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反智主义的疯狂

2019-04-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推特图片)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推特图片)

一、    从最近许章润、柴晓明受迫害案看反智主义的再度嚣张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命运是后毛时代中国知识分子命运的缩影。

最近,又有北京高校两学者“因言获罪”:

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据报已被停职接受调查,禁止上课招生。

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前讲师、《红色参考》编辑柴晓明,据报已经被当局监视居住。

近两年来,因“言论不当”而受到处理的高校教师越来越多,如山东建筑大学邓相超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史杰鹏副教授、山东工商学院李默海副教授、重庆师范大学谭松副教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翟桔红副教授、北京建筑大学许传青副教授、厦门大学周运中教授和尤盛东教授、贵州大学杨绍政教授等。

各界应密切观察樊立勤、郑也夫……的命运。

二、重手整肃学界的背景

1)最近两三个月来,中共对知识界的「网」突然收紧,它意味着什么?是预示着周期性风暴降临的前奏,象以往历史经验所显示的那样呢?还是另有预告?许教授自2018年1月在网络上发表了《保卫“改革开放”》一文,后来在  7月,又发表了《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去年11月底及今年1月,再发表题为《低头致意,天地无边》、《中国不是一个红色帝国》两篇长文,均文辞率直,指中国是极权国家,呼吁中共当局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连发多文叫板。一年多来似无事,何以现在突然被整肃?

三、中共的反智主义与中国知识界

习近平的中共再次陷入与知识界为敌的周期性热病之中。这种热病,就是其反智主义本性的卷土重来。

反智主义在中共统治期已有悠久传统了。

毛泽东是其始作俑者。毛时代具有强烈的反智主义、民粹主义的农民乌托邦的色彩。他反复强调所谓「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由于早年的经历使他对现代教育系统和知识份子有难以掩饰的仇视和蔑视。毛时代所推行的一系列政治运动,其根本特征之一,就是反智主义。

从建政初期的知识份子思想改造,批胡适,反胡风,到按照苏联模式对大学进行「院系调整」,奠定了这个政权的反智主义基础。

从宏观来看,中共迫害知识份子有三个高峰时期:

第一个是1957年的反右派运动,毛泽东把中国最精英层面的百万知识份子全部打入地狱,是古今中外历史上最大的一场文字狱。

第二个就是文革,反智主义达到癫狂的高潮。当时。以中国之大,已经寻找不到一间安静的书房了。具有几千年文明传承的神州已经成了一片文化的大沙漠,成了知识份子的大监狱。

第三个就是习近平主政时期。习政权全力以赴地推行将习近平思想“定于一尊”,向毛泽东时代倒退复辟。对全中国的青少年进行洗脑,在共产主义破产的时代宣传马列主义和毛思想;美化共产主义制度;是顽固坚持与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对立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即习近平命名的有中国特色的当代社会主义。它必然对敢于表达自己思想的人进行全面的言论封锁和经济上的围剿,甚至关进监狱。

所有的共产党都有一个特征叫“反智主义”。但是在中国,反智主义不仅存在。而且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为什么会发展到登峰造极?这和毛泽东的个人经历个人特质有相当大的关系。毛泽东早年在北大图书馆打工,抄写书卡等等,其潦草字体曾受到北大教授批评和讽刺,作为杨昌济的女婿,也多次给来访的北大教员梁漱溟开门……,所有这一切,使他感觉屈辱,这些早年的个人经历影响了他的心理。毛泽东建政以后对待各个知识份子的方式,包括他曾失态地大骂和嘲讽梁漱溟等等,显然是事出有因的。中国共产党对于知识份子的迫害特别残酷,比起其他国家共产党要变态得多残酷得多。这和毛泽东本人的早期心理屈辱有相当关系的。而习近平继承了毛的这一心理特征,这与他青年时期成长于最癫狂的反智主义时代—文革有关,也与他个人的知识教育背景带来的自卑心理有关。
习近平正在制造殉道者,制造悲剧英雄。

四、在软实力领域,中共向世界主流宣战

习近平式的反智主义,还有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在中国以致全世界,以其财力,进行软实力较量。

1)    关于全球泛滥的《孔子学院》,毁坏言论自由,学术自由。

2)    北京要建立“传媒新秩序”

中国所有媒体的报导方向都受到共产党的监视,稍有偏离,轻则删文,重则刑拘。 而现在,无国界记者最新的报告指出,中国政府正在透过规模庞大但又极其缜密的计划,将“中国式新闻学”输出到国外,意图建立“传媒新秩序”。

中共一方面大规模的投注人力与资金扩张国营媒体,对外宣传中国的正面形象;另一方面以签约、持股、并购等方式, 直接或间接地将他国媒体的报导转向对中国有利。

在1989年的六四事件之后,中国政府了解到,分布在世界各地的海外华人将会是政府建立正面形象的阻碍,于是展开收购媒体的行动,例如泰国最大报《新暹日报》跟中国《南方报业》开启合作、新西兰《先驱报》被中国新中传媒收购、香港《星岛日报》和台湾《中国时报》被亲中商人收购后立场转向。媒体在引进中国资金之后,不只报导内容更多的取材自中国官媒,正面报导篇幅增加,就连取材方向都受到影响。

China Daily虽然会在页面上标注“广告”,但是其排版与内容都与新闻十分神似,读者稍不注意就会把它当做新闻阅读。

中共资本雄厚,刚好现在西方媒体都在为资金短缺所苦,所以有中国资金进来,颇受欢迎。

譬如,《中国观察》是由中国官媒人民日报的人员所编辑发行,创办目的旨在影响国际舆论,在全球报纸中以增刊、夹页的方式发行。美国的《华尔街日报》、英国的《每日电讯报》、法国的《费加洛报》、德国的《商报》、俄国的《俄罗斯报》以及日本的《每日新闻》皆有收录,全球发行量可达五百万份。

官媒的国际化

此外,中国官方媒体全方位的面向世界各地阅听众制作新闻。环球电视网在多达140个国家播送节目,中国国际电台破纪录的拥有65种语言的节目,中国日报在全球的读者约1.5亿人。北京政府从北京奥运以来,为了“重建国际形象”所投注的资金不断增加,到达了一百亿人民币(每年约13亿欧元)。

3)            以吊销签证为要挟: 外媒记者在中国时常会被监视或是刁难,若是报导不合当局意见,签证极有可能被取消。

外国媒体官媒化

中国大手笔的邀请世界各地记者前往中国学习新闻学,以奖学金的方式附加极其优待的旅游行程,换取他们对中国的美好印象,与随之而来的亲中立场。

习近平曾公开表示,中国记者的使命是“成为党的旗手”,并且“在思想、政治与行动上忠贞追随党的领导”。这项主张也在这种记者交流计划中得到体现,往其他国家的媒体扩散。无国界记者的报告提到,印度、东南亚、加勒比海、非洲等地的记者受邀到中国学习“记者的工作必须‘确保社会安全’,并且要报导国家领导者进行改革的‘正面新闻’。”

记者林慕莲受访时表示,在西方的新闻学当中,新闻记者负有监督政府与问责的使命,因此被称为“第四权”。她说:“过去中国的新闻还有某种程度的空间进行调查报导,但是在习近平的主导下,我们看到政府进一步加强对媒体的控制,新闻媒体成为政令倡导与控制舆论的工具。”

五、西方开始反击

在美中贸易谈判中撕裂网络防火长城:

美国的高科技公司,包括云计算企业,一直谴责中国设置数字贸易壁垒,对国外公司存在过多的限制,造成不公平的竞争环境。因此,美国公司希望这次贸易谈判能够消除有关障碍

中方就数字贸易提出了一个初步方案,但美方认为不够全面,并强硬要求中方做出更具体的承诺,于是中方撤回了这个方案。

北京日前再次高调强调“网络安全”,封锁网络关系到中共统治的生死存亡。而一旦放开海外的云计算和数据存储,等于把中国的网络防火墙撕开一个巨大的裂口。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