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陳全國"二十大有無前途"端看“另有任用”的去向是哪裏

2021.12.2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陳全國"二十大有無前途"端看“另有任用”的去向是哪裏 前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
(Public Domain)

中共當局趕在歲末進行的新一輪省級人事變動的中,最大的看點莫過以中央政治局委員身份兼任新疆自治區委書記的陳全國在新疆自治區第十次黨代會上再次“當選”區委書記不足兩個月,就被宣佈“不再兼任”這一職務;接任人馬興瑞則被大外宣媒體稱之爲“入局第一人”,意思是有哪些目前在位的正省部級幹部能夠在明年秋季召開的中共二十屆一中全會上成爲政治局裏的“新面孔”截止目前都還是未知數,但馬興瑞已經是“板上釘釘”,因爲新疆自治區黨委一把手由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任已成“慣例”。

總部在北京的多維新聞網照例是對中共重要人事變動反應最快的媒體之一,搶在第一時間發佈了標題爲《中共省級黨代會完成過半 馬興瑞調任新疆成入局“第一人”》的分析報道文章,說是廣東省長馬興瑞調任新疆黨委書記,新疆原黨委書記陳全國“另有任用”,這意味着中共省級黨代會上半場結束之際,六個(京津滬渝四大直轄市以及廣東和新疆)兼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地方黨委書記終於出現變動。

按照舊例,62歲的馬興瑞(1959年10月出生)擔任新疆黨委書記後,2022年的中共二十大上進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已無懸念。66歲的陳全國(1955年7月)“另有任用”背後,則有更多想象空間——可能退居二線進入人大或政協。不過,參考中南海對陳全國治理新疆政策的肯定,外界更多相信陳全國中共二十大上進入政治局常委也不無可能。


同一天,該新聞網又發表了另外一篇署名爲另外一位作者的文章《二十大人事 馬興瑞北上新疆入局已定 陳全國下一站會否入常》。說是馬興瑞2016年擔任廣東省長,打破了30年來由本土官員或長期在廣東任職的官員擔任廣東省長的慣例;他也曾是深圳建市後首位“中央委員省委書記”,今天北上新疆的馬興瑞若無意外,將成爲2022年中共新一屆中央政治局中的成員。至於治疆有功的陳全國,因爲符合習近平“宰相必起於州部,猛將必發於卒伍”的用人理念和治疆政績,也有極大可能將在明年仕途更進一步,躋身政治局常委會。


說陳全國的“治疆有功”,當然是在習近平當局的立場上評價。法廣適時推出的分析報道文章《調任馬興瑞或爲加強對新疆的戰略部署》中說:中國官方新華社報道的全文是“中共中央決定:陳全國同志不再兼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另有任用;馬興瑞同志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委員、常委、書記。”

馬興瑞接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維基百科)
馬興瑞接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維基百科)


官方的文字並未流露任何對陳全國的褒貶之意,有評論認爲,北京或將把陳全國當作是替罪羊,由他來承擔中國新疆政策的一切後果。

其實,如上分析似乎是以偏概全了,中共官方不同媒體的相關報道不過是有簡有繁。從部分中共官方報道中引述的馬興瑞的講話,即可以看出習近平當局對陳全國“治疆有術”的全面肯定。他說:“近年來,以陳全國書記爲班長的自治區黨委一班人,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爲指導,團結帶領全區各族幹部羣衆,推動新疆工作取得重大成效。陳全國書記爲新疆的改革發展穩定事業傾注了大量心血、作出了重要貢獻。”

這番話毫無疑問是在傳達中共當局,或者說就是習近平本人對陳全國的“高度肯定”。

筆者在本專欄曾發表有《重用和提拔陳全國是習近平的“事業需要”》和《被全人類聲討的治疆之惡是陳全國晉升政治局常委的最大政治本錢》兩篇文章。文中向讀者和聽衆們介紹了現任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委員和政治局常委中,除了不受年齡限制的總書記習近平,共有十三個符合“七上八下”年齡限制的“七上”標準,他們是:李克強、王滬寧、汪洋、趙樂際、陳敏爾、胡春華、丁薛祥、李強、李希、李鴻忠、黃坤明、陳全國以及蔡奇。

如果按照中共十六大和十七大時的政治局委員“一刀切”的換屆年齡規則,即在黨代會召開那年的實足年齡是六十七歲和六十七歲以下的全留,年滿六十八歲和超過六十八者全下。那麼如今的十九屆中央政治局,不包括軍方代表在內的二十三人裏,將會在明年二十大上可以留任的總共有十四人,即如上十三人加上習近平。


我們再假設,二十大上產生的政治局仍然是25人的編制,不包括軍方代表是23人。那麼可以有9個位置留給政治局裏“新來的年輕人”。而這至少也會騰出來的9個位置的第一個“填空”人就是馬興瑞。明年中共二十上的政治局“新面孔”,無疑會包括新任的北京市委、上海市委、天津市委、重慶市委書記以及廣東省委書記。

筆者在過去的相關文章中曾預測過,現任上海市長、1960年3月出生的龔正,現任北京市長、1964年2月出生的陳吉寧,還有像1961年11月出生的現任黑龍江省委書記張慶偉,1964年8月 出生的現任遼寧省委書記張國清,1962年9月出生的現任浙江省委書記袁家軍等,幾乎都是板上釘釘的下屆中央政治局委員或者書記處書記。

不過,畢竟是“狼多肉少”。所以保守一點的說法應該是,如上幾個“60後”進階二十屆中央政治局委員的可能性很大。筆者相信,即使如上幾個“60後”再加本屆中央政治局裏的現有“60後”都成爲下屆中央政治局委員或者常委之後,明年的二十大上產生的所有政治局委員裏,還是會以50後爲主。而現任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委員裏的“50後” -- 更準確地說,是“55後”中的哪幾位會在明年的二十屆一中全會上升任政治局常委或者留任一屆政治局委員,似乎就只能看“造化”了。因爲對習近平來說,畢竟“手心手背都是肉”。

截止目前,除了剛剛卸任的陳全國,仍在以政治局委員身份兼任地方黨委一把手的有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以及廣東省委書記李希。他們這6人當中,若從建立“幹部接班梯隊”、確保“黨的事業後續有人”的角度分析,“年富力強”的陳敏爾和李強無疑都比另外四人更有被晉升政治局常委的可能,而且都可能會在現職崗位上堅挺到明年二十屆一中全會閉幕之後,纔會離開目前兼任的職務,或是升任政治局常委,或者是留任政治局委員的同時改兼他職。

也就是說,無論是李強還是陳敏爾,在明年的二十屆一中全會上即使未能晉升政治局常委,繼任一屆政治局委員也是肯定的。而包括陳全國在內的另外4 人,在二十大之後的政治前途就沒那麼肯定了。

我們在過去的相關文章中已經介紹了,兩年多前我們自由亞洲網站和美國《華爾街日報》即有文章討論過“陳全國鐵腕治疆有望入常”的問題。說是中共當局爲了打擊所謂的“三股勢力”,在西北邊陲的新疆打造了一個極爲嚴密的、對人民的監控體系。作爲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爲中國轉向嚴厲的威權統治定下了基調,並獲得北京高層的肯定,有望在2022年擔任政治局常委。

在美國的維吾爾人在白宮前舉着“種族屠殺”的標語抗議。(美聯社)
在美國的維吾爾人在白宮前舉着“種族屠殺”的標語抗議。(美聯社)


今年10月底,陳全國“再次當選”新疆區委書記之後,筆者更相信陳全國在明年二十上留任政治局委員,甚至升任政治局常委的可能性。但是現如今,“再次當選”不到兩個月的陳全國又突然被宣佈免除其“再次當選”的新疆自治區委書記實職,相比於過去的王樂泉和張春賢都是在當屆的自治區黨代會召開之前被先行命職,似乎又是一次“不按牌理出牌”。習近平的葫蘆裏到底賣的是什麼藥,實在是讓我們外界又看不明白了。

我們知道,相對陳敏爾和李強,說來並不具備年齡優勢的蔡奇和陳全國同歲,都是1955年生人;李希和李鴻忠則年輕一歲,都是1956年生人。此四人按照“黨和國家領導“人的任職年齡標準,當然沒有超齡;但按照省部級領導人年齡標準,則都已經年過65歲了。所以趕在明年二十大召開之前,蔡奇,以及李希和李鴻忠都有像陳全國一樣,被先行免去目前兼任的地方黨委一把手職務的可能性。

比如,四年多前的中共十九大召開之前的當年五月下旬,習近平當局即宣佈,當了北京市長才幾個月的蔡奇任北京市委書記;而此前以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委員身份兼任北京市委書記的郭金龍,則改任中央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副主任。於此同時,還任命陳吉寧接替了蔡奇的市長職務。

另外,四年多前的中共十八大召開之前,除了新疆自治區委書記換成了待升政治局委員的陳全國,北京市委書記換成了待升政治局委員的蔡奇,天津市委書記也換成了待升政治局委員的李鴻忠,重慶市委書記也換成了待升政治局委員的陳敏爾。而當時以十八屆中央政治局委員身份兼任上海市委書記的韓正,則是在晉升政治局常委之後才把上海市委書記兼職交給新任政治局委員李強;胡春華則是在以國務院副總理候選人身份繼任政治局委員之後,才把廣東省委書記兼職交給新任政治局委員李希。

如果再往前追溯的話,最典型的例子就是2012年的十八屆一中全會閉幕後,繼任中央政治局委員的汪洋把他的廣東省委書記兼職交給了新任政治局委員胡春華。

與在十九大上繼任中央政治局委員的胡春華、孫春蘭相比,在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召開之前即已經交出地方黨委書記兼職的張春賢和郭金龍,都沒有在十九大上繼任政治局委員。其中,郭金龍純粹是因爲年事已高 -- 1947年7月生人,比在十九大上退位的十八屆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紀委書記王歧山還年長一歲。而與習近平同齡、出生於1953年的張春賢被迫出“局”,則是因爲其所謂“柔性治疆”遭到習近平的徹底否定。

這樣比較起來應該得出如下結論,那就是,以政治局委員身份兼任地方黨委書記者,原則上只兼任一屆該地方黨委書記之後就面臨職務變動,或者直接退休,或者直接出“局”,或者晉升政治局常委,或者在繼任政治局委員基礎上改兼中央領導層的某些非常具體又非常實在的職務 -- 比如國務院副總理。此其一。

其二,如果是趕在下屆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召開之前即已經被先行免去地方黨委書記兼職者,其所謂“另有任用”的新的去處如果是實職,比如當年的孫春蘭離開天津市委書記兼職後,進入中央兼任了統戰部長,那麼未來繼續在一線崗位上的政治前途大有希望。而如果是臨時性安置,那在下屆黨代會上晉升政治局常委或者留任政治局委員的可能性就要大打折扣了。比如當年的王樂泉離開新疆後,臨時被安排了一箇中央政法委副書記。雖然不能說這項職務是個“虛職”,但站在原有政法委班子的基礎上分析,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

至於張春賢離開新疆之後,直到十九大上出“局”之間那段臨時性職務就更顯臨時了:中央黨的建設工作領導小組的一個臨時加上去的副組長。

當然,陳全國在未來二十大上是否會晉升政治局常委或者留任政治局委員並另兼新職,現在都還不能肯定。端看他在被宣佈“另用任用”之後的新去向重要程度與否。詳細分析,留待本專欄的下篇文章繼續向讀者和聽衆們介紹。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