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未來二十大上擴編政治局常委的可能性


2020.11.0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1 習近平和中辦主任丁薛祥。(圖片來源:MADOKA IKEGAMI/AFP/Getty Images)

正如我們本專欄上週五刊登和播出的《中共理論幕僚最高官至正部長級,王滬寧是唯一例外》一文中所說,還有不足兩年時間就要召開的中共二十大上產生的新一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里的新面孔們,應該會包括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委員裏的四個“年輕人”,即三個 “六十後”胡春華,丁薛祥和陳敏爾,再加一個準“六十後”李強。

而目前看來,因爲外界一直都在議論的李強在不久前剛剛閉幕的十九屆五中全會上並沒有被宣佈“調中央工作”,所以在明年三月召開的全國人大例會上突然宣佈將他“增補”爲國務院副總理的可能性不大。而在沒有擔任過一天副總理職務的前提下,直接由一個直轄市市委書記跳升至國務院總理的可能性等於零。所以,除非是明年秋季的十九屆六中全會上宣佈了將李強“調中央工作”,然後在後年三月的全國人大例會上將他 “增補”爲國務院副總理,在此前提下,由他李強在國務院副總理位置上過度一年後接班李克強的總理職位就是顯而易見的了。如果這個假設的故事不會發生,那麼下屆國務院總理就只會在韓正和胡春華之間“比選”。也正像我們過去的相關文章中已經介紹過的那樣,如果是韓正,那麼就是所謂“朱鎔基模式”,即先任一屆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國務院第一副總理,然後就是連任一屆政治局常委同時接班國務院總理,只不過受年齡所限,總理的位置只能坐滿一屆。

如果是胡春華的話,那就可以被類比於李克強之前的溫家寶,先是擔任一屆政治局委員兼國務院副總理,然後就升任政治局常委並接班總理,然後就是連任兩屆。

回顧以往,當年的趙紫陽從擔任總理職務到交出總理職務,都不是在正常換屆的前提下進行的。李鵬倒是連任了兩個整屆國務院總理職務,黨內政治局常委職務甚至還連任了三屆,但他在中途接替趙紫陽總理職務之前並不是國務院第一副總理,其黨內職務也不是政治局常委。

接替李鵬總理職務的朱鎔基,雖然曾經以中央候補委員的身份就能夠被“增補”爲國務院副總理,但日後卻是在兩屆政治局常委身份的前提下,先出任一屆國務院第一副總理 ,再出任一屆總理的模式完成使命。

朱鎔基連任政治局常委並在此前提下接替了李鵬國務院總理職務的時段裏,以政治局常委身份接替他朱鎔基國務院第一副總理職務的是已經任滿一屆政治局委員兼國務院副總理職務的李嵐清。

當年胡錦濤接班了江澤民的中央軍委主席職務時,在他第一次獨自主持的軍委擴大會議上狠誇江澤民的內容之一,就是稱讚他在自己任內完成了黨內交接班的規範化、制度化和程序化。

而這個“規範化”的突出內容就是任職和任命的年齡限制。除了正省部級職務是六十五歲封頂和副省部級及其以下所有級別的職務,都是六十歲封頂的人事規定外,還內部規定了每屆全國黨代會上的中央委員及政治局一級領導人新任和連任的年齡限制。


中國全國人大會議表決通過胡春華(左起)、韓正、孫春蘭、及習近平的經濟智囊劉鶴,出任國務院副總理。圖爲宣誓場景。(美聯社)
中國全國人大會議表決通過胡春華(左起)、韓正、孫春蘭、及習近平的經濟智囊劉鶴,出任國務院副總理。圖爲宣誓場景。(美聯社)

中國有句老話叫“十五隻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當年江澤民在自己獨立決策十五大和十六大人事過程中,即有了“七上八下”和“三上四不上”之說。具體內容是:從一九九二年籌備十四大開始,在制定中央委員候選人名單時,新當選中央委員原則上遵循三上四不上的原則,即如果工作需要六十三歲可以安排,六十四歲不予考慮。

因爲在具體執行時還會有個別特殊情況下的“靈活掌握”,所以這兩個年齡限制並沒有在黨內正式下發的文件裏明確顯示 。但事實上從中共十五大至今,從“七上八下”角度出過的唯二例外,只有當時的總書記江澤民和總理朱鎔基。江澤民在十五大上連任總書記時,已經年滿七十一歲,朱鎔基在十五大上連任政治局常委時,過完了六十九歲的生日。而再到十六屆一中全會召開時,他朱鎔基即已經年滿七十四歲,所以在一九九七年十五大召開之前最終決定他接替李鵬總理職務的同時,就沒有考慮過讓他連任兩屆總理職務的可能性。

除了如上的時任總書記江澤民和時任總理朱鎔基,從十五大開始,每屆全國黨代會上的政治局委員和政治局常委的新任和連任,都在年齡角度遵行了這個所謂的“七上八下”。事實上到了習近平時代,至今也還沒有出現例外。從“七上”的角度,習近平獨立決策的十九屆高層人事安排中,新晉政治局常委中年齡最大者是一九五零年出生的慄戰書,時年六十七歲。

筆者早在中共十九大召開的前一年即已經在本專欄撰文分析:如果按照所謂的慣例,習近平不會延長任期,將在二十大退休;王岐山十九大召開時已經年過68歲,必定會退休;十九大上的新任政治局常委將在十八屆中央政治局委員裏的那些在十九大召開時,也就是二零一七年十月左右時的年齡未過68歲的政治局委員中選出。

但筆者在當時的這篇分析文章中同時也指出,既然江澤民本人在完成了黨內交接班制度化,規範化和程序化的同時,還是把“七上八下”的潛規則“靈活”到自己和總理接班人朱鎔基身上,那麼習近平從來不是一個因循守舊、而是一個創造規章制度的人,對這個所謂的“七上八下”的法則,至少也還是可以讓他本人像當年江澤民一樣“例外”。

果不其然,從所謂“八下”的角度,習近平在十九大上即已經爲自己在未來二十大破例作足了鋪墊,用黨章把自己長期執政“制度化”了。但是,這並不意味着習近平在事實上恢復了黨的最高領導人的終身制的前提下,也要把整個政權的各級幹部的新老交替制度也徹底推翻。而且正在發生和即將發生的事實會證明恰恰相反!

記得兩年多前因爲習近平主導下的中共政治局出臺 《關於適應新時代要求大力發現培養選拔優秀年輕幹部意見》,幾乎與此同時,習近平又就接班人問題在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重申“……歸根到底在培養造就一代又一代可靠接班人”而引起外界媒體的一片錯愕,一時間弄不明白明明已經在十九大上通過修改黨章把自己長期甚至終身執政合“法”化了的習近平,葫蘆裏又賣的是什麼藥。

但事實上正如習近平通過修憲把國家任期制取消,但並沒有把國務院總理和副總理,還有全國人大委員長及副委員長的任期限制取消一樣,習近平本人在決定自己本人連任兩屆之後不但不會下臺,甚至還爲自己設計了至少也要連任到二零三五年的“遠景規劃”的同時,不但沒有同時決定自己之外的所有政治局以上的高層領導人也打破從江澤民時代開始實行的只能連任兩屆的陳規,而且只會執行得更爲嚴格。

從簡單的邏輯角度判斷 ,只有進一步制定並更嚴格地執行“幹部能上能下和新老交替”制度,才能更有效地保證從政治局常委內的“二把手”以下的所有政治局委員們對他習近平的“核心意識”和“看齊意識”統統落實到“思想深處”。這是其一。


中共上海市委書記李強(美聯社)
中共上海市委書記李強(美聯社)

其二,從穩固政權的角度,習近平當然不願意看到自己的所有部下日後都和自己一樣因爲老邁而昏聵的遠景,更何況如果沒有“新老交替”的規矩就無法落實他習近平對各級部下們的論功行賞……。

正因爲如此,一九四八年七月出生的王歧山到三年前召開中共十九大時已經年滿六十九歲,習近平就沒有在政治局常委層面爲他破例,也沒有在十九大上安排他連任一屆中央委員。只是爲了犒賞他五年時間的中紀委“打虎”有功,讓他出任了一屆榮譽性質的國家副主席職務 。

其實,在此之前的胡錦濤時代裏,一九三九年出生的曾慶紅沒有在十七大上連任政治局常委,就是因爲他當時已經年滿六十八歲,正所謂“七上八下”。

當年的中共十七大開過之後,外界有評論說,曾慶紅完全是爲了沿續“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香火”才主動讓位,犧牲自己政治局常委繼任的機會爲已經被內定爲總書記接班人的習近平“騰籠換鳥”。但事實上當時的曾慶紅如果不是因爲“七上八上”的原則在先,完全可以在連任政治局常委的基礎上改換跑道,在把分管書記處和整個黨務工作的相當於副總書記的位置交給習近平的同時,再以第二任政治局常委的身份出任一屆全國人大委員長,全國政協主席,甚或是中紀委書記都行。

當年的曾慶紅之於江澤民,甚至之於胡錦濤是多麼的重要,我們無需在此詳述,而他曾慶紅因爲已經年齡六十八歲就不能連任政治局常委,那麼日後的王歧山在已經年滿六十九歲的前提下豈能破例?

分析到此,筆者更傾向於相信未來習近平長期執政的歲月裏,只會把自己之外的所有政治局常委,也就是正國級層級的“新老交替”制度執行得更嚴,甚至嚴到令他們中的大部分人只擔任一屆政治局常委和具體兼職之後就告老還鄉的地步。

我們已經可以注意到,在中共十八大上與習近平接替總書記職務的同時,進入政治局常委並分別出任全國人大委員長和全國政協主席的張德江和俞正聲,都是隻任滿一屆就退休,而他們兩人之前的吳邦國和賈慶林,則是分別連任了兩屆。


中共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美聯社)
中共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美聯社)

也就是說,當年在胡錦濤和溫家寶分別連任兩屆總書記和國務院總理的同時,同屆的全國委員長和全國政協主席也都是每人連任兩屆。

而到了習近平時代,這種局面已經改變。除了張德江本人擔任一屆全國人大委員長即退休外,繼任全國人大委員長慄戰書篤定也是在任滿一屆之後就退休。一九五零年出生的慄戰書到二零二二召開中共十二大時即已經年滿七十二歲,屆時如果讓他連任政治局常委的話,讓此前六十九歲即不能連任政治局常委的王歧山情何以堪?

當然,如果未來二十大上安排現任政治局常委兼國務院第一副總理韓正連任政治局常委、並在次年三月接替李克強總理職務的話,從年齡限制角度已經有“例外”的先例可循,那就是前面介紹過的當年江澤民在十五大上爲自己例外的同時,也讓總理接班人朱鎔基例外了一把。

至於二十大時的汪洋,雖然屆時才年滿六十七歲,正好符合“七上八下”中的“七上”。但因爲屆時與他汪洋同歲的李克強已對任滿了三屆政治局常委,習近平於情於理都不太可能會讓他再連任第四屆政治局常委,所以未來二十大上讓汪洋和李克強一同告老還鄉的可能性不是沒有。因爲“排排座,喫果果”,現如今的政治局委員層面裏無限忠誠他習近平的“年富力強”者不但有前面列出的三個“六十後”和一個“準六十後”,更還有李希,李鴻忠和黃坤明都比他汪洋和李克強年輕一歲,手心手背都是肉,提拔哪個不提拔哪個對他習近平來講都是兩難選擇,如果現任政治局常委在未來二十大上還要由汪洋留任的話,那麼與他同齡的王滬寧自然也要留任,外加一個趙樂際。在此前提下,習近平要想“一碗水端平”的話,就只能擴大政治局常委的編制了,九人制,甚至十一人制都不是沒有可能。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