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对江泽民当年主动退休的夸赞内容已被完全删除

2022.12.0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夜话中南海:对江泽民当年主动退休的夸赞内容已被完全删除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5日在江泽民遗体送往八宝山公墓火化之前,在医院瞻仰遗容。
美联社视频图片

对江泽民只进行"遗体送别"而没有专门的"遗体告别仪式"只不过是"邓规江随"。不过,我们本专栏上篇文章中着重介绍的中共在江泽民去世后的第一时间发布的《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中盛赞江泽民自然也就打脸了习近平的那段关于江泽民主动退休的内容在接下来发布的《江泽民同志伟大光辉的一生》中被完全删除了。这段内容当然也不会出现在习近平将在追悼大会上亲致的悼词里。

正如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对江泽民的盖棺论定打脸习近平》中所说,江泽民是中共政权结束老人政治之后的第一位名符其实的党政军一把手,所以习近平为他施以国葬理所当然,但江泽民从习近平处所享受的哀荣之倍、规格之高,还是令笔者感觉有些吃惊。

单从《人民日报》的版面安排来看,本月1日的头版全部都给了江泽民不令人奇怪,多少有些意外的是当天的2版也全都属于江泽民,而习近平本人的会见老挝党魁的消息以及配发的习近平和老挝党魁都由夫人陪同的合影照片,都被移后至第3版。

接下来,不但本月2日的《人民日报》头版也全都都是江泽民,习近平会见欧洲理事会主席的文字报道和双方合影,也被移后到第2版。本月3日、4日的头版也全部都是江泽民,5日的头版仍然是全黑,只在报眼位置放了一条“神舟14号”的消息,主版仍然全给了江泽民。

我们在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在中共政权的执政史上,于江泽民之前以《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的形式正式公布领导人去世的消息只发生在毛泽东和邓小平去世之时。现如今习近平安排江泽民比肩毛、邓,具体到总体评价的部分,大都是照抄了25年前江泽民为邓小平的去世发表的那份《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的对应段落……。

不但如此,如今为江泽民料理丧事的系列程序,也都是比照25年前为邓小平的出殡过程。

25年的《邓小平同志治丧委员会公告》(第1号)的内容是:  一,关于下半旗和接受吊唁;二,不邀请外人到华参加悼念活动。

25年后的《江泽民同志治丧委员会公告》(第1号)与上不同的只是其中具体的中共驻港澳机构的名称。

25年前的《邓小平同志治丧委员会公告》(第2号)的内容是:一,关于追悼大会;二,关于下半旗;三,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

25年后的《江泽民同志治丧委员会公告》也基本是照抄25年前给邓小平的那份的主要内容,两处区别是:1,邓小平的那份特别说明了追悼大会的参加人选及人数规模是“邓小平同志治丧委员会委员(京外委员派代表),中央党政军群机关各部门和首都各界代表,生前友好,家乡代表,共一万人参加”。  如今的给江泽民的这一份则对参加人选及人数规模没有说明。或许是因为明天,即11月6日举的给江泽民的追悼大会的参加人数没有当年给邓小平的人多面广。

第2处区别是,虽然都是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但25年前说特别说明了不给邓小平举行遗体告别仪式是“根据邓小平同志的嘱托和亲属的意见”,而如今通告不给江泽民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则没有说明原因。

当年邓小平去世后,江泽民政权曾及时发布了邓小平夫人卓琳给江泽民和党中央的信,信中专门提到了邓小平同志关于自己丧事从简的意见,包括不搞遗体告别仪式,家中不设灵堂,追悼会在火化后举行,以及捐献角膜,解剖遗体供医学研究,不留骨灰,把骨灰撒入大海”  。

依笔者的理解,江泽民生前可能是没有亲自表示过对自己后事处理的特别要求,甚至不排除他江泽民根本就没有留下一份任何内容的“临终嘱托”之类东西的可能性,无论是口头的还是书面的。

其实,早在1991年6月26日中共中央即已经发出过一份《中共中央关于党和国家高级干部逝世后丧事改革的通知》,通知中提到了“去年中央向党内转发的中央顾问委员会27位老同志《关于取消向遗体告别仪式的建议》,得到了全党同志的拥护”。通知中的具体规定包括:党和国家高级干部逝世后,丧事应本着从简的原则,由组织办理。二、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不开追悼会。三、逝世者的生平由组织负责撰写。家属、亲友不应干预。四、除个别经中央批准按有关民族、宗教礼仪办理丧事外,均实行火葬,骨灰安放在当地公墓,不另建骨灰存放点,不修墓建碑。对提出不保留骨灰的,提倡骨灰就地就近处理,不组织到外地撒散……。

所以,无论江泽民有无遗嘱,身后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已经不是哪个逝者生前说了算的,相信以后习近平哪一天死了也不会被后人举行遗体告别仪式。

不过,25年前没有给邓小平搞遗体告别仪式,只是指没有搞一场大规模的,有所谓“各界群众”参加的公开仪式。根据杨尚昆的长子杨绍明的回忆,事实上邓小平去世的当天中共高层还是搞了一个小规模的,只有中央常委们参加的“内部遗体告别仪式”。

话说一九九二年十月,因为当时的江泽民和李鹏告“御状”挑唆成功,杨白冰和杨尚昆兄弟被邓小平抛弃。从十四大开幕前夜下决心牺牲杨家兄弟,邓小平至死再没有召见过杨尚昆。
更令杨尚昆悲愤难已的是,得到邓小平去世的消息后,当时人正在海南休养的杨尚昆要求马上回北京向邓小平遗体告别的要求都不被批准。

《口述历史:杨尚昆的儿子杨绍明回忆邓小平逝世时的父亲杨尚昆》一文中披露说,十年前的这个时候(指1997年初),我父亲已到南方去了,那次选择了海南三亚。我们是在海南岛上听到小平同志逝世的消息,是秘书传达的,说中央通知,小平同志去世了。

父亲马上说,我们立即飞回北京去!那应该是中午,还来得及飞回去。但碰巧,空军说有个零件出毛病了,今天不能飞。我父亲是个很有经验的政治家,他就说,“今天不能飞明天飞,你们今天必须把它修好。”

然后我父亲就让秘书了解情况,什么时候进行遗体告别,当时情况是,中央不举行遗体告别,后来我父亲还打听到,会举行小规模遗体告别,就是中央常委们参加。当时父亲很急:“唉呀,赶不上,赶不上见小平同志最后一面。不应该错过这个机会的。”

外界人士读过杨绍明的相关文章之后,都应该会注意到杨绍明所谓“ 父亲是一个很有经验的政治家”这句似显“突兀”的话其实是“点到为止”。看官们读罢感慨中共政坛冷酷无情之余,也都不约而同地认为杨尚昆下台之后倍受冷遇的经历都只是江泽民和李鹏搞的鬼,却不知道杨家兄弟最痛恨的除了江泽民和李鹏,更有邓小平身边的王瑞林。

杨绍明的公开文章中还透露十四大之后杨绍明见到邓小平大女儿邓林,问她以后有事怎么找她?邓林给了他一个自己个人的传真机号码。

相比于邓小平的三公主邓榕,邓林还是相对有点人情味的。而她在邓小平牺牲杨尚昆和杨白冰兄弟之后居然都不敢让杨尚昆一家“有事时”与自己直接电话联系,她提防甚至恐惧的是什么人?当然不会是自己的父亲邓小平。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倒杨”之后的邓小平一家都已经被邓小平自己授权的王瑞林监控起来了。

杨绍明在他的“口述历史”中回忆说:我在小平同志身边拍了12年照片,惟一一次没有去拍照是十四大那天,我父亲也去晚了,没和邓小平说上话……。小平同志的生日是8月22日,每一年父亲都要给他送花篮,送些表示心意的礼物。到1996年小平同志生病时,礼物就没有送成。我父亲曾表达过一个愿望,希望见见小平同志,但因种种原因,也没见到。到小平逝世,父亲还是想,不管怎样,要见见他。

邓小平去世的第二天,空军的飞机没问题了,我们飞回北京。回北京以后,说遗体告别举行完了,父亲就跟我说,“小二啊,我们要给小平同志送个花圈,就送到他家里去,一定要慰问一下卓琳阿姨。”

杨绍明继续回忆说:于是我就通过邓林的这个传真号发了个传真,说“我父亲很想送个花圈给小平同志,怎么送出去,我们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当天没消息,到第二天被告之“卓琳说派张宝忠来拿”。

杨绍明回忆到此,特别加注了一句“张宝忠是小平同志的贴身警卫”。也就是说,邓小平一家接受杨尚昆以私人名义敬献的花圈,应该是在没有请示,或者说是在没有让王瑞林经手的情况下进行的。

邓小平去世的追悼会场面杨绍明因为“只有父亲有票”而不能前往拍照,只好“弄个三角架,在电视机前拍摄”。

众所周知,杨绍明直到一九九二年的中共十四大之前,和父亲鞍前马后十数年陪侍邓小平一样,也给邓小平一家当了十几年的御用摄影师,邓小平生前令世人所熟悉的那些精彩生活照无一不是出自杨绍明之手。但就这样杨绍明最后居然连邓小平的追悼会都不被允许参加。而一切,都是因为此前已经被江泽民委以接纳其为中央军委委员的许诺而成功收买的王瑞林,在邓小平同意牺牲杨家将的当天即已经密令手下从此切断邓、杨两家的所有联系渠道,目的之一就是要防止杨家兄弟找机会向邓小平告他王瑞林的状。

从中共公开信息中可以知道,无论是邓小平,还是邓小平之后陆续去世的那些“党和国家领导人”,去世后虽然都没有一个正式、公开的遗体告别仪式,但在被送去火化之前都是会有一个“遗体送别仪式”的。  当年在邓小平追悼大会的头一天,当时人民日报的报道内容是:“江泽民……等敬献花圈并到医院为邓小平同志送别、护送遗体到八宝山火化”;“邓小平同志的夫人卓琳率子女敬献花篮,缎带上写着:‘我们永远爱你’”;“首都各界人士和群众十多万人在灵车经过的路途两旁挥泪送别”……。”

笔者事后得知,“邓小平同志的夫人卓琳率子女敬献花篮”这一段是邓家强烈要求江泽民加进去的,原因是此前坊间正在盛传邓质方被江泽民下令抓捕,卓琳服安眠药自杀被救活,所以邓家要借此机会“辟谣”。

25年后的今天,正所谓“邓规江随”,习近平也为江泽民搞了“遗体送别”,官媒的报道内容是:“江泽民同志的遗体在北京火化。习近平……胡锦涛等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为江泽民同志送别”;“首都各界群众纷纷来到沿途道路两旁,送别敬爱的江泽民同志,表达对江泽民同志的深切哀思”……。

请注意,有多少“首都各界群众”在沿途向江泽民遗体表达“深切哀思”呢?官媒报道中没说。但25年前官媒给邓小平的遗体送别报道说出了十多万的数字。另外,当时这十多万人被官媒报道形容是“挥泪送别”,而今天送别江泽民遗体的路上,沿途的“首都各界群众“只是被说成是表达“深切哀思“。应该是没有出现哭天抹泪的情景。 笔者好奇的是,明天的追悼大会上,至悼词的习近平是否会抹一两把眼角。25年前的江泽民在给邓小平致悼词的时候,可是挤出过眼泪的。有中共央视的现场视频报道为证。

已经有外界媒体注意到,在二十大会场上原本坐在习近平右侧但被习近平下令当场驱离的胡锦涛还是被习近平恩准到场为江泽民遗体送别了。既然如此,将在明天,也就是11月6日举行的追悼大会上,胡锦涛依然也会到场。

这几天,看到有一些身在海外的政评人士都在推测习近平在追悼大会上会如何评价江泽民这位中共前领导人。其实先有一份五千三百多字《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继而又有一份一万三千多字的《江泽民同志伟大光辉的一生》,都已经写明了习近平政权给江泽民身后评价的标准内容,也无疑是明天的习近平所致悼词的基本内容。

笔者在本专栏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在江泽民去世当天发布的那份《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中为江泽民盖棺定论的内容中,还有一处令笔者颇感意外的内容就是毫不隐讳对江泽民主动退休的大力称赞,说他:“主动提出,为了党和国家事业长远发展,为了党和国家长治久安,他不再担任中央领导职务,并从中央委员会退下来“,还说他”从党和国家事业长远发展的大局出发,又主动提出辞去他担任的党和国家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职务,充分体现了他对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深谋远虑”。而这一整段的内容,在两天后发布的《江泽民同志伟大光辉的一生》中,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原因当然是因为笔者所说的,打脸了习近平。而明天习近平给江泽民所致的悼词,应该也不会出现这段内容的。不然他习近平怎么念得出口?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