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最輝煌和最悲催的歷任外匯管理局局長們

2023.12.01
專欄 | 夜話中南海:最輝煌和最悲催的歷任外匯管理局局長們 外管局成立幾十年,歷任局長中有如周小川等政壇輝煌者,也有入獄家破人亡的。
X截圖

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的歷任局長們,有如周小川、易綱、潘功勝這樣榮升央行一把手甚至官拜副國級者,但也有如朱小華那樣身陷牢獄、家破人亡,以及李福祥那樣精神崩潰,跳樓自殺者。

我們本專欄的上篇文章《曾經被盛傳是央行行長接班人的朱鶴新爲何只接掌了外管局?》,介紹了因爲在整個央行系統除他以外居然再無一人進入二十屆中委或者候補中委序列,所以朱鶴新央行和外管局系統的行政職務一經正式由人大常委會對外宣佈,他朱鶴新在央行副行長中排名第一是毫無疑問的。而且,別看他朱鶴新的貌相比潘功勝老上許多,但事實上他朱鶴新的年齡比新任央行行長潘功勝年輕了正好五歲。這裏之所以用“正好“形容,是因爲中共黨的中央委員會的任期和國務院任期都是五年一屆。而在去年二十大上已經順利”當選“中央候補委員的朱鶴新到2027年召開中共二十一大時也才59歲,與屆時已經年滿64歲,所以應該沒有可能入選新一屆中委的潘功勝之間是一種“接班梯隊“的安排顯而易見,就如同2017年召開中共十九大之前對易剛和潘功勝之間的接班梯隊安排是一樣的考量。

如果未來朱鶴新能夠如願從潘功勝手中接手央行行長,那麼央行從周小川開始,到易綱,到潘功勝,再到朱鶴新,另外還有擔任過五年央行黨委書記職務的郭樹清,全部都是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出身,足見這個外管局在中共整個金融系統中的地位之重。

不過,中共外管局成立之後的幾十年歷史上,其歷任局長中有如周小川等數名晉升副國和正部的政壇輝煌者,也有本人入獄的同時家破人亡,甚至本人直接跳樓自殺者。

曾經在央行行長和全國政協副主席兼央行行長職務上總共延續了長達15年半時間的周小川,期間歷任了朱鎔基、溫家寶和李克強三任國務院總理,是中共執政史上任期最長的行長。

自中共央行行長不再由國務院國務委員或者副總理兼任至今,後幾任央行行長之中唯有周小川被安排以全國政協副主席身份兼任,官至副國級。他最早是在2002年12月,以時任中國證監會主席的正部級身份被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鎔基提名接任央行行長的。此前他以央行副行長職務兼任外管局局長的上任時間是1995年9月,卸任時間是至1998年4月。

當時,在周小川之前的那一任外管局局長朱小華更是所謂“朱鎔基愛將”,他當時離開外管局的去處是光大集團。一手掌握光大集團期間,朱小華在朱鎔基的支持下大力改革光大,集團麾下股票大爲升值,集團市值亦翻數倍,被當時的香港金融界譽爲“Golden Finger”(“金手指”)。

出生於1949年,比周小川還年輕一歲的朱小華當時因爲在主持光大集團的亮眼政績而一度成爲比周小川更有晉升前景的中國金融的“未來掌門人” 。可惜的是,正在風頭最勁的時刻,他於1999年7月開始被“雙規”後失去自由,其妻自殺,其女成瘋。

2002年8月20日開始對朱小華案庭審前,中紀委已經宣佈對他開除黨籍和公職。據報道,當時的朱小華被控收受一家上市公司36萬股的股票,隨後由其妻賣掉套現108萬港元(約值13萬9千美元)。他同時被控透過妻子收受一名商人300萬港元賄賂(當時約值38萬8千美元)。朱小華在法庭上表示,2001年時辦案人員欺騙他說抓了他的妻子,威脅他認罪,但事實上他的妻子早在2000年底已經於美國芝加哥自殺身亡。

朱小華的強烈抗辯招致了15年有期徒刑的重判。有對此內幕感興趣的讀者聽衆,網上仍可查閱到劉曉波生前的文章《朱熔基的金融班底爲什麼相繼中箭落馬?》。也請參閱我們自由亞洲2002年8月22刊登的《中共權力鬥爭的一個窗口:朱小華案件開庭》一文。

其實,在中共政權的歷任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裏,朱小華家破人亡的下場還不是最悲催的,更悲催的是李福祥的自殺身亡。

前面說了朱小華的外管局局長接班人是周小川,而周小川的接棒人是中共政壇上爲數不多的知名女性銀行家之一,曾於2004年和2005年被美國《華爾街日報》評爲“年度全球最受關注的50位商界女性”,也曾在在2006年和2007年兩度入選美國《福布斯》“全球最有影響力的女性”排行榜的吳曉靈。這是她首次擔任這一職務,而且只擔任了半年時間,一個叫李福祥的外管局時任副局長於1998年10月被扶正,接替了被宣佈轉任上海分行行長的吳曉靈。

出生於1952年的李福祥此前先後曾任中國銀行紐約分行負責人、中國銀行總行資金部總經理等金融要職,1995年升任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1998年升任正局長,官至副省部,時年僅46歲,比當時也還是副部級的周小川年輕4歲的他,被稱爲當時的中國大陸金融系統中最年輕的副部級官員,大有晉升空間。

追蹤中共國家外匯管理局的歷史,它在1979年成立時和中國銀行“合署辦公“,當時中國銀行同時承擔着外匯管理和經營職能,與外匯局屬於”一個機構兩塊牌子。1982年機構改革後,中國銀行開始專司外匯經營業務,國家外匯管理局從中國銀行獨立後劃歸中國人民銀行領導,“單獨履行國家的外匯管理職能”……。所以出身中國銀行,而且曾經有過金融駐外資歷的李福祥自然被視爲外管局掌門人的最佳人選。誰成想他接受這一職務不到兩年時間,卻突然用跳樓自殺的方式了結了自己,歿年48歲。

2000年5月11日,我們自由亞洲網站刊登消息《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李福祥在北京去世》,說是受到朱鎔基賞識的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李福祥在北京去世﹐死因未明﹐北京官方也還沒有證實他的死訊。但是﹐外匯管理局一名姓鄧的官員證實李福祥已經死亡﹐他不肯進一步透露詳情﹐表示要等候上級指示如何公佈李福祥的死訊。 暫時還不能肯定李福祥真正的死因。官方資料顯示﹐李福祥本星期一在北京304醫院登記入院﹐治療糖尿病。 而香港《明報》的消息指李福祥星期三晚在醫院跳樓身亡﹐醫院停屍房一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職員向路透社表示﹐他在星期三曾經處理過一名跳樓死亡的外匯管理局官員的屍體。 香港媒體說﹐李福祥可能由於工作壓力太大﹐心臟出現問題﹐以及可能牽涉在貪污醜聞之內而自殺。 還有消息說﹐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在不久前曾經就前外匯管理局局長光大集團朱小華貪污案要求曾經是副局長的李福祥協助調查。 外匯管理局同國務院有關單位都拒絕對事件發表意見。

5天后,中國內地的財經時報刊登《詳訊: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李福祥墜樓身亡》,說今天來自官方的消息證實,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李福祥在北京住院治病期間,於5月10日墜樓身亡。

消息說:1952年出生的李福祥尚不滿48週歲,是目前國內主持全域工作最年輕的副部級幹部之一……。據悉他的墜樓地點在解放軍304醫院,該院是全軍的三級甲等醫院,以治療創傷、燒傷而著名。

同日,中新社也刊登了內容爲“記者今天從官方得到證實,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李福祥日前在北京一醫院墜樓身亡”的消息。

時間又過了10天,中共大外宣鳳凰衛視和內地的中關村在線等同時刊登了《國家外管局長自殺原因真相大白》的報道,說是   中國人民銀行日前完成對在本月上旬跳樓自殺的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李福祥的死因報告,並上報國務院。消息稱,李福祥在擔任國家外匯管理局職務之前,在原部門任職的一名與其關係十分密切的前下屬,因涉及一宗近兩億元人民幣的貸款去向不明案,結果被中紀委“雙規”調查(近期案件稍後移交檢察院)。專案組相信李福祥知道內情,卻未有向組織交代,有包庇他人之嫌。李福祥則認爲自己對整件事情毫不知情,有被“冤枉”的感覺,造成巨大精神壓力。 據悉,專案組曾多次找李福祥談話,希望李福祥能提供其涉案密友的情況,以及當時爲什麼對這筆逾億元鉅款的去處毫不知情。李福祥因此精神不振,在巨大精神壓力下,患上精神憂鬱症,終日精神恍惚不定……。據瞭解,李福祥於北京三○四醫院跳樓自殺前幾天,曾一度割手腕自殺,所幸被及時發現,經搶救脫險。爲防止李福祥再度自殺,有關部門本月初派出專人保護李福祥,防止他因情緒失控再度自殺。九日,李福祥最終還是乘人不備而跳樓結束生命。

中國人民銀行日前完成對李福祥的死因報告,並上報國務院有關領導。據悉,央行有關報告對李福祥生前任職外管局長的工作表現給予肯定……。

說起來,李福祥擔任副局長時的頂頭上司朱小華雖然一度身陷牢獄,家破人亡,但出獄後因爲不再效命中共反而能夠活出人生的第二次輝煌。所以說李福祥的下場才更是令人唏噓。

李福祥自殺後,從上海分行調回總行出任副行長才幾個月時間的吳曉靈重新兼任了外管局局長。

這個吳曉靈比李福祥年長7歲,當時已經不很年輕。再加上“玻璃天花板”的性別因素,所以並未能在一線崗位上升至正部級。但是,她卻是在副部級崗位上因到齡而退居二線的中共官員中極少有的退居二線的同時還能官至正部級者。

2008年1月,61歲的吳曉靈卸任央行副行長職務;當年3月即當選第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並且出任了當屆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五年後,又連任了這個職務。直到71歲才退休。

在中共政壇,一般都是省委書記、國務院部長才有資格在到齡退居二線時被安排成全國人大的專門委員會的副主任委員,軍隊的退役上將也同樣可能有此資格,事實上有些省委書記和國務院部長退居二線時,也只是被安排爲低半格的全國政協的專門委員會擔任副主任委員。而從央行副行長位置上退居二線的吳曉靈,不但和退位省委書記們在全國人大專門委員會平起平坐,而且還在這個二線正部級崗位上一坐就是十年。可謂十分特殊。

當年吳曉靈的央行副行長兼外管局局長職務的接班人是比她年輕8歲的郭樹清,日後離開外管局後擔任過中央金融系統和地方政府的多個正省部級職務,而且是17屆中央候補委員,18和19屆中央委員。

郭樹清的外管局局長任職時間是2001年4月至2003年3月,繼任者是比他年輕3歲,此前已經是央行行長助理兼外管局副局長的胡曉煉,也是外管局歷史上的第二名女局長。當時中共官媒曾爲此發表《走近女外匯局長鬍曉煉》一文,說是胡曉煉的登場“折射女性從政新態勢”。日後更有官媒文章推崇她是“人民幣國際化的推手”。在2008年由《華爾街日報》評選出的“全球50位女強人”中,胡曉煉以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女性局長身份排第四位。

這位胡曉煉以央行副行長身份兼任外管局局長職務的時間總共4年4個月,將外管局局長職務交給與自己同齡的易綱後,胡曉煉繼續專任央行副行長一段時間即轉任中國進出口銀行黨政一把手。

在擔任央行副行長兼外管局局長和專門任副行長的那段時間裏,胡曉煉的政治待遇也十分看好,連續被安排爲十七和十八屆中央候補委員。離開央行之前在副行長中的排名也一直在易綱之前。

但是,性別應該不是主要因素,主要因素是當時的易綱的“國際化背景”決定了胡曉煉在周小川行長接班人競爭中敗北。中共十九大上時年59歲的胡曉煉未能進入中委和中央候補委員序列,只在次年3月被安排爲十三屆全國政協常委。此後,她繼續在中國進出口銀行一把手的位置上坐到年近64歲時才被中組部要求到點下車。

按照中共相關組織規定,相比於在地方省級副職和中央部委副職崗位上的幹部年齡是60歲封頂,衆多副部級的中央金融機構和副部級央企的一把手,正常情況下的任職年齡都可以延長到63歲。

至於當時打敗了胡曉煉,被以央行行長備胎身份安排進入十九屆中委候選人名單中的易綱爲什麼最終被委屈成候補中央委員,留待下篇文章與潘功勝爲何在二十大上落選中央委員等內容一併介紹。

(本期節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講)
(文章只代表作者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