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到底什么原因断了阮成发的二十大升官梦?

2021-10-25
Share
专栏 | 夜话中南海:到底什么原因断了阮成发的二十大升官梦? 前中共云南省委书记阮成发。
(Public Domain)

每年秋天,赶在中共党的某届某次中央全会召开前夕,对外宣布一批省级党政一把手的任免已成惯例;被免职者,大都是因为年龄原因不得不“退居二线”。

而前几天刚刚发布出的中共最新一轮省级党政一把手的任免令中,最令“吃瓜群众”强烈感觉好奇的,当属曾经因为主政武汉时的“满城挖”而“誉”满江城,升任云南省长后居然“目 不识滇”的阮成发,竟然在被由云南省长就地提升为省委书记才11月后,就又被免去了这一职务,被迫“退居二线”。以至许多中共官媒在与此相关内容的报道中,都不约而同地故意突出了他阮成发是“2020年11月(才)任云南省委书记,2021年10月(即)不再担任云南省委书记”,以及他是这一批“因为年龄原因”被免去省委书记职务的几个人里,“最年轻的一位” 的蹊跷所在。

而维基百科则在阮成发的词条里直接加了一句:“他是改革开放以来,唯一一位任职时间不超过一年的云南省委书记”。

其实,任职省委书记不到一年即被免职的除了阮成发,还有一个这次从湖南省委书记位置上被免职的许达哲。此二人都是去年十月才从各自的省长位置上就地升任省委书记的。

前中共云南省委书记阮成发。(Public Domain)
前中共云南省委书记阮成发。(Public Domain)

维基百科对许达哲介绍的最新内容是:“由于年龄原因,他担任省委书记不到一年时间,这种情况是比较少见的”。

岂止是“少见”,64岁上被任命为省委书记,时隔11个月又以“年龄原因”将其免职的奇怪运作方式,在中共建政之后的组织工作史上仅此一例。而63岁上被升任省委书记,时隔11个月,在实足年龄还未达64岁时就又被免职做“退居二线”处理者,更是中共组织工作史上的孤例。

何以至此?有人说是因为他阮成发目无习近平。

早在今年五月,部分外部媒体即相互转载过《阮成发目无习近平 云南富豪卷入环保大案》一文。文章中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虽说“定于一尊”,但被地方大员无视的现象时有出现,继其六次批示没搞定的“秦岭违建别墅案”最终触怒他,愤而掀翻陕西官场后,云南昆明滇池开发乱象被指是翻版秦岭违建案,涉事的云南富豪及其身后的高官令人关注……。而这云南富豪“身后的高官”,自然说的是从2016年至数日前,先后担任着云南省长和省委书记的阮成发。

前中共云南省委书记阮成发。(Public Domain)
前中共云南省委书记阮成发。(Public Domain)


众所周知,中共政坛内曾经发生的“秦岭违建案”的查处过程中,先后撂倒了一大批陕西高官:包括前陕西省省委书记兼省人大主任 赵正永被判处死缓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资产,其夫人和女儿也都是至今还在狱中服刑;时任陕西省委常委兼中共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被判处无期徒刑;时任陕西省副省长冯新柱和陈国强,一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一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时任陕西省委常委兼省委秘书长钱引安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时任中共西安市委副书记兼市长上官吉太被处以留党察看两年处分,并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时任西安市政协主席程群力被处以留党察看两年处分,被免去所担任职务……。

2019年1月9日,中央电视台播出电视专题纪录片《一抓到底正风纪——秦岭违建整治始末》,专门披露该事件。说是2014年5月以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先后6次就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规建别墅、严重破坏生态环境问题和秦岭生态环境保护作出批示,批示却层层空转,陕西省、西安市的主要领导“整而未治”。纪录片直指秦岭事件中,地方官员敷衍了事,“形式主义走过场,官僚主义不作为”。负责秦岭别墅事件督促整改的中纪委副书记、国家监察委员会副主任徐令义在纪录片中更坦言,陕西违建别墅是表象,不讲政治是根本。

纪录片中,时任省委书记胡和平本人也出镜接受采访。他表示,曾在2016年12月暗访时发现,秦岭翠华山湖景酒店存在违规建设问题。当记者问及,这是否能当作解决问题的切入口时,胡和平表示,应该能意识到问题存在,“但是我没有像总书记要求的那样,扭住不放,一抓到底,紧紧地把这件事情盯住。”胡和平称,对此深感自责内疚惭愧,要通过这件事深刻反省,知错改错,知耻后勇。

一年后,习近平于2020年4月20日在秦岭牛背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视察时说:“秦岭违建是一个大教训。从今往后,在陕西当干部,首先要了解这个教训,切勿重蹈覆辙,切实做守护秦岭生态的卫士。”当时陪同习近平的胡和平,又一次当面向习近平表态说,要“坚决全面彻底开展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专项整治,彻底肃清赵正永流毒和恶劣影响,深入开展以案促改工作……。”但几个月后,这位被陈希向习近平推荐的下届中组部长的接班人选胡和平还是被调离了陕西,改任国务院文化部部长。

熟悉中共官场组织运作的人士都明白,如果是从某省长位置上调至国务院正部级岗位的话,虽然是“平调”,但也意味着此人已经失去了从省长位置上晋升或者异地调升省委书记的可能。而从省委书记岗位上调任国务院某部委担任正部级领导职务者,虽然单从组织级别的角度讲仍是属于”平调“,但暗贬的意味浓厚。因为国务院“内阁”成员的“含金量”距地方封疆大吏远不是一个数量级,更何况从未来晋升前途角度,国务院部长晋升副国级的可能性要远比从省委书记晋升副国级的可能性小得多得多。
前中共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右一)(Public Domain)
前中共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右一)(Public Domain)

三年多前,笔者曾为本专栏撰写过《鸡毛当了令箭方显胡和平的“核心意识”比别人更强》和《胡和平是为中共二十大培养的中组部长接班人?》两篇文章,介绍了”学者官员”胡和平在中共官场走红的背景和他被习近平所赏识的过程。

早在2015年胡和平调任陕西省委副书记时,外界就开始对他多加关注。一篇题为《胡和平由浙入陕 习近平“新清华系”崛起》的报道文章写道:继“之江新军”、“闽江旧部”后,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人事团队中开始隐现“水木清华”的身影。至此,已经有连续三位清华大学党委书记或校长步入仕途并得到重用。习近平打造的“新清华系”,正在中共政坛迅速崛起。

1962年出生的胡和平,可称为中国式“学而优则仕” 的典范。2013年11月出京任浙江省委组织部长之前,其所有的职业生涯都圈定在清华校园内。毕业于清华,从教于清华,仕途起步于清华。胡和平曾历任清华大学党委组织部部长、教务处处长、副校长、党委书记等职,十八大时入列中央候补委员。截止此时的从政履历,完全是在重蹈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组部长、习近平当年在清华当“工农兵学员”时期的“上铺兄弟”陈希的轨迹。当年胡和平升任清华党委书记,接班的就是调教育部党组副书记兼副部长的陈希。

至于陈希和习近平的特殊关系,笔者曾在海外首先披露:此二人不但是昔日清华之同窗,而且还是同舍的上下铺;不但是同舍的上下铺,习近平还是陈希的入党介绍人。

2013年11月,刚刚当上中组部主持常务工作的副部长半年多时间的陈希,即令胡和平步入仕途“正轨”,由清华党委书记任上接替进京的蔡奇,任浙江省委组织部部长。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胡和平当年离任清华时的“班子搭档”陈吉宁也“由学入仕”。2015年1月,陈吉宁在当时的清华校长任上转赴环保部,成为当时李克强内阁中最年轻的部长,也是唯一的60后……。

我们正在引述的这篇文章发表于中共十九大召开前两年,日后的陈吉宁和胡和平都已经顺利进入十九届中央委员序列,陈吉宁在十九大召开之前即已经调升北京市长。当时的中共政坛内无人怀疑他在未来的中共二十大上,会顺利步入“中央领导人”行列,职务选项有二:一是接替现任政治局委员兼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二是出任下届国务院副总理。笔者的看法是,第二种的可能性也许更大。

至于胡和平,如果不是因为秦岭违建案被查处的过程中,被中纪委向习近平打了“省委书记不作为”的黑报告,肯定是应该在在陕西省委书记岗位上静待二十大上晋升为党和国家领导人。

话说2015年2月,习近平曾以总书记兼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之尊,带着“婆姨”回了一趟陕西梁家河。两个月后,陈希向习近平强力推荐的胡和平就被派到陕西。日后胡和平自己扬言说,一到陕西他就开始思考一个重大问题:“中国为何会诞生习主席这么英明的领袖?”

中共官媒曾为胡和平进行过大力宣传,说是为了寻找答案,胡深入民间展开调查,带着铺盖和干粮,来到绥德县郝家桥村,与贫下中农同吃同睡同喝水,在炕头上促膝谈心。这个村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习仲勋蹲点时间最长的地方。胡和平后来又深入梁家河村调查研究。梁家河是习主席战斗过七年的地方。胡书记终于找到了答案。胡和平认识到:梁家河的山水培育了伟大的人物、滋润了伟大的思想,梁家河的山水民情锻造了“梁家河大学问”,这是习主席思想形成的基础。

胡和平从陕西省长就地提升为陕西省委书记后,立刻为中共中央宣传部主管的综合性党刊《党建》撰写文章《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文中说:要把拥戴核心作为最重要的政治规矩。拥有核心是马克思主义政党走向成熟的标志。习近平总书记成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是众望所归、当之无愧,具有深厚的政治基础、思想基础、实践基础、群众基础。核心是主心骨、领路人……,我们要把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作为最大的、最高的政治原则和最基本的政治责任”;(习近平)“具有俯瞰历史的宏阔视野、驾驭全局的高超智慧、革故鼎新的雄才大略”;“思路决定出路,伟人扛鼎盛世”……。

有中国大陆境内网站特别用《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拥戴核心是最重要的政治规矩》为标题,突出胡和平对习近平的肉麻阿谀完胜蔡奇,超越李鸿忠。从此,京城政坛内关于陈希向习近平推荐了胡和平为自己中组部长接班人培养对象的说法就开始流传,直到胡和平本人为秦岭违建案出镜检讨。

确实,当年陈希执掌清华党委时,在他手下担任党委组织部长的胡和平和他配合得相当默契。这就是为什么,陈希一经被习近平指定主持中组部日常工作,就安排了当时已经了担任数年时间清华党委书记的胡和平出任浙江省委常委兼省委组织部长。而胡和平从浙江到陕西后,先是担任省委专职副书记,后来只在省长位置上过度一年多时间即升任省委书记。足见省长职务只不过是给他胡和平晋升正省部级的一个跳板,中央对他的培养使用完全是着眼于更高一层的专职党务工作。

由此分析,他胡和平如果不是因为为秦岭违建案背锅,在中共二十大上的政治出路确实是接替陈希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组部长的可能性最大。

但是,秦岭违建案令习近平不得不“挥泪斩马谡”。而如今的这位也曾是被习近平“惺惺相惜”,11个月前才被升任省委书记因而一度被普遍看好二十大上晋升副国级前途的阮成发,如今未到年龄即被突然安排“退居二线”,是否因此前胡和平一样的“背锅”原因,留待我们本专栏的下篇文章继续向听众和读者们分析介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