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毅仁以“党外人士”身份出任国家副主席被中共统战官员斥为“挂羊头卖狗肉”(高新)

2017-12-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荣毅仁(public domain)
荣毅仁(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已经分析到了如果下届国家副主席会由一位政治局常委兼任的话,王沪宁肯定是当仁不让。

笔者在上上篇文章中也已经分析过了王歧山既然已经被习近平安排退位,再被反聘回中南海担任一届实职性的国家副主席的可能性已经不存在----除非国家副主席在习近平日后的统治时期内完全变成一个荣誉性的职务----就好比当年邓小平把这一职务赐给了“党外人士”荣毅仁一样。

习近平是否会用可以享受正国级待遇的国家副主席荣誉职务奖赏王歧山,三个月会就会见分晓,而当年邓小平把国家副主席职务恩赐给荣毅仁,除了政治犒赏,同时也还是统战工作,特别是对海外华侨统战工作,或者说政治欺骗海外华侨的需要。

两年前笔者曾经为本专栏撰文《共产党坐了天下以后为什么还要“偷鸡摸狗”?》,文中较详细地介绍了前中共国家副主席,被邓小平尊称为“红色资本家“的荣毅仁秘密加入中共的经过 。著有《红色资本家--荣毅仁》一书的无锡作家高仲泰透露,在1985年之前,荣毅仁就向中信公司党组书记熊向晖提出了入党要求,由于荣毅仁是著名的党外人士,国内外影响巨大,熊向晖无权作出定论,向时任中央统战部部长杨静仁作了汇报。

杨静仁向分管统战工作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习仲勋汇报,习仲勋汇报了邓小平。邓小平同意荣入党,但要求不公开宣布,必须严格保密,并且钦点习仲勋作为入党介绍人,由中央统战部特事特办。此后,荣毅仁入党的事,有关部门有关人士严格保密,荣毅仁本人也守口如瓶,对夫人杨鉴清也未吐露一点口风。据悉,在荣的家乡无锡,官方近日已将他树立为‘严守党的政治纪律’的正面典型。”

1993年邓小平钦令犒赏一届国家副主席职务给荣毅仁的时候,中共政权对外仍宣布他为党外人士。当年有一则官方媒体吹捧荣毅仁的文章如此写道:

“荣毅仁当选为国家副主席了!”1993年3月27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次会议选举出国家新领导人的喜讯,通过卫星和无线电波,瞬间传遍了世界每一个角落。其中,荣毅仁的名字引发了人们的热议。

先知先觉的香港媒体以大字标题发文:“荣老板一生颇富传奇色彩,无疑这一章是他达致巅峰的时刻”,“这对中共进一步改革开放和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路,有正面的形象意义。”

有华侨报纸认为:“荣毅仁的背景非比寻常,它并非共产党人,且曾是中国第一大资本家,他以无党籍及‘资本主义’的背景当上国家副主席的职务,是中共建政以来首次例子。据说,这是邓小平的意见,以凸现中国发展经济为先的路向。”

德国的《柏林日报》则形容当选后的荣毅仁“他仿佛是中国与西方打交道的天然代表。”

日本的《读卖新闻》指出,荣毅仁的新职务将对华侨资本产生“巨大的影响”。

如上报道内容验证了中共政权为何在接纳荣毅仁为中共党员的同时又要对外,特别是对海华侨保密的内部考量。也正是因为荣毅仁在世时一直都是在对海外华侨“现身说法”,证明中共政权对“党外人士”是多么的“荣辱与共,肝胆相照”,所以荣毅仁去世之后中共政权自己也不好意思直接宣布荣毅仁早已经是中共党员,而且还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党组成员,而是在其讣告中先暗示了一下。

在全国政协和各“民主党派“中担任高职的所谓的“党外人士“中,有多少是和荣毅仁一样的的中共”地下党员“,胡治安先生曾经在《炎黄春秋》杂志发表一篇文章,题目是《知名民主人士的中共党籍问题》。文中披露说:“交叉党员”是中国政党制度的“特色”。中国 共产党是执政党、领导党,而八个民主党派,叫做 参政党、友党。而在民主党派中,有相当数量的成 员,同时又是共产党党员,人们称这“两栖”党员 为“交叉党员”。 这种“交叉”现象的存在,原因是复杂的。

上 世纪 50 年代后,“民主人士“争相加入中共有两次高峰:一次是 1957 年前 后;一次是文革以后,特别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 会前后。第一次高峰的背景,一是社会主义改造 完成,理论上认为阶级关系变化、知识分子成了 工人阶级的一部分,要求入党;二是反右斗争的 教训,民主人士、知识分子不管地位多高,必须有 政治保护色。“共产党员”就是最好的保护色。三 是共产党要积极建立自己的知识分子队伍,尽量 吸收大知识分子进入党内。1957 年化学家侯德 榜、唐敖庆就入党了。侯德榜既是著名化学家,又 是民族资本家代表——天津永利化学工业公司总经理。他的入党影响意义很大,他还出任化学 工业部副部长。随后地质学家、地质部长李四光, 物理学家钱学森、周培源,数学家苏步青也几乎 同时宣布入党。为配合“大跃进”的场面,把已有 几十年党龄的秘密党员郭沫若、翦伯赞也公开党 籍,各报热热闹闹地宣传这两位大知识分子“入 党”了。共产党内有了一批大知识分子。

1960 年 11 月 5 日,周恩来约请党外部长座 谈。周恩来说,“都入党了还 行?!那我们今天就变成开党代会议了”。后来他 提出,都入党了,还有什么多党合作?要劝说老一 代民主人士留在党外,说是“都入党了,没有意 思”。

文革之后,又出现了民主人士入党高峰。 1983 年前以党外人士身份出任县、市政府领导 的人,到 1985、1986 年大约有 70%加入了中国共 产党。民主党派成员参加共产党,成了“交叉党 员”。这种交叉党员一度在民主党派中占有相当 比重。而交叉党员在政协、人大的议席中都统计 在民主党派内。八届政协时 2012 名全国政协委 员中有交叉党员 220 名,这在实际上就改变了文 件规定的党内外比例,引起民主党派某些领导人 的不满。更麻烦的是,双重身份,两种作用。以“执 政党”党员的身份,对待民主党派,颐指气使,个 人专权;又以民主党派“党魁”的身份,对付共产 党,追求“在野党”领袖的名利地位。有位“党魁” 就曾发动自己党员写信,推荐他任全国政协副主 席。

胡耀邦主持党务时,曾采取两个办法解决这 个问题,一是公开当时民主党派中的中共党员名 单,并宣布以后不再在民主党派中发展秘密党 员;二是限制民主党派领导成员加入中国共产 党。

如上文章的作者胡治安是统战部离休干部,在统战部担任干部局局长多年。他回忆说:2005 年 10 月,荣毅仁逝世的当晚,中央 统战部一位局长打电话问我:荣毅仁是不是党 员?我说不很清楚,但从种种迹象看,他应该是。 又问:是否给予公开?我认为不宜公开。第一、中 共中央已宣布不再发展秘密党员,为什么说话不 算数?第二、1993 年他当选为国家副主席时,对 外说他是党外人士,岂不是“欺世盗名”吗?他说, 公开他的身份,不表明共产党的伟大吗?我说共 产党将大资本家也改造成了党员,那应在吸收他 为党员时宣传,现在宣传,必然得出“欺世盗名” 的结论;第三、影响对现任党外高官的形象,人们 会猜想,他们是不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所以,从政治上考虑,荣毅仁的党籍不公开为好。第二天, 报上登出“共产主义战士”荣毅仁,在生平中讲 明,他 1985 年参加中国共产党。

胡治安先生坚决认为:站在共产党的立 场,我至今认为公开荣毅仁党籍,是缺乏政治智 慧的一着臭棋。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瑞哲

评论 (1)
Share

Lacky

广东

一个职务是实缺还是虚衔,取决于当权者有无合适的人选去卡位,或补缺者能否得到当权者的垂青。为了安插当权者的嫡系,文明委主任、政法委书记也可以进常委;若非当权者心仪的人选,国家副主席、人大委员长、政协主席甚至国家主席都可以变成虚衔。2013-2018年的国家副主席由政治局委员出任,是因为李源潮无法入常却又必须给他安排一个位置;2018-2023年的国家副主席固然不是实缺,但2023-2028年的肯定是实缺(储君),那么作为过渡,2018-2023年的国家副主席就不能太虚。要么让王沪宁以常委身份兼任卡住位置,要么让习心仪的储君陈敏尔提前上位历练。

2017-12-14 08:39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