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透视:习中共在塑造当代世界新格局中的角色

2022.01.0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中国透视:习中共在塑造当代世界新格局中的角色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美联社)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胡平先生: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

一·背景

冷战结束后,历史终结声环球弥漫,非意识形态化,全球化,平面化,无方向,无善恶,无差别,似乎一个灰蒙蒙的平庸世界降临人间。虽然其间有“911”恐怖袭击,但因其背后并无一个帝国或政权支撑,只是搅起一阵惊恐,并未根本掀动大家赚钱岁月静好的昏昏欲睡大局。

但今天,世界确实大变了,觉醒了,不再平面化,不再无善恶,不再灰蒙蒙;而是是非分明,黑白清楚。

关键的原因是:习近平中共出现了。

现在,国际主流社会清清楚楚地看明,二战以来,接替了德、意、日法西斯轴心国的,接替了前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是邪恶帝国习中共。舍此不作他国想。习中共已经成为文明世界的第三波敌手。

我们不吃(西方)这一套——这是习近平政权对于现行的国际主流秩序和普世价值的公开挑衅和挑战。

于是,21世纪的铁幕重新缓缓落下。

二、习政权走向的心理脉络

1、 习何以倒退?

“不做亡党之君”——几乎一切政策都基于对中共发生苏东波巨变的恐惧与防范。他们仔细研究30年前苏联崩溃的原因,总结出习政治的“金科玉律”:

“凡是戈巴乔夫当年的新政,习都要反其道而行之”:

戈巴乔夫改革的主要音符——“新思维”、“公开化”、“透明度”、“重建”......

习的对策——“传媒姓党”、“说好中国故事”、严控舆论,“内循环”“黑箱操作”

戈巴乔夫与主流国际社会签署《赫尔辛基协定》

习的对策:撕毁《中英联合声明》

戈巴乔夫与美国谈判并削减军备

习拒绝与美俄谈判核裁军

戈巴乔夫为前苏联异议知识分子平反(亲自打电话给流放在西伯利亚的萨哈罗夫,请他重返莫斯科)

习变本加厉镇压异议知识分子 (诺奖得主刘晓波晚期癌症亦不被允许保外就医,病死狱中,镇压许章润等……)

戈巴乔夫声称“建立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建立自由和公正的社会”,叶利钦甚至说要“放弃所谓「民主集中制」,实行普遍民主;从一党制过渡到多党制;以及各加盟共和国依据自愿原则联盟等”。

习声称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 “宪政、司法独立、公民社会、党的历史错误……等”七个不准讲。

既然习近平坚决堵死了戈巴乔夫和叶利钦式的任何改革举措,又逐渐废弃邓小平式的经济改革举措,这就意味着他坚持马列斯毛主义,力图退回勃烈日涅夫、斯大林和毛泽东的共产党绝路,意味着他将再次筑起柏林墙,下定决心对抗主流世界的秩序。即是说,他已经摆开阵势,凭借中共在改革开放以来由于西方的绥靖政策而获得的金钱和军力,要用习近平的所谓中国模式抗衡甚至取代宪政民主的模式了。这是一场世纪性的决战。

鉴于此,在某种意义上,习中共在塑造当代世界新格局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

三、习政权崛起的历史功能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前左一)。(美联社)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前左一)。(美联社)

1)威胁世界:习政权威胁到二战以来文明人类的普世价值和秩序。

2)整合西方:无论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哪一个方向看,习近平政权都是与公认的世界主流价值背道而驰的,是与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格格不入的。而且他还用其战狼外交的方式公开与国际社会为敌。习政权公开用赤裸裸的极权暴政反对自由民主人权法治价值,激怒了并凝聚起世界主流的文明力量,把多年来陷入极化政治、国家利益纠纷、种族问题、宗教纷争、国内治理乏力的西方国家团结起来、整合起来了。在纷乱的文明需要一个敌手,需要一个外部的威胁的历史时刻,正好,一个毫不掩饰的、野蛮残暴的公然反对文明反对自由的政权出台了!在美国和西方正需要敌手来凝聚自身的时候,习近平政权及时出现了。这是在正确的时间出现的宝贵机会。

(如习在香港野蛮毁约,影响的中英关系;在台湾问题上,挑衅美日;在疫情溯源上,制裁澳洲;在新疆问题上,开罪西方和土耳其;在南海问题上,侵犯邻国与西方利益……)

3)清晰营垒:习政权的崛起清晰化了全球划分善恶的世界新格局。这是二战以来第三次全球性的全面对抗(是否称之为新冷战并不重要)。

四、习政权前景一瞥

弦紧易断:习试图通过堵死或废弃戈巴乔夫、叶利钦、胡耀邦、赵紫阳之路来避免中共重蹈苏东覆辙。但人算不如天算。其弦绷得太紧,越来越紧,没有回旋余地,终将走到“按下葫芦起了瓢”的绝境。苏东波涌起的那些(国内外)要素全部都仍然存在,潮流是无法抗拒的。

习近平的咄咄逼人的张狂,废了邓小平韬光养晦之功,加之他又隐瞒了史所罕见大疫情使之祸害全球,从而惊醒了文明世界,使自己孤立被围,成为人类公敌。相对而言,其与民主阵营的力量对比,甚至还不如冷战时期苏联阵营与西方阵营的对比了。其失败的历史命运是注定了的。习越是要避开柏林墙倒的时刻,他为此制定的方略,恰恰使国际主流社会认定他就是倒退回30多年前墙倒之前的极权社会,要主动变成冷战的对立面,因此,他已经制造了几乎所有国家成为自己的敌人。他将使“柏林墙”的倒塌或越将比人们预想的来得更快。这是习近平式(我将无我)的自我实现的预言。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