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到底什麼原因斷了阮成發的二十大升官夢?

2021-10-25
Share
專欄 | 夜話中南海:到底什麼原因斷了阮成發的二十大升官夢? 前中共雲南省委書記阮成發。
(Public Domain)

每年秋天,趕在中共黨的某屆某次中央全會召開前夕,對外宣佈一批省級黨政一把手的任免已成慣例;被免職者,大都是因爲年齡原因不得不“退居二線”。

而前幾天剛剛發佈出的中共最新一輪省級黨政一把手的任免令中,最令“喫瓜羣衆”強烈感覺好奇的,當屬曾經因爲主政武漢時的“滿城挖”而“譽”滿江城,升任雲南省長後居然“目 不識滇”的阮成發,竟然在被由雲南省長就地提升爲省委書記才11月後,就又被免去了這一職務,被迫“退居二線”。以至許多中共官媒在與此相關內容的報道中,都不約而同地故意突出了他阮成發是“2020年11月(才)任雲南省委書記,2021年10月(即)不再擔任雲南省委書記”,以及他是這一批“因爲年齡原因”被免去省委書記職務的幾個人裏,“最年輕的一位” 的蹊蹺所在。

而維基百科則在阮成發的詞條裏直接加了一句:“他是改革開放以來,唯一一位任職時間不超過一年的雲南省委書記”。

其實,任職省委書記不到一年即被免職的除了阮成發,還有一個這次從湖南省委書記位置上被免職的許達哲。此二人都是去年十月才從各自的省長位置上就地升任省委書記的。

前中共雲南省委書記阮成發。(Public Domain)
前中共雲南省委書記阮成發。(Public Domain)

維基百科對許達哲介紹的最新內容是:“由於年齡原因,他擔任省委書記不到一年時間,這種情況是比較少見的”。

豈止是“少見”,64歲上被任命爲省委書記,時隔11個月又以“年齡原因”將其免職的奇怪運作方式,在中共建政之後的組織工作史上僅此一例。而63歲上被升任省委書記,時隔11個月,在實足年齡還未達64歲時就又被免職做“退居二線”處理者,更是中共組織工作史上的孤例。

何以至此?有人說是因爲他阮成發目無習近平。

早在今年五月,部分外部媒體即相互轉載過《阮成發目無習近平 雲南富豪捲入環保大案》一文。文章中說: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雖說“定於一尊”,但被地方大員無視的現象時有出現,繼其六次批示沒搞定的“秦嶺違建別墅案”最終觸怒他,憤而掀翻陝西官場後,雲南昆明滇池開發亂象被指是翻版秦嶺違建案,涉事的雲南富豪及其身後的高官令人關注……。而這雲南富豪“身後的高官”,自然說的是從2016年至數日前,先後擔任着雲南省長和省委書記的阮成發。

前中共雲南省委書記阮成發。(Public Domain)
前中共雲南省委書記阮成發。(Public Domain)


衆所周知,中共政壇內曾經發生的“秦嶺違建案”的查處過程中,先後撂倒了一大批陝西高官:包括前陝西省省委書記兼省人大主任 趙正永被判處死緩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資產,其夫人和女兒也都是至今還在獄中服刑;時任陝西省委常委兼中共西安市委書記魏民洲被判處無期徒刑;時任陝西省副省長馮新柱和陳國強,一個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一個被判處有期徒刑13年;時任陝西省委常委兼省委祕書長錢引安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時任中共西安市委副書記兼市長上官吉太被處以留黨察看兩年處分,並降爲副廳級“非領導職務”;時任西安市政協主席程羣力被處以留黨察看兩年處分,被免去所擔任職務……。

2019年1月9日,中央電視臺播出電視專題紀錄片《一抓到底正風紀——秦嶺違建整治始末》,專門披露該事件。說是2014年5月以來,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先後6次就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規建別墅、嚴重破壞生態環境問題和秦嶺生態環境保護作出批示,批示卻層層空轉,陝西省、西安市的主要領導“整而未治”。紀錄片直指秦嶺事件中,地方官員敷衍了事,“形式主義走過場,官僚主義不作爲”。負責秦嶺別墅事件督促整改的中紀委副書記、國家監察委員會副主任徐令義在紀錄片中更坦言,陝西違建別墅是表象,不講政治是根本。

紀錄片中,時任省委書記胡和平本人也出鏡接受採訪。他表示,曾在2016年12月暗訪時發現,秦嶺翠華山湖景酒店存在違規建設問題。當記者問及,這是否能當作解決問題的切入口時,胡和平表示,應該能意識到問題存在,“但是我沒有像總書記要求的那樣,扭住不放,一抓到底,緊緊地把這件事情盯住。”胡和平稱,對此深感自責內疚慚愧,要通過這件事深刻反省,知錯改錯,知恥後勇。

一年後,習近平於2020年4月20日在秦嶺牛背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視察時說:“秦嶺違建是一個大教訓。從今往後,在陝西當幹部,首先要了解這個教訓,切勿重蹈覆轍,切實做守護秦嶺生態的衛士。”當時陪同習近平的胡和平,又一次當面向習近平表態說,要“堅決全面徹底開展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建別墅專項整治,徹底肅清趙正永流毒和惡劣影響,深入開展以案促改工作……。”但幾個月後,這位被陳希向習近平推薦的下屆中組部長的接班人選胡和平還是被調離了陝西,改任國務院文化部部長。

熟悉中共官場組織運作的人士都明白,如果是從某省長位置上調至國務院正部級崗位的話,雖然是“平調”,但也意味着此人已經失去了從省長位置上晉升或者異地調升省委書記的可能。而從省委書記崗位上調任國務院某部委擔任正部級領導職務者,雖然單從組織級別的角度講仍是屬於”平調“,但暗貶的意味濃厚。因爲國務院“內閣”成員的“含金量”距地方封疆大吏遠不是一個數量級,更何況從未來晉升前途角度,國務院部長晉升副國級的可能性要遠比從省委書記晉升副國級的可能性小得多得多。
前中共陝西省委書記胡和平(右一)(Public Domain)
前中共陝西省委書記胡和平(右一)(Public Domain)

三年多前,筆者曾爲本專欄撰寫過《雞毛當了令箭方顯胡和平的“核心意識”比別人更強》和《胡和平是爲中共二十大培養的中組部長接班人?》兩篇文章,介紹了”學者官員”胡和平在中共官場走紅的背景和他被習近平所賞識的過程。

早在2015年胡和平調任陝西省委副書記時,外界就開始對他多加關注。一篇題爲《胡和平由浙入陝 習近平“新清華系”崛起》的報道文章寫道:繼“之江新軍”、“閩江舊部”後,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人事團隊中開始隱現“水木清華”的身影。至此,已經有連續三位清華大學黨委書記或校長步入仕途並得到重用。習近平打造的“新清華系”,正在中共政壇迅速崛起。

1962年出生的胡和平,可稱爲中國式“學而優則仕” 的典範。2013年11月出京任浙江省委組織部長之前,其所有的職業生涯都圈定在清華校園內。畢業於清華,從教於清華,仕途起步於清華。胡和平曾歷任清華大學黨委組織部部長、教務處處長、副校長、黨委書記等職,十八大時入列中央候補委員。截止此時的從政履歷,完全是在重蹈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兼中組部長、習近平當年在清華當“工農兵學員”時期的“上鋪兄弟”陳希的軌跡。當年胡和平升任清華黨委書記,接班的就是調教育部黨組副書記兼副部長的陳希。

至於陳希和習近平的特殊關係,筆者曾在海外首先披露:此二人不但是昔日清華之同窗,而且還是同舍的上下鋪;不但是同舍的上下鋪,習近平還是陳希的入黨介紹人。

2013年11月,剛剛當上中組部主持常務工作的副部長半年多時間的陳希,即令胡和平步入仕途“正軌”,由清華黨委書記任上接替進京的蔡奇,任浙江省委組織部部長。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胡和平當年離任清華時的“班子搭檔”陳吉寧也“由學入仕”。2015年1月,陳吉寧在當時的清華校長任上轉赴環保部,成爲當時李克強內閣中最年輕的部長,也是唯一的60後……。

我們正在引述的這篇文章發表於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兩年,日後的陳吉寧和胡和平都已經順利進入十九屆中央委員序列,陳吉寧在十九大召開之前即已經調升北京市長。當時的中共政壇內無人懷疑他在未來的中共二十大上,會順利步入“中央領導人”行列,職務選項有二:一是接替現任政治局委員兼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二是出任下屆國務院副總理。筆者的看法是,第二種的可能性也許更大。

至於胡和平,如果不是因爲秦嶺違建案被查處的過程中,被中紀委向習近平打了“省委書記不作爲”的黑報告,肯定是應該在在陝西省委書記崗位上靜待二十大上晉升爲黨和國家領導人。

話說2015年2月,習近平曾以總書記兼軍委主席和國家主席之尊,帶着“婆姨”回了一趟陝西梁家河。兩個月後,陳希向習近平強力推薦的胡和平就被派到陝西。日後胡和平自己揚言說,一到陝西他就開始思考一個重大問題:“中國爲何會誕生習主席這麼英明的領袖?”

中共官媒曾爲胡和平進行過大力宣傳,說是爲了尋找答案,胡深入民間展開調查,帶着鋪蓋和乾糧,來到綏德縣郝家橋村,與貧下中農同吃同睡同喝水,在炕頭上促膝談心。這個村是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習仲勳蹲點時間最長的地方。胡和平後來又深入梁家河村調查研究。梁家河是習主席戰鬥過七年的地方。胡書記終於找到了答案。胡和平認識到:梁家河的山水培育了偉大的人物、滋潤了偉大的思想,梁家河的山水民情鍛造了“梁家河大學問”,這是習主席思想形成的基礎。

胡和平從陝西省長就地提升爲陝西省委書記後,立刻爲中共中央宣傳部主管的綜合性黨刊《黨建》撰寫文章《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的核心地位》。文中說:要把擁戴核心作爲最重要的政治規矩。擁有核心是馬克思主義政黨走向成熟的標誌。習近平總書記成爲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是衆望所歸、當之無愧,具有深厚的政治基礎、思想基礎、實踐基礎、羣衆基礎。核心是主心骨、領路人……,我們要把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核心地位、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作爲最大的、最高的政治原則和最基本的政治責任”;(習近平)“具有俯瞰歷史的宏闊視野、駕馭全局的高超智慧、革故鼎新的雄才大略”;“思路決定出路,偉人扛鼎盛世”……。

有中國大陸境內網站特別用《陝西省委書記胡和平:擁戴核心是最重要的政治規矩》爲標題,突出胡和平對習近平的肉麻阿諛完勝蔡奇,超越李鴻忠。從此,京城政壇內關於陳希向習近平推薦了胡和平爲自己中組部長接班人培養對象的說法就開始流傳,直到胡和平本人爲秦嶺違建案出鏡檢討。

確實,當年陳希執掌清華黨委時,在他手下擔任黨委組織部長的胡和平和他配合得相當默契。這就是爲什麼,陳希一經被習近平指定主持中組部日常工作,就安排了當時已經了擔任數年時間清華黨委書記的胡和平出任浙江省委常委兼省委組織部長。而胡和平從浙江到陝西后,先是擔任省委專職副書記,後來只在省長位置上過度一年多時間即升任省委書記。足見省長職務只不過是給他胡和平晉升正省部級的一個跳板,中央對他的培養使用完全是着眼於更高一層的專職黨務工作。

由此分析,他胡和平如果不是因爲爲秦嶺違建案背鍋,在中共二十大上的政治出路確實是接替陳希的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兼中組部長的可能性最大。

但是,秦嶺違建案令習近平不得不“揮淚斬馬謖”。而如今的這位也曾是被習近平“惺惺相惜”,11個月前才被升任省委書記因而一度被普遍看好二十大上晉升副國級前途的阮成發,如今未到年齡即被突然安排“退居二線”,是否因此前胡和平一樣的“背鍋”原因,留待我們本專欄的下篇文章繼續向聽衆和讀者們分析介紹。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