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曾經被盛傳是央行行長接班人的朱鶴新爲何只接掌了外管局?

2023.11.27
專欄 | 夜話中南海:曾經被盛傳是央行行長接班人的朱鶴新爲何只接掌了外管局? 日前已被宣佈從央行行長潘功勝手中接下國家外匯管理局黨組書記職務的朱鶴新
百度

按照"先黨內再黨外"的原則,日前已被宣佈從央行行長潘功勝手中接下國家外匯管理局黨組書記職務的朱鶴新,應該會在下月召開的人大常委會例會後被正式宣佈爲央行副行長兼外管局局長。不過,這對於七年前即已經榮升副省部,在去年二十大上躋身候補中委之後即被盛傳爲易綱央行行長接班人的朱鶴新來說,不過是退而求其次而已!

北京時間本月24日下午,已經上任中共央行黨委書記和行長四個月了的潘功勝,和中央金融工委常務副書記王江一起,陪同一位中組部副部長出席了國家外匯管理局(以下簡稱“外管局”)幹部會議。會議的主要內容就是歡迎曾經擔任過央行副行長職務的現任中信集團董事長朱鶴新“榮歸”,以新任央行黨委委員的身份接替潘功勝兼任的外管局黨組書記職務。

中共外管局這樣的單位,從無黨政雙首長的設置先例,所以按照所謂“先黨內後黨外”的原則,如無意外,這位朱鶴新應該會在今年12月下旬召開的第十四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七次會議上,被“決定“以新任央行副行長身份兼任潘功勝卸下的外管局局長的行政職務。

自原本是央行第一副行長的潘功勝在今年7月接替了易綱行長職務之後,目前的副行長只剩劉國強、張青松和宜昌能。而如上四人全爲“雙非”,即非中央委員(候補委員),非中紀委委員。所以在去年10月“當選”了二十屆中央候補委員的朱鶴新一經被宣佈爲央行副行長,就將會名列第一副行長。

朱鶴新受命接手潘功勝兼任的外管局黨組書記消息被宣佈後,有媒體在分析文章中以“潘功勝甩鍋”形容之,說是“中共當局繼續搞擊鼓傳花,潘功勝把中共外儲流失問題的‘燙手山芋’丟給了朱鶴新,可以說在“甩鍋”。人民幣貶值趨勢不可逆轉,朱未來的日子會非常不好過”。

相關時評人認爲:“中共外儲在近幾個月不斷下降,中共黨魁特地選擇去央行和外管局考察,說明中共高層感受到了金融方面的壓力。在近日人民幣稍有升值之際,朱鶴新立刻被任命接手外管局,對朱來說,實際是有苦難言。隨着中國經濟的持續下行,外資、熱錢都在從中國大陸撤走,目前雖然人民幣匯率稍有升高,但誰都知道人民幣貶值是一個大趨勢,資本從中國跑路是一個大趨勢。也就是說,朱鶴新作爲新任外管局主管,未來日子會非常不好過。”

依筆者之見,朱鶴新未來的日後不好過是毫無疑問。把習近平當局目前面臨的金融危局說得多嚴重都不過分,故中國境內網友在朱鶴新“履新”的新聞報道後面留言說他是“臨危受命”,更有評論說他是“臨危不懼,勇於獻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明知征途有艱險,越是艱險越向前”。

不過,我們外界甚至可以挖苦這位“臨危受命”的朱鶴新實乃“無知無畏”,似也不應把他的“履新”理解成潘功勝的“甩鍋”。因爲無論中共政權面臨的金融形容是好是壞,升任央行一把手之後還長期兼任副部長級的外管局黨政一把手絕非常態。交出這一兼職只是時間問題。

這裏說明一點,中共所謂的國務院“國家局“分爲兩類,稱之爲”總局“的與部委平級,其他由部委代管的都是副部級。其一把手是副部,副職自然是正司局。而這類國家局裏面也設有業務司,但這類司的司長都是副司局級。

今年7月潘功勝先後接替郭樹清央行黨委書記職務和易綱只連任了三個月的行長職務之後,筆者即在相關分析文章中介紹了潘功勝升任央行黨政一把手後,爲什麼還繼續兼任着外管局黨政一把手職務,原因之一可能是易綱的行長接班人很晚才被習近平“比選”出來。 

在中共內部,有人將央行與其“代管”的外管局之間的關係,類比爲公安部與下屬的特勤局的關係。因爲習近平親信中的“至親”王小洪在先後接替了公安部黨委書記和公安部長職務後,甚至是在去年10月召開的二十大上升任中共書記書記處書記和在今年三月又被安排爲國務委員之後,其特勤局黨委書記和局長的兼職仍然保留了一段時間。直到今年6月,王小洪才總算把這一個外媒稱之爲“無比重要”的特勤局局長和黨委書記的兼職讓了出來。

那麼相比公安部下屬單位之一的特勤局,外管局作爲央行代管的“國家局”,其在中共整個金融體制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今年7月“臨危受命”爲央行黨政一把手的潘功勝要把這樣一個重要兼職交出來,中共當局爲他挑選接班人絕對是一件需要慎重考慮的事情。這也是爲什麼朱鶴新從潘功勝手中接棒外管局的消息一經傳出,許多媒體都不約而同地在標題中以“重磅”形容之。

其實,就在中共外管局網站以第一時間公佈朱鶴新上任外管局黨組書記消息的前兩天,即已經有英國路透社搶先一步,“獨家”報道了“四位知情人士透露”的消息,說是在中國經濟和市場面臨越來越大的不利因素之際,中國將任命資深銀行家、國有金融集團中信集團董事長朱鶴新爲外匯監管機構新任局長。

一時間,多家中國境外的中文媒體,包括幾家中共大外宣紛紛轉引路透社的消息,有的還把標題做得十分聳動,諸如《中國突傳重磅消息!路透:朱鶴新將出任中國外管局局長 任命料最早本週宣佈》之類。

這令筆者自然聯想起了成蕾。澳大利亞籍的前中共央視財經節目主持人成蕾,是因爲“涉嫌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犯罪活動”於2020年8月被中共當局“採取強制措施“的。直到今年10月11日才被中共新華社通報說她在服刑期滿後,被北京市國家安全局依法執行驅逐出境。而其所犯“罪行”在新華社的新聞稿中說是“2020年5月,成蕾受某境外機構人員攀拉,違反與聘用單位簽署的保密條款,非法將工作中掌握的國家祕密內容通過手機提供給該境外機構”。

成蕾獲釋後接受澳大利亞天空新聞頻道採訪時表示,因爲她提前幾分鐘內透露了中國政府的官方信息,違反了對媒體報道的時限,導致她被中國當局以“爲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祕密”罪起訴,遭受了3年的牢獄之苦。

如此說來,成蕾女士三年前的那次所謂“泄露國家機密”的行爲,與前幾天把中共中央決定調朱鶴新接掌外管局的“重磅消息”提前知會給英國路透社的那名“消息人士”的行爲,百分之百的一樣。只不過因爲三年前的成蕾不幸撞到了中共當局正在爲報復澳大利亞政府找尋人質的槍口上。

回過頭來繼續討論曾經被盛傳是易綱的央行行長接班人的朱鶴新,爲什麼只是被平級調任爲外管局一把手。

故事還要從華爾街日報今年2月27日的一則標題爲《中國將調整金融系統高層和機構設置,習近平料安插重要親信》的報道文章說起。該文章開篇先是說“習近平準備大舉調整中國金融系統的領導層,將安排重要親信掌管央行,並重新恢復一箇中共的機構部門,以加強對金融事務的政治控制。這些舉措是習近平重塑中國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努力的延續。近年來,他爲加強中共統治,進一步削弱中央銀行和其他金融監管機構的獨立性。”

接下來,文章中便借“知情人士”口,披露了“中信集團董事長朱鶴新是接替在美國接受教育的經濟學家易綱(現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的主要候選人”。並說“這還不是最終決定,政府高級官員的任命決定只有在3月初的十四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纔會公佈。”

這篇當時被衆多媒體紛紛轉載的報道文章中還說:“知情人士表示,朱鶴新不太可能兼任央行黨委書記,這是央行中最有權力的職位。這在很大程度上將符合央行現有的領導層安排。央行現任行長易綱是黨委副書記,實際上是央行的二把手。目前無法得知朱鶴新將擔任什麼黨內職務。這些人說,何立峯是習近平的長期助手,將成爲主管經濟、金融和工業事務的副總理,他可能會兼任中國人民銀行黨委書記。“

文章中還說:“習近平正在改組政府領導層,那些兼具政治地位和技術職能,以及在全球市場上具有公信力的官員們基本上都從中共領導層消失了。其中包括與特朗普政府談判達成貿易協議的經濟顧問劉鶴、資深銀行家和金融監管者郭樹清,以及現任央行行長易綱等人……。相比之下,朱鶴新在外國商人和投資者中鮮爲人知。他缺乏國際地位,而這種地位使前任中央銀行高級官員能夠與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的政策制定者討論政策、親密交談,並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會議及其他全球金融集會上表達見解……。” 

華爾街日報如上報道文章一經出臺,立刻被廣爲轉載,各類標題諸如《習近平親信朱鶴新和何立峯有望出任中國央行行長和黨委書記,削弱其獨立性》、《美媒:朱鶴新與何立峯或主掌中國央行》等等,一時間令朱鶴新甚至比當時的候命副總理何立峯風頭更勁。以至朱鶴新在中信集團的一位下屬不由得替自己的上司報怨:“這哪裏是在捧啊?簡直就是把我們的朱老總架在火上烤嘛!”

繼而,今年三月中旬召開的第十四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上出乎外界預料地宣佈了易綱的“原地踏步”,華爾街日報立刻又發表《中國央行行長易綱留任,正值監管體系重組之際》一文,說是中國全國人大週日投票決定讓65歲的易綱繼續執掌中國央行,在金融監管體系重組之際推遲了央行行長的交接。知情人士透露,預計易綱將在央行的領導時間延長几個月,以在過渡期間提供連續性,時間安排可能會根據交接的順利程度進行調整。知情人士稱,金融集團中信集團董事長朱鶴新被認爲是接替易綱的主要人選。

而就在華爾街日報二次發文,堅持認爲朱鶴新仍是接替易綱的“主要人選”的一個月之後,朱鶴新辭去中信銀行董事長的消息,一時間甚至也被中國境內媒體認爲是佐證了華爾街日報的“料事如神”。

其實,當時的朱鶴新是以中信集團董事長身份,辭去了他所兼任的中信集團下屬的中信銀行的董事長職務,但因爲衆多媒體的報道標題多爲《中信銀行董事長朱鶴新因工作安排辭任》,內容中引用了中信銀行公告的原文“朱鶴新因工作安排需要,辭去該行董事長、非執行董事及董事會戰略與可持續發展委員會主席、委員職務……。董事會選舉該行黨委書記、副董事長、董事方合英爲中信銀行董事長”,於是便令衆多不明就裏的讀者誤以爲是朱鶴新因“工作安排需要”,離開了中信的領導崗位。

事實上,朱鶴新自打2020年3月從央行副行長位置上“轉軌央企”後,其新職務全稱就是中國中信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中國中信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國中信有限公司董事長。而自2021年6月後,又兼任了中信集團下屬的中信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非執行董事、董事長,直到今年4月又把這一兼職辭去。

不知前面提到的幾天前搶先給英國路透社曝料朱鶴新將入主外管局的“消息人士”,與今年2月和3月給華爾街日報透露朱鶴新晉升前途的“消息人士”是否爲同一人。也無從判斷中共當局在去年把朱鶴新列入中央候補委員名單之後,對是否安排他“榮歸”央行有過什麼樣的討論,但筆者傾向於相信將潘功勝視爲易綱的央行一把手接班人,應該是早在中共十九大召開之前即有過的央行“接班梯隊”計劃的內容之一。

在6年前召開的中共十九大上,時任央行第一副行長兼中央財辦副主任的易綱,和此前已經以副行長職務接替了易綱外管局黨政一把手職務的潘功勝,雙雙進入中央候補委員序列。

十九大召開的次年三月,易綱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被決定接班周小川的央行行長職務。當時即有傳聞說易綱是在十九大上落選了中央委員之後,才被委屈安排進候補委員候選名單的,並與此前本來就是被安排進入十九屆中央候補委員“建議”名單的潘功勝均順利當選。

而在去年10月召開的二十大上,已經年過64歲的易綱,不被安排進入中委或者候補中委名單應該說不出預料,但至此已經擔任央行副行長長達10年之久的潘功勝連個候補中委都未能連任,則令央行內部人士都感覺驚訝。

而正是因爲當時的易綱和潘功勝均未進入二十屆中委(候補中委),所以纔會有二十大上的新任候補中委,曾經擔任過金融副省長和央行副行長的朱鶴新一時間被外界看好。而所謂“消息人士”的透露,更可能是“消息人士”的分析和猜測而已。進一步的分析內容,留待下篇文章深入介紹。

(本期節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講)
(文章只代表作者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高新先生可能忽略了一個交班細節,請轉高新先生
2023-11-27 21:29

你好,高新先生,我是你忠實讀者。你所提到的那篇潘功勝“甩鍋”文章,我也拜讀過。在這裏我有幾點想法和你分享:

1、潘功勝交出外管局局長職務確實是時間問題,但共產黨內部素來沒有在壓力下換人的習慣,除非是習近平一定要這麼做。匯率大貶壓力下,共產黨不會去更換相關主要官員,這是大忌。後來的人做不好,可以把責任推到前任。潘功勝定要值好最後一班才能走人。就像現在,習近平去了趟美國,財金團隊和美國溝通了,人民幣升值之後,壓力有所緩解,才能把外管局第一把手位置讓出。所以,那個標題,也許用 潘功勝長出口氣 朱鶴新履新 更爲貼切。

2、朱鶴新是習近平親信說法,是外界誤傳。朱鶴新沒和習近平、甚至習最親密的部下有過交集,又哪來的親信說法?金融系統,現在在位的大多是王岐山、朱鎔基那些派系的人。包子的人不在金融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