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透视:和平共处时代的终结

2024.02.22
专栏 | 中国透视:和平共处时代的终结 究竟是普京能说服西方把压力从莫斯科身上转开,还是习近平变动外交路线逐渐靠拢美国,鹿死谁手,扑朔迷离。谜底在美国今年大选之后会被部分揭晓。
美联社图片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张杰博士独立学者 法学博士

一、黑云压城

和平时代正走向终点

身处当代,很多人都有一种惶惶不安的感受。安静祥和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我们今天来梳理一下它的来龙去脉。

1815年维也纳会议结束后至1914年一战开打,世界维持了一个世纪的和平。

1945年德日意投降,联合国宪章签署后,世界维持了八十年的和平。虽然其间有冷战,也发生过一些区域性战争,但是没有全球规模的热战。

但是,有众多迹象显示,这一和平共处时代正在走向终点。

长期的世界和平,基本依赖的是各大国之间的力量平衡,维也纳会议的协议是一典范。二战之后的冷战冷和,依赖的是两大阵营的基本力量均衡,特别是美苏两个核大国之间的力量平衡。

然而,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两种极权制度同民主国家之间的和平共存,是一种脆弱的平衡共存,它们不像历史上的一般民族国家或盟约集团之间的平衡,从根本上极权国家与民主国家之间有一种零和游戏的性质。简单说,从长期看从根本上看,二者其实是不共戴天的,是你死我活的。

因此,才有第一次冷战的终结。它并非如历史上的老例,并非是通过一场血腥的战争取得胜利的。它是价值观的胜利,是制度的胜利,是和平过渡的普天同庆式的史诗式胜利。

1989—1991年社会主义阵营基本盘崩解后,出现了一个非均衡的世界格局。当年共产阵营的多数国家,已转而归属于自由阵营,但亚洲的冷战残局犹存。历史要求,必须彻底结束冷战,才能重构世界秩序,达致一个新的平衡。

这里主要的障碍就是中共。作为原先苏联的盟友而后倒向美国的中共,逃过了共产主义失败这一劫,反而借助美国西方的容纳和绥靖而膨胀壮大了。然而它初心仍在并未收起共产赤旗,并以攻为守向主流国际社会发起了挑战。于是曾经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美国与西方阵营,才戮力同心决定把尚未彻底终结的冷战/热战进行到底,解决其最后的极权堡垒中共。

战争阴影正在逼近

于是,两阵营式的国际格局再次形成,并且对峙的强度日益升高,剑拔弩张,硝烟迭起。最近的历史性趋向,使人不得不联想起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国际政治、经济、军事的的氛围,那种被命运之神冥冥中推动的巨大的手。

有几只灰犀牛,标志着巨大的战争阴影正在向人类弥漫而来。

二、第一个标志是越来越难于收尾的俄乌战争

其难于结束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以哈战争的突发,它明显扭转了俄乌战场上俄国的颓势,分散了弱化了支援乌克兰的力量,有某种围点打援的效果,使普京的战争情势转危为安。这是普京难得的机遇窗口,鉴于人所共知以哈战争终将清晰明确地解决,在此之前普京必定利用这一个转瞬即逝的历史时机,借以逃脱自己陷入的战略困境。

于是,普京启动了脱身的外交战略

在外交上,普京玩起了金蝉脱壳之计。近日就有一例,他接受美国保守派媒体人塔克卡尔森采访时说,西方世界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中共。

这一伎俩虽然看起来过于浅露粗野直白,但你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算计还是精明的,他所说的也是西方公认的事实。

普京大谈俄罗斯与中共的本质区别,谈二者之间的强烈的反差。这当然也是事实。他没有说出来的的潜台词是,美国你不要搞错了,习近平是共产党,俄国不是。中国是敌基督的国家,俄国则是属于广义基督教(东正教)文化圈。 显然,他敢于这么表示,是中共对他而言利用价值已经不太多了,也是因为他主要是对美国说而不是对欧洲说。鉴于深远的历史原因,欧洲对普京式的大斯拉夫主义和沙俄制度并无好感,并怀有高度警惕。虽然普京膨胀的沙皇情结使他利令智昏,下了一着侵乌的臭棋。但棋子已经落下,普京没有後悔藥可吃。他不得不承担起巨大的历史后果。

中俄各自的算盘

记得我们在一年前的一次讨论中就说过,别看中俄双方如此仇视美国西方,这种仇视确实是真实的,是很难改变的。但是即使如此,也可以断定,北京和莫斯科不久后,双方都将瞒着对方,私底下努力联络华盛顿,递上橄榄枝状,唯恐对方抢了先,从而使自己在多极游戏中陷入劣势。

中俄两国对美国的态度相当复杂,它们因仇美而相互抱团依赖;(普京认定北京利用价值减少是不确的,俄国目前在经济上更加依赖中共);它们同时又惧美,深恐被对方连累而被主流国际孤立而失败。因而在外交政策上内外不一,进退失据。

现在看,究竟是普京能说服西方把压力从莫斯科身上转开,还是习近平变动外交路线逐渐靠拢美国,鹿死谁手,扑朔迷离。谜底在美国今年大选之后会被部分揭晓。

我的直觉是,双方都难于圆其梦想。

在这种复杂的局面下,虽然普京竭力想尽快结束战争,但形格势禁,俄乌之战难于在2024年结束。稍有不慎,它就将扩展为大国之战。

战前政治人物比较

目前进入了一个类似两次世界大战前的激烈的外交博弈。在几国博弈的格局中,如果缺乏一位像一战前俾斯麦(被威廉二世辞退)那样的老谋深算、知所进退、折冲樽俎、纵横捭阖的政治军事老手,而是出现了武大郎开店式的志向远大而才力欠缺、刚愎自用的威廉二世式人物或者是出现了二战前那位雄心万丈,演说天才,善于鼓动民族情绪并进而企图雄霸欧亚大陆的希特勒式的人物,那么,世界大战的爆发就是大概率事件。

观察当下几位参与大国政治外交军事博弈的领导人的基本素质与才具,其结论对世界恐怕不是好消息。

三、第二个标志是俄中当局越出常轨悍然杀害政治对手

俄国反对派领袖的猝死

几天前,俄国著名的异议人士、政治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在被流放的俄国北极地带的监狱里,死于非命。年仅47岁。

他的遗孀纳瓦尔尼娅悲愤致辞说:

“我希望普京和他身边的每个人——普京的朋友、他的政府——知道,他们将为自己对我们的国家、对我的家人和我的丈夫所做的一切承担责任。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很多人都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这标志着一个新世界。在这个新世界里,即使是具有全球知名度的异见人士也很容易遭到杀害。这是与过去很不相同的。

对纳瓦尔尼的做法令他有别于冷战时期的异见人士,比如物理学家安德烈·萨哈罗夫和政治人士纳坦·夏兰斯基,他们面临迫害,夏兰斯基还遭到监禁,在西方,他们成了勇敢抵抗的象征。

当年,这样的人物往往凛然不可侵犯。但分析人士说,如今,政府的行为更加有恃无恐。

重要原因在于,作为侵略者与暴君,普京意识到他已经被置于被主流国际社会抛弃以及审判的位置,不是鱼死就是网破,无可改变。因此,他豁出命来,不给自己留后路,针锋相对,拼死一搏。这不仅是与俄国内部的反对派的对抗的严重升级,同时也是对抗美国与西方的严重升级。

中俄当局以残杀国民来向文明世界宣战

无独有偶,在中国,习近平当局不久前也对一位拘押多年(自2019年起)的澳大利亚公民、政治异议人士杨恒均博士悍然判处死缓罪,这也是在过去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对一位外国籍作家,仅仅因其言论而判死缓重罪,此事震撼了中国,震动了世界。习近平极度焦虑因而需要警告国内外异议人士不得在中共衰弱四面楚歌时期轻举妄动,否则格杀勿论。企图用大张杀戮来阻止中共政权摇摇欲坠的颓势,用人头挂退革命。

实际上,如所周知,早在2017年,被中共当局囚禁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博士也因为在狱中罹患晚期肝癌且不准其出国就医而在全球众目睽睽之下十八天一步步地走向了牺牲的祭坛。这也是习当局以死亡恐吓人心思变的中国人之一幕。

众所周知,此前在中国,文革之后,中国对反抗者的镇压还未曾达到过如此惨烈的地步。譬如,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著名的民主斗士、异议人士如陈子明、魏京生、王军涛、王丹、王炳章、徐文立、高智晟、秦永敏……他们虽然被判重罪,但也只是有限刑期;北京还留有后路。后来这些政治犯良心犯中不少人作为换取中国的贸易最惠国待遇等的交换砝码和人质,以保外就医等名义获释来到西方。

应当说,当年的前苏联莫斯科当局和江胡时期的北京当局,对待政治反对派还是有一定的底线的,没有把事情做绝。

但现在他们开始杀人了。英国人权律师菲利普·桑兹说“这是一个标志,告诉我们世界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过去,政府会给这类人留条命。有时会把他们关押多年,但不会把他们除掉。现在,它们干脆把这些人都除掉了。”

今天的习近平当局与普京当局,他们就敢于杀人震慑国内反对派,特别是就要杀人给美国西方看,表明我们就是要把退路堵死,把事情做绝,不给你们留任何管控分歧和平共处的幻想。

普京政权和习政权是在向本国人民宣战。同时,也以杀戮本国民众来向文明人类示威,向世界宣战。

这种不管不顾垂死挣扎的心态,是导致大战爆发的有一个重要因素。

四、世界的弦越绷越紧

备战是为避战——美国与西方对中、俄、朝的蠢蠢欲动当然不敢轻忽

1)史无前例!美半数航母云集中于中朝门口

美国与西方显然已经注意到了中共与俄国的这一疯狂的末路心态。

目前印太地区的紧张情势不断升温,继 1 月三艘航母汇集在西太平洋区域后,美国预计再增派两艘航母前往该地,总计会有五艘核动力航空母舰齐聚在西太平洋地区。

近半数的航空母舰被派至该地区主要是为了反制与威吓近期动作不断的中国与朝鲜。虽然目前美军也在红海地区跟也门胡塞武装组织作战,但是将近半数的航母聚集到西太平洋地区的举动,足以证明该地区对印太战略的重要性。

根据《欧亚时报》在 15 日的报道,美国海军研究所 ( US Naval Institute ) 以及海军追踪系统 ( US Naval Institute’s Fleet and Marine Tracker ) 在 2 月 5 日时指出,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的“林肯号”航母 ( USS Abraham Lincoln CVN-72 ) 已经离开加州圣地牙哥的母港,前往西太平洋。

而雷根号航母 ( USS Ronald Reagan CVN-76 ) 预计要从日本的横须贺港转移至华盛顿的普吉特湾 ( Puget Sound ) 的海军造船厂进行维护,并由华盛顿号航空母舰 ( USS George Washington CVN-73 ) 递补雷根号的职责。在林肯号与华盛顿号部署至西太平洋后,加上卡尔.文森号 ( USS Carl Vinson CVN-70 )、罗斯福号 ( USS Theodore Roosevelt CVN-71 ) 以及尚未离开的雷根号,美军共有 5 艘核动力航空母舰部属在西太平洋地区。

在今年 1 月的时候,卡尔.文森号航空母舰与日本、韩国一起在东海举行海军演习,回应朝鲜试射中程弹道导弹的举动。而 1 月底时,罗斯福号与卡尔.文森号与菲律宾海军一同参加了在菲律宾海举行的演习。当时,加上被部署在横须贺港的雷根号就已经有三艘航母来到了西太平洋附近地区。

然而,朝鲜从 2024 年开始到现在已经进行 5 次弹道导弹的试射,不断测试韩国与日本方面的底线,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已经来到了历史上最高的情况。菲律宾与中国围绕著南海岛礁的争议也越滚越大,加上中国最不乐见的民进党籍赖清德当选台湾总统,现在中国与台湾、菲律宾之间的紧张关系也逐渐升温。美国决定增派航母编队至西太平洋地区,主要的目的也是增加针对朝鲜与中国的威吓力度。防止其胡作非为。

2)乌战以来首次 美国对中发出“最后通牒”

美国国会议员周一(2月19日)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采访时表示,美国正在考虑对一些中国公司实施制裁,因为他们被认为加剧了俄罗斯对乌克兰战争的支持。这是自乌克兰战争爆发以来,美国首次直接将责任归咎于北京。

民主党参议员杰拉尔德·康诺利是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之一,他在上周六表示,议员们正在考虑采取类似于欧盟上周提出的措施。

尽管西方长期以来一直怀疑中国支持俄罗斯的行动,但这些新的行动将是对中国的首次直接制裁。

康诺利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告诉CNBC的西尔维娅·阿马罗:“中国必须明白,我们所实施的制裁不仅会影响俄罗斯,也会波及中国,且损失可能比俄罗斯更大。”

他说:“我希望中国认识到,我们的制裁对他们的影响将是实质性的。他们现在的经济状况已经很脆弱了。因此,我希望他们认真考虑支持俄罗斯在乌克兰的行为可能带来的后果。”

这是俄乌战争以来首次,美国指出:其责任就在北京。

欧盟也正在准备对一些中国公司实施制裁,因为它们被认为帮助俄罗斯规避西方对其在乌克兰战争中的制裁。欧盟高级外交官约瑟夫·博雷尔周一表示,随着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尔尼上周五去世,这些计划变得更加紧迫。

3)引而不发,跃如也。整个世界,弦绷得更紧了

2024,战还是和,三大因素将具有重大影响:

1、俄乌战争的进程, 

2、美国大选,

3、中共习政权的内斗的结果

历史将拭目以待。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