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中国透视:新冠病毒大流行及其法律、经济、政治和外交后果

2020-04-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4月8日,武汉一名民众走过公园里的一个地球模型。(法新社)
2020年4月8日,武汉一名民众走过公园里的一个地球模型。(法新社)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胡平先生: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

一、武汉肺炎蔓延武汉—湖北—中国—全球的轨迹

这场武汉新冠肺炎的瘟疫已经全球扩散,几乎没有一个国家幸免。祸害之大,史无前例。新冠肺炎毫无疑问来自中国,中共政府也毫无疑问隐瞒了疫情才导致了大面积扩散,因此中共政府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新冠肺炎全球传播图

二、世界各国向中国政府问责和索赔的浪潮兴起


1)    各国机构与国民考虑对中国政府采取法律行动

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已有破百万人确诊,超过六万人丧命,二十国集团日前在召开网络会议后提出,各国将至少注资五万亿美元,挽救全球经济。

美国国会众议员支持索赔、佛罗里达州美国公民起诉中国政府,特朗普法律顾问婕拉 安瑞, 印度起诉20万亿、英国索赔3万亿多、缅甸要求豁免债务。

印度的国际法学家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 ICJ)和印度律师协会近日已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申诉,要求中国就新冠肺炎病毒在全球蔓延造成的巨大损失作出赔偿。

3月17日,美国保守派组织“司法观察”和“自由观察”的联合创办人拉里.克莱曼律师,向德克萨斯州北部法庭提交诉状,状告中共研发生物武器,致“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索赔至少25万亿美元。

美国情报机构在向白宫提交的一份秘密报告中证实,中国当局通过压低新冠病毒感染者统计和
死亡人数等虚假数据,隐瞒了中国疫情扩散的真实状况。之后,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首席共和党籍议员麦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发表声明,谴责中国共产党当局隐瞒重大疫情信息,导致全球健康危机。

在中国4月4日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前一天,共和党籍的联邦参议员柯顿(Tom Cotton)和霍利(Josh Hawley)两人表示:最快将在国会下周一恢复议程后,提出以李文亮命名的法案,全称为《2020李文亮公共卫生问责法》草案(The Li Wenliang Public Health Accountability Act of 2020)。法案将授权美国总统制裁那些扭曲隐匿新冠病毒疫情信息的外国官员,方法包括签证限制、冻结或限制相关人士在美资产的交易。

美国议员还要求调查世卫组织在帮助中国掩盖疫情中的作用,作出这一呼吁的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斯科特(Rick Scott)周二发布声明说:“世卫组织需要为其散播错误信息、帮助中共掩盖一场全球大流行病负责。我们知道中共在国内有多少病例和死亡人数、在什么时候得知了哪些信息的问题上一直在撒谎,但世卫组织从未试图对此作出进一步调查。”

班农提出国际法庭应对习近平、王岐山诉诸纽伦堡法庭式的审判。


2020年4月2日,纽约因新冠病毒而死去的患者的尸体摆在殡仪馆里。(美联社)
2020年4月2日,纽约因新冠病毒而死去的患者的尸体摆在殡仪馆里。(美联社)

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 4月5日发布的视频详细列举中国在新冠肺炎疫情上涉及的疏失、隐匿及说谎,国际社会应该追究责任。
报告估算,例如美国就可以向中国要求赔偿至少1.2万亿美元。

报告指出,香港英文报刊《南华早报》报道,最早去年11月17日就在湖北武汉出现不明肺炎病例,12月8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公布收到中国通知,到12月31日中国仍告知世卫没有明确证据显示会人传人。

2) 法律问责与索赔的可行性探讨

中国官方的隐匿及提供错误资讯,违反《国际卫生条例》第六与第七条,世卫组织就有争端解决机制,各国可以告发,要求中国负责;另一方面,还可以透过国际法院的机制。当然。透过国际诉讼机制挑战中国困难不少。

另一方式是藉由各国的国内法律手段解决,甚至是透过香港的司法体系。另外,还可藉由各国与中国签署的双边投资协定或世界贸易组织(WHO)下的争端解决机制追究责任。

在现有国际法架构下,要向中国求赔偿追责确实旷日费时,也有困难,但《国际卫生条例》是在非典SARS疫情后,为避免再有疫病资讯遭隐匿,而导致全球大流行增修的,中国很显然没有从中学到教训,而中国声称自己是负责任的大国,要展现“大国担当” ,国际社会遭受如此大难,会否有创造性的法律行动?

关于国际现实主义与国际正义的平衡。

关于主权豁免论?相对豁免与绝对豁免?

(东京审判与纽伦堡审判、科索沃战争罪犯审判、对红色高棉政权罪行的审判、海牙国际法庭对南海水域主权的判决)

三、追责与索赔的政治、经济及外交后果


英国首相约翰逊正在伦敦圣汤玛斯医院重症加护病房内与新冠病毒进行搏斗。(法新社)
英国首相约翰逊正在伦敦圣汤玛斯医院重症加护病房内与新冠病毒进行搏斗。(法新社)

1)追责与索赔的法律行动更主要的效果表现在政治、经济及外交领域

政治上:       

通过法律过程——调查、取证、核实、抗辩双方的法庭辩论、……一系列司法过程,使中共在新冠病毒肺炎大流行中所犯下的隐瞒信息、迫害吹哨人、谎报疫情数据,误导各国抗疫……呈现于光天化日之下,使中共在政治上处于极端被动境地,信誉破产。

有助于打破中国的网路防火墙,有可能透过台湾媒体、新加坡媒体,甚至是美国与欧洲的媒体,让中国民众能有更好的管道获取资讯,不是只依赖中国官方媒介;台湾就是中国最好的对照组,不同于中国独裁政体的治理,台湾展现了抗疫的健康与有效的民主模式。有助于让中国民众觉醒,台湾将能能扮演更加有力的角色,可增强其对中国民众的影响力。

强化了国际体系对中国转型的正面压力,有利于非共化浪潮在疫后兴起。中共散播的两次大瘟疫(萨斯和新冠),60年代毛中国的特大饥荒,前苏联的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共产政权隐瞒真相,是最大的风险。没有任何一个非极权国家,可能造成这种骇人听闻的巨型大灾难。这是共产极权的特产!因此,过去的所谓“不同制度的国家完全可以和平共处”这一教条,是全球大危机的源泉!这次瘟疫过后,必须做出反省和改变。有些现代人类最基本的规则和价值,如透明化,言论自由等,如果被绝对禁绝,就是反人类,就是高风险,就是特大世界性灾难的源泉,正如印度裔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森所指出的,那种禁言制度,必须改变。

经济上:

在国际上,削弱华为(等军工共企)渗透西方市场的势头,加快与中式国家资本主义的脱钩进程。在中国国内,强化中国民营经济的分量,在上层,放大民进国退的音量。

投资中共国是西方致命的投资决策错误。因为中共极权体制具有极高度的不确定性,投资虽一时可能有高回报,但同时有高风险。中共的这些风险,西方各国的政治和商业精英们通过这次大疫情比谁都更清楚了。

外交上:

中共通过这次外交部发言人下作的的甩锅事件,让各国看在眼里,知道中共政权的撒谎和无耻是没有底线,这使北京多年来装笑脸、大撒币的惨淡经营前功尽弃,这种流氓行为将使中共进一步走向孤立的外交处境(观察在疫情中俄国与委内瑞拉的动向亦可看出端倪)。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