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中共二十大之前应该不会再有高层人事异动


2020-10-30
Share
2 2020年10月22日,中国举行纪念朝鲜战争70周年活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讲话。(美联社)

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上周五刊登和播出的《习近平将师法毛泽东持续执政到寿终》文章中,援引了英国BBC的相关分析文章,说的是“新冠疫情、中美对抗、全球经济衰退,特殊的背景下,中国的这次政治会议(十九届五中全会)备受关注”。

但事实上这“备受关注”四个字,只能用来形容外界媒体对这个五中全会的执迷程度,在中国大陆内部,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中共政权的中基层干部,对这个每年都要召开一次的中共当局的“例会”绝少有人付之以热情----无论它的会议主题是什么。

我们本专栏的前一篇文章,一周前播出和刊登的《中共政权的“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也是习近平本人长期执政的远景目标》一文的结尾处已经断言:“笔者一向认为习近平即将被王沪宁等人拥戴为党主席的可能性一直存在,但也确信此事断没有可能在三天后就要召开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上发生。因为改总书记为党主席必须修改党章。虽然习近平在未来二十大上再次修改党章的可能性非常大,但距离二十大还有两年时间的五中全会上,肯定不会有讨论修改党章的议题,为时尚早。”

其实早在三年前的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后不久,笔者即已经在相关介绍文章中分析过:假设习近平确实只计划坐满三届就“功德圆满”,“高风亮节”,那么二零二二年十月才会召开的中共二十大,和二十届一中全会上亮相出台的那位政治局常委兼中央书记处书记,就应该会是所谓“皇储”了。但是,既然已经是“皇”,那样仅仅三届十五年的任期,应该不会满足他习近平的狂妄政治野心。

果不其然,昨天发布的这个五中全会的公报中公布出的这个会议的全部内容,就是“听取和讨论了习近平受中央政治局委托作的工作报告,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习近平就《建议(讨论稿)》向全会作了说明”。所谓“高层人事异动”的内容根本没有出现。正如法广适时刊登的一篇分析文章的标题所言:“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闭幕,接班人还没影”。


2020年5月28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习近平(中),李克强(右)和汪洋(左)对起草香港安全法的提案进行投票后。(法新社)
2020年5月28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习近平(中),李克强(右)和汪洋(左)对起草香港安全法的提案进行投票后。(法新社)

这个“接班人还没影”的文章标题,令笔者联想起曾一度泛滥于海外中文互联网的关于李强和胡春华“已经内定为接班人”的说法,甚至有文章将《胡春华与李强已经内定为接班人 在十九届五中全会增补入常 将分别角逐总书记和总理职位》作为标题。

但事实上自习近平二零一七年十月在十九大把自己的名字和思想都写进了党章,又在次年三月召开的全国人大上通过修宪取消了国家主席任期制之后,再炒作习近平的党总书记接班人----当然也是国家主席接班人的议题已经毫无意义。

但是,毛泽东都已经说过了“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所以海外的中国问题专家也好,中共问题专家也好,因为几十年来的数次五中全会中确实有过高层人事更动,依此来预测习近平“新时代”的五中全会也可能会有高层人事异动的方案出台,也算是“有根有据”,因为毕竟到中共二十大召开满打满算只剩两年时间了,而李克强国务院总理的接班人选居然仍然没有浮上台面。

关心中国政治的人士都知道,三年前的中共十九届一中全会上公布的政治局常委名单,与此前十年的十七届一中全会上出台的政治局常委名单的最大和最显著区别就是排名第七的那一位,从年龄角度看不应该是国务院总理接班人选。

十三年前召开的中共十七届一中全会上公布出的政治局常委名单中,直接从上届普通中央委员跳升进入常委的习近平和李克强,分别是总书记和总理接班人是显而易见的。所以三年前的中共十九届一中全会召开之后,外界分析人士虽然大都已经看明白了新晋常委中没有总书记接班人选,是因为习近平已经决心要打破邓小平生前制定的党的最高领导人只连任两届的“陈规陋习”,但仍然好生奇怪新产生的政治局常委会里,排名第七的那个国务院常务副总理人选为什么会是韩正?因为此公比已经担任了五年总理职务的李克强还要年长一岁,仅从年龄角度判断,应该不会是五年后的李克强总理职务的接班人选。

这就是为什么从去年开始,在明知已经不可能有所谓“总书记接班人选”在二十大之前的某次中央全会上被“增补”为政治局常委的事情发生的前提下,外界媒体和政评人士还是分别赶在去年的四中全会之前和今年的五中全会之前,把关注焦点放在了总理接班人选被“增补”为政治局常委的可能性上。殊不知无论是阿猫还是阿狗已经被或者不久后就会被习近平最终敲定为李克强的总理接班人选,此公在二十大之前的某此中央全会上先被“增补”为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必要性也不存在。

即使是从“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角度判断,当年的中共十六大召开之前,胡锦涛和温家宝分别是总书记和国务院总理的接班人选,胡锦涛本人早从十四届一中全会便进入了政治局常委序列,十五届一中全会上继任常委。而十三届一中全会上即已经被晋升为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的温家宝在十五届一中全会上只是被安排为政治局委员,同时保留他在十四届一中全会上已经被安排的书记处书记职务 。

接下来,直到十六大的召开,他温家宝已经担任了近五年的行政职务是国务院副总理,党内职务一直是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书记,十六大之前的十五届历次中央全会上,都没有因为他温家宝是国务院总理接班人而“增补”他为政治局常委。


中国全国人大会议表决通过胡春华(左起)、韩正、孙春兰、及习近平的经济智囊刘鹤,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图为宣誓场景。(美联社)
中国全国人大会议表决通过胡春华(左起)、韩正、孙春兰、及习近平的经济智囊刘鹤,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图为宣誓场景。(美联社)

三年前的中共十九大开过之后,我们本专栏陆续刊登和播出过《胡春华接班李克强的可能性有多大?》,《下届国务院总理会是李强还是胡春华》,以及相关分析文章,向听众和读者们分析过了他习近平通过“修宪”扫清了自己一个人享受终身制待遇的法律障碍之后,对在他之下的所有党和国家领导人,也包括军队领导人的退休换届制度、“能上能下”制度,只会被严格执行而不会被取消,这样才能来保证他习近平个人独裁的更有效实施。

在此前提下,未来的中共国家政权层面的领导人的每次换届过程中,很大的可能会是国务院总理一般会连任两届,而人大委员长和党内副委员长以及国家副主席职务,还有全国政协主席和副主席职务 ,因为都将成为习近平对手下群臣的政治犒赏,与其说是一种职务还不如说是一种待遇更为贴切。更大的可能是,除了国务院总理这一工作内容较为实际的职务,正常情况下被从连任两届的角度考虑具体人选,而全国人大委员长,全国政协主席,以及党内的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这三大正职,都会只任满一届即被换人,以保证那些被习近平宠幸者都能够得到一次党和国家一级领导人的政治犒赏的机会。

在如上分析的前提下,未来李克强总理接班人的安排如果从所谓“形成年龄梯队“的角度,那除现在已经是国务院副总理,到二十大之前已是连任两届政治局委员的胡春华,李克强换成了李强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但即使因为习近平的厚爱而立刻得到全体政治局常委和委员们的”一致拥护“,已经是政治局委员的李强也只可能会在明年三月的全国人大例会上被”增补“为国务院副总理------以为接班总理职务热身,也没有赶在二十大召开之前被“增补”为十九届政治局常委的必要性。

时任政治局委员兼上海市委书记在两届全国人大之间的某次“全体全议“上被”增补“为国务院副总理的故事,已经发生过两次,一次是一九九一年的朱镕基,另一次是一九九五年的吴邦国。

当年的朱镕基在一九八七年召开的中共十三大上只“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此后立马又“当选”为上海市长。因为当时的党内身份只是中央候补委员,所以他在一九九一年被邓小平提名为国务院副总理之前和直到下届党代会,也就是党的十四大召开之前,连被“增补”政治局委员的可能性都没有,何况是政治局常委。

至于吴邦国,当时被从上海市委书记位置上调进国务院之初,所谓“朱镕基接班人”的呼声甚为强烈。但事实上当时的朱镕基虽然早已经取代了李鹏的国务院经济领导人的角色,但他朱镕基正式接替李鹏总理职务,是在十六届一中全会上再次“当选“政治局常委的次年三月,所以在朱镕基表面职务还只是一届政治局常委兼任国务院第一副总理的前提下,就讨论国务院总理的下下一届接班人选,似乎是为时过早。

但无论如何,无论是依当年的温家宝还是依当年的吴邦国“类推“, 我们不妨就假如现在的习近平已经有了用李强顶替李克强的腹案,那么赶在明年三月的全国人大例会上“增补”他为国务院副总理就是了。如今也没有必要赶在十九届五中全会上“增补”他为十九届政治局常委的必要性。

当然,如果一定要以吴邦国当年从政治局委员兼上海市委书记位置上调升中央,内定为国务院副总理“增补”人选的十四届四中全会的高层人事异动为例,有心的读者和听众可能会立刻追问进一步的问题,那就是十四届四中全会上毕竟还是将吴邦国在原本已经是政治局委员的基础上又将他“增补”为中央书记处书记,同时把接替吴邦国上海市委书记职务的黄菊”增补“为十四届中央政治局委员。

确实,一九九四年十月召开的中共十四届四中全会上,时任总书记兼国家主席江泽民在把自己的“上海帮“成员内定为国务院副总理增补人选的同时,也还把被当时的邓小平和万里高度器重的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山东省委书记姜春云同样对待,安排以书记处书记身份等待次年三月的全国人大例会上被正式宣布为国务院副总理。

但是,在吴邦国的上海市委书记继任人黄菊被“增补“为十四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同时,当时姜春云的山东省委书记继任人还没有及时在党内宣布,当然也不会以继任山东省委书记身份被”增补“为政治局委员的可能性存在。所以当时的外界分析普遍认为,上海市委书记和北京市委书记都必须是中央政治局委员,是毛泽东时代沿续下来的“常规”。而邓小平时代先后安排了一次四川省委书记和山东省委书记进入政治局,都是”破例“,故没有被在江泽民时代持续严格遵照执行。


李强(AP图片)
李强(AP图片)

如此说来,如今的这次十九届五中全会召开之前假如已经内定了李强将接替李克强的计划,并因此要在明年三月的全国人大例会上“增补“李强为国务院副总理的话,那就应该在五中全会上先”增补“李强的上海市委书记继任人选为政治局委员。所以,到目前为止,习近平并没有让李强未来接替李克强的打算,应该是可能性之一。可能性之二就是明年三月先安排李强进入国务院副总理序列,到明年十月左右的六中全会上再”增补“李强的上海市委书记继任人选为政治局委员……

可能性之三当然就是根本就不存在李强接班国务院总理职务的可能性,李克强的国务院总理接替人选还是会在现任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和胡春华之间“比选“。结论是,即使明年或者现在已经内定了胡春华为李克强国务院总理人选,不但是刚刚结束的五中全会,就是明年十月左右召开的六中全会上,也没有“增补”他为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必要性。

至于韩正接班李克强,依当年的朱镕基模式只担任一届总理职务之后就交班的可能性有多大,我们本专栏的下篇文章里有深入分析。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