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主席的安排”是刘源接陈元的班?(高新)

2015-12-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刘源(Public Domain)
刘源(Public Domain)

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儿子刘源在解放军总后勤部的“末日演讲”稿被以“出口转内销”的形式公开之后,不少外界评论还是半信半疑,用“真假难辩”形容之。笔者通读之后的印象是,不一定是“全文”,但依这种“非正式”的形式对外公布的这部分肯定不是“赝品”。说它不是“赝品”的依据之一是中共“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红二代”里只有两个人讲话、行文的风格如此矫情,一个是刘源,另一个是薄熙来。依据之二,“演讲词”的具体内容大部分是凭空编织不出来的----除非“编造”者是在刘源身边工作,比如他在总后工作期间的秘书才有可能。

网上转载的刘源“演讲全文”以明确表态开头:“我拥护中央军委的决定,坚决服从习主席的安排,并预祝即将成立的军委后勤保障部开局顺利,改革成功。当兵的来自百姓回归百姓,天经地义。如今,我如释重负、心情真是轻松愉快!”

毫无疑问,一九五一年生人的刘源待明年年满正大军区职最高服役年龄六十五岁时,就会“军转民”,军改之后的新军委里肯定不会有他的位置。笔者在此有兴趣讨论的是,刘源“坚决服从(的)习主席的安排”更具体的内容是什么,“军转民”之后是真的“来自百姓回归百姓”,还是换个岗位继续陪着习主席做“中国梦”?

对于“刘源退役”,香港《明报》以“ 明年或升副国级领导人 告別讲话证总后变身军委后勤保障部”为题报道说:“已故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上将上周三(16日)在一次内部讲话中宣称,他即将由军队退役,同时证实作为“四总部”之一的总后勤部即将归入中央军委新组建的军委后勤保障部。有消息指,刘源退役并不意味着其仕途的终结,在明年两会上,他很大机会升任副国级的国家领导人,但暂时未知是在人大还是政协任职。”

该报道中还说:“刘源于2011年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揭发总后副部长谷俊山中将的贪腐问题,由此拉开军中反贪腐的序幕,被外界视为军队反腐的主要推手。早前有传闻称,刘源有望出任军改后新设立的军纪委首任书记,并可能进入中央军委。刘源宣布退役打破了这一传言......。据悉,刘源今次属届龄退役,但他在仕途上仍可能更进一步。刘源现为全国人大代表,按惯例明年至少将出任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副主委。

此外,全国政协在令计划及苏荣“落马”后尚有两个中共籍副主席空缺,因此,也有消息称,与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属“太子党”且关系密切的刘源,很有可能升全国政协副主席,跻身副国级领导人行列。

依笔者之见,曾经是“由政转军”的刘源脱下军装之后再上演一出“由军转政”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九十九。而是否能够出任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并非因为现任政协副主席中的“中共籍副主席空缺”与否。对中共政治体制稍有了解的人都应该知道,中共各级政协的“中共籍”----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中共界别”的副主席,也就是所谓“党内副主席”,从来都是“因人设岗”,没有“法定”数额,何来“空缺”一说?所以,习近平但凡已经打定主意要赏赐刘源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也断不可能以“补缺”为由。

那么既然不能以“补缺”为由,所以笔者自以为刘源如果官至“副国级”,也应该是下届全国政协开届之时以“当选”的形式,而不是在两届政协之间以被“增补”的形式。

笔者过去在本专栏曾有一篇文章《一张太子党的“全家福”告诉了我们太多太多》,说的是当年曾因巨额贪污诈骗并将整麻袋的脏款藏在中南海家中而被时任党总书记胡耀邦亲自批捕的“刑满释放人员”,曾是毛泽东御笔、邓小平佞臣的胡乔木之长子胡石英在纪念“毛诞”的会场上演讲《我在毛主席身边的日子》时,吹嘘完自己当年是“在毛主席身边长大的幸福生活”之后还吹出一则令所有到场者无不感到欢欣鼓舞的“话说当年”:却原来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习近平还只是一个中央军委办公厅的普通秘书时,曾经自愿和王歧山、薄熙来、刘源等人聚拢他胡石英门下,每月都会按时出席胡石英任班主任的“红色接班人政治学习班”的讨论活动,胡石英还特别强调习近平和王歧山如今上台伊始即一再公开表演的脱稿讲话的的能力,都是当年因为他胡石英的提倡才被训练成如今这个样子的。

也许是为了对外证明自己所言不虚,胡石英最近又指使手下故作不经意地把一张题为“胡石英院长与习近平副主席、王歧山副总理、刘源上将等一起成长的兄弟姐妹”的太子党聚会合影“随便”贴到网上,照片中除上述四人,还有习近平夫人彭丽媛、陈云长公子陈元,以及薄熙来胞弟薄熙成等。该照片摄于二零零六年的某一天,地点是北京浙江大厦的主宴会厅。照片的第一排是陈元居中,左右两边分别有彭丽媛等数位贵妇;第二排是习近平居中,左右分别是胡石英和王歧山。刘源和薄熙成则并列在最后一排。

据一位曾经被胡石英许诺聘任中国国情调查研究院办公室主任的前北京社科院研究员透露,那还是二零一零年底或次年初发生的故事,当时是胡石英召见他时让他先为研究院展开网上宣传工作,并让秘书给了他两张彩色照片,一张是前面说的太子党成员合影,另外一张是同一场合上拍摄的三人特写:内容丰盛的巨大宴席桌前,习近平居中,左为王歧山、右为胡石英。此时的习近平还只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军委副主席和国家副主席,王歧山则是副总理,所以这位副研究员即按照胡石英的吩咐在把照片贴到互联网上时加注了“胡石英院长与习近平副主席、王歧山副总理、刘源上将等一起成长的兄弟姐妹”这句说明。

那张被海外媒体调侃为中共太子党“全家福”或者“太子党组织生活”照的合影上方虽然还保留的是几年前由这位研究员添加上的那句表现习近平和王歧山当时职务的说明,但又另外特别提醒了该照片是2006年拍摄于北京的浙江大厦,因为当时的习近平的职务还是浙江省委书记,而这场在京太子党大聚会在浙江大厦举办,毫无疑问是习近平作东,邀请曾经在中南海红墙里一起生活过的红色兄弟姐妹们为自己捧场,央告众位兄弟姐妹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利用各自的政商影响力为他习近平在次年召开的十七大上进入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扫清障碍。

笔者为本专栏撰写这篇文章的时间是2013年初。在此之前,笔者还为本专栏撰写过《陈元的政协副主席看来是板上钉钉了》一文。文中说:近日境外媒体竞相转载的关于陈云儿子陈元如何慷国家之慨曲线资助自己子女在美国求学的报道文章中说:“美国方面查出,1996年,大陆银行曾通过各种渠道,将9千多万美元汇入洛杉矶远东国家银行。时任该华资银行资深副总裁的徐南南,同中国开发银行行长陈元关系密切,在她经手的千万美元当中,美方查出有20多万美元用在了陈元的儿子陈小欣身上,陈元的儿子就读康乃尔大学时,徐南南一次就拿出4万 6 千美元帮他交学费……”

读完该报道后,愚笔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其中内容是否靠谱,而是陈小欣的父亲陈元的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被当选看来是板上钉钉了。敢作如此断言,盖因“逆势提拔”已经是中共高层组织运作的常态或曰规律。
这里说的“逆势提拔”的“势”既指党内选票,亦指外界舆论。笔者当时坚信陈元被中共高层安排比邓朴方晚一届接受一任党和国家二级领导人待遇的政治犒赏的可能性如果说原来只有百分之八、九十的话,外部世界对他的负面报道反而令这一可能性上升到百分之百了。而且,即使是一些政协内的党外人士曾经对陈元的被提名颇有怨言伺机向党反映的话,境外对陈元的负面报道反而令这些人有意见也不敢提了,以免沾上“与境外敌对势力里应外合”之嫌。更何况毛主席他老人家生前早就告诫过:“被敌人反对的是好事而不是坏事!”

如今, 上述太子党“全家福”中的核心人物习近平不但达到了从省级党委书记直升政治局常委的愿望,而且还进一步到达了在党内“称帝”的权力顶峰。王岐山也由副国级升至正国级,陈元在政协副主席位置上已经坐了大半届了,待2018年3月“两会”换届时陈元势必会和他的前任邓朴方一样,心满意足地退休而后终身享受“退休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待遇。届时,全国政协副主席里总还要再有一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家庭成员代表”吧?套用习近平至今还念念不望的“革命样板戏”中的一句台词叫做“革命自有后来人”!

所以,如果一定要用“补缺”二字形容的话,刘源被安排补陈元退休之“缺”的可能性很大。后续的分析内容,下篇文章里再做介绍。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