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不得已的纪念,再无耻不过的谎言!(高新)

2018-11-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一名中国女子走过出售周恩来(左起)、毛泽东和刘少奇肖像的商场。(美联社)
一名中国女子走过出售周恩来(左起)、毛泽东和刘少奇肖像的商场。(美联社)

今年11月24日是中共政权的前国家主席刘少奇120周年冥诞,现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率众常委为他举行纪念座谈会原本就是依惯例行事,或者说只不过是一场“不得已的纪念”,却也招致了外界媒体对其“背后用意”的强烈好奇。

一些海外中文媒体关注此事的新闻报道使用的标题就是《耐人寻味!习近平高调纪念被毛泽东整死的刘少奇》,文中称习近平今年以来频提毛泽东时代的“自力更生”,当年“发动群众斗群众”的所谓“枫桥经验”也再次受到中共领导层及宣传机构的热捧,北京当局的走向有待观察。现时习近平带领全体常委高调纪念刘少奇,背后用意耐人寻味。

言下之意,上台之后越来越左,被挖苦为“不像习仲勋的儿子,更像毛泽东的孙子”的习近平似乎是要借纪念刘少奇之机进行“政策反思”。

一篇题目为《中共高调纪念刘少奇诞辰 文化大革命会否“脱敏”》的评论文章称, 文化大革命以及六四事件等都是中共执政历史上的负资产,也是中国公共舆论的禁区。不过,近来一些报道显示,中共或有意慢慢尝试对这些敏感问题进行“脱敏”处理。 由于刘少奇在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中的悲剧命运,官方高调谈及刘少奇,免不了又引发外界对文革这场历史动乱时期的争论。外界猜测,纪念这个文革中的悲剧人物,是否官方对文革尝试进行“脱敏”的前奏 ?

不过该文章也认为历史敏感事件的“脱敏”也非中共当前的重要议程,毕竟,中国当前内有经济转型的挑战,外有中美贸易战和中美结构性的大地缘战略背景,中共不会贸然挑动公众敏感的历史神经,引起对过往事件的无谓争论。(所以),中共开会纪念刘少奇等党内政治元老,意在放下历史包袱,促进党内团结,补足中共执政合法性历史链条。习近平亦曾表态说,改革开放前30年和后30年不能互相否定。 此次纪念刘少奇诞辰的大会,亦是如此,主持大会的栗战书在习讲话后总结,指“刘少奇等老一辈革命家所开创的事业”,对于“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有重大意义。” 可见,中共对作古元老的纪念,还是为当前的执政团队从历史那里寻求合法性。

那么如今的习近平政权到底是为什么要“隆重纪念”所谓“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早在江泽民时代即已经有党内文件做出解释。

1996年7月27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了一份内部文件,全称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举办已故党和国家领导同志诞辰纪念活动的通知》,对该政权的已故中央领导人按照“贡献”和去世前的“行政级别”规定了不同的纪念方式。

该通知说:中国共产党是经过长期艰苦卓绝的 斗争取得政权的执政党。在我们党和国家历史上,出现了许多对我国革命和建设事业做出过重大贡献并产生广泛影响的领导同志。这些党和国家领导同志逝世后,在他们诞辰的一定时期举办适当的纪念活动,缅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丰功伟绩的,对于教育人民群众特别是青少年一代继承和发扬先辈们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具有重要的意义。为使已故党和国家领导同志诞辰纪念活动适量有度,富有实际意义,经党中央、国务院同意,现就有关问题通知如下

一、对毛泽东的诞辰纪念活动,在逢十、逢五十、逢百周年时由中共中央主办。

二、对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陈云等在党的历史上处于核心领导地位的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的诞辰纪念活动,在逢十、逢五十、逢百周年时举办。逢十周年,发表纪念文章;中央有关部门召开纪念座谈会,中央领导同志出席并讲话;诞生地召开纪念座谈会。逢五十周年,中共中央召开纪念座谈会,中央主要领导同志出席并讲话。逢百周年,中共中央召开纪念大会,党和国家领导同志出席,中央主要领导同志讲话。

三、对已故的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国务院总理、全国政协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和国家副主席的同志,诞辰纪念活动可以在逢十、逢五十、逢百周年时举行。逢十周年,发表纪念文章。逢五十周年,诞生地举办纪念座谈会。逢百周年,中共中央召开纪念座谈会。

四、对已故的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顾委副主任、中央军委副主席、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和候补书记、中顾委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务委员和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同志,诞辰纪念活动可以在逢五十、逢百周年时举行。逢五十周年,发表纪念文章。逢百周年,中央有关部门召开纪念座谈会,诞生地举办小型纪念活动。

八、已故党和国家领导同志的逝世忌辰,不举办纪念活动。

请读者和听众留意的第一个问题是,对中共党史有些常识性了解的都知道当年的所谓“毛、刘、周、朱、陈、林、邓”,一个主席,五个副主席外加一个总书记。如上七人里,毛被这份文件列为“特等”,其他除林彪而外被列为“一等。这份中央文件里没有提到邓小平。这是因为当时的邓小平还没有死,不算“已故”,但文件中 一句“对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陈云等”,其实已经把邓小平包括进去到“一等”之列了。

这些被列为一等的还在另外一份中央文件中被宣布是有资格安排进毛泽东纪念堂为毛泽东伴尸的。邓小平去世后不久,江泽民政权就决定把单一的“毛主席纪念堂“扩充为”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革命领袖集体的纪念堂 ”。

按照这份文件的规定,在举办纪念活动时,特等和一等之间的最重要的区别就是,对毛的纪念活动无论是逢十还是逢五十和逢一百,纪念活动都是以“中共中央“名义举办,而名列一等者只是逢五十和百年的纪念活动才以“中共中央”名义,逢十的纪念活动只是以“中央有关部门” 名义。但日后执行的过程中,因为无论是对朱德还是周恩来,无论是对邓小平还是陈云,逢十纪念活动由中央哪个“有关部门” 出面是个问题,于是就统统改成“由中共中央举行” ,在位领导人讲话中都要统一措词:“我们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在这里隆重集会,纪念……”。

从此,特等和一级之间的区别仅剩下了逢十纪念毛泽东时,时任总书记必须在纪念座谈会召开之前率众纪念堂里拜尸。在习近平上台后已经主持过的纪念毛诞一百二十周年过程中,还比过去胡锦涛主持的一百一十周年的拜尸活动又多加了一项宣誓内容。

三个月前的9月28日,是中共前副总理黄菊冥诞80周年,北京官媒人民日报“高调刊文纪念”,外界媒体对此也甚感奇怪。其实,这也不过是依贯例行事,因为黄某人生前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所以其“级别”符合如上文件中所开列的纪念规格的第三项,“逢十周年,发表纪念文章”。

2016年月12月6日是万里百年冥诞,因为他生前的职务是全国人大委员长,所以按照如上中央文件中的第三项规定,要以中共中央名义举办纪念座谈会。当时官方媒体的报道内容是“中共中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纪念万里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发表纪念讲话。而习仲勋百年诞辰时中共官方媒体对纪念座谈会报道的措词则是“纪念习仲勋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15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发表纪念讲话的是同习仲勋生前职务对等的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李建国。两者之间之所以有此区别就是相比于万里,习仲勋只配按照如上中央文件中规的第四项规定的身后待遇。而且当时的中共官媒报道也还特别强调了习近平只是以亲属身份而不是中共中央在任总书记的身份出席该座谈会,意思是一向“不谋私利”的习近平并没有让自己的父亲“父依子贵”,该什么级别还是什么级别,该是什么纪念规格还是什么纪念规格。

另外,上述文件中的第八项是“已故党和国家领导同志的逝世忌辰,不举办纪念活动”,但笔者曾听说习近平上台之后每逢毛泽东忌日,只要当时人在北京,一定会“轻车简从,趁夜深人静时到毛堂献花并到水晶棺前肃立良久……”。

比较搞笑的是,认为“现时习近平带领全体常委高调纪念刘少奇,背后用意耐人寻味”的外界华文媒体居然提出了“习近平高调纪念刘少奇 为何不高调纪念毛泽东?”的疑问,认为“习近平不能高调纪念毛泽东,他上台后,许多做法受到了很多批评,大家认为他回归文革,如果他再高调纪念毛泽东,会引发大家恐慌,而且会坐实大家认为他重归毛泽东统治方式的看法。”

殊不知习近平在五年前已经超高调地纪念了毛泽东一百二十周年冥诞至今也才过去了五年,逢十才会以召开座谈会方式纪念是已经统一制定的规矩,对谁都没有例外。

还要提请读者听众们注意的是,如今仍然被继续贯彻执行的这份关于纪念已故“老同志”之不同规格之规定的中央文件是江泽民主政时代的1996年的事情,当时的江泽民之前的历届中共中央主席和总书记中,从华国锋到胡耀邦再到赵紫阳都是在这个位置上被废黜的,而江泽民当时年方七十有二,还远没有到考虑他和他以后的历届总书记的身后纪念规格的时候。江泽民今年已经九十二岁高龄,距他的百年诞辰还有八年。兴许到江泽民百年诞辰的时候,届时还应该是继续留在总书记位置上的习近平会让他江泽民的纪念规格高于其他已故中央政治局常委,比如前面提到的黄菊。毕竟他江泽民的名字是被写进了党章的。

笔者在此转引如上中共当年的这份内部文件,就是要证明笔者本文开篇所言之实:现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率众常委为刘少奇的一百二十周年诞辰举行纪念座谈会原本就是依惯例行事,或者说是只不过是一场“不得已的纪念”。

说这是一场“不得已的纪念“并非是指习近平对刘少奇怀有成见,而是说最近一直处于郁闷期的习近平应该是没有闲心考虑什么为文革等中共历史祸行“脱敏”之类的问题,正在为几天之后的阿根廷“习特会”愁得茶饭不思的习领袖偏偏又赶上一场没有理由躲避更没有理由拖延的刘少奇一百二十周年冥诞,再累、再烦也得强打精神不是?此其一。

其二,如上文件中所开列的一等纪念对象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以及邓小平和陈云等五人, 只有一个刘少奇是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所以纪念他刘少奇的公开讲话中无论怎么措词以回避和掩饰毛泽东的文革罪行,都会被党内党外、国内国外嗤之以鼻。

笔者也注意到习近平当局如此“高调纪念”刘少奇一百二十周年冥诞被外界关注后,有海外华文媒体以《7常委高调纪念刘少奇 只字不提他是怎么死的》为题,说是“日前,中共七常委集体现身北京大会堂,高规格纪念刘少奇。习近平在讲话中,把纪念刘少奇与自己的政治口号结合,但只字不提刘少奇在文革时被被毛泽东整死的悲剧命运”。

事实上习近平的纪念讲话中恰恰是说了刘少奇是怎么死的,他的原话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刘少奇同志遭到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的残酷迫害,不幸蒙冤致死。”

二十年前江泽民在纪念刘少奇百年瞑诞时对刘少奇之死的描述是:“‘文化大革命’中,林彪、‘四人帮’两个反革命集团制造伪证,罗织罪名,残酷迫害刘少奇同志,他不幸蒙冤致死。”

不难看出,当年的江泽民不过是把致死刘少奇的主犯回避不提,只提从犯,给人的感觉是他只提林彪和“四人帮”的“助纣为虐”,但却不提这里的“纣”就是毛泽东。而如今习近平把把刘少奇的“蒙冤致死”直接说成是“林彪四人帮反常集团的残酷迫害”,不但是已经把谎言编得彻头彻尾,而且也已经悖逆了中共中央当年为刘少奇平反之决定中关于刘少奇死因的定性。详细的内容,留待下篇文章继续。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