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對江澤民的蓋棺論定打臉習近平

2022.12.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對江澤民的蓋棺論定打臉習近平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2月1日率領政府領導人迎接從上海轉運到北京的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的靈柩。
美聯社圖片

習近平對江澤民的身後評之高,絲毫不亞於25年前江澤民主持的對鄧小平的蓋棺定論。但那份《告全黨全軍全國人民書》中對江澤民主動退出領導崗位的高風亮節之贊,似乎句句都是在打臉習近平。

 

以96歲高齡去世的江澤民是中共政權結束老人政治之後的第一位名符其實的黨政軍一把手,所以習近平爲他施以國葬理所當然,但顯然是事先早已經準備好的那份蓋棺定論----《告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書》中對江澤民的評價之高,以及彭麗媛將軍親自陪同習近平偕文武百官在北京機場爲江澤民迎靈的哀榮之倍、規格之高,還是令筆者感覺有些喫驚。因爲習近平上臺十年以來,從比肩毛、鄧到自詡毛氏真傳,給外界以徹底忽視了他與鄧之間的江與胡的強烈感覺,再加上一個多月前剛剛發生的二十大全體大會會場上把前總書記胡錦濤強行驅離的驚恐場面仍還歷歷在目,就更讓筆者預料他習近平無論對江澤民還是對胡錦濤的遲早都要發生的去世採取儘可能敷衍的態度,沒成想他還親自帶上彭麗媛冒着刺骨的寒風在北京機場鞠躬90度爲江澤民迎靈。更沒成想他對江澤民的身後評價絲毫也不亞於25年前江澤民對鄧小平的蓋棺定論。

衆所周知,江澤民是中共政權冊封的所謂“黨的第三代領導核心”。該稱謂源自於鄧小平1986年6月16日在家中召見江澤民、李鵬等人的“政治交待”。

鄧小平當時的原話是:“任何一個領導集體都要有一個核心,沒有核心的領導是靠不住的。第一代領導集體的核心是毛主席。因爲有毛主席作領導核心,’文化大革命’就沒有把共產黨打倒。第二代實際上我是核心。因爲有這個核心,即使發生了兩個領導人的變動,都沒有影響我們黨的領導,黨的領導始終是穩定的。進入第三代的領導集體也必須有一個核心,這一點所有在座的同志都要以高度的自覺性來理解和處理。要有意識地維護一個核心,也就是現在大家同意的江澤民同志。”

這無疑就是對江澤民喪事辦理規格的最原始依據。

在中共政權的執政史上,於江澤民之前以《告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書》的形式正式公佈領導人去世的消息只發生在毛澤東和鄧小平去世之時。現如今習近平安排江澤民比肩毛、鄧,具體到總體評價的部分,大都是照抄了25年前江澤民爲鄧小平的去世發表的那份《告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書》的對應段落。

 25年前江澤民主持的給鄧小平的身後評價是:“鄧小平同志是我黨我軍我國各族人民公認的享有崇高威望的卓越領導人,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外交家,久經考驗的共產主義戰士,我國社會主義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總設計師,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的創立者。“

25年後習近平主持的給江澤民的蓋棺定論是:“江澤民同志是我黨我軍我國各族人民公認的享有崇高威望的卓越領導人,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外交家,久經考驗的共產主義戰士,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的傑出領導者,黨的第三代中央領導集體的核心,‘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主要創立者。”

對比之後便不難發現,這兩者之間在大部分雷同的前提下,關鍵的不同之處是沒有出現鄧小平爲“第二代領導核心”的說法。而現如今在爲江澤民發表的《告……書》中正式明確他爲“黨的第三代領導集體的核心”。

由此而引發了的問題是:那日後給胡錦濤的《告……書》中該怎麼寫呢?

我們都知道胡錦濤無論是於2002年的中共十六大上接替了江澤民總書記職務之後還是於2004年接替了江澤民的中央軍委主席職務之後,一直都沒有像之前的江澤民那樣被黨內稱之爲“核心”。

鄭永年先生6年前曾有文章分析道:十六大之前,中共的表述是“以江澤民同志爲核心的黨中央”。十六大之後改爲“以胡錦濤爲總書記的黨中央領導集體”。十八大一方面延續了這個提法,即“以習近平爲總書記的黨中央”,但少了“領導集體”的概念。現在看來,十六大沒有確立胡錦濤爲執政團隊的“核心”,非常欠缺考量,甚至有很大缺陷。當時的情況是爲了發展黨內民主的需要,因此特別強調“領導集體”,但對黨內民主和領導核心之間的關係沒有足夠的認識,制度設計跟不上,不能在領導核心和黨內民主之間實現制度平衡。結果,黨內民主發展了,但權力核心不見了。沒有權力核心,黨內民主很快就演變成爲頂層“分封制”,政治局常委“一人一塊領地”,權力過度分散和制衡。結果造成了很多負面的影響。

鄭永年先生的這一分析甚至可以被認爲是傳達了王滬寧等人的真實想法,也是爲胡錦濤之後的習近平爲什麼重新自封“領導核心”的詮釋。但也爲日後習近平如何蓋棺定論胡錦濤留下了難題。

自2002年中共十六大上江澤民向胡錦濤交班之後,外界有所謂中共“第四代”的說法,但中共政權自己沒有如此界定江澤民與胡錦濤之間的所謂“代際”。習近平上臺之後,所謂“第五代”的說法即使在海外政評界也只是被零星使用過。

那麼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在江澤民和習近平這兩個“領導核心”之間的胡錦濤到底算什麼?

當年鄧小平在自稱自己是第二代核心時說過,他和第一代核心毛澤東之間的那個黨主席華國鋒算不上一代,因爲他華國鋒“沒有自己的東西”。

如今眼看習近平對“第三代領導核心”江澤民已經給以了極高的身後肯定,那麼日後他習近平在評價自己與“江核心”之間的胡錦濤時,是不是會效仿鄧小平對華國鋒的輕蔑態度呢?此其一。

其二,只要他習近平還在臺上,相信總有一天也會發生的日後對胡錦濤的後事處理表面上仍然還會出現中共執政史上的第四份《告……書》,但內容中的具體評價不會令他胡錦濤比肩鄧、江,更不會把他胡錦濤形容成爲“第四代”的什麼什麼。

當然,無論是25年前江澤民對鄧小平的身後評價還是如今的習近平對江澤民的蓋棺論定,都沒有說他們是什麼“思想家,戰略家”,因爲這是習近平留給未來的自己用的。  

在爲江澤民的蓋棺定論中,還有一處令筆者頗感意外的內容就是毫不隱諱對江澤民主動退休的大力稱讚。內容是:“江澤民同志高度重視事關黨和人民事業的重大戰略問題。在籌備黨的十六大期間,江澤民同志主動提出,爲了黨和國家事業長遠發展,爲了黨和國家長治久安,他不再擔任中央領導職務,並從中央委員會退下來,以利於促進黨和國家高層領導新老交替。黨中央同意了江澤民同志的請求。從當時國際形勢複雜多變、國防和軍隊建設任務繁重考慮,黨的十六屆一中全會決定江澤民同志留任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黨的十六屆一中全會後,江澤民同志全力支持以胡錦濤同志爲總書記的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的工作,盡心盡力履行黨中央交付他的職責。二〇〇四年,江澤民同志從黨和國家事業長遠發展的大局出發,又主動提出辭去他擔任的黨和國家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的職務,充分體現了他對黨和國家事業發展的深謀遠慮。”

這一段描述,也是對應着25年前江澤民對鄧小平主動退休的高風亮節的誇讚。當時的那段原文是:“鄧小平同志早就主張廢除幹部領導職務終身制。他本人幾次懇切地表達了退休的願望。黨的十三大決定同意他不進入新的中央委員會和中央顧問委員會,留任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十三屆五中全會又決定同意鄧小平同志辭去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的職務。鄧小平同志爲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向以江澤民同志爲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領導集體順利過渡,保持黨和國家的穩定,創造了充分的條件,發揮了決定性的作用。”

讀罷如上內容,人們不禁會說,相比第二代領導核心和第三領導核心的主動交班,對如今習近平的所作所爲該是多麼大的諷刺啊?

試想,面對習近平當局對全中國人民實施了最嚴格、最瘋狂的通信監控,想出了人手一張白紙表達無聲抗議主意的中國人,如今也不約而同地在各自的手機微信裏張貼誇讚江澤民主動提出不再擔任領導職務的《告……書》內容,監管機構該如何應對?

江澤民去世的第二天,中共大外宣,原多維新聞網在香港的分支《 香港01》適時發表了一篇頗耐人尋味的評論文章《當人們緬懷江澤民時 究竟在懷念什麼?》。文中說:“江澤民作爲中共第三代領導核心,在今天這樣的時間節點去世,像極了一個巨大的隱喻,因爲就在幾天前,上海街頭爆發了罕見的反封控抗議活動,人們通過各種方式表達着憤怒與不滿,而江澤民逝世的次日,即是武漢通報首例不明原因肺炎三週年。在新冠肺炎疫情三年後的今天,面對內外挑戰,雖然決策層信心滿滿,也做好了經受風高浪急甚至驚濤駭浪重大考驗的準備,但民衆層面,羣情不安的情緒卻在各個階層蔓延。人們的普遍困惑在於:作爲唯一的執政黨,當江澤民時代致力於推動的黨的正規化、制度化、現代化中斷,當經濟發展減緩甚至停滯下來,當社會和輿論的空間一再被限縮,人們還可以繼續抱有對中國的期待嗎?”

筆者相信很多中共體制外的人士都不會認同如上這篇大外宣評論文章中對江澤民的褒揚,但必須承認的是,該文是在把批判的矛頭直指習近平。大外宣的文章能夠如此露骨地表達對習近平倒行逆施的強烈不滿,足以證明習近平的種種劣行已經在中共體制內強發了強烈反彈。

特別要指出的是,如上大外宣評論文章中中所說的“當江澤民時代致力於推動的黨的正規化、制度化、現代化中斷”,指的就是習近平復闢了毛澤東時代的最高領導人物終身制。

話說2004年9月19日閉幕的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上,終於完成了江澤民和胡錦濤之間的軍委主席職務的交接。本人不是十六屆中央委員,當然也不是本屆中央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會成員的江澤民並沒有出席這次會議。只是仿效當年的鄧小平,在中央全會結束之後到場接見了全體與會者。

該四中全會閉幕的次日,江澤民和胡錦濤雙雙出席中央軍委擴大會議。會上第一個講話的江澤民說:昨天黨的十六屆四中全會已經同意我辭去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的職務,決定由錦濤同志挑起這副擔子。在籌備黨的十六大期間,從黨和國家的長遠發展和長治久安出發,我就提出不再擔任中央領導職務,並退出中央委員會。在黨的十六大上,我把總書記的班交了;在2003年的人大會議上,我把國家主席的班交了。當時,中央決定我留任黨和國家的軍委主席。自那時以來,我一直期望着在適當時候從領導崗位上完全退下來。現在這個願望終於實現了。

把黨的總書記、國家主席、軍委主席這個班交給錦濤同志,有利於黨和軍隊事業的長遠發展,有利於國家的長治久安,也有利於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和制度。從黨的十六大到這次全會,我們黨、國家、軍隊的高層領導完整地實現了新老交替和平穩過渡。

繼而,胡錦濤在講話中說:江主席作出這個(交班的)重大決策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他站得高、看得遠、想得深,爲我們黨、國家、軍隊高層領導新老交替的制度化、規範化、程序化作出了歷史性貢獻。江主席的高風亮節和博大胸懷,爲我們樹立了光輝典範。

而這個所謂黨、國家、軍隊的高層領導新老交替的制度化、規範化和程序化的主要內容就是五年一屆,十年一代。十年一代的意思就是,包括黨的最高領導人在內的所有黨內職務都只能連任兩屆;以及最高任職年齡限制等。所謂的“七上八下”,就是這段時間內形成高層人事更替的潛規則。

現如今呢,習近平在完成了10年兩屆的任期之後,新華社居然代他大言不慚地聲稱:新時代10年的偉大變革(證明了)要確保黨的事業接續發展、國家長治久安,必須堅定擁護“兩個確立”、堅決做到“兩個維護”,保持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長期穩定----由經過歷史檢驗、實踐考驗、鬥爭歷練的黨的核心、人民領袖、軍隊統帥繼續掌舵領航。

江澤民去世之前如果神智都還清醒的話,真不知對習近平的所作所爲會做何感想!

 

(本期節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講)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