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中國透視:梅西現象的全球化

2024.02.15
專欄 | 中國透視:梅西現象的全球化 雖然梅西於2月7日稱自己因腹股溝受傷爲由而不能上場,然而當晚本是替補的梅西在日本和神戶勝利船的友誼賽中上陣30分鐘,引起中國一批球迷和官方強烈不滿。
路透社圖片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夏業良教授,經濟學家與政治評論家

梅西事件一瞥

  2024年2月4日在香港舉行的一場季前友誼賽中,香港一些憤怒的球迷向美國邁阿密國際隊發出噓聲,因爲“球王”梅西Lionel Messi未能上場。

香港政府也表達了失望。政府發言人表示,可能因梅西的缺席而扣減贊助款項。

在終場哨響時,邁阿密國際共同持有人貝克漢姆(David Beckham)試圖感謝支持者給予“難以置信的支持”,仍被一片噓聲淹沒。

邁阿密國際主教練馬蒂諾(港譯:馬天奴;Gerardo Martino)在賽後記者會上解釋,梅西和蘇亞雷斯沒有上陣,是要避免兩人再受傷。馬蒂諾曾在賽前稱,會盡可能讓梅西上場。

“我知道球迷們對於梅西和蘇亞雷斯的缺席非常失望,我們對此道歉,但這是我們根據他們的傷情一起做出的決定。”他說,並指梅西出現內收肌受傷。

“我們也想讓他們在場上至少踢一會,但是我們不能冒險。”他說道。

雖然梅西於2月7日稱自己因腹股溝受傷爲由而不能上場,然而當晚本是替補的梅西在日本和神戶勝利船的友誼賽中上陣30分鐘,引起中國一批球迷和官方強烈不滿。

第十四屆全國人大代表、霍英東集團副總裁、香港立法會議員霍啓剛尤其憤怒,發表了2800字的長文批評梅西和邁阿密國際,並要求他們向香港和球迷道歉。

香港立法會議員、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在其X平臺賬號痛批梅西說“應該永遠不讓梅西再來香港,他的謊言和虛僞讓人噁心”;

她還說,“香港人痛恨梅西、邁阿密國際和他們背後的黑手,因爲他們特意、計劃好的怠慢香港。”

梅西在賽後特地繞過隊伍以避開和香港特首李家超握手的一幕加劇了很多人的憤怒。前香港特首梁振英女兒梁齊昕在社交媒體發文炮轟梅西說:“你太無恥了,你讓我們所有人都感到噁心……。”

人們注意到,前述措辭強烈譴責梅西的是國安法實施後香港的上層人物。

梅西行爲沒有違反合約,若是有違約,早已被人索償;但他卻因未上場踢球而被認爲羞辱香港。

港非香港, 共非中國 — 兩個香港

如前所述,目前攻擊梅西的其實並不能完全代表香港人。實際上,國安法君臨香江之後,出現了兩個“香港”。梅西事件,有相當數量港人爲香港“失敗”而歡呼。這聽來令人驚詫,卻是其來有自。

港人爲何對梅西叫好?

香港媒體人曾志豪的觀察是,梅西來港踢球最後連一分鐘都沒有下場,全場黑麪零笑容零互動,讓不少香港人“拍手贊好”。反觀他到日本,煥然一新,脫胎換骨,有說有笑,除了下場獻技,甚至和日本第一牛郎Roland合照送贈球鞋。爲什麼呢?

這個對比,香港日本,陰晴寒暑的確令人感慨,香港球迷何錯之有,要受球王冷待?金錢受損、感情也受辱。確實,來香港的球迷感情受傷,可以理解。

然而,人們觀察到,對梅西事件,網上不少香港人的言論,其實是“樂見其成”,或者是“拍手贊好”。

甚至有人會打氣希望梅西到日本可以“踢足90分鐘”,也實在比較奇特。如果不懂香港人的心理,外人可能以爲香港人有點病態,那當中究竟發生甚麼事?

兩個香港:對峙日益彰顯   — 香港在國安法後的畸型政治生態

國安法後,香港受到前所未見的打壓,紅線無處不在,泛政治化的操作、無日無之的拘捕,連建制派議員都接連抱怨“可否復常別一切都國安爲先”,可惜換來卻是特首的駁斥,甚至上綱上線爲“別有用心的軟對抗”。

爲何連建制派議員都要出聲,因爲他們知道,以國安爲先的綱領,只會令香港走下坡,不可能吸引到外資重臨,經濟不會有起色。但可惜,上至北京、下至香港,都異口同聲的唱好“完善管治、由治及興、香港復常”,這是北京的政治底線,也是香港特首要遵守的口徑。

於是官民之間出現巨大鴻溝:民間明明知道沒有甚麼復常也沒有甚麼由治及興,官方打腫臉充胖子一口咬定香港更美好。

在民間反對力量被完全剷除的情況下,有甚麼辦法可以對抗官方的謊言口徑?

香港市民的做法就是:爲一切香港社會“失敗”的信號而歡呼。

因此,爲香港“失敗”歡呼:港人對梅西叫好。

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遺址”

恆指跌到1997年的水平,香港市民固然有哭股喪的,但更大部份是冷嘲熱諷“股市二次迴歸”。

內地人嘲笑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遺址”,香港人樂於接受和引用。這次梅西來港的冷待和去日本的熱情,其實都是同一個性質:“香港不可能復常!香港在國安法爲先的情況下,在香港完善管治下只是由一夥忠誠廢物領導,是不可能成功的。由治及興根本就是自欺欺人的謊言”。

這就是香港人很想講但無法講出口的一句真心話:國安法下的香港變成了死城!

所以當香港人看到這些“失敗的信號”,爲何會幸災樂禍,就是因爲大巴掌大巴掌的向政權打臉!梅西在香港不發言,去到日本神情輕鬆,也會被解讀爲“在香港這種高壓環境當然不開心,去到自由的日本當然便有笑容”,也是香港人對自身政治環境的一種折射。

還有一點,香港這些搞體育的官員和部門,在過去兩年,經常用政治問題刁難香港本地的運動員。外國主辦機構播錯“願榮光”作爲國歌,結果連累本地比賽的運動員受罰、穿黑衫上陣的運動員也會被人質疑和黑暴有關,凡此種種,都令香港人恨之入骨,所以看到這些官員被梅西冷待,心裏不知有多麼痛快。

香港人並非病態的恨黨國,看不得香港變好,只是香港人不想讓香港政府繼續睜眼說瞎話,不想讓這些煙花門面公關功夫粉飾太平,爲國安法和即將到來的23條所帶來的恐怖感“洗白”,香港人不想“裝作一切如常”。這是2019年香港人的理念:“你要毀掉香港,你自己也會被毀掉”。

當這些毀掉的信號一個一個的出現,也證明香港人當日的想法是對的;而且不要忘記,今天毀掉香港的人不再是甚麼街頭運動,而是掌權者自己。

對於此事,各個角度的解讀都有。有人拿商業賽事的潛規則說事,有人拿所謂真正的合同說事,但是少有人從香港這個城市如今在國際上的地位和名聲這個角度來分析這件事。這方面如果不搞清楚,可能就無法真正理解梅西的反常舉動。

這次邁阿密國際隊的全球巡迴賽,總共有6場,除了香港這場,其餘比賽,梅西均有出場。梅西不存在在香港期間剛好受傷上不了場,因爲兩三天後他在日本生龍活虎踢了半個多小時。

退一萬步說,即使梅西受傷,真的上不了場,他也完全可以通過其他方式來彌補,更不用特意避開和特首握手的環節。作客香港,和東道主的領導握個手並和球迷做一下友好互動,講幾句話揮揮手,這並不需要很健康的身體。但是這些,梅西都沒有做。尤其是雙手插兜“過掉”領導,更讓港府上下異常憤慨。

所有這些細節,都只能指向一點,那就是梅西不待見今天的香港。

梅西曾經來過香港兩次,2008年前後,2014年,似乎都對香港印象不錯。

但時過境遷。今天,香港已非昔日之自由港了。

梅西手插兜“過掉”香港特首“李家超,作爲一個象徵,勢將載入歷史。

國安法凌駕香江之後,再沒有人稱香港是“東方之珠”,“紐倫港”也煙消雲散。

經濟不景氣,股市一路狂跌,恆指一度甚至低於1997年,高峯時近千隻股票零成交。今天的香港,不但失去了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其特首被制裁,被國際社會不斷邊緣化……。

正因香港落到如今田地,港府才如此渴望藉助梅西來提振香港形象,纔不惜花費公孥超高規格接待梅西。

然而梅西就真是“兩耳不聞窗外事,專心踢球一根筋“嗎?

中共環球時報官方定調,把梅西的行爲定義爲有故意讓香港難堪的動機。有這麼複雜嗎?他不過就是愛惜自己的羽毛,不想讓被國際制裁的鎮壓香港年輕學子的屠夫髒了自己的手,不忍見好端端一個香港被暴君活活掐死而已。

放眼望去,梅西事件,絕非一樁偶然的孤立的事件,它是當代全球心理的一個展現。

全球心理是如何誕生的?

鑑於北京習近平當局近年來爲抗拒共產主義的全球失敗而在政治經濟文化外交上的全面倒行逆施,鑑於該政權因隱瞞初期新冠疫情而導致的新冠病毒從中國武漢散播全球導致數百萬生命死亡,鑑於它在內政上對中國各族羣各階層的嚴酷鎮壓,鑑於它背棄五十年不變的承諾用所謂國安法毀滅了國際金融中心香港,鑑於它對臺海、南海和東海地區的擴張姿態,鑑於它在外交上日益靠攏侵略烏克蘭的俄國、威懾東亞和平的北韓以及破壞國際秩序的伊朗,中共政權已經成爲世界和平與國際秩序的最嚴重威脅,它已成爲當今世界的一個異類,一葉孤舟;衆叛親離,神憎鬼厭,避之唯恐不及,拒之唯恐太慢。

這就是世界看待共產中國的當代全球心理之源。

梅西事件反映的是一種當代全球現象

有觀察家已經注意到了,“最近先是有中華西太后,後有英國鋼琴家,現在又有梅西,辱華已經開始進入常態化階段了。按照這個趨勢,以後平均一個月得有一起辱華事件發生。”

這裏所謂的”辱華“,不過是”辱共“的一個代詞。

聯袂而來的三樁辱共事件

1)英國鋼琴家與中國小粉紅在倫敦火車站遭遇事件

我們已經談到過英國鋼琴家與中國小粉紅在倫敦火車站遭遇的故事,這裏就不多說。它正像人們所評論的,該事件有力地詮釋了當代中國《1984》小說版現狀在羅剎國境外的碰瓷, 而更深刻的事件根源出自百多年來,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集體主義…的思潮氾濫,無情的洗腦運動和集權政府的肆意打壓而演出的一出活劇。

2)日本“中華西太后”事件

不久前在2023年12月9日發生的“中華西太后”事件,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中華西太后”是日本東京東中野的一家中華料理餐館。中國大陸網絡紅人“油頭四六分”發佈視頻短片,其中他發現一家店鋪門口張貼有禁止中國人及韓國人入內的告示。他在短片中抨擊做法涉嫌種族歧視,隨後進入商店與老闆爭執,力主此告示違反法律規定;老闆則要求其離開,油頭四六分隨報警尋求處理。警方到場後表示無法強制要求店家撤除告示,並勸說他離開。此事件曝光後,在中國社交平臺上引起了廣泛關注。之後油頭四六分向記者稱已向中國駐日本大使館、東京法務局等機構反映情況。韓聯社引述報道稱,12月13日,店主因爲涉嫌歧視被立案,餐館短暫被關。根據香港01報道,雖然視頻中餐廳的行爲確實違反了日本反歧視法律的規定,條例禁止對任何人歧視和不平等 (包括對於國籍、出身、種族、性別、信仰、殘疾等方面的歧視,而“中國人、韓國人不得入內”的標語涉嫌限制了特定族羣的進入權利,違反了反歧視法律的規定),但相關條例沒有罰則,現時只有鄰近東京的川崎市有第一個附帶相關歧視罰則的條例,可處最高50萬日圓(約港幣$26816)。

不過,很快事件出現了“反轉”。“油頭四六分”最初發布的視頻被指存在字幕翻譯造假行爲,店長對於張貼告示的回應實際意思是“中國疫情原因”,而非“中國人讓我噁心”。店長本人亦在停業數天後,選擇撤下原有告示,並另外出示一份告示稱,是由於“妻子身體不好,防止感染擴大”,因此暫時不允許剛到日本的中國人來店,並表示歡迎在日中國居民光顧。於是,沸沸揚揚所謂“歧視”事件瞬間變了調。有評論家中肯地指出,那些小粉紅“在自己國家被政府欺負從來不敢吭聲,到國外的文明社會,利用別人的寬容,用野蠻粗暴的方式貌似爲自己爭取權利,實際上是在霸凌別人,怎麼可能得到別人的尊重呢?”

3)香港球賽梅西事件

如見前述,茲不贅。

時與勢:梅西現象全球化

上述三事件,相隔很近,接連發生,如果稍稍放遠眼界,不難發現,近兩三年來,還有很多發生在世界各地的類似事件,這些事件的共同特點是:一些來自中國大陸的粉紅男女都是開初以高昂的鬥志指控所在國的人或機構“辱華““反中””種族歧視“,直至各種資訊使真相大白於天下後,事實反噬了“鬥士”,反而坐實了這些鬥士們的”自取其辱“”自賤“和“自毀人格”。使之弄得自己裏外不是人。

習近平曾多次訓令中國的大外宣“要講好中國故事”。當他聞聽這些中國故事越講越爛,貽笑大方,遺臭萬年之後,不知該責己還是怪人?

這使人們回想起一個故事:在前蘇聯末期的1990年,一場世界盃賽中,球王馬拉多納呈現上帝之手,在禁區用手擋出蘇聯隊的危險傳球,但瑞典主裁近在咫尺卻沒有鳴。,最終蘇聯隊含冤出局。賽後,蘇聯隊中場扎瓦羅夫說,我不相信就在裁判眼皮底下他會看不見,他只是不喜歡我們的制度。

共產中國,今天看來正在落入同樣的陷阱。辱共事件在全球的頻頻發生,正是表明,習式中共當局、李家超香港當局已經到了到了神憎鬼厭的地步。這正如納粹政權在上世紀三十年代,雖然由於封閉與洗腦,它在國內人氣很旺,但在世界各國卻是遭遇到普遍恐懼和仇視的。

然而當下的習政權,連“在國內人氣很旺”都大可質疑了,其處境恐怕比九十多年前希特勒政權還不如。

雖然,目前梅西事件的效應遠未終結,它還在持續發酵。惱羞成怒的北京當局將實施一系列對梅西的報復措施,如,今年3月阿根廷足球隊的中國之行很可能會被取消,中國品牌與梅西的“解約潮”也將很快到來。……等等。。

但是,可以打包票,梅西事件所反映的這種當代全球現象,還將繼續出現在各國各地,連綿不絕;可稱之爲:梅西現象的全球化。若干年後,如果人們回望北京政權在這一場爲捍衛自己臉面而與梅西爭奪聲譽的博弈之結局,人們將發現,不是球星梅西因此聲譽從此掃地,而是北京當局將輸光底褲,裸泳香港海灣。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