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習近平的“之江新軍”原來是這樣煉成的


2020.11.1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m1101-yf1p.jpg 蔡奇(public domain)

正如我們《夜話中南海》上週五刊登和播出的文章《現任政治局常委慄戰書第一個確定在二十大上退休》已經向聽衆和讀者們介紹和分析的那樣,三年前的習近平既然能夠令號稱代表全國近九千萬黨員的兩千三百名黨代表“高票”通過爲他習近平本人量身打造的“十九大新黨章”,那麼僅這一個事實就足以證明,三年多前的中共十九大的高層人事安排已經是習近平一個人說了算了。

而十九大上所有的副國級以上官員的人事安排內容中,最能證明習近平之強勢,或者說跋扈的至少有兩例子:第一可以說是我們過去文章中已經介紹過了李源潮的“下”和慄戰書的“上”;第二應該就是所謂“之江新軍”的最典型代表蔡奇的“三級跳”,從十八大的“雙非”躍升十九大的政治局委員。

記得2017年5月,也就是中共十九大召開的前5個月,時任北京市長蔡奇被宣佈爲北京市委書記之後,有外界媒體報道稱,今年(2017年)62歲的蔡奇在仕途上有些“大器晚成”。2010年,蔡奇55歲時才躋身副部級,擔任中共浙江省委常委、組織部長。在2012年舉行的中共十八大上,蔡奇沒有進入中央委員會,也就是輿論所說的“雙非”(非中央委員、非中央後補委員)官員……。從2013年11月到被宣佈接任北京市委書記,蔡奇的職務在不到4年時間裏發生了5次變化。2013年11月,蔡奇出任浙江省常務副省長;2014年3月,調任國家安全委員會辦公室專職副主任;2015年4月升任國安委辦公室常務副主任,成爲正部級大員;2016年10月出任北京市代市長;現在又以北京市長身份接任北京市委書記。僅用了兩年多時間就完成了從“雙非”副部級向副國級的跨越,但事實上這個蔡奇被提升爲副省部級的時間是2007年,具體職務是杭州市長。因爲杭州市是所謂副省級的“計劃單列市 ”,所以它的市長和市委書記都是副省部級。

雖然蔡奇當時的任命令是當年四月正式對外宣佈的,但事實上當時對他蔡奇的提拔和十九大上也被安排、進入政治局,同時還進入書記處的時任浙江省嘉興市委書記黃坤明的提拔,都是習近平離開浙江之前向接替他浙江省委書記職務的趙洪祝交辦的重要人事安排事項之一。

三年前的中共十九大上產生的這屆中央政治局裏,習近平當年主政浙江時期的直接政治親信就一次安排進去了四個,除了蔡奇和黃坤明,還有李強和陳敏爾。


中共上海市委書記李強(美聯社)
中共上海市委書記李強(美聯社)

其中,陳敏爾是習近平到浙江的當年即被提升至省委常委;李強是習近平主政浙江不足兩年時即從溫州市委書記調任省委祕書長,而後又被宣佈進入省委常委,官至副省部級的。晉升副省部級比如上二人稍晚的則是蔡奇和黃坤明,分別在習近平離開浙江的兩個月之內被宣佈爲杭州市長和省委常委兼宣傳部長。與此同時,時任省委常委兼宣傳部長陳敏爾轉任省委常委兼常務副省長的安排,也是習近平向趙洪祝交辦的重要人事安排事項之一。

這裏需要特別說明的是,當時接替習近平浙江省委書記職務的趙洪祝,是從中組部常務副部長位置平調過去的。這裏說的“平調”當然是組織級別而言,但中組部的常委副部長不要說比一般的省委書記和中央機關的負責人,甚至比兼任地方省市委書記的中央政治局委員都能提早知道更多、更深層的高層人事籌劃內容。所以當時他趙洪祝被安排從中組部“下放”浙江接替習近平的浙江省委書記職務時,百分之百地明白習近平調任上海並非只是爲讓他在五個月的十七大上升任政治局委員然後繼續兼任一屆上海市委書記,而是計劃着讓他以短短几個月的上海市委書記職務爲政治跳板,待十七大時直升政治局常委……。

在此之前,從一九九二年即進入中央機關工作,歷任了中紀委辦公廳研究室主任、辦公廳副主任和主任、國務院監察部副部長、中央紀委常委兼中央組織部副部長和常務副部長的趙洪祝,比當時的習近平和李克強本人更清楚他們兩人是如何在江澤民、胡錦濤以及曾慶紅那裏被“比選”的全部過程。

筆者在二十多年前出版的《江澤民的幕僚》一書中,曾用“權力基礎來自父輩的生死患難,位高權重全憑紅色背景”來形容曾慶紅與江澤民,以及曾慶紅與當時及日後陸續進入中共高層政壇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後代們的那種“血濃於水”的政治情感。

說來話長,曾慶紅輔佐江澤民的年代裏,二零零二年江澤民向胡錦濤交班的同時,也和曾慶紅及胡錦濤共同看好的“隔代接班人”培養對象李源潮在十六大落選中委,只能屈就中央候補委員之後,胡錦濤本人一度曾把自己總書記的接班人培養目標聚焦到了和他一樣出身於團中央第一書記的李克強身上。但當時,事實上執掌中央組織大權的曾慶紅卻把培養目標從李源潮轉移到同時“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後代的習近平身上。

而在這習近平被考察和培養的整個過程中,曾慶紅心裏打的什麼算盤,在曾慶紅直接領導下工作的趙洪祝應該說比當時檯面上的總書記胡錦濤更清楚。在二零零七年二月底決定上海市委書記繼任人選時,江澤民、曾慶紅和胡錦濤終於爲一項“黨內重大決定”達成共識,那就是安排一位他們共同商定的總書記接班人培養對象接掌這個職務,因爲這樣非常有利於此人在十七大上獲得較高選票。


中共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美聯社)
中共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美聯社)

二零零七年春,習近平就任上海市委書記一個半月後,曾慶紅即親赴上海,借考察黨的高級幹部培訓之機,爲習近平站臺。記得當時即有內地的記者朋友告訴筆者,曾慶紅此次親赴上海,他的大祕施芝鴻提前通知上海市委辦公廳時特別要求上海方面,只需要習近平一人接機。市委其他領導人和浦東干部學院的領導人都到曾慶紅考察的第一站,中共“一大”會址紀念館恭候就行了。與此同時,施大祕還通知了剛剛上任浙江省委書記一個多月的趙洪祝也提前趕到上海和習近平一同接機。

就在這段時間裏,中共官場上已經流傳出曾慶紅的一個內部講話,大意是,對在複雜國內外形勢下, 在社會主義建設新時期仍然能夠保持清醒頭腦, 自覺自願將個人前途與黨的未來、社會主義事業前景緊密聯繫在一起, 而且確有一定領導工作能力的幹部子女, 應根據其各自專業、經歷, 分別在黨、政、軍各級領導崗位上逐級培養提拔。簡單一句話,  就是那些不爲全民經商大潮所吸引, 一心一意從政的幹部子女應該成爲黨的事業的主要依重對象。

二零一三年初,筆者曾在本專欄連續發表了《一張太子黨的“全家福”告訴了我們太多太多》和《昔日胡耀邦的死敵今日寄希望於習近平》兩篇文章,披露了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期曾因鉅額貪污詐騙並將整麻袋的髒款藏在中南海家中,而被時任黨總書記胡耀邦親自批捕的“刑滿釋放人員”、曾是毛澤東御筆、鄧小平佞臣胡喬木其人的長子胡石英,在紀念毛誕的會場上演講《我在毛主席身邊的日子》時,吹噓完自己當年是“在毛主席身邊長大的”幸福生活之後,還吹出一則令所有到場者無不感到歡欣鼓舞的“話說當年”:卻原來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習近平還只是一箇中央軍委辦公廳的普通祕書時,曾經自願和王歧山、薄熙來、劉源等人聚攏他胡石英門下,每月都會按時出席胡石英任班主任的政治學習班的討論活動。胡石英還特別強調,習近平和王歧山如今上臺伊始即一再公開表演的脫稿講話的能力,都是當年因爲他胡石英的提倡才被訓練成如今這個樣子的。

也許是爲了對外證明自己所言不虛,胡石英會後就指使手下故作不經意地把一張題爲《胡石英院長與習近平副主席、王歧山副總理、劉源上將等一起成長的兄弟姐妹》的太子黨聚會合影“隨便”貼到網上,照片中除上述四人,還有習近平夫人彭麗媛、陳雲長公子陳元,彭真的兒子傅楊,宋任窮之女宋巖(即宋彬彬),胡耀邦女婿劉曉江,楊尚昆之女楊李,以及薄熙來胞弟薄熙成等。該照片攝取二零零六年的某一天,地點是北京浙江大廈(內部名稱是中共浙江省委和浙江省政府駐京辦事處)的主宴會廳。

當時的習近平以浙江省委書記身份在北京宴請這批“太子黨”成員時,身爲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曾慶紅礙於政治身份當然不便親自到場,但日後有消息說,抵達浙江大廈之前,習近平 已經先率全體被宴請者去了曾慶紅家爲他恭賀六十七歲大壽。在場的曾慶紅下屬除大祕施之鴻,還有時任中組部長賀國強和常務副部長趙洪祝等。如上介紹的當年曾慶紅的那個關於“不爲全民經商大潮所吸引, 一心一意從政的幹部子女 應該成爲黨的事業的主要依重對象”的“內部講話”,就是出自這個場合。

所以,本人並無紅色家庭背景的趙洪祝,當時肯定是內心早已經明白要想坐穩從習近平接過的浙江省委書記位置,並在此基礎上爲自己未來晉升副國級鋪平道路,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提前向習近平表示效忠,將自己主政浙江省委時期的大事要事,特別是重要人事安排,全都要“按既定方針辦”。

於是,除了前面介紹的現任政治局委員裏的蔡奇、陳敏爾和黃坤明,我們過去已經有數篇相關內容文章介紹過的、至今還在被外界猜測爲下屆國務院總理可能接班人選的李強,就是在被習近平提拔爲浙江省委常委兼省委祕書長的前提下,又在趙洪祝手下被繼續重用,繼而又被趙洪祝提拔爲省委副書記,並向中央“建議”爲省長候選人。


浙江省委前書記、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夏寶龍出任港澳辦主任(國務院客戶端-中國政府網)
浙江省委前書記、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夏寶龍出任港澳辦主任(國務院客戶端-中國政府網)

另外,現任職於習近平親自統領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的舒國增,當年是被習近平提拔爲浙江潷省委辦公廳副主任的。趙洪祝到任後,又將他提拔爲省委副祕書長(正廳局級)兼省委黨史研究室主任,爲日後晉升副省部級鋪平道路;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夏寶龍是習近平主政浙江時的省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趙洪祝到任後將他晉升爲省長,而後又在自己“調中央工作”的同時,把省委書記的權杖交到他手上。現任山西省委書記樓陽生當年在習近平手下被提拔爲浙江省麗水市委書記,趙洪祝擔任浙江省委書記期間將他提拔爲省委統戰部長……。

習近平的“之江新軍”人數衆多,這裏不再一一例舉,而他們中間的大部分都是在習近平主政浙江期間受到政治重用之後,又被繼任浙江省委書記趙洪祝“按既定方針辦”,進一步重用、進一步提拔,從而爲習近平接班之後進一步提拔自己在浙江省委書記任內選拔並考驗過關的一票政治親信鋪平了晉升臺階。而趙洪祝本人也因此得了習近平的政治回報 ,在十八大上被已經主持中央組織工作五年時間的習近平提名爲中央書記處書記兼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一副書記 ,日後又安排他兼任了中央紀律檢查體制改革專項小組組長…….。

在習近平中央總書記的第一個五年任期內,外界都知道時任中紀委書記王歧山爲他習近平打虎有功,很少有人知道這整整五年時間的“打虎”過程中,大案要案,特別是退位和在位的副國級以上領導人的重案處理,無論是周永康案還是令計劃,無論是孫正才還是王岷……,差不多每件都是趙洪祝親任專案組組長。

後續的內容,留待下篇文章繼續 向讀者和聽衆們介紹 。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