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朱國賢從習近平在浙江時的吹鼓手變成了中紀委打手

2020-11-23
Share
1 浙江省委常委朱國賢。(Public Domain)

我們《夜話中南海》上次節目播發的《習近平安插在中紀委裏的浙江嫡系》一文,介紹到了習近平二零一二年在中共黨的十八大上接替胡錦濤黨總書記和中央軍委主席職務的同時,不但把此前一直被外界認爲是國務院常委副總理人選的王歧山“意外”地委以中紀委書記重任,同時還把王歧山日後在中紀委的第一副手,交給了自己當年浙江省委書記的繼任、在浙江省委書記任上一直是“按(習近平 )既定方針辦” 並因此得到習近平高度政治信任的趙洪祝,令趙洪祝以十八屆中央書記處書記身份官至副國級。

在王歧山和趙洪祝爲習近平“打虎” 立威的那段時間裏,曾有一篇明顯是在借古諷今的介紹明朝“東廠”的文章被廣爲轉載。文章的大致內容是:永樂十八年(一四二零年),經歷“靖難之役”後即位的明成祖朱棣,由於一方面建文帝未死的流言不時出現,另一方面朝廷中很多大臣對新政權不太支持,而朱棣亦對朝廷大臣也多不信任,急於鞏固自己新政權的他,感覺設在宮外的錦衣衛調用起來不是很方便,於是決定建立一個新的機構——東緝事廠(簡稱“東廠”)。因爲在他起兵的過程中,一些宦官與僧人出過大力(如著名的鄭和、道衍),所以在他心目中覺得宦官比較可靠,而且宦官身處皇宮,聯繫起來也比較方便。於是他一反太祖關於宦官不得干預政事的禁令,重用親信的宦官擔任東廠首領,只對皇帝負責。

中國大陸上流傳的這篇文章中還介紹說:東廠建立起來之後 ,他們不經“司法機關”批准,就可以隨意監督緝拿臣民。東廠的首領稱爲東廠掌印太監,也稱廠公或督主,是宦官中僅次於司禮監掌印太監的第二號人物。其官銜全稱爲“欽差總督東廠官校辦事太監”,簡稱“提督東廠”。 東廠的屬官有掌刑千戶、理刑百戶各一員,稱貼刑官。除此以外,設掌班、領班、司房四十多人,但具體負責偵緝工作的是役長和番役,役長相當於小隊長,又叫“檔頭”,共有一百多人……。 東廠不僅在機構及人員配置上更加精幹合理,而且在偵緝行動上制訂了相當嚴密的制度。如每月初一,東廠都要集中佈置當月的偵緝工作,廠役在東廠內抽籤決定所負責的地盤。在文獻記載中可以發現,東廠廠役的工作種類都有特殊的名稱。例如監視朝中各部官員會審大獄及錦衣衛拷訊罪犯者名爲“聽記”,在各處地方官府訪緝者名爲“坐記”,還有某位官員有何舉措或某城門捕得要犯,胥吏記錄上報東廠者名爲“打事件”。起初,東廠只負責偵緝、抓人,並沒有審訊犯人的權利,抓住的嫌疑犯要交給錦衣衛北鎮撫司審理;但到了明末,東廠也有了自己的監獄。 說實話,被衙門捉了還不一定可怕,但是被廠衛捉了你會發現死亡是最大的恩惠……。

筆者曾接觸過一位在美國某校畢業後,因爲疫情而有家難回的中共副部級貪官的後代,其父幾年前被判處無期徒刑後即進入秦城監獄服刑至今。


前中紀委第一副書記趙洪祝。(Public Domain)
前中紀委第一副書記趙洪祝。(Public Domain)

該官二代告訴筆者,他父親進入秦城監獄的第二個月開始享受了被家屬按期探監的待遇,在此之前長達近三年的被中紀委專案組“雙規”的時段裏,是死是活家人都不知道。

這位副部級“貪官”對前往探視的家人說,被中紀委“雙規”的日子真真就是生不如死。相比於暗無天日的中紀委“招待所”,秦城監獄簡直就是“天堂”。在被“雙規” 期間,能夠支撐自己活下去的信念就是“熬到進監獄之後的日子就好過了”。

從這位副部級“貪官”口中所形容的在中紀委“招待所”裏被“雙規”的日子與秦城監獄的服刑生活的對比,令筆者明白了爲什麼幾乎所有的被對外公開宣佈送監服刑的大小貪官們都是“心甘情願”的“服從判決,不上訴”。因爲被判刑就意味着被紀委“雙規”的生不如死、求死無門的日子終於結束了。

關注過王歧山的人都應該知道,他是學歷史出身 ,1971年在陝西被從知青中“招幹” ,得以進入西安省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陝西省博物館館員;兩年後即以工農兵學員身份被推薦進入位於陝西省西安市的西北大學歷史系在職學習3年,結業後繼續任職陝西省博物館; 1979年回京後,又任職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民國史室當了三年實習研究員,而後從政。所以他肯定是早就熟知中國歷史上大明王朝的“廠衛”制度,將此制度“古爲今用”的主意興許就是他王歧山出給習近平的。

中國歷史上大明王朝的東廠監視政府官員、社會名流、學者等各種政治力量,並有權將監視結果直接向皇帝彙報。依據監視得到的情報,對那些地位較低的政治反對派,可以直接逮捕、審訊;而對高級官員或者有皇室貴族身份的反對派,東廠在得到皇帝的授權後也能夠對其執行逮捕、審訊。

東廠的偵緝範圍非常廣,獲得的情報可直接向皇帝報告,可以在沒有證據的情況,單憑懷疑推理或皇帝喜好隨時隨地不論品級抓捕任何人。朝廷的各個衙門都有東廠人員坐班,監視官員們的一舉一動;一些重要衙門的文件,如兵部的各種邊報、塘報,東廠都要派人查看;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柴米油鹽的價格,也在東廠的偵查範圍之內等等。由此可見,東廠廠公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最有名的東廠掌印太監魏忠賢甚至有“九千歲”之稱。這也是爲什麼,王歧山擔任中紀委書記期間獲得了王公公的雅號。

筆者早在八年多前中共十八大結束,習近平正式登基之後不久即在本專欄過去的介紹王歧山的文章中,向讀者和聽衆們介紹了大明王朝宦官魏忠賢因爲極其受萬歲爺皇帝的寵信,所以被稱爲“九千九百歲”。王歧山之於魏忠賢,除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這一點相像,更相像的還有王歧山的中紀委在中共黨內早就被人類比爲當年魏忠賢把持的東廠。因爲史書上記載的魏忠賢排除異己、專斷國政,以致人們“只知有忠賢,而不知有皇上”。當代的好事者們借古喻今,因此而推斷出了王歧山“功高震主”令習近平不得不防。殊不知,習近平十六歲那年就已經和王歧山同睡一張土炕,合蓋一條被子相擁取暖。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當年的習近平送王歧山離開自己的窯洞時,習近平不一定會背誦一句“桃花潭水深千尺, 不及汪倫送我情”,但此情此景很可能會令他聯想起史書上記載的陳勝和吳廣:苟富貴,毋相忘!

在王歧山執掌中紀委的五年時間裏,手下的主要人馬就相當於當年東廠的“掌班”、“領班”和“司房”,包括了我們上篇和前篇文章中陸續介紹過的習近平浙江省委書記繼任趙洪祝和習近平擔任浙江省委書記期間的“二祕”徐令義等人。

徐令義被習近平和趙洪祝安插進中紀委之後,所擔任具體職務,除了我們上篇文章中介紹 過的駐中央辦公廳的紀檢組長和赴重慶“回頭看”巡視組組長,也還擔任過赴河南和江西等地的巡視組組長。


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Public Domain)
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Public Domain)

按照中共官媒當年的報道,徐令義在擔任中紀委駐中央辦公廳紀檢組長期間,“頂住巨大壓力”,不到一年時間就調查處理違紀違法問題103起,平均每三天查處一起。

說起來,徐令義在擔任駐中辦紀檢組組長時還只是個副省部級幹部,其正省部級待遇是在擔任了派駐地方的巡視組組長之後,才被正式明確的(是所謂“明確爲正省部級”)。但是他的威名,卻足以讓每個被他巡視過的省份內的省委書記和省長聞之顫抖。他前後巡視過的幾個省份裏,即使省委書記和省長最終被“審查”過關,但在位或者在當地難退位的副省部級官中,都有好幾個被先“雙規”再判刑的。

在地方各省巡視的過程中,徐令義的權力大到隨時可以令省委書記招集省委擴大會議。這種會議場合,省委書記雖然是仍然坐在會議主持人位置上,但卻要看着“列席”會議的徐令義的眼色行事。接下來的場景就是,突然有兩個身着鐵灰色無徽章制服的壯漢徒手衝進會場,接着徐令義就會高喊一聲XXX(或者XX)站起來。然後,這個被徐令義點名的副省部級幹部往往都是雙眼緊閉,兩腿癱軟,被兩個灰衣人半架半拖地弄出已經瀰漫起一股嗆人的尿臊味的會場……。

而我們本文前面剛剛介紹的那位如今正在秦城監獄服刑的副部級“貪官”,當年就是在某個省份任職期間,到被我們上篇文章中介紹了中紀“回頭看”巡視組長徐令義抓到了貪腐把柄。而筆者特意在本文裏爲他的“貪官”二字打上引號,是因爲他的後代對外聲稱“完全是在替省委書記頂罪”。

我們本專欄上篇文章中介紹過了,習近平主政浙江期間,慎海雄和與他同時任職新華社浙江分社的朱國賢在陳敏爾和徐令義的授意下,不但爲向全國宣傳習近平的浙江政績寫習近平所想、投近平所好,而且還時不時在“內參”文章裏極力美言習近平的“浙江新政”,一再向當時的江澤民、胡錦濤、曾慶紅,以及所有中共在位和退位領導人的耳朵裏灌風,才終於達到了令習近平在被與李克強等人“比選”的過程中順利勝出的預設目標。這就是習近平上臺之後,在提拔當時的浙江省委常委兼宣傳部長陳敏爾的同時,也陸續對當年在浙江還只是正廳和副廳級的徐令義,以及慎海雄和朱國賢委以重任的原因。

而除了徐令義之外,習近平當年在浙江時期的吹鼓手中的朱國賢,日後也被安插進中紀委的“打虎”班子。如果說徐令義當時的主要任務是偵緝進而抓捕副省部級以上貪腐官員的話,那麼王歧山和趙洪祝給朱國賢安排的任務就是讓他們個個都得“認罪悔罪”。


浙江省委常委朱國賢。(Public Domain)
浙江省委常委朱國賢。(Public Domain)

中共十九大召開前的二零一七年一月,中共官媒曾廣爲轉載了中紀委網站的《朱國賢:懺悔錄是最好的開展黨性教育的活教材》一文,說是十八屆中央紀委第七次全會精神新聞發佈會一月九日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中央紀委宣傳部部長朱國賢在新聞發佈會上說,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紀委編輯了嚴重違紀違法中管幹部的懺悔錄,懺悔錄是用他們的慘痛教訓換來的,是最好的開展黨性教育的活教材,具有很強的警示作用……。

當年習近平離開浙江後,這位朱國賢很快就由新華社浙江分社的副社長升任貴州分社社長,而後轉任新疆分社社長,再往後就是又回任浙江分社一把手……。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三日的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曾刊登消息說:中央第九輪巡視對32家單位黨組織開展專項巡視,同時對遼寧、安徽、山東、湖南等4個省進行“回頭看”。其中,朱國賢擔任對遼寧、山東兩省進行“回頭看”的中央第三巡視組副組長。此時的朱國賢,還只是正廳局級幹部。

當時朱國賢到遼寧巡視的次月,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就宣佈了“第十二屆全國人大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王珉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當天,朱國賢就在瀋陽率人搜查了王岷在當地的家,並將其妻子張靜押送北京。

完成了在遼寧偵緝王岷“所犯罪行”的任務之後,朱國賢即被宣佈爲中紀委宣傳部長,晉升副省部級。後續的內容,留待下篇文章再向讀者和聽衆們介紹。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