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当年毛让周先去,如今习让李早走?

2023.10.30
专栏 | 夜话中南海:当年毛让周先去,如今习让李早走? 中国的卸任总理李克强先生已经离世四天了,习近平当局尚未进行任何公开的祭奠活动。
AP Photo/Ng Han Guan

习近平及爪牙们迄今为止在李克强治丧一事上的种种劣行,不能不让人怀疑他们确实是心中有鬼。联想起当年的“毛让周先去”,如今李克强的早早先走,是否也是健康状况堪忧的习近平的主观动机呢?

到本文截稿,中共政权的卸任总理李克强先生已经离世四天了,习近平当局仍然未进行任何公开的祭奠活动。

当然,如果对比一下李鹏的丧事处理过程,对李克强总还是要搞一次纯场面性的祭奠活动,再拖个几天才不得已而举行,也属正常。但是,李克强的去世有一个与李鹏去世的最重要的区别,就是李克强病逝上海而不是北京。也就是说,相比于李鹏,对李克强的丧事处理多了一项移灵北京的程序,就如同去年11月底去世的江泽民也有一个从上海移灵北京的程序一样。

江泽民于去年11月30日病逝于上海之后的次日开始便哀荣倍至,按照当时中共官媒统一标题《江泽民同志遗体由专机敬移北京……》一文的报道内容,江泽民去世的次日中午, 起灵仪式在上海华东医院告别室举行。专程前往护灵的以新任中央政治局常委蔡奇为代表,陪同家属护送灵柩到上海虹桥机场。

蔡奇等人和江泽民的遗体共同乘坐一架美国产的波音737专机(不是国产大飞机)降落北京西郊机场,“12名礼兵抬护安放着江泽民同志遗体的灵柩,缓缓走下专机,行进至迎灵队伍正前方肃立”,静候习近平及所有新任及刚刚卸任的政治局常委和在京文武百官叩拜……。

一年过后,李克强居然也是病逝于上海。只是具体地点不是江泽民病逝的华东医院

当然,无论是从丧事规模还是官方讣告规格等方面讲,虽然都是所谓“正国级”,但过去相继去世的邓小平和江泽民属于一类一等,而只是担任过党国行政一把手的李克强和李鹏,以及杨尚昆、万里、乔石等一样,属于一类二等。所以,虽然都是病逝于上海而所有丧事都需要在首都北京举行,但李克强不能享受和江泽民同样等级和规模的起灵和迎灵奠仪实属正常,可是如今我们已经看到的只是把李克强的遗体悄悄运回北京,官方媒体对此完全没有半句话的报道,就非常不正常了。就如同笔者在本专栏上篇文章中所分析过的那样,先不说李克强为什么过专程去上海突然去世的事实本身有无蹊跷,习近平当局对他死讯的刻意淡化,绝对是精心策划!

关于在正常情况下,身为前政治局常委和国务院总理的李克强既然是突然去世在北京之外, 是否应该享受一定规格的迎灵仪式。先要从中共正国级官员的治丧规格说起。

我们在本专栏上篇文章中有过如下一段内容:自邓小平时代开始至今,正国级里也还是有主次之分的。 “主”仅仅是指曾经的,而且是从来没有犯过错误的党的一把手,从邓小平这样的实际一把手开始,然后是江泽民……。。

而“次”,就是包括正在担任或者曾经担任政治局常委的一批。同时也包括虽然没有进过政治局常委会,但生前担任过行政一把手者,比如杨尚昆、万里等。

对于这批(次)正国级逝者的死讯发布,过去一成不变的公式就是以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名义发讣告,内容中的“盖棺论定”也都是从黄菊到李鹏,从万里到乔石,一成不变,即所谓“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

不过,如上所述并不十分准确,严格来说,中共当局对所谓“正国级”领导人的治丧规格事实在是分为三档。第一档是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他们的去世都是由“告全党全军人国各族人民书”形式发布的。

第二档是无论生前是否进过政治局常委,但曾经担任过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全国人大委员长和全国政协主席这四项职务(统称为“行政一把手”)者,以及担任过中顾委一把手者。对他们的报丧形式,才是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中央军委)名义发讣告。

第三档则是曾经担任过国家副主席、中顾委副主任,或者是曾经担任过政治局常委,但并未兼任地国务院总理、人大委员长和政协主席三项正职者,如前中顾委副主任薄一波,前政治局常委兼国务院副总理黄菊等。

但是,凡事总有例外,比如生前最高职务只是国家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以及中顾委副主任的王震,以及生前最高职务只是政治局常委兼国务院副总理的姚依林,身后都被特殊对待,享受了和如上所列第二档的待遇,即不但是由中共中央等几大机构共同发布讣告的形式宣布死讯,而且都还享受了下半旗的待遇。

至于王震和姚依林为什么为如此“特殊”,不是本文的重点。本文的重点是介绍当年的王震是和如今的李克强一样,死于外地,死后均需移灵北京。

按照中国境内媒体的回顾文章提供的佐证,与大部分在京逝世的中共领导人不同,王震是于1993年3月12日在广州逝世。

这里先顺带说一下王震为什么为死于广州而不是北京。当年王震虽然担任着国家副主席职务,但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广东。这是因为那里是他两个儿子王军和王兵的“根据地”。而且王震当时也自认为自己在广州和深圳所能够享受到的医护待遇甚至还强过在北京。

据说比王震晚去世14年的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国务院第一副总理黄菊病逝前,已经在他自己的“根据地”上海住院有一段时间了,但就在上海方面的医生向中央报“病危”之后,黄菊同意了中央让他“转院北京”的要求,被专机送回北京。一同抵京的还有一直在上海治疗黄菊的主治医师。当时的中共当局这样安排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避免黄菊死后还要移灵的麻烦。

回过头来再说王震。在他病逝于广东的次日,已经“受中央委托”提前数天抵达那里的数名中共有关方面负责人杨德中、周杰、李世忠、程建宁、李铁林护送王震的遗体回北京。其灵柩到达北京的时候,中共派出到西郊机场迎灵的队伍是以杨尚昆、乔石、温家宝为首。

当时王震的遗体不是被直接送到八宝山,而是北京301医院,无疑是为了领导人出席告别仪式的方便以及仪式规格的隆重。

王震的遗体告别仪式举行在王震去世后的第8天,即1993年 3月20日,当时还仅担任党的总书记和军委主席职务,暂还未兼任家主席的江泽民和时任总理李鹏,以及党内二把手胡锦涛亲率全体中共党政军主要负责人前往告别,然后是胡锦涛和温家宝等陪同王震亲属护送王震遗体到八宝山火化。也可谓倍极哀荣!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王震去世后的第三天,也就是1993年的3月15日,国家领导人换届的第八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才召开,所以说,在此前5年的1988年3月“当选”为国家副主席的王震是死在任上的。 而当时率众到北京西郊机场为他迎灵的杨尚昆当时也还有国家主席的职务。

与其之前的国家副主席乌兰夫及日后的国家副主席荣毅仁相比,中共历任国家副主席中唯有当年的王震享受了与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全人人大委员长全国政协主席这四大正职同样的治丧规格。而现如今的李克强,虽然和王震去世之后的报丧规格一样,但移灵北京的过程,以及是否有过一定规模和规格的仪式,官方居然至今没有任何报道。

当然,笔者相信习近平政权总还不至于对李克强的丧事一点面子活都不做。比如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均会派代表从上海护灵返京,北京西郊机场上至少也应该会有解放军礼兵抬棺下机,接受官方代表迎灵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也许会在向遗体告别仪式完成之后在官方报道中附带一句。但是,如果已经秘密进行过了的迎灵仪式中居然没有一个政治局常委级的代表前往的话,相信官方媒体日后就只能黑不提白不提了。

为什么要如此低调?和中共政坛上37年前发生过的故事一样,防止借死人压活人!

回想37年前的1976。周恩来去世后,时任中共北京市负责人吴德在政治局会上把北京人民群众自发的悼念活动说成“邓小平搞了很长时间的准备形成的。明显是拿死人压活人,是党内走资派把矛头直接指向主席的”。毛远新随即向已经病卧在床的毛泽东汇报说:“近几年邓小平名声不好,就抬起总理做文章,利用死人压活人”。

现如今,虽然我们不能把李克强类比于当年的周恩来,但习近平当局对“利用死人压活人”的恐惧,比当年的毛泽东及身边爪牙们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正如一篇网文《皇上一杯毒酒赐死了前宰相,大事要发生了》中所总结的的那样:“当然了,人民爱戴小李子,不是因为他有多好,而是因为跟该死但是不死的那个当今圣上比,他实在太好了。人比人气死人啊!”

该文作者还调侃说:“再怎么说,小强子也是先帝们看好的皇位接班人。只不过是邓先皇一句“还是我们的孩子可靠”,江先皇就从红二代里找来这么个看起来憨厚甚至有些痴傻的皇储,排在了小强子前面。”

文章中说:其实小强同志不是当今圣上搞死的第一个人。去年年底皇上出访西亚,盛传国内老人发动政变,还有江和小强子的合影。于是皇上回来后平息政变。江很快就不明不白地去见马克思了。小强子虽然苟活了一年,还是被斩草除根。试想一下,如果圣上不除掉小强子,万一哪天圣上龙体有恙,谁能保证一群隐藏的反革命(不会)起来推翻龙位,把小强子扶正?

不知道中国会不会因为纪念小强子掀起一股运动。1976年我们经历过(虽然我还小),1989年我们又经历过,到了2023年,热血青年还剩下几个? 

不过,也不要完全灰心。当今圣上之所以要干掉小强,说明两件事之一即将发生:

当今圣上也蹦达不了多久了。当年毛一定要周先死,就是这个原因。当今圣上什么都跟毛学,但是自己资质太低,都学不像。唯一学得像的就是老毛的体型。成了这种大肚子的臃肿体型,活到高龄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是自然规律,贵为皇帝也得遵守。我之前写过一篇“习近平靠茅台养肝结果得了肝癌”, 引起了网友们的热烈讨论。以习这种反文明反科学的态度,就算是身边有一流的健保团队,也不能有太大的作用。习可能已经身患绝症,自知时日无多。那么,如果自己挂了,身后会不会受到清算,是习所要考虑的。如果自己挂了之后,谁最有可能成为新一任的领导?当然是资历,人脉和人气都很高的小李子……。

这篇很是精彩的文章是笔者在文学城博客上读到的,作者署名为“luren_1970”。推荐本文的读者和听众们都去拜读一下他的《习近平靠茅台养肝结果得了肝癌》。

习近平打年轻时代就是个酒鬼,众人皆知。近些年一些中国内地正面宣传习近平的文章中,都有意无意地透露了习近平好酒的“豪爽”,其中也包括了彭丽媛对习近平嗜酒的夸赞。那么如今的习近平是否已经身患肝癌另论,,但一旦联想起当年的“毛让周先死”,也许还真存在“习让李先去”的可能性。

其实,中共执政史上“毛让周先死”的并不是一把手昐二把手先死的唯一例证。比如当年的邓小平就是苦熬到比他年轻一岁的陈云先走一步之后才放心而去的。而曾经与江泽民搭伙“江李体制”中的李鹏虽然比江泽民还年轻两岁,但也是走在了江泽民之前。

笔者在前面详细介绍了中共正国级官员身后的几种不同治丧规格时还没有提到的一点是,从邓小平时代开始至今,只有邓小平和江泽民两人死后有资格被公布死因,邓小平是患帕金森病晚期,并发肺部感染,因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抢救无效;江泽民是“ 因患白血病合并多脏器功能衰竭,抢救无效。而其他所有正国级领导人的去世,无论是以发讣告的形式还是以仅仅在新华社发通稿的形式报丧,都没资格被公布具体病因,统一表述为”因病医治无效“ 。

但是,相比于过去的李鹏等人,如今的李克强却被破例公布死因:“因突发心脏病,经全力抢救无效“。原因就和本专栏上篇文章中分析过的习近平当局决定采取先发布一则简讯然后再发讣告这样分阶段淡化处理方式一样,心中有鬼!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评论

文字排版
2023-10-30 21:44

文字排版时候可不可以 增加行间距 字间距 现在看起来比较累

bj
2023-10-30 22:56

按照这篇文章讲,似乎你们漏发了一期《夜话中南海》

——原因就和本专栏上篇文章中分析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