都居住在深圳和珠海两地,期间夫人齐心不知什么原因没有长期陪同,但齐桥桥却主动辞去军职,陪同父亲南下。这期间,她遇到一个从靠在云南做烟草生意成为巨富的阔商邓家贵。

1991年,也就是邓小平南巡掀起全中国的经商大潮的前一年,这个邓家贵就已经以三百万港币购置当时的英国属地香港宝马山花园一单位,然后作为定情信物赠给了齐桥桥,二人于1996年结婚。邓家贵从此成为齐桥桥与前夫所生的女儿张燕南的继父和商业后盾。
彭博社记者2011年前后的调查结果是:地产登记记录显示,前面说的这个位于香港宝马山的宝马山花园的一套物业仍在齐桥桥的名下。1991年的购买价格相当于普通中国工人年收入的900倍。

话说2002年下半年的某一天,儿子习近平荣获清华大学“法学博士学位”的喜讯令齐心摆脱了丧失之痛,于是召集全家庆祝。席间齐桥桥表示自己也要向弟弟看齐,“读一个清华学位”。果然,齐桥桥于4年之后拿到了清华经管学院的“MBA学位”。 

习近平登基之前,彭博社根据文件记录罗列出的习近平姐姐齐桥桥一家的主要财富内容有:,1997年,齐和邓在后来成为深圳市远为实业公司的企业中投资1530万元。这家公司的资产不能公开交易。但是其中的一个子公司深圳亚伟投资名下的资产到2010年底时为18.5亿元。根据一家股票公司2011年的文件显示,这对夫妇拥有这家公司的99%股份。(截止2011年的)过去20年,齐桥桥、邓家贵、张燕南的名字,以股东、董事或法人代表(也就是董事长等公司负责人)的名义,出现在中国和香港至少25家公司申报的文件中。在一些文件中,齐还使用了Chai Lin-hing的名字。可以确认这是她因为中国公司的一份文件中的生日等特征信息和其他以齐桥桥的名义公开访谈一致。Chai Lin-hing 在香港和邓家贵还拥有数家公司和一处物业。

2005年,张燕南开始在香港的文件中出现,那时齐桥桥和邓家贵把一家物业控股公司的99.98%转移给了她。这家公司名下有一处物业,位于Park的Regent的一个单元,估值有5400万港元。土地登记记录显示,张燕南2009年以1.5亿港元在香港浅水湾丽景道购买一幢别墅,而自那时以来(至2011年)当地房价上涨大约六成。

张燕南的香港身份证号码出现在一份销售文件上,与在她和母亲以及继父邓家贵所拥有的Special Joy投资有限公司上所用的身份证号码一致。(2012年)五月十二日的登记文件显示,三个人共享了同一个香港地址。张在香港会景阁拥有另外四户豪华单位,该处房产毗邻君悦酒店,可以看到港岛全景。

在中国内地,齐桥桥和邓家贵的开发项目是一个名为"观缘"的豪华复式住宅,靠近北京的金融区,广告号称其拥有精心修整的花园以及重现北京城历史宅院风貌的灰砖外墙。因为北京限制了对公司的查询,开发商的融资细节难以获知。在2006年的一次采访中,他们告诉《成功营销》杂志,为了给开发提供融资,夫妻俩从朋友和银行那里借款,目标是吸引国有公司的官员和管理人员。官方数据显示,首都的房价在随后的四年中上涨了79%。

根据北京市土地资源局的数据,该项目的开发商——齐和邓的远为公司拥有70%的份额——在2004年以9560万元获得了超过1万平方米的土地,用于开发观缘。(2012年)6月,观缘一套189平方米(2034平方英尺)的三室公寓在网上的挂牌价格是1500万元。每平方米售价79365元,比当时中国的年度人均GDP的两倍还要多。

齐和邓的商业利益可能更为广泛:齐桥桥的女儿张燕南在合康亿盛投资317万元,三年后这家总部位于北京的电气设备制造商于2010年公开上市。根据合康亿盛的创始人刘锦成在清华网站上的资料,他和齐桥桥曾就读于同一个EMBA班。

一家官方网站和公司记录显示,邓也是一家获得政府10亿元(1.57亿美元)桥梁建设合同的公司的法人代表,该项目位于中国中部的湖北省。他们的名字是位于北京和深圳至少11家公司的法人代表,两个城市都对获取公司的文件信息设限,很难判断公司的所有权或者资产的价值。例如,邓家贵是一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公司的法人代表,在2009年的一次私人配售中,该公司以3000万元购买了中国最大的开发商之一大连万达商业地产集团0.8%的股权。大连万达商业2011年的销售额是953亿元(150亿美元)……。

如上所引都是习氏家族在习近平登基之前的商业资产规模的一部分,网上能够搜索到的如果全部引述的话,本文的篇幅将会扩大一倍。至于习近平登基之后其家族资产是如何地移花接木以掩人耳目并继续秘密做大并非本文重点。本文要继续介绍和分析的是,当年习近平担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期间的习氏家族商业总代理邓家贵和齐桥桥公开的商业规模,特别是地产商业规模绝对远超当时还只是个浙商的吴小晖,但谁成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邓家长孙公主邓卓芮偏偏就看上了比自己年长许多,而且轮到她上位已经是三婚了的吴小晖呢?

当然,如果习近平登基之后吴小晖能够及时幡然悔悟,转而向邓家贵和齐桥桥检讨一下自己一不留神就犯下了狗眼看人低的错误,恳求习氏全家大人不计小人过,然后就学着邓质方的样子,隐姓埋名,低调做人,专心陪养他和邓家长孙公主的爱情结晶,邓家第四代中的老大吴邓卓,应该就不会落得如今这样一个悲惨下场:人被下狱,钱被充公!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里已经介绍过了陈小鲁去世之后,他生前好友何迪在回忆文章《启蒙·知交·楷模——我与小鲁的挚友生涯》中说:“2004年,吴与卓芮结婚,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去问小鲁,他竟然全然不知。去问后得以确认,他警告吴不要再胡来,娶了个格格,要好自为之。他还说,小晖另攀了高枝,自己可以解脱了……。”

何迪这篇文章里还说:“2004年,小鲁都在治病、疗养,没有参与安邦产险公司组建工作;其后,更没有介入安邦保险的发展。2014年后,安邦成为舆论的焦点,朋友们都劝他尽快退辞掉董事的虚名,但他和我说,这是有人拿安邦说事,既有安邦与其投资对象之间的利益之争,亦有人想借此给邓小平泼脏水,搞倒退,在这时候退不仗义;同时,他也采取了相应的措施……。 ”

各位听众和看官特别留意一下这段内容中的关键两句:“借此给邓小平泼脏水,搞倒退“。

当今中国,是谁在“搞倒退“?当然是习近平。那么又是谁在利用对吴小晖的高调处理,以达到”给邓小平泼脏水“的目的呢?当然也是习近平。谁让他吴小晖在习近平上台之后仍然不听陈小鲁的劝说“好自为之”呢?

 早在2018年5月,当吴小晖被习近平政权判处十八年的“法槌”落下之后,笔者就在本专栏发表过《吴小晖的下场和邓、习两家的历史恩怨有无关联?》一文。文中引述了一篇署名“刘白”的网上文章《习近平处置吴小晖是家事也是国事》的部分内容。该文作者坚定认为习近平查办吴小晖是“公私兼顾”。吴小晖是邓家一员,所以习近平打击吴小晖就是打击邓家,能报当年邓小平排挤与算计习仲勋、让整个习家跟着倒霉的一箭之仇,宣泄心中多年的不满。真可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是不报,时候不到”。现在,习近平是权力斗争的胜利者,要报邓家当年一箭之仇。吴小晖事件就是习近平复仇计划的一部分。

在对吴小晖的处理过程中,习近平是否真如这位作者所分析的那样小肚鸡肠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无论是习近平本人还是他的父亲习仲勋都曾与邓小平及其子女结怨确实是不争的事实。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