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仕途一度受阻的胡和平又有了中宣部长梦?

2021.10.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夜话中南海:仕途一度受阻的胡和平又有了中宣部长梦? 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国文化和旅游部部长胡和平
百度百科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介绍了在秦岭违建案引发习近平震怒之后,虽然其深刻检讨已经为习近平所接受,但还是被认为不再适合担任地方党委一把手职务的胡和平被迫离开了陕西省省委书记的宝座,经历了从清华大学党委书记位置上外放省委组织部长、省长和省委书记总共七年时间的历练之后,重回北京。

去年731日,中共各大官媒同时对外宣布了胡和平被调任国务院文化和旅游部党组书记的消息。讽刺的是,前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则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消息,也是在同一天宣布的。

消息传出后,许多外界媒体都是用胡和平被贬官来形容之。立场亲北京的香港01”在其评论文章中,也认为胡和平的调离仍然令人出乎意料。因为时年58岁的胡和平本在中国省级大员里颇具年龄优势,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后,他还担任该次会议精神读本的撰稿人之一,彼时外界认为其有望更进一步。而如今其仕途突然转轨,对胡来说,看似平调实则颇有些意外被冷落的意味。

而总部在北京的多维新闻也适时刊登评论文章说:中共十九大刚刚结束即顺位跻身陕西省委书记的胡和平,成为当时全国31省市区中最年轻的省级党委书记。事实上,当时全国仅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1960年)、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1961年)和胡和平3“60省委书记而已,仕途前景一片光明。

近年,秦岭别墅案震动全国,包括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三令五申下令,要求陕西官员提高政治站位。不过坦率说,这一案件虽然始于十余年前,但后任陕西主要官员不闻不问、一拖再拖,总归难辞其咎。事实上,胡和平本人曾在央视节目中露面代表陕西官场公开做出检讨……。现在由一名独当一面的地方党委书记,变身为一个相对较为清闲的中央部委负责人,在外界看来实在不是一个好预兆……。胡和平此次入京,固然可能有资历的确尚欠的因素,但一般外界看来,这次可能成为其仕途转轨象征的调整,代表了中共高层用人思路的转变。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也已经介绍了,从省委书记岗位上调任国务院某部委担任正部级领导职务者,虽然单从组织级别的角度讲仍是属于平调,但暗贬的意味浓厚。因为国务院内阁成员的含金量距地方封疆大吏远不是一个数量级,更何况从未来晋升前途角度,国务院部长晋升副国级的可能性,要远比从省委书记晋升副国级的可能性小很多。

不过,凡是皆有例外。更何况,如今的胡和平在京城里的所有中央部委一把手中仍然是最年轻者之一,而他又曾经为习近平的梁家河大学问立下头功。

所以,胡某人最起码是会在明年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上笃定连任中央委员。至于在为秦岭违建案担责之后,是否还有可能在正省部级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就要看他在现任职务上能否再立新功了。只要习近平在布局明年中共二十大高层人事的过程中稍有念旧,他胡和平重新找回晋升前途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在过去的时间里,典型理工男出身,具有中国的清华工学硕士、日本的东大工学博士学位的胡和平的人生历练,一经转轨入仕,其在中共官场政治学上的造诣很快就有了过人之处。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期节目中已经介绍过,20152月,中共总书记兼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习近平博士带着音乐硕士娘娘彭丽媛和美国硕士女儿习泽明衣锦还乡陕北梁家河。陪同前往的时任陕西省委书记,目前正在秦城监狱里苦等由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改为终身监禁的赵正永,当时返回省城西安之后,立刻在省委扩大会议上传达了习近平在梁家河的重要讲话中的最核心内容:我人生第一步所学到的都是在梁家河。不要小看梁家河,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

两个月后,陈希向习近平强力推荐的胡和平就被派到陕西。同时因为年龄原因卸任省委书记的赵正永,离陕进京前一再向胡和平叮嘱:总书记生活和劳动过七年的地方梁家河是我们陕西省最大的政治优势,你们这些尚有年龄优势的省级干部们只要利用好了这个政治优势,一定会前途无量。

在中国大陆内地网站上,仍然还能够查找得到的一份标题为《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其人其事》的网贴,把胡和平发明了梁家河大学问的人。该网贴中详细介绍道:胡书记认识到:梁家河的山水培育了伟大的人物、滋润了伟大的思想;梁家河的山水民情锻造了梁家河大学问,这是习主席思想形成的基础。胡书记决定:拨出巨额专款,展开梁家河大学问课题研究,并向全社会公开选题方向,鼓励理论界精英申报研究。研究梁家河大学问是当前最大的政治,是陕西省委的首要政治任务。深入研究梁家河大学问,不仅造福陕西人民,更造福全中国人民乃至于全世界人民。

梁家河大学问横空出世后,胡和平即为中共中央宣传部主管的综合性党刊《党建》撰写文章《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文中的许多内容已经肉麻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诸如:(习近平)具有俯瞰历史的宏阔视野、驾驭全局的高超智慧、革故鼎新的雄才大略思路决定出路,伟人扛鼎盛世”……不一而足!

此文一出,立刻有中国大陆境内网站特别用《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拥戴核心是最重要的政治规矩》为标题,似乎是在暗讽胡和平对习近平的肉麻阿谀已经是完胜蔡奇,超越李鸿忠。

有陕西官场的人士曾对外披露说:2019年的清明节当天,胡和平以陕西省委书记之尊,与时任省长刘国中和时任省委专职副书记贺荣及省委其他常委倾巢出动,陪同公主习泽明到陕西省渭南市富平县淡村镇中合村附近的习家祖坟为习仲勋扫墓上坟,并请求习泽明一定要让总书记知道,我们(整个省委班子)都陪你来了”……

当时的胡和平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因为他本人并未从中捞取过经济得益的秦岭违建案阴沟翻船。不过胡和平本人心中十分清楚,习近平当初下令免去他陕西省委书记的职务不过是挥泪斩马谡,完全是不得已的因素导致。坏事变好事,换条轨道,在京城任职,向习近平表忠心、献红心的机会更多,方式方法更直接。

胡和平现在所任职的文化旅游部是由过去的文化部和国家旅游总局合并而成。胡和平到任之前,该部的一半业务,即旅游部分已经因为新冠疫情的原因处于基本上无业务可言的状态,正好胡和平本人也是志不在此。他的新志向,就是要以文化部部长,特别是中宣部副部长的身份努力投习近平所好 -- 特别是从文艺宣传全面复辟文革的角度。

有文化旅游部人士透露说,今年初开始筹备百年党庆的过程中,胡和平曾在一次部党组会议上布置温习彭丽媛副主席的重要文章副主席是彭丽媛在全国文联的职务,而其所谓的重要文章,是指中国音乐家协会机关刊物《人民音乐》于20184月号刊发的彭丽媛撰写的《我和喜儿》一文。据称,这是一篇前后酝酿了二十多年的长文。

我们自由亚洲今年三月份曾刊登一篇题目为《文革红剧白毛女等成中共党庆重头戏》的报道文章,说是曾在中国家喻户晓的《白毛女》、《红色娘子军》等文革时期的红色舞剧,将成为中共百年党庆宣传的重要节目……

在中共中央就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庆祝活动举行的发布会上,胡和平以中宣部副部长、文化和旅游部部长身份亮相,宣布重温红色经典的多部作品中,重推彭娘娘当年的看家作品,也是奠定彭娘娘当年和习近平的思想融合及感情发展基础的政治宣传剧《白毛女》。

有北京政坛人士认为,胡和平现在的抓紧表现,似乎是在为日后晋升分管科教文卫的副总理进行政治热身。也有人认为,他胡和平虽然不是中宣部的常务副部长,但和已经被正式宣布为常务副部长的王晓晖一样,都是身兼一个表面上属于国务院的正部长职务。虽然与他胡和平同龄的王晓晖也是十九届中央委员,但相比胡和平,王晓晖最欠缺的就是地方省级党政领导人的任职履历。而且仅从政治资历角度,胡和平比他王晓晖进入中央委员会的时间整整早了五年。在九年前的中共十八大上,胡和平进入了中央候补委员序列。当时甚至还有传闻说,胡和平本来是被破例安排为中央委员建议候选人名单的,但是在各代表团预选过程中,因为得票过低才降格以求,被安排进入中央候补委员名单。而当时的王晓晖,只是以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兼新闻发言人身份成为十八大代表。

2018年初,王晓晖被宣布为中宣部常务副部长后,中国大陆境内的多家媒体的相关报道都在标题里突出了曾和王沪宁共事;无疑是在暗示,此人是受目前的中共宣传和意识形态总管、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沪宁的提携。但事实上,这个王晓晖本人是个最为典型的老中宣,从大学毕业当天即开始在中宣部工作,至今从未离开过;期间一段时间的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一职,也是以中宣部副部长身份兼任。如此交叉任职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这两个单位工作内容上的重叠部分有一个良性的调配。

换句话说,这个王晓晖并非是王沪宁在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位置上的老部下,而如今担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的江金权才真正是王沪宁在这个系统里的老部下。而这个连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都不是的江金权之所以被安排接替了本由王沪宁长期兼任的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职务,完全是因为业务上的过硬,被评价为在党建理论上著述颇丰。他的一本《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党的建设论述全面从严治党的行动指南》,更是为习近平本人十分满意。

如此说来,出生于1959年的江金权在明年的中共二十大上因为刚满63岁,还是有机会被安排一届中央委员的,日后在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的位置上超龄服役的可能性也比较大。这也决定了日后的王晓晖几乎没有接掌中央政策研究室的可能,因为即使江金权届时被安排到点即下车,接替者也应该是一个以理论研究见长者。而从无理论著述,无疑是王晓晖最大的短板。

当然,中宣部长一职由党内理论家出任的情况并不常见。毛泽东时代的中宣部长习仲勋等人这里从略,自邓小平时代开始以来的历任中宣部长,胡耀邦、王任重、邓力群、朱厚泽、王忍之、丁关根、刘云山、刘奇葆,到目前在任的黄坤明,只有王忍之是名符其实的理论工作者;邓力群只不过是个刀笔吏;其余,大都是曾经有过长期地方基层党政工作历练的职业党棍。唯有一个丁关根,是日后不可能被复制的例外的例外。

特别是从江泽民时代开始至今,中宣部长均是以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书记身份出任,曾经的地方基层工作履历就显得更为重要了。

从这个角度分析,下届中宣部长直接由某个省委书记升任是一种可能。如果出自现任中宣部长、副部长的话,只能在现有已经是十九届中央委员的王晓晖和胡和平两人中比选。而胡和平应该是比王晓晖更有胜算。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