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不得已的紀念,再無恥不過的謊言!(高新)


2018-11-26
Share
1 一名中國女子走過出售周恩來(左起)、毛澤東和劉少奇肖像的商場。(美聯社)

今年11月24日是中共政權的前國家主席劉少奇120週年冥誕,現任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率衆常委爲他舉行紀念座談會原本就是依慣例行事,或者說只不過是一場“不得已的紀念”,卻也招致了外界媒體對其“背後用意”的強烈好奇。

一些海外中文媒體關注此事的新聞報道使用的標題就是《耐人尋味!習近平高調紀念被毛澤東整死的劉少奇》,文中稱習近平今年以來頻提毛澤東時代的“自力更生”,當年“發動羣衆鬥羣衆”的所謂“楓橋經驗”也再次受到中共領導層及宣傳機構的熱捧,北京當局的走向有待觀察。現時習近平帶領全體常委高調紀念劉少奇,背後用意耐人尋味。

言下之意,上臺之後越來越左,被挖苦爲“不像習仲勳的兒子,更像毛澤東的孫子”的習近平似乎是要借紀念劉少奇之機進行“政策反思”。

一篇題目爲《中共高調紀念劉少奇誕辰 文化大革命會否“脫敏”》的評論文章稱, 文化大革命以及六四事件等都是中共執政歷史上的負資產,也是中國公共輿論的禁區。不過,近來一些報道顯示,中共或有意慢慢嘗試對這些敏感問題進行“脫敏”處理。 由於劉少奇在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中的悲劇命運,官方高調談及劉少奇,免不了又引發外界對文革這場歷史動亂時期的爭論。外界猜測,紀念這個文革中的悲劇人物,是否官方對文革嘗試進行“脫敏”的前奏 ?

不過該文章也認爲歷史敏感事件的“脫敏”也非中共當前的重要議程,畢竟,中國當前內有經濟轉型的挑戰,外有中美貿易戰和中美結構性的大地緣戰略背景,中共不會貿然挑動公衆敏感的歷史神經,引起對過往事件的無謂爭論。(所以),中共開會紀念劉少奇等黨內政治元老,意在放下歷史包袱,促進黨內團結,補足中共執政合法性歷史鏈條。習近平亦曾表態說,改革開放前30年和後30年不能互相否定。 此次紀念劉少奇誕辰的大會,亦是如此,主持大會的慄戰書在習講話後總結,指“劉少奇等老一輩革命家所開創的事業”,對於“在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具有重大意義。” 可見,中共對作古元老的紀念,還是爲當前的執政團隊從歷史那裏尋求合法性。

那麼如今的習近平政權到底是爲什麼要“隆重紀念”所謂“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早在江澤民時代即已經有黨內文件做出解釋。

1996年7月27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聯合發佈了一份內部文件,全稱是《中共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關於舉辦已故黨和國家領導同志誕辰紀念活動的通知》,對該政權的已故中央領導人按照“貢獻”和去世前的“行政級別”規定了不同的紀念方式。

該通知說:中國共產黨是經過長期艱苦卓絕的 鬥爭取得政權的執政黨。在我們黨和國家歷史上,出現了許多對我國革命和建設事業做出過重大貢獻併產生廣泛影響的領導同志。這些黨和國家領導同志逝世後,在他們誕辰的一定時期舉辦適當的紀念活動,緬懷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豐功偉績的,對於教育人民羣衆特別是青少年一代繼承和發揚先輩們的光榮傳統和優良作風,加強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具有重要的意義。爲使已故黨和國家領導同志誕辰紀念活動適量有度,富有實際意義,經黨中央、國務院同意,現就有關問題通知如下

一、對毛澤東的誕辰紀念活動,在逢十、逢五十、逢百週年時由中共中央主辦。

二、對周恩來、劉少奇、朱德、陳雲等在黨的歷史上處於核心領導地位的黨和國家主要領導人的誕辰紀念活動,在逢十、逢五十、逢百週年時舉辦。逢十週年,發表紀念文章;中央有關部門召開紀念座談會,中央領導同志出席並講話;誕生地召開紀念座談會。逢五十週年,中共中央召開紀念座談會,中央主要領導同志出席並講話。逢百週年,中共中央召開紀念大會,黨和國家領導同志出席,中央主要領導同志講話。

三、對已故的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主席、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國務院總理、全國政協主席、中央軍委主席和國家副主席的同志,誕辰紀念活動可以在逢十、逢五十、逢百週年時舉行。逢十週年,發表紀念文章。逢五十週年,誕生地舉辦紀念座談會。逢百週年,中共中央召開紀念座談會。

四、對已故的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和候補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顧委副主任、中央軍委副主席、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和候補書記、中顧委常委、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國務委員和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同志,誕辰紀念活動可以在逢五十、逢百週年時舉行。逢五十週年,發表紀念文章。逢百週年,中央有關部門召開紀念座談會,誕生地舉辦小型紀念活動。

八、已故黨和國家領導同志的逝世忌辰,不舉辦紀念活動。

請讀者和聽衆留意的第一個問題是,對中共黨史有些常識性瞭解的都知道當年的所謂“毛、劉、周、朱、陳、林、鄧”,一個主席,五個副主席外加一個總書記。如上七人裏,毛被這份文件列爲“特等”,其他除林彪而外被列爲“一等。這份中央文件裏沒有提到鄧小平。這是因爲當時的鄧小平還沒有死,不算“已故”,但文件中 一句“對周恩來、劉少奇、朱德、陳雲等”,其實已經把鄧小平包括進去到“一等”之列了。

這些被列爲一等的還在另外一份中央文件中被宣佈是有資格安排進毛澤東紀念堂爲毛澤東伴屍的。鄧小平去世後不久,江澤民政權就決定把單一的“毛主席紀念堂“擴充爲”以毛澤東同志爲核心的黨的第一代革命領袖集體的紀念堂 ”。

按照這份文件的規定,在舉辦紀念活動時,特等和一等之間的最重要的區別就是,對毛的紀念活動無論是逢十還是逢五十和逢一百,紀念活動都是以“中共中央“名義舉辦,而名列一等者只是逢五十和百年的紀念活動才以“中共中央”名義,逢十的紀念活動只是以“中央有關部門” 名義。但日後執行的過程中,因爲無論是對朱德還是周恩來,無論是對鄧小平還是陳雲,逢十紀念活動由中央哪個“有關部門” 出面是個問題,於是就統統改成“由中共中央舉行” ,在位領導人講話中都要統一措詞:“我們懷着十分崇敬的心情,在這裏隆重集會,紀念……”。

從此,特等和一級之間的區別僅剩下了逢十紀念毛澤東時,時任總書記必須在紀念座談會召開之前率衆紀念堂裏拜屍。在習近平上臺後已經主持過的紀念毛誕一百二十週年過程中,還比過去胡錦濤主持的一百一十週年的拜屍活動又多加了一項宣誓內容。

三個月前的9月28日,是中共前副總理黃菊冥誕80週年,北京官媒人民日報“高調刊文紀念”,外界媒體對此也甚感奇怪。其實,這也不過是依貫例行事,因爲黃某人生前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所以其“級別”符合如上文件中所開列的紀念規格的第三項,“逢十週年,發表紀念文章”。

2016年月12月6日是萬里百年冥誕,因爲他生前的職務是全國人大委員長,所以按照如上中央文件中的第三項規定,要以中共中央名義舉辦紀念座談會。當時官方媒體的報道內容是“中共中央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紀念萬里同志誕辰100週年座談會”,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發表紀念講話。而習仲勳百年誕辰時中共官方媒體對紀念座談會報道的措詞則是“紀念習仲勳同志誕辰100週年座談會15日上午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發表紀念講話的是同習仲勳生前職務對等的時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李建國。兩者之間之所以有此區別就是相比於萬里,習仲勳只配按照如上中央文件中規的第四項規定的身後待遇。而且當時的中共官媒報道也還特別強調了習近平只是以親屬身份而不是中共中央在任總書記的身份出席該座談會,意思是一向“不謀私利”的習近平並沒有讓自己的父親“父依子貴”,該什麼級別還是什麼級別,該是什麼紀念規格還是什麼紀念規格。

另外,上述文件中的第八項是“已故黨和國家領導同志的逝世忌辰,不舉辦紀念活動”,但筆者曾聽說習近平上臺之後每逢毛澤東忌日,只要當時人在北京,一定會“輕車簡從,趁夜深人靜時到毛堂獻花併到水晶棺前肅立良久……”。

比較搞笑的是,認爲“現時習近平帶領全體常委高調紀念劉少奇,背後用意耐人尋味”的外界華文媒體居然提出了“習近平高調紀念劉少奇 爲何不高調紀念毛澤東?”的疑問,認爲“習近平不能高調紀念毛澤東,他上臺後,許多做法受到了很多批評,大家認爲他迴歸文革,如果他再高調紀念毛澤東,會引發大家恐慌,而且會坐實大家認爲他重歸毛澤東統治方式的看法。”

殊不知習近平在五年前已經超高調地紀念了毛澤東一百二十週年冥誕至今也纔過去了五年,逢十纔會以召開座談會方式紀念是已經統一制定的規矩,對誰都沒有例外。

還要提請讀者聽衆們注意的是,如今仍然被繼續貫徹執行的這份關於紀念已故“老同志”之不同規格之規定的中央文件是江澤民主政時代的1996年的事情,當時的江澤民之前的歷屆中共中央主席和總書記中,從華國鋒到胡耀邦再到趙紫陽都是在這個位置上被廢黜的,而江澤民當時年方七十有二,還遠沒有到考慮他和他以後的歷屆總書記的身後紀念規格的時候。江澤民今年已經九十二歲高齡,距他的百年誕辰還有八年。興許到江澤民百年誕辰的時候,屆時還應該是繼續留在總書記位置上的習近平會讓他江澤民的紀念規格高於其他已故中央政治局常委,比如前面提到的黃菊。畢竟他江澤民的名字是被寫進了黨章的。

筆者在此轉引如上中共當年的這份內部文件,就是要證明筆者本文開篇所言之實:現任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率衆常委爲劉少奇的一百二十週年誕辰舉行紀念座談會原本就是依慣例行事,或者說是隻不過是一場“不得已的紀念”。

說這是一場“不得已的紀念“並非是指習近平對劉少奇懷有成見,而是說最近一直處於鬱悶期的習近平應該是沒有閒心考慮什麼爲文革等中共歷史禍行“脫敏”之類的問題,正在爲幾天之後的阿根廷“習特會”愁得茶飯不思的習領袖偏偏又趕上一場沒有理由躲避更沒有理由拖延的劉少奇一百二十週年冥誕,再累、再煩也得強打精神不是?此其一。

其二,如上文件中所開列的一等紀念對象劉少奇、周恩來、朱德、以及鄧小平和陳雲等五人, 只有一個劉少奇是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所以紀念他劉少奇的公開講話中無論怎麼措詞以迴避和掩飾毛澤東的文革罪行,都會被黨內黨外、國內國外嗤之以鼻。

筆者也注意到習近平當局如此“高調紀念”劉少奇一百二十週年冥誕被外界關注後,有海外華文媒體以《7常委高調紀念劉少奇 隻字不提他是怎麼死的》爲題,說是“日前,中共七常委集體現身北京大會堂,高規格紀念劉少奇。習近平在講話中,把紀念劉少奇與自己的政治口號結合,但隻字不提劉少奇在文革時被被毛澤東整死的悲劇命運”。

事實上習近平的紀念講話中恰恰是說了劉少奇是怎麼死的,他的原話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劉少奇同志遭到林彪、“四人幫”反革命集團的殘酷迫害,不幸蒙冤致死。”

二十年前江澤民在紀念劉少奇百年瞑誕時對劉少奇之死的描述是:“‘文化大革命’中,林彪、‘四人幫’兩個反革命集團製造僞證,羅織罪名,殘酷迫害劉少奇同志,他不幸蒙冤致死。”

不難看出,當年的江澤民不過是把致死劉少奇的主犯迴避不提,只提從犯,給人的感覺是他只提林彪和“四人幫”的“助紂爲虐”,但卻不提這裏的“紂”就是毛澤東。而如今習近平把把劉少奇的“蒙冤致死”直接說成是“林彪四人幫反常集團的殘酷迫害”,不但是已經把謊言編得徹頭徹尾,而且也已經悖逆了中共中央當年爲劉少奇平反之決定中關於劉少奇死因的定性。詳細的內容,留待下篇文章繼續。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