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習近平終於完成了對中央政法委機關的"清倉見底"

2022.11.2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習近平終於完成了對中央政法委機關的"清倉見底" 中共中央政法委副祕書長誾柏
青海政法微博資料照

我們本專欄上篇文章《習近平終於徹底剿滅了中央政法委裏的"孫立軍團夥"》中已經介紹現如今的陳一新已經被宣佈接替了新任中央政法委書記陳文清空出的國家安全部部長職務,未來是否還有機會晉升非政治局委員出任的副國級職務有待觀察,但目前以國家安全部部長身份同時兼任中央政法委祕書長的狀態不會待續太久。事實上,已經有中共內部人士早在二十大召開之前,即已經把未來陳一新政法委祕書長職務的最可能接班人選放在了新任副祕書長誾柏身上。

而這個誾柏是在二十大召開之前的七月中旬才奉調中央政法委,接替孟建柱餘黨景漢朝的中央政法委副祕書長職務。當時的中國長安網“領導·機構”一欄最先對外披露。

就在這個誾柏進入中央政法委的前一個星期,中共公安部原黨委委員、副部長孫力軍受賄、操縱證券市場、非法持有槍支一案在長春開庭審理,孫力軍被控受賄6.46億元。

關注過孫力軍案件的讀者和聽衆相信都對此前中共當局加給孫力軍的政治罪名更感興趣。孫力軍2020年4月被查,次年9月被雙開。雙開通報中指出,他在黨內大搞團團夥夥、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形成利益集團,成夥作勢控制要害部門,嚴重破壞黨的團結統一,嚴重危害政治安全。

通報中還說他“嚴重破壞公安政法系統政治生態”。自此,中共當局便拋出了“孫力軍政治團伙”的定義。相當於上個世紀毛澤東時代的“反革命政治集團”。

我們都知道,截止目前被公開點名爲“孫力軍政治團伙”成員的那幾個人都已經先後被判處了最高爲死緩附加終身監禁的刑罰,即中央紀委2022年度反腐大片《零容忍》中被逐一點名出鏡的5只“政法虎”:江蘇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王立科,上海市原副市長、公安局原局長龔道安,重慶市原副市長、公安局原局長鄧恢林,山西省原副省長、公安廳原廳長劉新雲和全國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原副主任傅政華(曾歷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司法部部長)。

而截止目前還沒有被對外公開點名,但內部已經先後做了免職處理的,就包括孟建柱在位時一手提拔到中央政法委副祕書長崗位上的,今年7月被誾柏頂替的景漢朝,以及在中共二十大閉幕後,陳文清接替中央政法委書記職務的當天即被宣佈免職的白少康。這兩個人雖然都不是此前的十九屆中委,但前者是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及專門委員會副主任,後者則是十九屆中紀委常委,雙雙都是正部長級。

而就在今年7月誾柏上任中央政法委副祕書長,景漢朝被宣佈免職的一個星期後,陳一新曾以中央政法委祕書長身份在中共《學習時報》上發表了重頭文章,《把捍衛“兩個確立”做到“兩個維護”作爲政法戰線政治建設的根本要求》,文章內容中的重點的重點就是“政治建設最急迫的問題是徹底肅清孫力軍政治團伙流毒影響,切實優化政法機關政治生態”。

陳一新的文章中還強調:開展肅清孫力軍政治團伙流毒以來,各地各有關單位高度重視並取得了良好成效,但“清毒”任務還艱鉅複雜。孫力軍政治團伙是嚴重危害黨肌體健康的毒瘤,流毒影響到一些地方和部門政法幹警。所以我們務必保持清醒頭腦,正視“毒症”之重、“毒竈”之廣,堅決避免出現肅清流毒影響“翻篇過關”“事不關己”“冷熱不均”等消極現象。決不能“腳踩西瓜皮”,決不能“雨過地皮溼”,務必抓緊抓實抓到位。“人、事、案”排查處理要到位,全面排查與孫力軍政治團伙密切接觸交往的重點人員,嚴肅查處違紀違法行爲。

其實,就在陳一新這篇文章發表之前的去年12月,陳一新就已經在“全面徹底肅清孫力軍等人流毒影響”的內部講話中,要求“見人見事見案,要清倉見底”,以回應中央督導組一組組長張軒的“嚴格要求”。

今年5月20日,我們夜話中南海專欄發表了《薄熙來的女副官鹹魚翻生 張軒獨受習近平政治青睞》一文,介紹了習近平當年在考察薄熙來領導的重慶市時當面誇讚過的“熙來同志的女副官”張軒是如何被委任爲向習近平直接負責的中央政法機關督導一組組長要職的。

這個督導一組的任務當時被明確爲四個副國級單位,即中央政法委機關、公安部、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張軒雖然只是正部長級幹部,但被她“督導”,當面聆聽她傳達“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的包括時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時任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長趙克志,以及最高檢察長張軍和最高法院院長周強。

截止去年12月底,張軒“督導”的中央政法委的“清毒”工作已經告一段落,張軒本人還主持召開了“中央政法委教育整頓檢查驗收暨肅清流毒影響督辦檢查專題會”,時任中央政法委副祕書長景漢朝和白少康都還出席了會議,給人以“考查過關”的感覺。沒成想還是趕在隨即而來的二十大人事換屆的過程中被先後踢出了中央政法委。無論未來接替陳一新政法委祕書長職務的會是誾柏還是其他什麼人,反正是到目前爲止的中央政法委的祕書長和副祕書長,全部都是與孟建柱毫無瓜葛的習近平的“自己人”。

我們在本專欄的上篇文章中已經介紹過,筆者第一次注意到誾柏這個名字,是去年年中習近平到青海省考察之後不久的事情。一位在當地任職的幹部對外透露習近平在這次考察期間對誾柏的評價頗高,考察行程中還專門抽出十幾分鍾聽誾柏講他本人所屬的納西族和雲南境內藏區的情況。聽誾柏說自己是1969年生人,習近平還鼓勵了他一句:“年輕有位,好好幹!”

而當時的誾柏在習近平面前的“政治過硬”表現,可以參見我們自由亞洲網站上去年6月刊登的報道文章,《習近平視察青海藏區 地方官抓人、作秀》。文章中揭露:習近平在建黨百年前夕到青海藏族自治州視察,強化關心少數民族形象。境外藏人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當局加強維穩,抓捕至少二十名藏人,另外政府還補助治裝費上演藏人光鮮亮麗鼓掌迎接的大戲。

習近平對在場民衆說:“我們都是一家人,我們都是兄弟姐妹……,中華民族要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但事實真相正如在臺西藏人丹增南達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透露的那樣:當地政府爲迎接習近平,兩週前就開始抓捕他們認爲“危險”的藏人,並且對習近平要去的地方,做高規格維安和淨空,嚴控藏人不能帶手機、不能隨便照相、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光果洛一個地方就抓了二十多人。有僧人、學生、學者、做意的、上班族等。抓人不需要理由,“他覺得你看起來危險就抓,他不會提供你什麼理由”。

丹增南達表示,習近平在中共建黨百年前夕到藏族自治區,是爲攏絡、統戰和取暖,要保住自己的政權,不是真心要關心西藏人。官媒宣傳鏡頭下,藏人熱烈歡迎都在演戲。“行程中就安排藏人表演拍手,很正常,規定一定要去,會選一些人穿特別的藏服歡迎習近平,像一些被選到的公務員、團體代表,表現愈支持領導人的,有獎金、紅包、電視、家電等各式禮物可領。”

從中共央視的視頻中可見看到藏人穿的都像全新的藏服和帽子。丹增南達說:“當地政府補助的,自己去做發票給政府,或政府做好提供給你,結果就是要看起來最漂亮、最莊嚴。”

而如上爲保證習近平到訪的“絕對安全”和爲習近平所做的所有表演的總導演,就是時任青海省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誾柏。而這個誾柏當初被從雲南省“交流”到青海省,被看中的就是他此前以雲南省政法委副書記兼省維穩辦主任背景出掌雲南省的藏族自治州之後鐵腕治藏的“堅定和果敢”。

我們在本專欄的上篇文章中已經介紹,這個誾柏是納西族人,大學本科是西南民族學院。從政之後先後擔任過少數民族地區的雲南楚雄彝族自治州下屬縣級市的副市長和下屬縣的縣長及縣委書記、楚雄彝族自治州的中級法院院長、雲南迪慶藏族自治州的州委書記、青海海西蒙古族和藏族自治州的州委書記等職務。可謂中共政權對少數民族地區“以夷制夷”的典型代表人物。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這個誾柏當初被青海省委派到海西蒙古族和藏族自治州主政時,是以省委常委、省政法委書記身份兼任該州州委書記的。如此任命的大背景是,此前的時任青海省副省長兼海西州委書記和柴達木循環經濟試驗區黨工委書記的文國棟“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主動投案,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說起來,和誾柏同齡的青海當地幹部文國棟也曾經是“年輕有爲”,此前仕途順利,32歲時出任青海省門源縣委書記,曾被中央媒體宣佈爲青海省最年輕的縣委書記。 此次被宣佈接受調查時,距其升任青海省副省長、晉升爲副部級官員僅46天。

今年年3月29日,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宣判,以受賄罪判處文國棟有期徒刑十一年。法庭認爲,文國棟犯有受賄罪,但鑑於他有自首行爲,受賄37萬餘元系未遂,認罪悔罪,積極退贓,贓款贓物已全部追繳,具有法定、酌定從輕處罰情節,依法可以對其從輕處罰。

說起來,去年6月習近平考察青海期間的人事考察的重點本是時任青海省委書記,當地幹部出身的趙樂際當年擔任青海省委書記期間的大祕王建軍。結果是王建軍的表現令習近平失望,誾柏則不失時機地被習近平相中。

接下來,還不滿64歲的王建軍被宣佈“因年齡原因”不再擔任青海省省委書記,此前是從中央部委“交流”到地方的信長星從省長遞升爲省委書記。

信長星擔任青海省委書記的兩個月後,誾柏被宣佈交出青海政法委書記兼職,成爲省委專職副書記。又過了兩個月,信長星在給誾柏舉行的歡送會上稱讚了曾被習近平誇耀過“年輕有爲”的誾柏“前途遠大” 。

初到中央政法委的誾柏暫時還是在幾名副祕書長中排名最後。但二十大之後在宣佈陳文清以新任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身份兼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的同時,誾柏即被宣佈爲第一副祕書長。10月31日,陳文清首次主持召開中央政法委員會全體會議,在會議上宣佈了中央政法委機關的內部工作分工,誾柏負責協助陳一新主持中央政法委機關的日常工作,併兼任中央政法委機關黨委書記。

而在把孟建柱的最後一個餘黨白少康也逐出中央政法委機關之後,排名在誾柏之後的兩個副祕書長都比誾柏年長。其中王洪祥生於1963年,比誾柏年長6歲,是在最高檢察院從書記員開始一步步爬升上去的,2017年3月被從最高檢察院政治部主任職位上平調至福建省任省委常委兼省政法委書記,兩年後回京,進入中央政法委。據信已經是明年三月召開的十四屆全國人大的常委候選人。

我們在過去的相關節目中已經介紹過,現任中央政法委書記陳文清當初也是被安排到福建省任職,擔任過福建省委常委兼省紀委書記。

而相比於王洪祥的到福建省短時間“鍍金”,中央政法委的另外一位現任副祕書長林銳則是福建生福建長。公開資訊顯示,林銳,1967年8月生,是福建閩侯人,長期於福建工作,是王小洪的舊部。歷任福建省公安廳公共信息網絡安全監察處副處長、泉州市公安局副局長(掛職)、省公安廳網絡安全保衛總隊總隊長,泉州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等職。

王小洪2013年8月從廈門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調任河南省公安廳廳長後,林銳同年10月從泉州市公安局局長調任廈門市副市長兼市公安局局長。

林銳任福建省公安廳網絡安全保衛總隊總隊長時,同是福建籍的王小洪是時任省公安廳副廳長。

2018年3月,王小洪被宣佈爲任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部長(正部長級)。3個月後,林銳進京,被宣佈爲公安部部長助理。2018年10月,首位出自中國公安部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時任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被查。一個月後,林銳升任公安部副部長。

2022年5月,林銳被宣佈調任中央政法委副祕書長。兩個月後,誾柏進入。同月,王小洪接替了公安部長職務同時成爲中央政法委副書記。至此,“刀把子”總算完全掌握在習近平自己人的手裏了。

 

(本期節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講)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