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透视:恐怖政治边际效应递减:暴政的末路

2024.02.01
专栏 | 中国透视:恐怖政治边际效应递减:暴政的末路 习近平2012年上台后,对党内军内和中国全社会,实施了前所未有的恐怖政治和言论管制。
路透社资料图片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张杰博士独立学者 法学博士

 

一、恐怖之国

最近,人们注意到,中国人对习近平政权似乎不像过去那样害怕了,网络上和民间各类圈子都在发出自己的声音,删了再发,发出再被删。乌泱乌泱的,众声喧哗。这是怎么回事?

如所周知,习近平2012年上台后,对党内军内和中国全社会,实施了前所未有的恐怖政治和言论管制,使中国成为一个超越希特勒第三帝国统治和斯大林大清洗时期的罕见的警察国家。十一年来,习式恐怖政治对中国人步步紧逼,层层加码,直至三年大瘟疫清零时期达到登峰造极的境地。其时,中国变成一座大监狱,人们被囚禁于斗室之内,大门被紧锁,不得出入。而作为国家机器的白衣警察却可以随时破门而入,随意喷洒不知何物的药水,未经任何法律程序,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人人自危,家家恐慌,不知何日才能终结那种地狱般的岁月。而后因白纸抗议而突然放开后,大批老人猝死但被严禁曝光,泄密者严惩不贷。恐怖氛围犹如黑云压顶,地狱深层……

除了文革初普遍流行的抄家、批斗、毒打、杀戮时期外,中国历史上几乎未曾见过这样严酷可怕的政治恐怖气氛。

那末,为什么习近平要实施这种恐怖政治呢?他从恐怖政治中能获得什么好处,什么利益呢?

恐怖带来的政治效应

人们注意到,这种超级恐怖政治在前期确实为习近平赢得了相当多的政治利益。譬如执政早期借助王岐山的才干以选择性反贪腐立威,而中共内部的普遍贪腐等于授予他以尚方宝剑,从而在党内建立了普遍的恐惧感,迅速威慑并削弱了可能掣肘他权力的政治派别,走向了一尊的权位。这一恐怖政治还使他顺利地威慑住任何不满,从臭名昭著的七不讲到悍然修宪废除任期制以事实上的终身制为自己黄袍加身,从悍然关押并禁止保外就医而致诺奖得主刘晓波狱中患病至死,从重判敢于说真话同为红二代的任志强以及企业家孙大午到镇压异议知识分子许章润、许志永、孙家喜、耿潇男等。统统锒铛入狱,举国无声。

政治恐怖的巅峰

习式政治恐怖在疫情三年的清零封控中,达到高峰。以致 20221013日,志士彭立发在北京中关村四通桥上挂出反习横幅,一条写「不要核酸要吃饭!不要封锁要自由!不要谎言要尊严!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领袖要选票!不做奴才做公民!」另外一条写着「罢课罢工罢免独裁国贼习近平」。此时,习的恐怖镇压立马见效,逮捕了彭立发(彭载舟),至今仍然人间蒸发,下落不明。在此恐怖气氛下,习强行上马召开二十大。赤裸裸地剥夺较他年轻的李克强总理实权并逼迫李克强、汪洋等退出高层政治舞台,全数换上他的马仔入政治局兼进常委,并在全球众目睽睽下把其恩师胡锦涛架出二十大会场,至此习式恐怖政治臻于巅峰。

转捩点降临

作为政客,习近平的问题在于,他没有政治平衡的感觉,他不懂文武之道,一张一弛的道理,得手一次,就以为为政不过如此尔尔,照此办理,无往不胜……。 然而,物极必反,否极泰来。一个月后,沉默的中国就爆发了。席卷全国的「白纸运动」倏然而起,以上海为声源,喊出「共产党下台!习近平下台!」的最强音。习近平命运的转捩点瞬间降临。紧接着,荒诞残酷的清零政策没有预警地骤然停止习近平在中国民众心目中的人设迅速崩塌,成为国民公敌,变成私下辱骂和嘲弄的对象。

 

二、恐怖的边际效应递减——中国社会心理变迁

民间心理演变的轨迹

如上所述,习式恐怖政治是有政治效应的,它确实给习近平带来了政治利益,从而使其保有其权位至今。但是,如果仔细观察习上台执政11年来民间反应的变化,可以窥测到一些中国民间社会心理的逐渐演变的轨迹。总体来说,恐怖政治导致的民间恐惧感是递减的。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和逐年比较11年来中国民间社会对习近平严酷暴政的反应,可以发现其大略轨迹如下所示:

恐惧——沉默——躺平——道路以目——窃窃私语——调侃嘲弄——餐桌议政——聚众抗议——大规模示威。

这种反应的变化,类似经济学,暴政之下,也存在一种我称之为,恐怖政治边际效应递减规律,

历史表明,随着恐怖政治的强度升高,其引发的恐惧感虽然增加,但增加的幅度将逐步减少,最后趋于零。这称为边际效用递减法则。有点类似人们说的“虱多不痒,债多不愁”的日常心理。

人们注意到,当下已经越过了以前的高度恐惧缄默无声……等阶段,已进入调侃嘲弄—餐桌议政阶段,可以预估,它必定会向聚众抗议呼啸而去,事实上,这种抗议已经时有发生了。

这从最近发生的三件事便可以看出端倪。

1济南反习标语投影事件

2023221日,中共20届二中全会和北京两会前,山东省会济南市内万达广场大楼外墙出现打倒共产党 打倒习近平大幅标语投影。

这是继彭立发在北京四通桥亮出罢工罢课罢免独裁国贼习近平横幅之后又一起针对中共及其领导人的突发民间抗议事件。

这位勇者名柴松,他说,之前之所以保持沉默,是顾虑到受牵连友人们的安全,现在他认为舆论广泛关注才能更好地保护他们免受株连。

柴松承认,影响了我的是彭载舟,包括白纸革命,包括新疆的大火,在这个时间段之后呢,让我下定决心做这件事,就是疫情放开的无序状态。看到了死了这么多人,我在心里就决定了,我说这不是人待的地方。就是在践踏生命。这个时候我决定我必须要做这件事情。

我希望能持续彭载舟的发声。不是说发一次声人就没了,消失了。我不希望这个。所以我就选择这样的方式。

当VOA问柴松,关于彭载舟的事情这个信息,你是怎么知道的?

柴松:我在国内时候就经常翻墙嘛。我也老看一些美国之音,也看一些新唐人电视台或者是大纪元,包括华尔街日报这些媒体我都会看,接触到了我平时接触不到的信息。然后这是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以及对中国的认识,还有对中国官场的认识,都产生了变化。也就是在那个时间段正在觉醒的路上。当然最终让我觉醒的,我觉得还是这些英勇的事迹,包括共产党的重大公共决策的失误。我觉得这方面是真正让我觉醒的。

柴松的一年前这些说法,清楚表明他的觉醒,他的心态的前后变化, 以及影响他心态变化的因素。有理由相信,他的这种变化是有相当代表性的。

实际上,观察和对比一年之后刚刚发生的以下两件事,即可看出,当下中国的普遍社会心态与柴松先生时又有些不同了,恐惧的程度和心态的放松都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2英国钢琴师与小粉红遭遇事件

英国钢琴家「Dr KBrendan Kavanagh 119日在伦敦St. Pancras火车站的街头钢琴进行公众表演,他以为身后是来自日本的摄制队,后来同伴介绍这队手持五星红旗的团队来自中国,为驻欧洲的中国电视台进行拍摄工作。Dr K与趋前的团队女子言谈甚欢,甚至邀请其中一人即席表演弹蓝调音乐。 在直播期间,团队另一名中国女子趋前以英语表示镜头不能拍摄他们容貌,因为他们为中国电视拍摄节目,过程不能曝光。随后,一名中国男子,即留学经纪(中文老师)冷雪年(Newton Leng),突然失控,反复咆哮怒斥钢琴家, 不要触碰他的女同伴, 而事实上钢琴家仅指了一下她们手上的五星旗,立刻被扣上了性骚扰种族歧视等逻辑不通的罪名, 还有什么仅是你我的关系不要射他年龄不合遵守中国法律等让钢琴家纳闷的嚎叫。对话的高潮是粉红们对自身身份的否认和争辩。粉红们一会儿以英籍自称, 一会儿又嫌弃共产党的称呼。钢琴家长期在现场直播,显然并不违反当地的法律,也不需要任何人的批准。持五星旗的粉红们要求钢琴家删掉有他(她)们在场的视频, 口称肖像权法律程序,但又毫无顾及,私拍钢琴家的影像……

所有这些,都被录像下来,公诸于世。未经删改的视频, 长达近38分钟,已突破近8百万点击量, 8万条网评; 而被删减后转载的视频, 可能早已超过上亿的点击量, 如在微信,推特等平台的转载, 舆论大哗,网评数量无以计数。

这件事最引人注目的是,鉴于中共多年来极端民族主义洗脑,在过去,凡发生了中外纠纷的事件,中国墙内总是一边倒地支持粉红爱国贼,痛骂蛮夷之邦外人。这次事件奇葩之处在于,似乎舆论反过来了,国内几乎是一边倒地痛骂粉红,删贴也删不过来。嘻笑怒骂的留言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嘲讽中国小粉红的,认为他们太丢脸了。这一点显示了恐怖恫吓产生的恐惧感正在日渐弱化。大众心理、社会氛围已经和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评论区大面积翻车了:

变态的体制培养出变态的人群。今后几十年还得这么变态下去,他们这一代的子女也走不出那个怪圈。怎么那个体制下的人,都变成那样的一群低智商行尸了?

为什么要求删除视频?不就是一个字?怕什么?怕谁?当然是怕中共政权。中共国人,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社会精英,所有人都需要的是免于恐惧的自由!

事件有力地诠释了当代中国《1984》小说版现状在罗刹国境外的碰瓷, 而更深刻的事件根源出自百多年来,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集体主义的思潮泛滥,无情的洗脑运动和集权政府的肆意打压。

最近这么多事儿,舆论几乎都是一面倒反对小粉红的现象。很多人感慨,时代真的变了?

3)财新杂志挑战习政策事件

红后代胡舒立创办的财新传媒,财新最近有三篇社论相当引人注目,分别是116日的《改革亟须新突破》、1125日的《重温实事求是思想路线》和122日的《重建信任的现实途径》。内容基本上是力撑改革开放,并以纪念李克强等名义,暗批习近平,或者以揭露公安酷刑致死案来曝光中共恶行。同时,尽管习近平和蔡奇多次要求唱响经济光明论,一些体制内学者仍然变着法子点出经济的危机,以及指出中国和美国的国力差距在扩大。

《杂文选刊》在谢幕时,刊发了一幅封面漫画。漫画内容是:一只大手在指向前方,在手上顺着指明的方向跑的人,却纷纷掉下深渊……。而众所周知,习近平时常喜欢给中国人民乃至世界各国「指明方向」。因此这幅漫画被认为是讽习,该杂志收摊,也正是这个原因。

上述这些文章及漫画,虽然被删,但迄今尚未听闻胡舒立和《杂文选刊》原主编受到处罚。这在过去是难以想象的。更微妙的是,近日胡舒立居然还被允许出国出席达沃斯论坛,甚至据传在瑞士她还与同样来自国内的李强总理有会晤会谈。因此,不难嗅出个中可以想象的社会气氛的变迁。

4)暴政末路

有评论指出:国内清醒的人不太多,大部分未醒。但是他们是一波一波地清醒,比如经过铁链女事件,清醒一批,经过唐山打人事件,清醒一批,经过上海封城的灾难,再清醒一批。……

譬如几天前,台湾选出新总统了,针对留声机一样播放了七十多年天天刮噪的所谓的祖国统一论,网民留言曰:和平统一就是痴人说梦

大家表示这种空喊的口号都听累了,有人说,统一了,我们能有选票吗?能实现免费医疗吗?实现房产永久产权吗?能实现1.7的房贷利率吗?(意在与台湾对比)。

现在当局将大陆经济民生整到陷入崩溃边缘,回天无力,剩下的那些稍有思想的人都在思考、都在骂:「那头猪干的!」

现在中国国内的饭桌上,流行的笑话代名词正是「那头猪」!回想几年前毕福剑在饭局上一句对毛泽东大不敬的话遭致的被解职被社死的可怕后果,对比现在说说「那头猪」来代替习,居然被认为是充满智慧又安全的调侃。莫谈国事的暴政中国的政治生态正在静悄悄地演变着。习家王朝的鹰犬、眼线、密探……逐渐在降低其效能。非不为也,是不能也。想想那关起门的家庭里几千万张饭桌上面的嘻笑怒骂,你举报谁去?举报得过来吗?

中国老百姓越来越不怕事了,尤其是北京。有消息指现在从官场到民间饭局,都在私下骂中共党魁习近平,人们盼共产党垮台。分析认为,十年间中国国内体制格局和官心民情已发生大变。

 

11年了,天天被迫听那些定于一尊”“不许妄议政治安全“……的恐吓话语,愤怒变为讨厌,变为无感,变为麻木,憋不住了,忍无可忍,冷嘲出现,幽默感生。风起于清萍之末,于是,……

于是有了暴君的喃喃自语: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这正是王朝末年的典型景象。这也正是暴政的末路。无可逃遁的。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