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對江澤民當年主動退休的誇讚內容已被完全刪除

2022.12.0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對江澤民當年主動退休的誇讚內容已被完全刪除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5日在江澤民遺體送往八寶山公墓火化之前,在醫院瞻仰遺容。
美聯社視頻圖片

對江澤民只進行"遺體送別"而沒有專門的"遺體告別儀式"只不過是"鄧規江隨"。不過,我們本專欄上篇文章中着重介紹的中共在江澤民去世後的第一時間發佈的《告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書》中盛讚江澤民自然也就打臉了習近平的那段關於江澤民主動退休的內容在接下來發布的《江澤民同志偉大光輝的一生》中被完全刪除了。這段內容當然也不會出現在習近平將在追悼大會上親致的悼詞裏。

正如我們在本專欄的上篇文章《對江澤民的蓋棺論定打臉習近平》中所說,江澤民是中共政權結束老人政治之後的第一位名符其實的黨政軍一把手,所以習近平爲他施以國葬理所當然,但江澤民從習近平處所享受的哀榮之倍、規格之高,還是令筆者感覺有些喫驚。

單從《人民日報》的版面安排來看,本月1日的頭版全部都給了江澤民不令人奇怪,多少有些意外的是當天的2版也全都屬於江澤民,而習近平本人的會見老撾黨魁的消息以及配發的習近平和老撾黨魁都由夫人陪同的合影照片,都被移後至第3版。

接下來,不但本月2日的《人民日報》頭版也全都都是江澤民,習近平會見歐洲理事會主席的文字報道和雙方合影,也被移後到第2版。本月3日、4日的頭版也全部都是江澤民,5日的頭版仍然是全黑,只在報眼位置放了一條“神舟14號”的消息,主版仍然全給了江澤民。

我們在上篇文章中已經介紹過,在中共政權的執政史上,於江澤民之前以《告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書》的形式正式公佈領導人去世的消息只發生在毛澤東和鄧小平去世之時。現如今習近平安排江澤民比肩毛、鄧,具體到總體評價的部分,大都是照抄了25年前江澤民爲鄧小平的去世發表的那份《告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書》的對應段落……。

不但如此,如今爲江澤民料理喪事的系列程序,也都是比照25年前爲鄧小平的出殯過程。

25年的《鄧小平同志治喪委員會公告》(第1號)的內容是:  一,關於下半旗和接受弔唁;二,不邀請外人到華參加悼念活動。

25年後的《江澤民同志治喪委員會公告》(第1號)與上不同的只是其中具體的中共駐港澳機構的名稱。

25年前的《鄧小平同志治喪委員會公告》(第2號)的內容是:一,關於追悼大會;二,關於下半旗;三,不舉行遺體告別儀式。

25年後的《江澤民同志治喪委員會公告》也基本是照抄25年前給鄧小平的那份的主要內容,兩處區別是:1,鄧小平的那份特別說明了追悼大會的參加人選及人數規模是“鄧小平同志治喪委員會委員(京外委員派代表),中央黨政軍羣機關各部門和首都各界代表,生前友好,家鄉代表,共一萬人參加”。  如今的給江澤民的這一份則對參加人選及人數規模沒有說明。或許是因爲明天,即11月6日舉的給江澤民的追悼大會的參加人數沒有當年給鄧小平的人多面廣。

第2處區別是,雖然都是不舉行遺體告別儀式。但25年前說特別說明了不給鄧小平舉行遺體告別儀式是“根據鄧小平同志的囑託和親屬的意見”,而如今通告不給江澤民舉行遺體告別儀式,則沒有說明原因。

當年鄧小平去世後,江澤民政權曾及時發佈了鄧小平夫人卓琳給江澤民和黨中央的信,信中專門提到了鄧小平同志關於自己喪事從簡的意見,包括不搞遺體告別儀式,家中不設靈堂,追悼會在火化後舉行,以及捐獻角膜,解剖遺體供醫學研究,不留骨灰,把骨灰撒入大海”  。

依筆者的理解,江澤民生前可能是沒有親自表示過對自己後事處理的特別要求,甚至不排除他江澤民根本就沒有留下一份任何內容的“臨終囑託”之類東西的可能性,無論是口頭的還是書面的。

其實,早在1991年6月26日中共中央即已經發出過一份《中共中央關於黨和國家高級幹部逝世後喪事改革的通知》,通知中提到了“去年中央向黨內轉發的中央顧問委員會27位老同志《關於取消向遺體告別儀式的建議》,得到了全黨同志的擁護”。通知中的具體規定包括:黨和國家高級幹部逝世後,喪事應本着從簡的原則,由組織辦理。二、不舉行遺體告別儀式,不開追悼會。三、逝世者的生平由組織負責撰寫。家屬、親友不應干預。四、除個別經中央批准按有關民族、宗教禮儀辦理喪事外,均實行火葬,骨灰安放在當地公墓,不另建骨灰存放點,不修墓建碑。對提出不保留骨灰的,提倡骨灰就地就近處理,不組織到外地撒散……。

所以,無論江澤民有無遺囑,身後不舉行遺體告別儀式已經不是哪個逝者生前說了算的,相信以後習近平哪一天死了也不會被後人舉行遺體告別儀式。

不過,25年前沒有給鄧小平搞遺體告別儀式,只是指沒有搞一場大規模的,有所謂“各界羣衆”參加的公開儀式。根據楊尚昆的長子楊紹明的回憶,事實上鄧小平去世的當天中共高層還是搞了一個小規模的,只有中央常委們參加的“內部遺體告別儀式”。

話說一九九二年十月,因爲當時的江澤民和李鵬告“御狀”挑唆成功,楊白冰和楊尚昆兄弟被鄧小平拋棄。從十四大開幕前夜下決心犧牲楊家兄弟,鄧小平至死再沒有召見過楊尚昆。
更令楊尚昆悲憤難已的是,得到鄧小平去世的消息後,當時人正在海南休養的楊尚昆要求馬上回北京向鄧小平遺體告別的要求都不被批准。

《口述歷史:楊尚昆的兒子楊紹明回憶鄧小平逝世時的父親楊尚昆》一文中披露說,十年前的這個時候(指1997年初),我父親已到南方去了,那次選擇了海南三亞。我們是在海南島上聽到小平同志逝世的消息,是祕書傳達的,說中央通知,小平同志去世了。

父親馬上說,我們立即飛回北京去!那應該是中午,還來得及飛回去。但碰巧,空軍說有個零件出毛病了,今天不能飛。我父親是個很有經驗的政治家,他就說,“今天不能飛明天飛,你們今天必須把它修好。”

然後我父親就讓祕書瞭解情況,什麼時候進行遺體告別,當時情況是,中央不舉行遺體告別,後來我父親還打聽到,會舉行小規模遺體告別,就是中央常委們參加。當時父親很急:“唉呀,趕不上,趕不上見小平同志最後一面。不應該錯過這個機會的。”

外界人士讀過楊紹明的相關文章之後,都應該會注意到楊紹明所謂“ 父親是一個很有經驗的政治家”這句似顯“突兀”的話其實是“點到爲止”。看官們讀罷感慨中共政壇冷酷無情之餘,也都不約而同地認爲楊尚昆下臺之後倍受冷遇的經歷都只是江澤民和李鵬搞的鬼,卻不知道楊家兄弟最痛恨的除了江澤民和李鵬,更有鄧小平身邊的王瑞林。

楊紹明的公開文章中還透露十四大之後楊紹明見到鄧小平大女兒鄧林,問她以後有事怎麼找她?鄧林給了他一個自己個人的傳真機號碼。

相比於鄧小平的三公主鄧榕,鄧林還是相對有點人情味的。而她在鄧小平犧牲楊尚昆和楊白冰兄弟之後居然都不敢讓楊尚昆一家“有事時”與自己直接電話聯繫,她提防甚至恐懼的是什麼人?當然不會是自己的父親鄧小平。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倒楊”之後的鄧小平一家都已經被鄧小平自己授權的王瑞林監控起來了。

楊紹明在他的“口述歷史”中回憶說:我在小平同志身邊拍了12年照片,惟一一次沒有去拍照是十四大那天,我父親也去晚了,沒和鄧小平說上話……。小平同志的生日是8月22日,每一年父親都要給他送花籃,送些表示心意的禮物。到1996年小平同志生病時,禮物就沒有送成。我父親曾表達過一個願望,希望見見小平同志,但因種種原因,也沒見到。到小平逝世,父親還是想,不管怎樣,要見見他。

鄧小平去世的第二天,空軍的飛機沒問題了,我們飛回北京。回北京以後,說遺體告別舉行完了,父親就跟我說,“小二啊,我們要給小平同志送個花圈,就送到他家裏去,一定要慰問一下卓琳阿姨。”

楊紹明繼續回憶說:於是我就通過鄧林的這個傳真號發了個傳真,說“我父親很想送個花圈給小平同志,怎麼送出去,我們想聽聽你們的意見”。

當天沒消息,到第二天被告之“卓琳說派張寶忠來拿”。

楊紹明回憶到此,特別加註了一句“張寶忠是小平同志的貼身警衛”。也就是說,鄧小平一家接受楊尚昆以私人名義敬獻的花圈,應該是在沒有請示,或者說是在沒有讓王瑞林經手的情況下進行的。

鄧小平去世的追悼會場面楊紹明因爲“只有父親有票”而不能前往拍照,只好“弄個三角架,在電視機前拍攝”。

衆所周知,楊紹明直到一九九二年的中共十四大之前,和父親鞍前馬後十數年陪侍鄧小平一樣,也給鄧小平一家當了十幾年的御用攝影師,鄧小平生前令世人所熟悉的那些精彩生活照無一不是出自楊紹明之手。但就這樣楊紹明最後居然連鄧小平的追悼會都不被允許參加。而一切,都是因爲此前已經被江澤民委以接納其爲中央軍委委員的許諾而成功收買的王瑞林,在鄧小平同意犧牲楊家將的當天即已經密令手下從此切斷鄧、楊兩家的所有聯繫渠道,目的之一就是要防止楊家兄弟找機會向鄧小平告他王瑞林的狀。

從中共公開信息中可以知道,無論是鄧小平,還是鄧小平之後陸續去世的那些“黨和國家領導人”,去世後雖然都沒有一個正式、公開的遺體告別儀式,但在被送去火化之前都是會有一個“遺體送別儀式”的。  當年在鄧小平追悼大會的頭一天,當時人民日報的報道內容是:“江澤民……等敬獻花圈併到醫院爲鄧小平同志送別、護送遺體到八寶山火化”;“鄧小平同志的夫人卓琳率子女敬獻花籃,緞帶上寫着:‘我們永遠愛你’”;“首都各界人士和羣衆十多萬人在靈車經過的路途兩旁揮淚送別”……。”

筆者事後得知,“鄧小平同志的夫人卓琳率子女敬獻花籃”這一段是鄧家強烈要求江澤民加進去的,原因是此前坊間正在盛傳鄧質方被江澤民下令抓捕,卓琳服安眠藥自殺被救活,所以鄧家要藉此機會“闢謠”。

25年後的今天,正所謂“鄧規江隨”,習近平也爲江澤民搞了“遺體送別”,官媒的報道內容是:“江澤民同志的遺體在北京火化。習近平……胡錦濤等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爲江澤民同志送別”;“首都各界羣衆紛紛來到沿途道路兩旁,送別敬愛的江澤民同志,表達對江澤民同志的深切哀思”……。

請注意,有多少“首都各界羣衆”在沿途向江澤民遺體表達“深切哀思”呢?官媒報道中沒說。但25年前官媒給鄧小平的遺體送別報道說出了十多萬的數字。另外,當時這十多萬人被官媒報道形容是“揮淚送別”,而今天送別江澤民遺體的路上,沿途的“首都各界羣衆“只是被說成是表達“深切哀思“。應該是沒有出現哭天抹淚的情景。 筆者好奇的是,明天的追悼大會上,至悼詞的習近平是否會抹一兩把眼角。25年前的江澤民在給鄧小平致悼詞的時候,可是擠出過眼淚的。有中共央視的現場視頻報道爲證。

已經有外界媒體注意到,在二十大會場上原本坐在習近平右側但被習近平下令當場驅離的胡錦濤還是被習近平恩准到場爲江澤民遺體送別了。既然如此,將在明天,也就是11月6日舉行的追悼大會上,胡錦濤依然也會到場。

這幾天,看到有一些身在海外的政評人士都在推測習近平在追悼大會上會如何評價江澤民這位中共前領導人。其實先有一份五千三百多字《告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書》,繼而又有一份一萬三千多字的《江澤民同志偉大光輝的一生》,都已經寫明瞭習近平政權給江澤民身後評價的標準內容,也無疑是明天的習近平所致悼詞的基本內容。

筆者在本專欄上篇文章中已經介紹過,在江澤民去世當天發佈的那份《告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書》中爲江澤民蓋棺定論的內容中,還有一處令筆者頗感意外的內容就是毫不隱諱對江澤民主動退休的大力稱讚,說他:“主動提出,爲了黨和國家事業長遠發展,爲了黨和國家長治久安,他不再擔任中央領導職務,並從中央委員會退下來“,還說他”從黨和國家事業長遠發展的大局出發,又主動提出辭去他擔任的黨和國家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的職務,充分體現了他對黨和國家事業發展的深謀遠慮”。而這一整段的內容,在兩天後發佈的《江澤民同志偉大光輝的一生》中,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原因當然是因爲筆者所說的,打臉了習近平。而明天習近平給江澤民所致的悼詞,應該也不會出現這段內容的。不然他習近平怎麼念得出口? 

 

(本期節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講)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