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最高检察长张军能否在二十大上更上一层楼?

2022.09.1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夜话中南海:最高检察长张军能否在二十大上更上一层楼? 中国最高检察长张军
百度百科截图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待提拔为副国级的习近平政法宠臣》中,开列出来了目前正在为习近平“分兵把口”中央政法口的五大宠臣,将会在中共二十大以及明年三月召开的十四届全国人大之后,陆续分占中央法纪系统和政法系统的五大副国级要职。这五大宠臣是:现任最高检察长张军,暂任副检察长、一级大法官应勇,现任公安部党组书记、部长及中央政法委副书记王小洪,现任政法委秘书长、中央政法委委员陈一新、现任司法部长、中央政法委委员唐一军和现任国家安全部长、中央政法委委员陈文清。

本文先分析一直以来都不被外界媒体给以特别关注的张军,能否在二十大上更上一层楼。

这位张军之所以身居副国级高位之后也一直未受到外界媒体的特别关注,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既不是来自浙江、也不是出自上海,既没有陕甘宁“老区”的背景,也没有福建任职的过去。但殊不知,习近平已经是在位整整10年,加上此前担任“副总书记”角色的5年,这15年里陆续升迁上来的省部级以上位阶的党国要员里,象张军这样即非“福建帮”,又不是所谓“之江新军”出身的中共高级官员们,政治履历的“先天不足”决定了他们一定要比原本就算得上是习近平“嫡系”的那一批表现出更多、更强、更主动的“后天努力”,也就是对习近平要表现出更高层次的政治谄媚,才能够混迹到今天这一步。

以现任政治局委员兼地方党委书记那几个人中的李鸿忠为例子,他和蔡奇在如今的习近平眼中肯定是同样可靠,同样放心。而在现如今的中央政法系统里,如果把王小洪和应勇,以及陈一新、唐一军划归为“蔡奇之类”的话,那么张军绝对有资格被称之为“政法口的李鸿忠”。

说起来,比习近平年轻3岁的张军2012年年底第一次被习近平所特别关注时,其当年和习近平一样的下乡插队和在农村里通过贫下中农们的考验而光荣入党的经历,就已经令习近平对他深有好感。

201210月,已经被内定接任中纪委书记职务的王歧山向胡锦涛和习近平推荐了自己相中的时任最高法院副院长张军,目的是让张军进入中纪委辅佐自己“打虎捉蝇”。

习近平登基的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夜,张军先是被宣布免除其最高法院副院长职务,随即在中共第十七届中纪委的最后一次全体会议上,被“增选”为中纪委副书记。会后,习近平和胡锦涛在时任中纪委书记贺国强陪同下接见与会者,在和张军握手时,习近平特别说了一句“你的简历我仔细看了,没想到你的党龄居然和我的一样长”。

却原来,当年的习近平是插队苦熬了5年,才于1974年在陕北农村入党。同年,比习近平年轻3岁的张军虽然刚刚插队一年,但也在吉林省插队的乡村里入党。

有心人可以逐个对照一下中共现任副国级以上领导人的从政履历,除了1951年出生的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凭其当年在延安为习近平进清华当工农兵学员助过一臂之力,而被习近平兑现了“苟富贵,勿相忘”的王晨是1969年入党,其他所有都比习近平和张军的党龄短。比如,同样也是当年的插队知青而且还担任了生产队党支部书记的李克强,是1976年入党;比张军年长5岁的栗战书是1975年入党,也比张军和习近平的党龄短一年。至于比张军年长足足8岁的王歧山是1983年才入党,比张军和习近平的党龄短了足足9年。

笔者坚信,习近平即使在下月召开的二十大上,对“七上八下”的规则进行一番“灵活掌握”,出生于1951年,如今已经是71岁高龄的栗战书、王晨等百分之百会“功成身退”。但二十大之后,或者是明年三月必将召开的中共十四届全国人大之后仍然还会在副国级岗位上再鏖战5年的张军,将会成为中共所有在位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中党龄第二长者,第一是习近平。此二人虽然都是1974年加入中共,但严格说来,习近平比张军的党龄长4个月。

曾经的中共最高法院最年轻副院长,中共政法史上曾经的最年轻一级大法官张军,为什么会在201210月王歧山接掌中央纪委的前夜,被调任中纪委副书记呢?

却原来,就在习近平登基的201211月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之前,习近平与当时被普遍认为虽然将会在十八大上入选政治局常委,但在此后只是接任国务院第一副总理行政职务的王歧山之间,讨论最多的就是如何“从严治党”的问题。王歧山当时出的主意就是,通过“纪检工作法制化”才能收到“打虎立威”的震慑效果。

于是,胡锦涛此前属意的中纪委书记接班人选张高丽,被习近平提议与打心底里高度不情愿给李克强当副手的王岐山“互换未来”。

早在8年前,笔者即在本专栏发表过《副总警监出任中纪委副书记意味着什么?》一文。此文发表的背景是,当时刚刚结束的中共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的“附属”会议、中纪委第四次全委会的公报中,宣布了“增补”时任公安部正部长级的副部长刘金国为中纪委副书记。

需要介绍的是,在刘金国晋升中纪委副书记之前,当时已经在任两年时间的十八届一中全会上产生的中纪委副书记名单里,除了前最高法院副院长、党组副书记、一级大法官张军,另外一个陈文清。虽然是福建省委副书记兼省纪委书记位置上晋升中纪委副书记的,但此公在被中组部平调至福建省委之前,是四川省高级检察院检察长、二级大检察官。而刘金国的衔位则是副总警监。因此有评论认为,中纪委在已经安排了法官和检察官出身的副书记之后再安排一名公安警察出任副书记,充分体现了“纪委工作的法制化”,是“联合办案”的需要。

总之,当时安排刘金国担任中纪委副书记,肯定不是从政治勉励和政治犒赏的角度考虑的,而是纯粹的“工作需要”。讽刺的说法是,为了“四堂会审”的需要。所谓“四堂会审”,源自于中共政法系统一直被强烈诟病的“公检法联合办案”,也就是“三堂会审”。

“公检法联合办案”始自邓小平时代。“文革”中有所谓“砸烂公检法”的说法,邓小平时代恢复了公、检、法,但又被认为是“效率低下”,所以邓小平在发动“严打”,即所谓“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的运动中,为了“从重从快”,公检法三家干脆“联合办案”,“三堂会审”、“一条龙作业”,一张长条审判台上从左至右依次坐着警察、检察官、法官三人。警察一边审问,一边就向旁边的检察官“报捕”;检察官当场“批捕”并完成“起诉书”,递给右边的法官;法官宣布受理起诉,然后当场宣判。把一个人投入监狱服刑,甚至判死的全部“法律程序”可以在一天内,甚至几个小时内,全部“完成”。
这种“三堂会审”的办案方式分别在一九八九年的“六四”镇压和薄熙来的重庆“黑打”过程中,被发挥到极致。薄熙来和王立军曾经分别向周永康和习近平汇报过重庆“公检法联合打黑”取得的“辉煌战果”,当场获得习近平的高度肯定,并期望重庆“‘打黑除恶’还要再接再厉地向纵深推进”,感动得薄熙来用了一句“山城人民倍感亲切”表达对习近平的“敬爱之情”。

当年刘金国出任中纪委副书记的没有几天,中共党媒为此刊登出题为《王岐山副手身兼三要职 习近平打虎用重锤》的吹捧文章。文中说:新任中纪委副书记、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近日再添新职,兼任中央政法委委员。观察人士表示,作为第三位来自政法系统的中央纪委副书记,刘金国的“个人经历”此前引发舆论关注。不过,今后中纪委反腐工作将如何加深与政法领域的合作、如何“依法治虎”更值得观察。

那么,王歧山担任中纪委书记期间的“依法治虎”工作是如何给部下们分工的呢?那就是,刘金国负责抓人,陈文清负责侦察,张军负责审讯。

当然,由这三人直接出面对付的甚至都不是那些省委书记和国务院部长们,而是副国级以上的在位或者已经退位,称得上是“老老虎”的那一批。比如中纪委办理周永康案时,最关键的时刻就是由张军亲自担任主审。

要知道,刘金国在担任公安部副部长期间,曾经主管过中共执政史上最大规模的追捕外逃腐败官员行动,即“猎狐2014”。缉捕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专项行动,两个多月就抓获128人,数量远超以往同期。而当时,公安部主管经侦的刘金国正是具体的操盘手。由此人担任中纪委副书记,岂不令那些几乎人人都在海外有资有产、有情人、有子女的党内大贪,特别是巨贪们,心怀强烈恐惧?

至于张军,他在调任中纪委副书记之前,最被王歧山看重的是他一级大法官之外的附加头衔“中华人民共和国生死判官”,即死刑最终核准人。

却原来,当时的最高法院有一个死刑复核团队,这个团队的总负责人并非最高法院一把手,而是张军。张军当时在最高法分工的主要任务之一,即所谓“核准死刑判决”。而这段时间,也正是周永康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所以,日后当张军以中纪委周永康专案组副组长身份(组长由王歧山亲任)亲审周永康时,自然令周永康有了“死到临头”的不寒而栗。

我们不妨想象一下,当年中纪委审办令计划期间,中纪委的审讯室里,令计划面对的是一脸奸笑的王歧山王公公和都是铁青着面孔的一级大法院张军、副总警监刘金国和二级大检察官陈文清,不把他令计划当场吓尿才怪!

笔者在过去的文章中已经介绍了,这位张军因为辅佐王歧山有功,而一度被王歧山看好为中纪委第一(常务)副书记的接班人选。但是,在习近平决定王歧山一届任满后将中纪委书记一职交给时任中组部长赵乐际的同时,也还是决定把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任的中纪委第一副书记的位置,交给自己的上海嫡系杨晓渡。但同时也还是因为肯定了张军辅佐王歧山“打虎有功”,而犒赏了他副国级待遇的最高检察长职务,由昔日的一级大法官晋升至如今的首席大检察官。

而笔者在五年前的中共十九届一中全会开过不久,即曾听到传闻说:该会召开之前,习近平说过一句,年龄不等人,晓渡只有这一次机会了,张军同志还可以有下次。意思就是,张军到二十大召开时,年龄也才66岁,仍然还符合“七上八下”(七留八不留)原则中“上”的年龄标准。

笔者是中共副国及正国级领导人“七上八下”(七留八不留)与中央委员的“三上四下”年龄规则的原始爆料人,始见于笔者分别出版于上个世纪末(19971998)的《江泽民的权力之路》和《江泽民的幕僚》。

关于“七上八下”,或者说“七留八不留”的原则,是否还会在下月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上继续得到“原则上的执行”,笔者下周将会有文章详细分析。这里所具体涉及的,年龄上符合“七上”原则的张军,在二十大上连任中央委员,随即在二十届一中全会上“入局”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如果能在二十届一中全会上“入局”的话,那么他张军必须也会同时进入中央书记处。随之而来的具体职务安排有二,一是中纪委第一(常务)副书记,二是中央政法委书记。

更深一步的分析和介绍内容,留待本专栏下篇文章继续。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