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口误是水平问题,口吃就是健康问题了

2018-12-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误将“通商宽农”说成了“通商宽衣”,引发舆论热议。(视频截图)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误将“通商宽农”说成了“通商宽衣”,引发舆论热议。(视频截图)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匪夷所思的习氏“口误”》中向读者和听众们分析了习近平肯定是从不知晓中国历史上还有”通商宽农”的说法,而又因为”日理万机, 夙夜在公“而实在挤不出时间来事先通读一遍御笔起草的演讲稿,才会在照本宣科的时候因为一时眼神不济,把农民的“农”字“错认成了衣服的“衣”字,于是“通商宽衣”脱口而出。

笔者撰写本专栏上篇文章时,又重新听了一遍习近平当时的G20峰会开幕式讲话,注意到他当时是把“通商宽衣”四个字断开念出的,而念完“轻关易道,通商----宽衣”之后,面部表情毫无异样,依然自信满满,足以见得他当时绝对是不以为错……。

记得此“宽衣“事件发生后,自由亚洲电台和网站曾刊登和播出及时报道文章《习近平读错字成网上笑话 网信办竭力护主》,介绍了一句“包子宽衣——露陷”的歇后语,一度在网上热传,以讽刺具有文革红卫兵背景的习近平不学无术。中共网信办次日即发出通知,要求微博、微信公号、博客、论坛、贴吧等互动平台,立即加入对“通商宽衣”以及相关事件关键字内容的遮罩,拦截,严格删除有关评论,图片,视频和相关资讯。通知还要求,所有网站在设置关键字禁发词时,简体和简繁体要同步落实。

而这最近一次公开讲话,也就是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纪念大会上朗读讲稿时又是“误读“连连之后,网上有好事者专门整理出一份《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会,习近平念错字一揽表》。笔者对照习近平此次念稿的原始录音视频之后,发现如果一定要与习近平较真的话,此“一览表”的内容并不完全。比如该“一览表”中列举了习近平在好几个地方都把”着(zhuo)重“读成了”着(zhao)重“,但却没有列他习近平在这次宣读讲话时还在好几处地方都把”召(四声)开“读为”召(一声),等等。

应该说,如上两例并非习近平的“口误”,只能证明他平时就是“招”、“召”不分,着(zhuo)、着(zhao)不分,“秀才读字识半边”一直认为“招待”的“招”读一声,自认为去掉了“提手”傍的“召开”的“召”字,也就是习皇帝召见李宰相的“召”字也应该和“招待”的“招”字一样,读一声,更何况“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中的”昭“字不也是读一声嘛!

“着重”的“着”字本是一个多音字,比如“着装”一词中,该字读zhuo,  如同“穿着“一词中,不应把zhuo 读成zhao, 但”着火“一词中,该字就读zhao。但有些地方文言,确实也有”着(zhuo)火一说,从陕西跑到沈阳找工的农民工们附庸风雅一把,从此便把“穿衣服”说成“着(zhao)装”,跟着“绥德的汉”进城的“米脂的婆姨”们也学会了“穿着(zhao)打扮”,所以习近平无论是把“召开”的“召”字读成“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zhao音,还是把彭国母“衣着光鲜“的zhuo字读成zhao,实在都是接地气的表现,如今因此被外界所诟病,只能说明“被敌人反对的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

习近平最近一次“误读”连连的事是发生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会上。事后有网友评论道:习奥塞斯库果然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在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又一次念错了字!发明了“金科律玉”、“颐使气指”等新时代名词,进一步稳固了其“离开稿子不会讲话,念了稿子就是文盲”的光辉伪大形象!习傻包子今天在所谓“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不断“庸”现。一个小学博士,附庸风雅、庸庸碌碌、昏庸无道、怪不得对“庸”字情由独钟,实在是贻笑大方。

也有海外中文论坛上的网友说习近平这次照本宣科是把“颐指气使“读成了“衣使气指”,因为原本“颐”字应该读二声,如同“颐和园”,“颐养天年”等名词成语中,“颐”字有两个意思,一是指腮帮子,二是保养的意思,但都只是一个二声读音,习近平读成了一声,自然被听众听成了“通商宽衣”的“衣”字,“通商宽农”的“农”字才是读二声呢。

再说了,本来是为习近平御用的《领导干部容易读错的106个字》根本就没有收录这个“颐和园”的“颐”字,更何况他习近平已经为自己修改了宪法“依法保障”了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领导人终身制,笃定要“夙夜为公”至“腊炬成灰”根本就不会为自己考虑什么“颐养天年”的事情。

不过呢,说到习近平的“夙夜为公”或曰“日理万机”,习近平这最近一次的“误读”连连,虽然被外界舆论质疑为”真实学历仅是小学肄业“的原因,笔者倒是有几分相信习近平似乎是“健康出了问题”的分析。

笔者有一和习近平同龄的医界朋友,其专业是医,但对中国大陆时势政治的关心程度甚至超过笔者本人。笔者把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的如下一段看法说给上这位朋友:中共政权的纪念或庆祝大会,追悼大会之类,领导人讲话都是站立宣读的。座谈会上的领导人讲话则都是坐着念稿的。而这次号称“隆重”的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会习近平进场入座后全程没有离席,半句一顿,磕磕绊绊地的语速证明他又是事先没来得及预读一次讲话……。然后又和这位医界朋友一起仔细听、看了习近平这次低头念稿的整个过程,朋友从他医学专家角度的分析是:外界把这次的习近平“误读”连连有说成是“老年痴呆的表现”,真的没有那么严重,但与一年多前的习近平站立宣读长达三个多小时的十九大政治报告是的“老当益壮”相信,现在用“老气横秋“形容他并不份,因为老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自身肌肉和器官在逐渐萎缩和退化,运动的协调性和速度也在因此逐渐下降,大脑和嘴巴更是如此。如果说他习近平脱稿讲话时很难一口气说出一个整句子证明他的大脑思维能力已经不可逆地明显下降,那么他照稿念都念不个整句子,眼睛盯着稿子上的每个句子,每个四字成语都会不自觉地把四个字的排列顺序读乱了,至少可以证明如今的习近平已经是大脑轻度萎缩。

听罢医界朋友的分析,笔者也认为就算“衣使气指“、”金科律玉“之类的”误读“能够从他习近平的”小学肄业“文化水平中找到答案,那么他习近平已经重复过无数遍的” 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一句,居然把”东西南北中“错念成”东南西北中“,肯定不是其汉语表态的水平和能力问题。

另外还有一例,日后被全文刊登的习近平这次的讲话稿中有如下一段:自古以来,中华民族就以“天下大同”、“协和万邦”的宽广胸怀,自信而又大度地开展同域外民族交往和文化交流,曾经谱写了万里驼铃万里波的浩浩丝路长歌,也曾经创造了万国衣冠会长安的盛唐气象。正是这种“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的变革和开放精神,使中华文明成为人类历史上唯一一个绵延5000多年至今未曾中断的灿烂文明。以数千年大历史观之,变革和开放总体上是中国的历史常态。

这里先要特别解释的是,习近平的所谓“中国梦”其实就是所谓的“天下大同”、“协和邦”,以及“万国衣冠会长安的盛唐气象”的旧梦重温。区别是当年的“盛唐气象”是“八方来贡,万国来朝”,习近平正在实现的“庆丰气象”则是以“大撒币“来“引领世界”。

至于这段话里的这里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一句已经被习近平引用过多次,而习近平对它如此“偏爱”, 是因为清华大学的校训是“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发端于1914年梁启超在清华学校的一次演讲,讲题为《君子》,他引用《周易》中乾坤二卦的卦辞:“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激励清华学子崇德修学,勉为真君子,异日出膺大任,以挽既倒之狂澜,作中流之砥柱。

2012年6月习近平以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国家副主席和“学长”身份视察清华时第一次知道清华大学还有这样两句“校训”,随命秘书当即查找出处,随后便对清华学生代表声称这两句校训是他进清华第一天即被当成了他“一生的座右铭”,完全忘记了他“考入”清华大学成为工农兵学员的时间是一九七五年,当时的文革清华当局怎么会向工农兵学员们灌输“封建四旧”的东西。

与医界朋友一同听、看了习近平这次改革开放纪念大会四十周年的低头念稿子的过程,发现的另一个习近平已经因为一度程度的脑萎缩而导致“口齿不清“的例证就是他在读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一句对他来说不但早已是耳熟能详而且一直都是脱口而出的“清华人”的“学养”之证时,居然哆嗦着他的颐----也就是腮帮子,楞是把“君子以自强不息”这五个字读成了“….,君子以不想----自----自强不息….”

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们不妨也上网调出习近平的“最新口误”视频,一起观察和分析一下这次的习近平到底是“口误”还是“口吃”。

低着脑袋一句一顿甚至是数字、最少时是两字一顿地念稿子还是不断出错,“口误”的部分要么是因为心不在焉,要么确实是因为“小学肄业”水平。“口吃“的部分似乎应该从健康角度找原因了。

说的清华大学的校训居然成了习近平的“座右铭“,就应该进入习近平的清华博士而且还是”法学博士“的讨论内容了。

因为习近平最新一次的“口误“连连,外界媒体从习近平的“实际文化水平”再一次质疑起他的“清华博士学历”。说的是:文化大革命”期间,正在上中学的习近平离开学校,前往西部陕西省农村插队。1976年,和当年很多同辈一样错过了近十年教育的习近平被推荐进入清华大学。“文化大革命”中,中国取消了全国高等院校的考试。

从1998年到2002年,习近平在清华大学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并获得了一个法学博士学位。一些批评人士怀疑,习近平的论文可能存在剽窃或由他人代笔。他们对习近平的学术能力提出怀疑。习近平本人从未对这些争议发表过评论。

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留待下篇文章详细介绍和讨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2)
Share

匿名游客

现在看,还真是如此啊。如果是偶尔的发生,还可以认为是偶然的身体不好,但连“步态不稳”都传出来了,看来至少是处于一种不好抑制的状态。要知道,一些老年病是发病机理现在也搞不清楚,只能延缓而不能根治的,比如阿尔茨海默病。
静观发展。

2019-04-30 13:41

刘刚

重庆市荣昌区

岁末年初,重庆市荣昌区进入赌博高发期。由此引发的治安和刑事案件很多很多。因赌而出现家庭成员吵架,夫妻离婚的事在荣昌屡见不鲜。在荣昌,赌博之所以如此泛滥跟各个派出所为赌档提供保护息息相关,尤其是那些片警收取其辖区内赌档的保护费,为其充当保护伞,通风报信。如荣昌区安富派出所的片警郑国刚就是这样一个混入警界的蛀虫。他负责安富街道沙河村,古桥,石燕子,班竹这四个村。在沙河村一组,也就是安富人俗称的刘家坪,存在了近二十年由现任沙河村村长刘国成开的赌档。它是以茶馆娱乐的形式出现的,但其本质上就是一个赌档。刘国成家族是当地的恶势力家族。他们横行乡里,渗透村两委。现在的沙河村村两委基本上都是刘家坪的人把控着。刘国成的表兄弟钟彬还垄断着荣昌的长途客运。刘家坪德高望重的刘联华女士愿意出来指证他们这一个宗族恶势力。

2018-12-31 15:04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